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大漠/一叶]雪中

大漠孤烟/一叶之秋的超短打mini小甜饼,大量私设不要细究

这个cp的简称到底是啥,之前有老师说是叫烟叶,真是很美很适合老叶的一个名字(……)

————


大漠孤烟躺在雪地里。

雪还在下。飘落到他身上的雪花并不像往常那样很快消融,而是越积越多,染白了他的眉毛。

这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变成了尸体的原因。

一叶之秋站在他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他问:“你怎么还没去复活?”

“卡bug了。”大漠孤烟言简意赅。

一叶之秋:“……”


这本来是一次寻常的事件。两人在野外偶遇,欣然出手,一番互殴后一叶之秋险胜半招——到这里为止,都和他们以往无数场架的流程没什么区别。要按一叶之秋说,他的操作者明明跟对方打架打得挺开心,偏偏就是不乐意跟他去竞技场,大漠孤烟的操作者也差不多,搞的每次他俩总得有一个横尸野外。

复活之后,念叨两句麻烦,下次碰到还是照打不误。

这次更夸张,连回城都回不去了。

“你还能动吗?”一叶之秋问。

大漠孤烟:“不能。”

一叶之秋绕着他走了一圈,把战矛插进了雪地里。

“你怎么还不走?”大漠孤烟说,“你又没卡。”

“怕你被人捡走。”一叶之秋悠然道。

大漠孤烟:“不用你管。”

一叶之秋点点头,在他旁边坐下了。

大漠孤烟:“……”

“你脸上都是雪。”一叶之秋戳了戳他的脸,“真的一点都不能动?”

大漠孤烟:“你下次死了之后给我动一个看看?”

一叶之秋扬眉:“那也要你杀的了才行。”

他伸手扫了扫大漠孤烟额头和面颊上的雪,结果没一会雪又积起来了。

“别扫了,扫也没用。”大漠孤烟说。

一叶之秋俯视着他。那薄而优美、时常让人感觉有点冷酷的嘴唇弯起了一个弧度,大漠孤烟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接着一叶之秋解下披风,盖在了他头上。

大漠孤烟:“……”

一叶之秋:“我真是天才。”

大漠孤烟:“你给我拿开。”

一叶之秋:“又没伞,你凑合一下吧。”

说着他又扯扯披风,把他从头到脚遮严实了。大漠孤烟忍无可忍:“给我收尸也不用这么收吧!”

一叶之秋把他的战矛从雪地里拔了出来。

“有人来了。”他说,“我这不是为了保护一下你英明神武的形象吗。”

大漠孤烟:“不就是卡个bug吗,你说的是有多严重……”

接着他就听到嗖嗖嗖咣咣咣不绝于耳,不远处已经打了起来。


雪地里一阵风卷过,披风被吹得飞到了一边。大漠孤烟看到一道影子横过眼前,战矛掠过,把披风给挑了回来。

接着一叶之秋的声音道:“你这bug还没修好啊?”

大漠孤烟冷哼一声。

虽然他的视线里只能看到天空,不过大致还是能听到刚才路过的人已经跑了。一叶之秋说:“你不冷吗?”

“你不无聊吗?”大漠孤烟反问。

“无聊啊。”一叶之秋说,“你能不能赶紧复活回去。”

大漠孤烟怒道:“你以为我不想吗!”

“所以也没办法。”

一叶之秋说着凑近了他。看着他的面孔出现在上方,大漠孤烟警觉起来——虽然现在他警觉也没用:“你干什么。”

“我在想。”一叶之秋说,“我们互相打死这么多次就不说了,连个战利品也没拿过。”

“你爆过我装备。”大漠孤烟指出。

“那又不归我。”一叶之秋说,“而且你也爆过我的。”

大漠孤烟:“所以你在废话什么?”

“这次是我赢。”对方笑了一下,这让他冷淡的表情忽然变得生动了起来,“总要有点说法吧。”

大漠孤烟眼睁睁看着他靠近过来,在他唇上一压,干燥而柔软的触感稍纵即逝。

那是一个比雪花还凉的吻。

熟悉的眩晕席卷了他,在闪烁的白光中,他已经站在了主城的复活点。这张地图上日光和煦,人来人往,街道两边鲜花盛开。刚刚雪地里发生的一切都了无痕迹,如梦境般融化在了春风中。


一叶之秋躺在雪地里。

大漠孤烟:“……”

一叶之秋:“……”

大漠孤烟:“……”

一叶之秋:“……”

大漠孤烟:“这回轮到你卡了?”

一叶之秋默默躺尸,不想说话。

大漠孤烟那张总是表情凌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冷笑。

一叶之秋:“……你在想什么。”

“战利品。”大漠孤烟说。

他俯身过去。


END


————

一叶:打没把他打死,亲竟然给他亲死了……

补充下,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写明白,一叶是为了守着全麻的大漠才留下的,很够哥们(……)然后最后一段是另一次交手,同样的地方,一叶输了躺尸,又卡住了(感觉我要被荣耀的GM投诉了)

评论(160)
热度(230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