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空心海(十四)

前文→(十三),开篇→(一)

现在处于马上要写到想搞的包袱,但是还不得不先过渡的焦躁中(。

————


黄少天从梦中醒来时仍是深夜。距离他们从面馆回来只过了四个小时,市郊的凌晨万籁俱寂,他躺在床上,侧耳倾听公路上车辆的运行。

恒温系统稳定地工作着,把带着一丝过滤剂味道的洁净空气输送到房间里。他穿着睡衣,踩上拖鞋悄悄出了门。

喻文州的房间就在走廊另一端。黄少天并没亲眼见过那是什么样子,哨兵往往会有这种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习惯:通过感官描绘出来的模拟图景足够真实可信,因而实地考察就不那么重要了。不过黄少天从来不会过分依赖推断而忽略现实,他不去喻文州房间的原因,单纯就是不确定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埋伏。

月光在地板上拖出一条长长的黯淡痕迹,他注意到喻文州的门前有一块方形的毯子。门垫是草绿色的,上面画着两只圆鸟,虽然这个风格也不算很奇怪,但黄少天总感觉有点微妙。

隔着一扇门,他听到喻文州轻轻咕哝了几个音节。即使以他的听力也没搞懂对方在说什么,显然那更接近于刚从梦中醒来的呓语。接着,喻文州又用半梦半醒的声调说了一句,这回他倒是听清楚了。

喻文州说的是:“别踩门垫。”

我就觉得那垫子有问题,黄少天想,房子里别的地毯块明明都是蓝色和黄色。

他扭开门锁,侧身闪进房间。屋里没开灯,从窗帘缝隙里透进的一丝微光仅仅能让他勾勒出摆设的轮廓,让他有点惊讶的是,这里简直就是他那间客房的翻版。书桌,靠椅,柜子和弧形窗户,连床的位置也分毫不差——分毫不差地和客房保持着对称。

这间房子的结构左右平衡,楼梯位于走廊的正中央,两端的两个房间实际并不分为客房和主卧室,而只是两个面积相同的房间。现在的主人又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把两个房间布置成了完全对称的格局。

这个诡异的情况让黄少天愣了半秒,随即他就若无其事地走到了床边。作为房间里除他之外的唯一活物,向导的生命特征在黑暗中仿佛散发着柔和光芒。

喻文州裹着毯子坐起来,拍了拍床边,示意他坐下。

“哦,不用了。”黄少天说,“我就站着说吧,时间不太多……是这样,我刚才听到了点奇怪的讯号,可能是冲着你来的。两辆车,和普通车很不一样,没有掩饰行迹,也没有哨兵和向导——说不定是我没感觉到,不过肯定不是干扰仪,话说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哨兵和向导——就算不是来找你也是要来这个片区,你打算怎么办?”

喻文州在黑暗里听他说完,答道:“应该是本地的安全管理局。出任务的是普通人。”

“普通人为什么要来抓你?”黄少天问,“是协会让他们来的吗?”

“协会只会给他们发布任务,但他们未必知道任务具体抓的是谁。”喻文州的语气依然从容,“至于为什么要来,我猜是今天公司同事的例行汇报里有什么让协会留意的东西,但是他们不确定我到底是不是自由向导或哨兵,所以姑且派管理局来把我抓回去。”

“这要真是个哨兵,那今天来的人也对付不了啊。”黄少天疑惑道,“这不是打草惊蛇?”

“一旦暴露,他们就有信心让目标逃不出无名市。”喻文州平静地说,“所以你也记住,想要安全从这地方离开,最重要的就是别被他们看穿身份。”

“这还用你讲,”黄少天说,“我们打……临时结合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就算在危急情况,也不要忘了这件事。”喻文州提起毯子的一角:“来,躺一会儿。”

黄少天:“……啊?”

“管理局的人半夜过来,很可能会撬锁进房子。”喻文州说,“这对我们也有好处。他们会保持安静,我们一样可以保持安静。”


管理局的两辆车在五分钟后停在了他们院子门口。就如喻文州说的那样,他们的到来悄然无声,显然这不是一次声势浩大的逮捕,更接近于秘密行动。

他们一共有五人,一个留在院子里,第二个在弄开正门的自动锁后就守在一楼大厅。从喻文州这间屋子的安全系统来看,不管他们用了什么东西破解,这个速度估计都是屋主故意放水的结果。

最后三个人登上楼梯,向他们的卧室摸了过来。

黄少天僵硬地躺在床里,肩膀和向导碰在一起。喻文州用毯子盖住他,自己趴在枕头上,拿着一块巴掌大的控制器在点来点去,屏幕里发出的冷光照亮了他的半张脸,看着有点阴森森的。

“你在干嘛?”黄少天小声问。

“把反制级别调低一点。”喻文州也悄声回答。

黄少天一点都不想知道他的高级别是什么概念——他又想起了在未结合的幻觉里看到的画面,他很确定这个屋子的某个地方藏着喻文州配置的爆破性手工作品。

管理局的专员在二楼走廊上不再掩饰他们的脚步,靴子与地板碰撞的声音在暗夜中响起,如果这还不能把人从睡梦中惊醒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敲门声也足够了。带头的人彬彬有礼地敲了三下,门锁咔哒旋开了。

黄少天对这种刻意营造出来、摧毁人们心理防线的逮捕气氛全无好感。他刚想起身,喻文州就在毯子下面按住了他的手。

刺眼的灯光骤然亮起,两只手电同时向他们扫了过来。喻文州从床上坐起,按亮座灯,眯起眼睛看向来人。

“喻文州先生。”领头的专员在他面前打开一张电子纸,“你涉嫌藏匿哨兵协会追踪的自由向导方世镜,请跟我们回管理局接受调查。”

“只调查我吗?”喻文州看了看搜查令,“不包括我的房子?”

专员:“请配合工作。”

黄少天知道另外的几个人还在原地待命,估计不管是协会还是管理局都认为这个房子里没有窝藏自由向导的条件。喻文州抬起一只手挡着强光的照射,冷静地说:“我能和我的男朋友吻别吗?”

黄少天:“……”

几个专员对视一眼,领头的抬了抬手里的射线枪,默认了。

喻文州隔着毯子拍了拍他,俯下身来。黄少天露出半张脸,情真意切道:“亲爱的你是犯了什么事哇!”

“……”喻文州说:“没事,我会回来的。”

下一秒,一阵无形的波动席卷了卧室,三个专员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黄少天瞪大眼睛:“这是共振武器?你家有这么高级的设备?”

“没那么高级,只是看起来像。”喻文州直起身,“其实是小范围麻醉,必须要站到合适的位置才行,这房间里只有床的范围是完全免疫的。”

“门垫又是怎么回事?”黄少天好奇道,“他们踩了没?”

“我刚才关掉了。”喻文州用他的控制器在三个昏迷的专员边扫了扫,似乎在记录他们的体征,“麻烦你去处理一下院子那个,这里不能再待了。”


黄少天换好行装,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白花,想了想还是把它塞进了衣服里。楼下客厅里传来细微的拖拽声,那是屋主正在把五个失去意识的专员摞在一起。

他来到一楼,发现喻文州提着一个摩托车头盔正在等他。

“……”黄少天无言以对,“就算你准备骑机车走,也不用这么遵守交通安全法吧?”

“是给你的。”喻文州在头盔上戳了几下,它咔嚓咔嚓地变成了一只风镜,“你不熟悉这边的地形,还是有个导航好一点。”

黄少天:“你不和我一起走?你要去哪?”

“我们得先去一趟公司,我有东西要拿给你。”喻文州说。他推开门,那辆机车静静地停在月光下。


————

(十五)

评论(66)
热度(111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