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大漠/一叶]红尘(二)

前文→(一)

照常预警:账号卡有许多私设

————


无浪在空积城郊外找到沐雨橙风的时候,她正和另外两个女枪炮师一起坐在山坡上用炮打鸟。鸟是纸做的,练习用,隔一会就从机械箱里飞出来一只,天上一时间全是轰隆隆的火光。

沐雨橙风远远看到了无浪,扭头和同伴说了两句,拎起吞日走了过来。和操作者不同,沐雨橙风平时很少面带笑容,多数时候都是一副社会你沐姐的酷脸。如果不是无浪和她还算熟悉,准会误以为她很不好说话。

鉴于账号卡只要不想露出表情,完全可以让别人猜不到自己的情绪,这种误解也经常发生——失忆后的一叶之秋就是个例子。

“什么事?”沐雨橙风问。

“是关于一叶之秋。”无浪说,“你知道他最近在我们的训练场吧。”

“哦。”沐雨橙风点头,“他来了吗?”

“没有。”无浪斟酌地说,“也不是他让我来的。他只是……”

“不想见我对吧。”沐雨橙风淡淡道,“来,坐下说。”

她把炮立在一边,坐到草地上。无浪挨着她坐下,沐雨橙风从兜里掏出包瓜子,给对方抓了一把,然后就戴着手套熟练地嗑了起来。

荣耀世界里侧为什么会有瓜子这件事,一直是个未解之谜。

“所以你们也发现他失忆了?”沐雨橙风问。

“说是发现不太准确,是他自己说的。”无浪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自己有点看走眼,“我们一开始只以为他比较高冷而已。”

沐雨橙风似乎是想笑一下,但是失败了。她扯了扯嘴角:“高冷这形容跟他八竿子打不着吧。就算当年他好像是有过年少气盛的时候,那也不是走这路线啊。”

“失忆之后难免的。”无浪留意到她的话,“你说当年?你不是一开始就认识他吗?”

“创造我的人不是我现在的操作者。最早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沐雨橙风似乎不愿多说这个话题,“自打我认识他开始,他就是那个很可靠的一叶之秋。至于失忆之后……大概就是有点呆吧。”

她机械地嗑了一会瓜子,然后问:“他在你们那边过得好吗?”

“我说不上来。”无浪叹气,“就连他在想什么这种问题,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你刚才说他不想见你,其实不是这样……他是觉得你不想见他。”

“他说得对。”沐雨橙风扫了扫袋子里的瓜子壳,“我不太敢见他。”

不远处的两个枪炮师还在对着天空轰炸,一片纸鸟的碎屑被风卷过来,落在她的靴子上。她说:“挺常见吧,换了操作者然后失忆什么的,可能我才是心态不对的那个。不过你想想,跟你一起待了这么久的人,说忘了就全忘了,这种事情放哪里都很【哔——】吧?我试过,想告诉他从前的事情,他不知道也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相处,但是他不想了解,他觉得他和过去那个他是两个不一样的人。或者说,他想让我知道,原来那个一叶之秋已经消失了。”

无浪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无言地拍拍她肩膀。

“谢谢,我早就习惯了。”沐雨橙风说,“其实我也明白,就像我自己也没有我最早那部分记忆,不管它们属于谁,反正不属于我自己。想通这件事之后,我就没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了,他是现在的一叶之秋也挺好。说到底,我只是不敢面对他看陌生人的眼神而已。”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还算好的,据说大漠孤烟到现在都没和他见一面。”

无浪心想他们不但见过,还打得头破血流呢:“因为他们是老对头吧。”

“虽然这么说也没错,但不止这个啊。”沐雨橙风奇怪地说,“大漠孤烟是他男朋友,你不知道吗?”

无浪:“……”

他的瓜子掉了。


大漠孤烟在树下停住脚步。山坡上绿草如茵,蝴蝶绕着井口飞舞。这个场景在许多地方都重复过,一样的树,一样的草地,甚至蝴蝶的飞行轨迹都差不多。但是他仍然能记得每棵树的不同,并且从中分辨出这一棵树来。

这不是因为他多愁善感,或者热爱大自然。账号卡能够把他们经历的一切都分毫不差地储存在记忆里,需要的时候随时调用。这比他们的操作者不知道方便到哪里去了。

而相对来说,当他们丢掉那部分记忆的时候,就是真的忘记了一切。之后留下的是一个全新的陌生人。

大漠孤烟以前是这么觉得的,虽然他现在也不太确定。

他用手遮住阳光,抬头看向这棵树。当一叶之秋还不是斗神的时候,曾经蹲在树枝上,把叶子抖得他满头都是。那时候他拿的不是却邪,而是另一把自制武器,他的斗篷在枝叶间撑起了一片小小的密实阴影。

还有一次,一叶之秋也不知道什么毛病,学着人家身轻如燕的牧师,从背后忽然扑到了他身上。铠甲连着武器的重量一起砸下来,大漠孤烟往前滚了三圈才停下,差点被他整个拍进泥地里。一叶之秋自知理亏,把他拉起来之后转身就跑,结果被拳法家追上痛揍了一顿。

后来大漠孤烟想起这件事,问他:你干嘛从树上跳下来撞我?

一叶之秋:我那是撞你吗?我是想抱你。

大漠孤烟:你抱我干什么?

一叶之秋冷冷地说我想抱谁就抱谁。

那时候他们都觉得没有自己做不成的事情。他们可以去到任何一个大区的任何一个角落,和任何人交游,和任何人打架。他们可以呼朋唤友,一起到最高的那座山上往下跳,比赛谁扎进地里的速度更快。他们也可以在同一座山头坐着,没有别人,就他们两个。远方的夕阳从不西沉,他们能坐上好久,从操作者下线一直坐到操作者上线。

一叶之秋从一开始就是一叶之秋。他一身黑甲站在竞技场里时,和穿着新手装从雪地里晃悠过来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区别。他经历一切,目睹一切,追寻巅峰。当他爱谁的时候,他也知道那个人永远不会拒绝他。

那天他们在树影里亲吻,大漠孤烟仿佛看到了那个他希望不会到来、但也必将到来的时刻。他们分开后,一叶之秋说:“为什么苦着脸,我亲得不好吗?”

“我在想,”大漠孤烟移开视线,“将来如果我们中间的谁失去记忆……”

他说的不是那种短暂的失忆。别人临时借用账号卡会对他们造成一点轻微的影响,不过只要他们还归原本的主人所有,他们的记忆就仍然存留在与操作者之间的牵系中。

而如果换了操作者,记忆也会归零重启,原本的一切都被抹掉。他们已经在身边见过了许多个这样的例子。

“不会。”一叶之秋说,“我相信他们会一直玩下去。”

一直不离开荣耀,不代表一直用同样的账号卡,大漠孤烟想。

可对着一叶之秋的眼睛,至少在这一刻,他不忍心说出别的可能性来。

出乎他意料地,是一叶之秋先说话了:“要是我有这么一天的话,我就不是我了。账号卡不会死,但那也就和死掉没区别吧?”

“如果是我忘了呢?”大漠孤烟看着他。

“我不会来找你。”一叶之秋笑了笑,“我会永远记得原来的你,记到我死的那一天。”


大漠孤烟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在回忆里沉浸了这么久。那棵树还是一如往常,枝叶繁茂,在风中摇出一串沙沙的响动。

……不,好像不止是风声。

有个身影从树里跳了下来,猝不及防地把他砸翻在地。一叶之秋从他胸口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又见面了。”


评论(87)
热度(82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