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夜莺

太空题材,有点长,各种意义上都挺沉闷的……

BGM:Saturn - Sleeping at Last

————


[ 10,364 : 06 : 44 ]


一切顺利。喻文州走出指挥室,磁线牵引着两面轨道门在他身后关闭,中心系统开始播报:“距离远航舰‘夜雨’离港还有八十二个标准分,本次出航为单向,暂无预定回航期限。若登记信息有误,请舰长尽快联系港口负责人,修改日程计划……”

港口所在的时区正值黄昏。为这颗星球提供热力的恒星,年纪比旧时代诗篇中歌颂的“太阳”更古老,它的光线透过与母星成分迥异的大气,渗入基地的弧形天窗,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层次分明的青蓝色。喻文州独自穿过宛...

[喻黄]青丝

这篇是《Gravity》的Guest,四月一以旧充新皮一下

终于可以补充上开头小说明了神清气爽!!(

————


黄少天一觉醒来,感觉脸颊边有点痒。

意识模糊间,他伸手蹭了蹭,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丝丝缕缕的东西。这种触感反馈回去,在他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停留了一秒,然后他彻底被吓醒了。

那是头发,很长的那种。

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现在动都不敢动一下。

完了,他想,我摸的到底是谁的头发?

黄少天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不管怎么想,好像都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他既没喝酒,也没失去意识,只是傍晚普通地和喻文州一起吃了顿饭,在酒店走廊上分别,然后他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应该,实...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十三)

8102快乐!(

前篇→(十二),全文→【戏剧社】


————


“床底?”张佳乐蹲下来往里看。

方锐伸长胳膊,把一个塑料袋从床底下拽了出来。袋子就是有拉链的普通透明洗衣袋,里面有件叠起来的夹克,一张便利贴夹在它的领子上。

“【沾血的外衣】,”方锐念道,“可算是发现一点线索了。”

他把袋子递给旁边的人,大家传阅一番,最后喻文州把它平铺在床上。张佳乐看了看道:“这衣服好像是叶秋的吧。”

“而且是杀人的时候穿的。”王杰希说。

外衣背面还贴着另一张便利贴。这个上面写的是【血迹只在衣服的一面上,有几处不同的位置,还有一些泥土和刮痕。衣服被团成一团,塞在床底的角落里】。

“是和张新...

[韩叶]戏言鬼

去年参加韩叶合志的鬼系列短篇,当独立故事看也行,放出来混个更

LFT都要长草了,最近满怀摸鱼壮志无奈三次元心累到趴地……

————


1

瓶盖今天起得特别早。

还不到五点,他就已经离开公寓楼,走过两个街区,来到了桥下。河边沿路遍布长椅,他放学的时候乘车路过,常常看到有上了年纪的人在这边散步。但他还是第一次在清晨来到这里,黎明中的绿地看起来完全是另一番样子,不时有晨练的人慢跑着路过,几个女孩在远处的樟树下聊天,有只小狗绕着她们转来转去。

这个城市还没有完全醒来。街边的路灯仍然亮着,林立的高楼之上,天际线蒙蒙地发出微光。他用袖子擦了擦被露水打湿的长椅,坐在正对着河边的地方,空气很新鲜

[双花]不醉不回

一个白开水短篇,白开水使我健康

旁友建议取名叫K歌之王,结果我loop了好久(

————


张佳乐一觉醒来,头痛欲裂。

他还穿着皱巴巴的衬衫,不知道昨天是谁把他拖回房间的。床头柜上有瓶水,他抓起来喝了两口,稍微清醒了点。

昨天好像醉倒了。他想了起来。

前一天晚上,他们这帮人齐聚一堂,胡吃海喝……没怎么喝,大部分人都酒量堪忧,据说唯一能对瓶吹的韩文清也基本不在外面喝酒。叶修说老魏要不是今天没来,准保喝趴你们一桌子,黄少天听着就要再来十瓶,被旁边的人按住了。张新杰表演了一手倒酒绝技,一整排丁点大用来喝白的小酒杯,他拎着一瓶下去,挨个水面都差不多齐平。楚云秀说张副你这是酒桌上练出来的?...

[双花]天涯海角

超短打,好久没搞双花了

梗来自《心花路放》,没看过电影又不想被剧透的不要看哦(

————


1

孙哲平把账号卡揣在兜里就上了车。

车是他管表姐借的。他刚拿到驾照没多久,上面的证件照拍得很精神,比他本人严肃,是个正儿八经的大人了。

“见网友啊。”表姐忧心忡忡,“你可悠着点。小姑娘吗?”

孙哲平:“是大小伙子。”

“哦!”表姐想了起来,“是你打的那个游戏……叫什么……”

“荣耀。”

“啊是,荣耀。你游戏里认识的朋友?”

“对。”孙哲平说,“别告诉我爸,他要问你就说我出去旅游了。”

“所以你到底要在哪跟网友见面来着?”表姐问。

孙哲平发动了车,冲他说:“天涯海角。”

表...

[喻黄]大数据时代

被围脖广告推送得火冒三丈,突发了这个梗(。

标题是大XX时代的格式,和真·大数据虽然有一点不伦不类的联系,但基本上是胡扯的,学big data的朋友们请不要打我

————


“今天○博给我推送了一篇【如何挽回女友】的广告。”黄少天说。

“所以呢?”郑轩夹了个虾饺,“你不是还没脱团吗。”

“问题就在这里。”黄少天放下筷子,“昨天的广告是【别唱分手快乐——让你对象破涕为笑的十种方法】,前天是【当然是让她原谅你:送这些礼物表达你的诚意】……这怎么看都不太对吧?”

“○博的广告不是一向乱来吗。”于锋随口说,“昨天还给我推诗集呢。”

“可是以前它从来不推什么分手复合指南。”...

拖延了很久还是来开个三万fo点文,谢谢旁友们一直以来的关照!

前段时间情绪低落的时候收到了好多安慰,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在可以预见地还会继续低落的下半年里,我会把这种能量储存起来慢慢用的(……)希望你们都能玩好睡好,吃粮吃到饱 (•̀ᴗ•́)و

和上次一样还是评论点梗,CP向请不要拆逆po主,梗最好是一个短篇的容量可以讲完的那种,会从里面挑有脑洞的写~上次是一年之后才交作业的,速度不要太期待……以及催旧坑就不要了,能写的时候自然会写啦_(:з」∠)_

以及这条po请不要点推荐,谢谢=v=

[王+昊]漫漫(二)

前文→(一)

看到一个“王杰希为什么自称本王”的相关搜索,笑了好久……

————


唐昊的手机就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狂震个没完,连开车的王杰希都往这边看了一眼。他心虚地赶紧打开窗口,信息还是一条一条地往里飞窜,不过总算不再跳提醒了。

不对啊,他想,我心虚个什么劲。老子凭自己的霉运碰到了王杰希,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刘小别的好习惯是无论表达欲多强烈都不会发语音。他曾经发表过“浪费在听语音上的时间攒起来都能找到对象了”的惊人高见,鉴于他到现在也没找到对象,其他单身狗都懒得嘲笑他。唐昊觉得他根本就是延续了他们微草的日常习惯,没事就要喷两下黄少天而已,反正黄少天又不会给他发语音。...

[大漠/一叶]红尘(二)

前文→(一)

照常预警:账号卡有许多私设

————


无浪在空积城郊外找到沐雨橙风的时候,她正和另外两个女枪炮师一起坐在山坡上用炮打鸟。鸟是纸做的,练习用,隔一会就从机械箱里飞出来一只,天上一时间全是轰隆隆的火光。

沐雨橙风远远看到了无浪,扭头和同伴说了两句,拎起吞日走了过来。和操作者不同,沐雨橙风平时很少面带笑容,多数时候都是一副社会你沐姐的酷脸。如果不是无浪和她还算熟悉,准会误以为她很不好说话。

鉴于账号卡只要不想露出表情,完全可以让别人猜不到自己的情绪,这种误解也经常发生——失忆后的一叶之秋就是个例子。

“什么事?”沐雨橙风问。

“是关于一叶之秋。”无浪说,“你知道他最近...

[喻黄]空心海(十七)

前文→(十六),索引→【目录】

最近又收到了一些关于二刷的问题,请大家私信之前先看看目录里的说明,没有cover的问题再联系,谢谢啦_(:з」∠)_

————


黄少天感到有什么冷冰冰的东西从他后颈游了过去,速度不快不慢,让他刚好能辨认出呼吸之间紧贴的纹路。细小的鳞片层层排列,在暧昧不明的凉意离去后,留下来的就只有一片润泽的滑腻。

一条蛇,他想。

手指宽的蛇环绕过他肩头,尾巴在他锁骨前晃来晃去。视野里一片昏暗,不知从何而来的灯火在他背后浮动,蛇尾巴上映出一点幽微的光。鳞片泛蓝,是让人觉得恐怕不能吃的那种鲜艳的蓝。

他也发现刚才的判断错的厉害。不是一条蛇,而是许多条。

他四肢发沉...

[王+昊]漫漫(一)

跟 @一个摸鱼的 塔老师换一叶车的上供,分期付款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写明白CP,总之自由脑补吧……

————


下午两点,唐昊站在树影下,磕磕绊绊地抽着手里那一支烟。阳光明亮,天气热得发闷,可能因为夏季学期的缘故,从他面前走过的学生不多。不远处通向广场的石阶上用粉笔画着五颜六色的字母,像是浇了水一样闪闪发光。

这里是校园的吸烟角,他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个红发姑娘,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吞云吐雾的优雅姿势比他还要流畅。她左手握着手机,在屏幕划来划去的拇指上涂着青绿色指甲油。

那植物般新鲜的绿色有点眼熟。事后回忆起来,他觉得那说不定是某种预兆。

又过了一会,那个姑娘起身离开...

[喻黄]空心海(十六)

前文→(十五),开篇→(一)

让我们热烈欢迎……

————


黄少天:“你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当他把来龙去脉讲完之后,百叶窗里已经透进了一丝天光。张佳乐裹着条毯子,坐在他对面的板凳上,反问他:“你还想要怎样?”

“这不废话吗,我不想让他去送死啊!”黄少天拍桌。

“首先他看起来像是早有计划,不像是送人头的。”张佳乐说,“其次,说白了这不就是你们一开始的约定吗?你给他打掩护,他把你藏起来,现在不过就是提前结账了,还给你打了个折呢。”

“打什么折,我需要他给我打折吗?”黄少天用靴底咔咔咔地磕着凳子腿,“他这人怎么回事,哪有这么奇怪的向导?”

张佳乐看着他:“你到底在不爽个什...

[喻黄]空心海(十五)

前文→(十四),开篇→(一)

_(:з」∠)__(:з」∠)__(:з」∠)__(:з」∠)_

————


不到十五分钟,他们已经抵达了写字楼附近。正当黄少天想问车要停到哪里的时候,喻文州在油箱的位置掀起了一个什么东西,整辆机车开始向内翻转,在十几秒钟内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箱,红黄绿三色联排,分成可回收厨余和不可回收那种。

“这是什么操作?”黄少天边跟着他往里走边问,“莫非是那面馆老板告诉你的……话说你认识这辆车?你去过下坡?你认识那个开花店的不?”

“是他告诉我的,我见过这辆车,去过下坡,不认识开花店的。”喻文州依次回答,“这车我在孙先生那看他修过。你是从他的朋友那借来的?”...

[喻黄]空心海(十四)

前文→(十三),开篇→(一)

现在处于马上要写到想搞的包袱,但是还不得不先过渡的焦躁中(。

————


黄少天从梦中醒来时仍是深夜。距离他们从面馆回来只过了四个小时,市郊的凌晨万籁俱寂,他躺在床上,侧耳倾听公路上车辆的运行。

恒温系统稳定地工作着,把带着一丝过滤剂味道的洁净空气输送到房间里。他穿着睡衣,踩上拖鞋悄悄出了门。

喻文州的房间就在走廊另一端。黄少天并没亲眼见过那是什么样子,哨兵往往会有这种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习惯:通过感官描绘出来的模拟图景足够真实可信,因而实地考察就不那么重要了。不过黄少天从来不会过分依赖推断而忽略现实,他不去喻文州房间的原因,单纯就是不确定那边是不是有什么...

[王杰希中心]猫想乡

定时混更一下,王队生日快乐!

收录在王中心合志《KING》中,魔幻AU,无CP,有猫(。

————


当不定之月沉下西方,苍白的量子太阳刚刚在天边升起的时候,刘小别在魔王宫民意办事处的值班就已经开始了。

这是潮鸣季的第一周,最近跋涉千里来到魔王宫的生物是一年到头最少的。无论是想斗恶龙的勇者、想拯救公主的王子、还是联合工会天天要求涨工资的牛头人,都不愿乘着滔天巨浪前往烟雨迷蒙的荒原。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冲到魔王宫,住进招待所,那么就只能在险峻的环境下风餐露宿,倒霉点的话直接喂了鱼也是有可能的。

想要穿越荒原,必须得拿出十二分的诚意和勇气。

刘小别坐在弧形水晶窗下面,一边打页游一边吃早餐...

 
1 / 1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