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空心海(七)

前文→(六),开篇→(一)

本次有轻微双花暗示,这篇文里基本不会出现直接描写的其他西皮,有一笔带过的地方会预警下方便大家避雷

————


喻文州留下了一部全新的手机,型号有点过时,颜色介于柠檬和小鸭子的绒毛之间。黄少天觉得他可能是故意的。

虽然不得不说,他在别的方面很体贴,黄少天在厨房里找到了一份稍微热热就能直接吃的早饭,除了蔬菜含量有点超标之外,别的都挺不错。他一边喝牛奶(又是牛奶)一边研究这部手机,基本上没得出什么有意义的结论。

通讯录里只有喻文州一个名字,还设了自动拨号。出于习惯,黄少天把他的号码默念两遍,记了下来。

他其实对喻文州的房子比较好奇,有心想四处转转,但是考虑到喻文州这人搞不好设置了后手——从车库里的情况看,这几乎是一定的——他决定暂时还是不要破坏他们之间脆弱的平衡了。不过离开之前,他从还留在仪器里的矿石上刮了一点样本下来,打算有机会弄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确定喻文州暂时不会回来后,他躺在沙发上,再次进入了梦境世界。

这次他不到十分钟就醒了过来。和他之前在清醒时窥探的结果相同,小岛和森林都没变,但那个黑影莫名其妙从他的梦里消失了,只留下一件黑斗篷丢在原地。

黄少天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家伙到底是谁,或者说是谁留下的。他不觉得是他之前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他失忆的二十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他从喻文州的衣柜里借了件外套,离开了这座房子。


从整体上看,无名市的规划毫无特别之处。最先建立起的旧区以哨兵协会的花园为中心,往北到河边为止,河的另一侧是新区,喻文州所在的城郊就位于新区的边缘。旧区向南是一片建设中的规划区,它和新区东侧的交汇处是一块鱼龙混杂的地界,俗称“下坡”。

黄少天坐快线到下坡花了二十分钟,在此期间他已经把课上背过的神秘代码完全回忆了起来。

为了协助在外执行任务的成员,联盟在边境外的大部分区域内都设置有大小不一的据点,有些可能是一个团队、一个小组,有些或许只是一个联络人。在任何地方遇到麻烦的哨兵与向导,都可以凭借着他们在联盟内记忆的暗号去寻求帮助。

在无名市这种小地方,联盟也布置了联络点,代码列表里它属于最低的德谟克利特级——用首席的话来说,“基本不要抱太大指望,也许能给你一口饭吃”。

黄少天倒是没打算混饭,但他想看看能不能借到设备,处理一下他的助手装置。

下坡的气氛和市郊截然不同。排除哨兵协会潜藏着的威胁,无名市给了黄少天一种相当安逸的印象,不管是街道景观还是一路上遇见的行人,都在不太快的节奏里平稳地进行着他们的生活。和联盟比起来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哨兵和向导似乎没有在他们的日常生活里占据什么关键的位置,普通人都很习惯于这种不受打扰的生活。

这么看来,会搜捕自由向导和哨兵的无名市协会,也和黄少天想象的那种穷凶极恶的画风不尽相同。

下坡则完全是另一个极端,好像这座城市里多余的躁动和疯狂全都集中到了这边。这里塞满了不甘寂寞的年轻人,追寻幻觉的艺术家,醉生梦死的寻欢客,还有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商贩和买手。蜿蜒的小巷刷着亮蓝和翠绿的油漆,刻意做出风吹雨淋褪色效果的海报糊满了橱窗,透过碎裂玻璃的缝隙,时不时还会飘出一两声尖叫和不怀好意的闪光。

黄少天在脑内逐字将代码提示的联络信息翻译过来,顺着弯弯曲曲的道路,一直走到了下坡深处。他停下脚步时,左边是一张刺青摊,右边是卖古典游戏机的,这两家中间夹着的是一家……花店。

他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是花店,毕竟花店开在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太对劲。

但至少花不是假的。一左一右摆在门口的空油桶里,两蓬叫不出名字的花向外伸展,薄薄的、打着卷儿的花瓣层层叠叠地相互簇拥。那些他能认出来的品种,玫瑰、郁金香和百合,全都装在稀奇古怪的容器中,从裂开的机箱到羊头骨形状的酒杯,压根看不到一个正经花盆。

黄少天推门进去,新鲜的花香结结实实地包围了他。店里很暗,天花板大概有两层楼高,角落里的梯子上有个粉色的指示灯在闪烁。

他的袖口轻轻地震动了一下。

即使以哨兵的听觉,也只能在近距离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嗡嗡声。一束细而直的青蓝色光弦在昏暗中陡然亮起,这道锋利的光将刚刚飞过来的东西一分为二——两片捏模型用的胶泥掉在地上,被切开的地方没有发生任何形变,只是稍微烧焦了一点。它们黏在地面上后很快融化,如同两块玫瑰色的颜料。

黄少天一翻手,光弦就消失在了他指间。他抬头看向栏杆,那团没什么杀伤力的暗器就是从二楼平台上飞出来的。

“今天没有预约,不接活儿。”有个人在黑暗里说。

“这不是花店吗?”黄少天问。

“明显不是啊。”那人说,“谁跟你说这是花店的?”

“门口和屋里都是花,牌子上写的百花缭乱,你要说你开的不是花店……”黄少天往那边走了两步,“那你是干什么的?”

“修电脑的。”对方没好气地回答。

栏杆后面的灯亮了,一个戴着护目镜的年轻人摘下手套,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工装裤的腰间别着一把黄少天从没见过的小型枪,看起来可能是改造过。

他把护目镜推到脑门上,压住了乱翘的头发。“新来的?”他问。

黄少天说:“联盟来的。你好,百花缭乱。”

“稀客啊。”对方啧了一声,“这代号可有一阵没从别人嘴里听到了。我叫张佳乐,上来吧,喝点什么?”

“谢谢,随便。”黄少天跟在他身后登上楼梯,没两秒就对这个回答后悔了——因为对方随便地给他倒了一杯冒着气泡,飘着花瓣,散发着诡异气味的东西。

他端着杯子,坐在工作台边的条凳上,两条腿不知道往哪摆。从上面可以挺清楚地看到这家店或者说工房的内部构造:围绕着一楼许许多多的花,周围的平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机械,从家用电器到工业用具,再到看起来更加危险、也更符合下坡画风的设备,一应俱全。

“所以你真是修电脑的?”他问。

“什么都修。”张佳乐说,“但在这地方,还是找我修电脑的比较多。”

黄少天:“修不修助手装置?”

张佳乐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扭过头,用关爱的眼神看着对方:“我说……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

“没有啊,我应该听说过你吗?”黄少天心想这家伙莫非是什么家喻户晓的存在?难道是《十区一夜》的作者不成?

“哦不是。”张佳乐意识到他有点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既然顺着联络人的暗号找到了这里,你有没有仔细看看列表里的注释?”

黄少天诚实道:“没有。”

“好吧,我来给你科普一下。”张佳乐也搬了个凳子坐下,“四年前我还是联盟学院次席向导的时候……”

“什么!”黄少天差点把杯子摔了,“你就是那个在学院典礼上众目睽睽之下和神秘自由哨兵私奔为爱走天涯的传说中的学长?”

张佳乐:“……”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黄少天相当激动。

“我不是,我没有……”张佳乐的脸都绿了,“这八卦怎么传成这样的啊?能不能稍微靠谱一点啊?联盟学院终于要完蛋了吗?!”

黄少天冷静了下来:“那你其实没有和自由哨兵私奔吗?”

“私奔是有的……呸,不是私奔!是出走!”张佳乐扶了扶护目镜,“而且你们的八卦搞错重点了,我离开联盟不是目的,是结果。当时我不走,估计就要玩完了。”

“你之前到底干了什么?”黄少天疑惑道。

“我自己改造了我的助手装置。”张佳乐说,“所以你明白为什么现在我和联盟接上线之后,我的联络人级别仍然是最低的安全度了吧?我看你还是别找我修这玩意了,修出毛病我可不负责。”


————

(八)

评论(111)
热度(1380)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