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双花]天涯海角

超短打,好久没搞双花了

梗来自《心花路放》,没看过电影又不想被剧透的不要看哦(

————


1

孙哲平把账号卡揣在兜里就上了车。

车是他管表姐借的。他刚拿到驾照没多久,上面的证件照拍得很精神,比他本人严肃,是个正儿八经的大人了。

“见网友啊。”表姐忧心忡忡,“你可悠着点。小姑娘吗?”

孙哲平:“是大小伙子。”

“哦!”表姐想了起来,“是你打的那个游戏……叫什么……”

“荣耀。”

“啊是,荣耀。你游戏里认识的朋友?”

“对。”孙哲平说,“别告诉我爸,他要问你就说我出去旅游了。”

“所以你到底要在哪跟网友见面来着?”表姐问。

孙哲平发动了车,冲他说:“天涯海角。”

表姐跺脚:“你中二病啥时候才能毕业啊!”


2

张佳乐走过机场的换乘通道。他有点感冒,空调打得很低,穿着外套也不觉得热。账号卡正贴在他胸前。

他只带了个小箱子,之前在路上不小心把一个滚轮蹭得有点歪,拖起来直晃悠。

候机口的座椅稀稀落落,几乎没人在聊天。

他摘掉口罩,掏出纸巾,打了个喷嚏,坐到角落里低头看手机。


3

孙哲平在遮阳伞下面回消息。

百花缭乱:又晚点。

落花狼藉:搞不好我比你先到。

百花缭乱:那是不可能的,还不至于晚到那个程度。

百花缭乱:你到哪了。

落花狼藉:到了一个冷饮摊。

百花缭乱:我问的不是这个好吗。

落花狼藉:在吃冰棍。

百花缭乱:……

落花狼藉:盐水味。

百花缭乱:靠!


4

张佳乐在报刊亭转了一圈,两手空空地出来了。他戴上口罩,到隔壁的咖啡店柜台排队。

他对着菜单研究了半天,后面的人拍了拍他,示意他往前挪。店员给他推荐新来的冰沙。

“有没有盐水味的?”他问。

店员迟疑:“您是说海盐味吗?”

他心想这个也行吧,点头。

“没有呢。”店员抱歉地说。

张佳乐:“……”

最后他拿着咖啡回到了座位。隔着玻璃向外看,停机坪上方是灰蒙蒙的天空。


5

【百花缭乱】那家的老板特有意思,他搞了个留言墙,但只有打过他的才能在上面写名字。

【落花狼藉】那你打过他了吗?

【百花缭乱】当然。

【落花狼藉】没看出来啊。

【百花缭乱】怎么,小看老子的水平了不是。

【落花狼藉】原来你会功夫。

【百花缭乱】会个毛功夫啊!打荣耀!你就贫吧!!


孙哲平看着手机直笑。

他往脖子后面抓了一把,一只小飞虫在他掌心里扑打翅膀,松开手就飞走了。太阳晒得他暖洋洋的,有点犯困,他把包装纸扔进当垃圾桶用的纸箱,拍了拍脸,让自己精神点。


【落花狼藉】那我到时候就把名字写你名字旁边吧。

【百花缭乱】你得写近点,这样一看我们就是搭档!


6

张佳乐在飞机上做了一个梦。

他觉得它应该有波澜壮阔、感天动地的剧情,但大部分梦都只有做梦的人才会觉得那是个好故事。

他醒来的时候,梦里的内容如潮水退去,只留下一点模糊不清的片段。

他梦到他——不,他的弹药专家——在一片开满花的山坡上跑来跑去。光从这点来看,这个梦就确实和其他的梦一样傻乎乎的,根本没什么逻辑性可言。

弹药专家好像还和什么人打了一架。

他躺在比蹦床还软的草丛里,小飞虫在他头顶嗡嗡来嗡嗡去。阳光很刺眼,那应该是个夏天。即使在梦里,他也感觉有点想睡。

有人坐在他旁边。可能是和他打架的那个人,也可能不是。他不记得他的脸,但是他记得他手里拿着一株脸盆那么大的花。

空乘给他倒了杯水。倒水的时候,她悄悄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放在平时,他肯定会觉察到,但他正在琢磨那个梦,完全忽略了周遭。

直到他在机场降落,时差还在让他的脑袋隐隐作痛。


7

孙哲平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回头发现是俩小孩儿。

小女孩手里拿着个空饮料瓶,呆呆地看着他。小男孩一瘪嘴:“你都给洒了!”

孙哲平一摸后腰,果然湿了一块。他和孩子们面面相觑,女孩忽然哇地一声哭着跑了,男孩也跟着她跑了。

孙哲平:“……”

他就近找了家店,买了短袖和一条新裤子。这家店的风格很民族,他挑了半天总算找到一件比较正常的,不过短袖的前面还是有一朵很夸张的花,可能有脸盆那么大。

希望这别给他第一次见面的网友造成什么奇怪的印象,他想。


8

张佳乐走进网吧。这个时间人不太多,一楼侧面好像在布置什么,有个年轻姑娘抱着纸盒在忙活。

“嗨,”张佳乐打了个招呼,“你们老板在吗?”

“我就是老板。”姑娘上下打量他,“什么事?”

张佳乐顿了顿:“大叔不在这了吗?”

“哎,你认识他啊?”姑娘先把纸盒放在一边了,“其实我是临时帮他看店啦,他是我叔,看比赛去了。”

“比赛……”张佳乐想了想,“快回来了吧?”

“这我也不太清楚。”姑娘说,“不过他还要旅游,应该得过两天吧。”

“这样啊。”张佳乐有点可惜,“还想找他叙叙旧来着。”

“你和他很熟吗?”姑娘纳闷。

“算是认识吧。”张佳乐说,“挺久没来了。你们那个留言墙还在吗?”

“在哦。”姑娘往屋里指了指。在柜台另一侧的深处,一个大卷轴从上面拉了下来,刚好把墙遮住,“就在那,给挡住了。”

张佳乐:“那老规矩呢,也还在吗?”

“你说和老板挑战的规矩?”姑娘笑了,“也在,那墙都快写满了。不过我叔现在越来越厉害了,基本没人打得过他。”

“我现在能不能去写点东西?”张佳乐问。

“行啊。”姑娘眼珠转了转,“不过我不打荣耀,这样吧,我找个网上的朋友跟你打,打赢了你才能写。”

张佳乐:“成。”


几分钟后。

姑娘:“我靠你谁啊?我朋友打遍竞技场无敌手的!她这才撑了多大一会啊……你用的这什么职业,打枪的?神枪手吗?”

“是弹药专家。”张佳乐说,“没办法,你借我的卡就是这个职业。”

“这都是我叔的小号。”姑娘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他就玩这个,不过你肯定比他玩得好……他没这么厉害。”

张佳乐诚实道:“可能是吧。”

“你大白天还戴个口罩的,”姑娘盯着他,“不会是什么隐藏大神吧。”

张佳乐把借来的账号卡递给她:“总之我能去写了不?”


9

孙哲平停下脚步。

没错,是这条街,这个地方。他翻出手机,发了条消息说我到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人。那个人背着包,抬起头看往网吧的门上面看。

灯牌上写着网吧的名字:天涯海角。

在此之前,孙哲平从未想象过他的模样。他看着对方仰起来的侧脸,这才终于有了一点现实感。

这感觉很对。如果是他的话,他可能就应该是那样。


10

“百花缭乱?”张佳乐听到旁边的人说。

他点了点头。

姑娘刚刚把遮住墙卷轴给卷上去。留言墙这里是个小吧台,没有机子,墙上写了许多各种各样的留言。

在墙的中间,有一块地方被贴上了透明纸,好像这里的主人有意不让别人在这上面乱画一样。

那里写着两个名字,百花缭乱,落花狼藉。

“百花缭乱?”姑娘喃喃地说,“我叔可喜欢他了,打荣耀的,叫张佳乐对吧,他还跟我说这人当年跟他关系好……还给他寄手办……我擦不会就是你吧!”

“小点声小点声。”张佳乐对她比了个手势,“可别把人叫来围观。”

“好好好。”姑娘其实不熟悉荣耀,不过毕竟是叔叔的偶像,还是让她有点兴奋,“等会,你不是打那个什么世界邀请赛去了吗?我叔就飞去国外看来着。”

“打完了。”张佳乐笑了笑,“你看,我都回来了。”

“赢了吗?”她问。

“赢了。”张佳乐说。

他伸出手指,摸了摸写在他旁边的那个名字。

“落花狼藉。”她看着墙,念道,“……孙哲平?”

张佳乐一怔:“你知道他?”

“不是啊。”姑娘指着墙上,“你看,这里写着个名字。”

张佳乐这回看到了。在他们的名字周围乱七八糟的涂鸦里,确实有“孙哲平”三个字,排在下面,像是后来写上的。

“落花狼藉是孙哲平吗?”姑娘问。

“不,也不能这么说。”张佳乐说,“孙哲平以前是落花狼藉,现在落花狼藉不是孙哲平了。百花缭乱迟早有一天也不再会是张佳乐嘛。”

“你这人好文艺啊。”姑娘说,“直接说账号卡呗,这个我还是懂的。”

张佳乐:“……”

“所以你到底要写什么?”姑娘好奇。

“我的名字。”

张佳乐拿起笔,揭开透明纸,写下张佳乐三个字。不是签名那种写法,而是一笔一划,写得清清楚楚,就挨在“孙哲平”旁边。

写完之后,他端详片刻:“还不错。”

“所以孙哲平到底是谁?”姑娘问。

“我的搭档。”张佳乐说。


11

孙哲平看到他转过头来。

阳光下,那个人向他露出笑容,一点都没有犹豫。

在这一刻,对于眼前发生的事,对于将来他们会做到的事,孙哲平也一点都不会怀疑。

“张佳乐。”他叫出那个还不太熟悉的名字。

张佳乐挥了挥手,跑到他面前。

他说:“你好啊,孙哲平!”


END





————

看过电影的想必开篇就被剧透了,给没看过的解释一下:这里两个人的时间线不一样,大孙在初遇的时间上,乐哥是从世邀赛回来。

尽量埋了一些暗示,不过好像效果不是很明显,bug倒是很多的(……)因为基本就是电影梗,所以也不太方便展开写,就这样吧!

评论(132)
热度(220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