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昊]漫漫(一)

跟 @一个摸鱼的 塔老师换一叶车的上供,分期付款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写明白CP,总之自由脑补吧……

————


下午两点,唐昊站在树影下,磕磕绊绊地抽着手里那一支烟。阳光明亮,天气热得发闷,可能因为夏季学期的缘故,从他面前走过的学生不多。不远处通向广场的石阶上用粉笔画着五颜六色的字母,像是浇了水一样闪闪发光。

这里是校园的吸烟角,他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个红发姑娘,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吞云吐雾的优雅姿势比他还要流畅。她左手握着手机,在屏幕划来划去的拇指上涂着青绿色指甲油。

那植物般新鲜的绿色有点眼熟。事后回忆起来,他觉得那说不定是某种预兆。

又过了一会,那个姑娘起身离开,树下只剩他一个人。他不怎么熟练地把烟灰往垃圾桶上敲了敲,掏出没电的手机看了一眼,又塞回了兜里。

烟是他在机场买的,不是他常抽的牌子,其实他平常也不怎么抽。可能是他和烟这东西犯冲的缘故,他既不太上瘾,也不觉得抽起来很愉快。要说那他为什么要抽,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王杰希。大热天里,那人穿了一件短袖,没戴墨镜,手里提着两个袋子,悠然地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乍一看到他,唐昊还以为自己中暑产生幻觉了。以往王杰希出现在他面前,通常不是一本正经,就是比一本正经还让他抓狂。这个情况在世邀赛之后缓解了不少,不过再怎么样,他也没见过对方这种仿佛要混进大学生里的打扮。

说起来王杰希是比他大,可也就大那么几岁,怎么他老是觉得跟他之间有代沟呢?

要是刘小别在这,肯定会给他一句:是心理年龄差太多。

王杰希都快溜达到他面前了,唐昊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不知道要不要上去打招呼。直到对方在他面前站定,他才回过神来。

“唐队。”王杰希客气道,“好巧。”

他一开口,就又是那个四平八稳的微草队长了。唐昊有点别扭,硬邦邦地回答:“王队。”

王杰希:“来旅游?”

“嗯。”唐昊点头,然后发现烟头还在他手指间夹着,下意识地就往垃圾桶里一丢。他发觉王杰希的视线跟着他的烟头飘了飘,莫名就有点心虚。

心虚什么,他暗中跟自己吼了一嗓子,他又不是你年级主任。再说你都成年了,成年了!

王杰希往前迈了一步,唐昊也不知道他要干嘛,立刻气沉丹田,巍然不动——总之气势上不能输。

“有点晒。”王杰希说。

唐昊这才意识到他是挪到了树影底下。他们本来站得不算近,现在稍微有点近了,近到他能看到王杰希一点汗都没冒的发际。

顶着大太阳也不出汗,他想,这家伙估计不是人吧。说晒搞不好只是为了显得更接近人类一点……其实他正该多晒晒,晒黑点比较成熟。

怎么能让自己显得成熟一点,更有领导力,这是唐昊当上队长之后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王杰希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参考对象,不过他内心拒绝参考他。

王杰希是队长,他也是队长。何况还有国家队时一起打比赛,一起下馆子,一起……的经历,总之是有那么一些革命友谊。正常来说,在这异国他乡奇迹般的偶遇之后,他们至少也应该一起吃顿饭什么的。

唐昊觉得换了任何一个别的队长,他都能自然地发出“难得碰见,一起吃个饭不?”的邀请(韩文清的话他可能要犹豫一下),但是对着王杰希他就是有点说不出口。

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他愤愤不平地想,世界上那么多国家,每个国家有那么多城市,王杰希为什么就偏偏在此时此刻跟他站在同一棵树底下?

“你吃不吃冰淇淋?”王杰希问。

唐昊一阵恍惚:“吃……”

他是不是说了冰淇淋?话题到底是怎么忽然跳到冰淇淋的?不对,他们之间刚才有话题这种东西可言吗?

王杰希:“这附近有家店不错,一起去吗?”

五分钟之后,唐昊一头雾水地坐到了王杰希车上,向着那家据说很好吃的冰淇淋店飞驰而去。


唐昊在从苏黎世回来的飞机上看了一部关于这个城市的电影。当然,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旅游的,不完全是。但是这种事也没必要和王杰希说。

他特别想找人吐槽一下自己的经历,拿出手机才又想起来已经没电了。

“你租的车吗?”他努力找了一个话题。

“借朋友的。”王杰希目不斜视。“他在这边念书。”

“驾照可以通用吗?”

“要翻译然后公证一下。”王杰希说,“不过租车公司也不会细看。”

唐昊压根没驾照,他觉得这话题基本聊不下去。还好王杰希说的附近就是真的附近,他已经找地方把车停下了。

可能因为不是周末,店里人不多,黑板上密密麻麻写着一堆单词,唐昊看着都头晕。王杰希在手机上点了半天,末了问他:“你要不要看看攻略推荐点什么口味?”

唐昊:“跟你一样吧。”

“我的口味比较怪,你确定?”王杰希挑眉。

“……”唐昊心想这人怎么回事,“没关系,我扛得住。”

“开个玩笑,不会很奇怪的。”王杰希转身往柜台走去。

唐昊:“……”

很快王杰希一手拿着一个回来了,蛋卷筒里戳着分量很足的冰淇淋球,淡黄色,好像还夹着比葡萄干更小的辅料。唐昊一边说谢谢一边接过来的时候,猛然意识到,这么一来好像就是人家请客了?

不能输,总得请回来——他想。

所以王杰希请我吃冰淇淋这事必须要跟刘小别显摆一下——他又想。

可能是盯着冰淇淋的时间太长了,王杰希疑惑地说:“怎么了?你想拍个照吗?”

“我手机没电了。”唐昊脱口而出。

不对,他本来想说不拍的,吃个冰淇淋拍什么拍!

悲剧的是,他也在王杰希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吃个冰淇淋拍什么拍”的表情。

唐昊:“……”

下一秒,王杰希掏出手机:“用我的好了。”

唐昊:“……”不!我真的没有想拍!

他僵硬地接过手机,僵硬地举起蛋卷筒自拍了一张,僵硬地把手机还了回去。

接着他们就在屋檐的阴影下吃起了冰淇淋。

“这是什么味?”他忍不住问,“挺好吃的。”

“红茶味。”王杰希评价,“有点太甜。”

唐昊觉得甜度刚刚好,但是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他比王杰希更喜欢吃甜,他决定永远不让对方知道这个事实。

日光已经开始偏移,从雪白变成了忧郁的金色,偶尔有金发和黑发的女孩从他们面前走过,留下一串脚步声和淡淡的香水味。唐昊用勺子挖着冰淇淋,思绪一时飞得很远:国内现在是几点了来着?夏休期大家都过得怎么样?用不用和公会那边联系一下?

“晚上你有计划吗?”王杰希问。

唐昊花了几秒才把注意力拉回来。往常他不会这么神游,大概是因为这个城市、这条街、或许还有这只冰淇淋……带着一种让人想要做梦的气息,他总感觉不到这是真正的现实。

“没啥。”他咕哝道。

在他犹豫说不说“我请你吃饭吧”之前,王杰希已经说完了:“到我朋友家一起吃个饭?”

王杰希的朋友?唐昊正要说话,对方又补充了一句:“叫方士谦,你可能也知道他。”

岂止是可能,他当然知道。

他不记得是哪场宣传的影像,总之当他还在百花时的某个夏天,跟表妹一起蹲在家里吃西瓜,忽然就在屏幕里看到了王杰希的身影。他的小学生表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是个微草粉,唐昊教育她数次未果,还背上了给她要签名的债,可谓大败亏输。后来连他都忘了那签名是怎么弄到的了。

唐昊一直对百花的队服配色各种有意见,而微草那绿了吧唧、欣欣向荣的颜色也没好到哪儿去。非要说气势,那只能是穿着队服的人有气势,那时站在王杰希旁边的人就是微草的治疗方士谦。王杰希手里还抱着个东西,可能是证书,也可能是宣传用的玩偶或者展板之类的,他淡淡地微笑着,回答了一个问题,聚光灯在他头顶像雪花般闪烁。

不对,他明明在回忆方士谦,怎么又跑到王杰希身上了?

“哦哦,”他说,“他在这上学吗?”

“对。”王杰希说,“他家设备配置不错,到时候可以打两盘。”

天平瞬间倾斜,把另一头的酒店电脑弹飞了。唐昊稀里糊涂就答应了下来。


他们回到车里,王杰希不知道从哪翻出一根线来,拔掉点烟器,连上插口,另一端递给他:“充电吧。”

唐昊默默接过来,然后发现王杰希的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冰淇淋。空调开着,冷气逐渐充满车内,几分钟后,他的手机叮咚一声开机了。

进来的第一条信息就是王杰希发来的照片,就是他刚才拍的那张。唐昊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脱口而出:“我给你也拍张吧。”

“随便。”王杰希说。

唐昊心想完了,这个爱拍照的名声还能洗掉吗。

他举起手机,对准驾驶室里的人。王杰希靠在椅背上,显然没有配合他摆姿势的意思,不过还是把脸往他这边侧了侧。行道树的绿色阴影,午后玻璃上的反光,剩下一小半的冰淇淋球,整个画面看着懒洋洋的,让人想打个盹。

唐昊把这张照片连着前面拍的几张风景照一起发了朋友圈。王杰希若有所感,掏出手机,给他礼节性地点了个赞。

一分钟后,唐昊的小窗被刘小别疯狂地轰炸了。


漫漫(二)

————

我怎么这么爱玩卡萨布兰卡梗啊!

老王叠字系列(?)互相没有联系的前两期:[王+周]离离[王+方]纷纷

评论(55)
热度(790)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