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空心海(五)

前文→(四),开篇→(一)

我们老王这次不串场的,大家憋猜了!

————


巨冤,黄少天想,我可真是不清楚。

此刻他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联盟哨兵的不足之处,当他们失去助手装置的协助,直接面对哨兵与向导之间真刀实枪的结合时,这方面的经验他们几乎完全没有。无论在书本还是课堂上,他们都学习过相关的知识,但学院也不可能让他们亲身去体验和向导真正结合的过程,这违背了助手装置被开发出来的基本原则。

尽管猜到了曾经有向导和他初步结合过,可这个向导到底是谁,做了什么,他还是一无所知。即使如此,他们还是给彼此留下了烙印,在这份印记彻底消失前,他们精神上的联系不会断绝。

梦境中的那个黑影,他知道,一定就是那个向导留下来的痕迹。

黄少天尝试着往梦境中窥探,沿着那游丝般的联系,他只感受到了一片黑暗——模糊不清,甘美无比,带着冷酷而激烈的引诱,无声地呼唤他。

他能控制自己不去和它接触,可是他很清楚,作为一个哨兵,他渴望这种来自向导的力量。他想要投身在那柔软的黑暗中,就像浑身被火焰灼烧的人不顾一切地跳进水里。

即使用再多的科技成果去约束和限制,给予哨兵与向导力量的仍然是天性,而驱使他们行动,左右他们感情的,更多的则是本能。黄少天痛恨着、又不得不直视这个事实,由器械和药物搭建起来的自由是玻璃温室中的美梦,而当他们回到真正的自然时,甚至无法像一个人类那样有尊严地选择自己的喜怒和爱恨。

“你没事吧?”他听到有人问。

一只手试探地碰了碰他的面颊,随着那短暂的肌肤接触,潮水般的精神场与他一触即分,余波仿佛飞散在他身上的水珠,一瞬间把他从不安定的窒息中拖回了岸边。黄少天睁开眼睛,发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喻文州面前。

“放松。”喻文州说,那把射线枪不知何时回到了他手里,“你的情绪波动这么强,大家都很难办。”

他的表情不像是“很难办”的样子,不过黄少天知道他说的不假。哨兵与向导之间的影响相互作用,刚才在他神游的期间,对方必然也直面了他精神场的冲击。

“不好意思,这得怪我。”他抬起双手示意自己不会有别的举动,“你别把这当做联盟哨兵的常态,大部分人在有助手装置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给你留下这种印象可不太好。”

“那倒不会。”喻文州宽容地说,“我知道你和他们不太一样。”

黄少天心想你这是夸我还是黑我呢。

他传递出来的精神讯号是如此柔和,可他的眼神依然平静而谨慎。被这样的一双眼睛所注视,黄少天觉得十分安心。

没错,这个向导根本不在乎。他既不打算和一个哨兵真正结合,也完全可以在本能的吸引中控制自己,他有他需要去做的事情,而临时绑定只是一种手段。虽然他们一个是联盟哨兵,一个是自由向导,从各种意义上都千差万别,但黄少天知道他们其实是同一种人——他们遵从思想的指引,而不是天性。

他们对彼此充满戒备,也不打算发展出什么好感,还有比这更安全的临时结合吗?

“我明白你刚才的意思了。”他说,打算速战速决,“就按你说的办,不过精神结合我也没经验,按课上讲的流程,我应该先做出一点,呃,安抚的举动?”

他们离得足够近,黄少天一抬手就搂住了对方的肩膀。这时候他才发觉喻文州比他还要高一点,不过这不是问题,他觉得应该很容易克服。

他伸手胡噜了一把喻文州的头发,然后蹭了蹭他的面颊。他觉得自己做的简直特别标准,和影像里的示例完全没啥区别。

就在他准备闭眼亲上去的时候,喻文州忽然开口了。

“这个流程没错。”他说,可能是在忍笑,“不过适用对象是有感情基础,有计划进行到最终结合的哨兵和向导——主要为了消除向导的紧张感,不过很体贴,谢谢。”

黄少天:“……”

他瞬间放开对方,后退了一大步。

“你说没什么经验看来也不是谦虚。”喻文州和善地又补了一刀。

“我……”黄少天怒了,“你行你上啊!”

喻文州微笑了起来,这个笑容大概比他之前展现出来的都要真诚不少。

“好。”他说。

下一秒,黄少天坠入了温柔的海水中。


大海对黄少天而言并不陌生。他在海边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代,即使他日后从未回去过,那份记忆也一直伴随着他,以至于他的梦境就是以此为基底编织的。联盟学院中的很多同学都只在影像和记录里了解过海的概念,而那和真实毕竟不尽相同。

此刻,被喻文州的精神场所环绕,他仿佛又沉进了那一片无穷无尽的蔚蓝里。

向导的意识稳定地引导着他,协调他不安定的感官。真正与向导结合的感受是如此令人心醉神迷,即使是助手装置也无法提供这种彻底的自由,就像有人扶住了他端起枪管的手,拂去他风镜上的尘埃——他的感官舒展着,尽其所能地延伸出去,世界不再是重叠着噪声和迷乱色彩、在杂讯的洪流中瞬息万变的幻影,他不再需要用意志来分辨那些真实的轮廓,一切信号井然有序地回归原位,呈现出清晰而美丽的本来面貌。

这种感觉很好……可能有点太好了。他必须得停下来。

他很快开始收敛起自己外延的精神,将与向导交融的比率保持在稳定的水平线下。对方接收到他收缩的信号,同时缓缓地从他的精神场向外撤出,最后停留在一个友善又不失礼貌的位置。他们的初次意识链接就这样谨慎地建立了。

黄少天甚至有点遗憾,假如他们是彼此信任的关系,结合的深度也许会达到一种趋近完美的状态。和他在社会实践中搭档的那位向导不同,喻文州对于他来说,是相容率极高的特殊对象。

在这种情况下碰到命中注定般合拍的向导,他想,就连《十区一夜》这种小黄书里都不会这么写这么老套的情节了。

“我们的相性还不错。”喻文州说。

“这肯定是个保留说法。”黄少天看着他,“我觉得怎么也得有个百分之七八百吧。”

喻文州笑了笑:“上限倒不重要。”

他说得对,黄少天想。无论如何,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逢的临时伙伴,远没有到要考虑这种人生终极问题的地步。

“那么,下面就是重点了。”喻文州打开窗台上的一台平板设备,黄少天看了看它的型号,觉得联盟时常对它的科技水平自吹自擂也并非毫无根据,至少这里的民用电器就落后了不止十年,“我来解释一下这个屏蔽机制的原理……”

原理并不复杂,它的核心是利用哨兵与向导刚刚结合时的“免疫期”。新结合的搭档由于精神场相互作用,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内会处于在意识层面无法被外界察知的状态,这也是昨天晚上他们躲过检查的原因。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通过某种手段把这种免疫期的效果延长,让它持续作用在两个人身上。

喻文州把辅助用具拿出来放在桌上的时候,黄少天发现材料有点眼熟——不就是昨天晚上,从那个破了个口的箱子里滚出来的不规则圆球吗?

那只箱子好像还是被他给砸破的。

在日光下看,这块像矿石的东西晶光闪烁,如同羽毛般呈现出富有层次的碧蓝色。喻文州把它放进仪器中,启动设备,抬头看向黄少天:“现在该你了。”

黄少天点了点头。

随着他感官意识的强烈集中,一道影子刹那间从他的背后具现。他的精神向导展开双翼,在空中盘旋,发出只有在座两人能听到的一声低鸣。


————

(六)

评论(108)
热度(131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