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中心]路上说(一)

趁着中午网速还行来挖个坑,不会太长,更新频率看网速,HE保证\(≧▽≦)/

背景是架空软科幻,轻松向,一起旅行打怪谈恋爱的故事,原名《替身总裁·霸道特工爱上我》

————


韩文清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门口挂着的老式壁钟正好敲响八点。长得像个柿饼的清洁机器人滑过来,绕着他的鞋跟打转,金属外壳顶上的指示灯一闪一闪,显得十分高兴。

平时它都会在打扫干净之后自动溜走,今天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那里嗡嗡作响。林敬言探头说:“别管它,明天新的清洁机器就送来了。”

“它还没坏吧。”韩文清把它拎起来放到一边。

“里面的线路有点问题,”林敬言说,“上次还把自己卡进办公桌底下出不来。”

“至少现在还能干活,”张佳乐捧着茶杯,“它比这间屋子的年纪还大呢。”

“自从上次送去修理了一次之后就不太对劲。”林敬言重新戴上耳机,“这个型号确实太旧了,连部件都没得替换。”

“新的送来之后,这个旧的怎么办?”韩文清问。

“拿去回收中心吧,”林敬言想了想,“一般都是这么处理的。”

韩文清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桌边。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张新杰从他的投影键盘前面抬起头:“我们有新任务了。”

“是什么?”张佳乐嗖地从椅子里转过来。

“准确来说,是你有新任务。”张新杰看向韩文清,“上面指名找我们的队长。”

林敬言:“什么级别?”

“资料里没有描述,不过保密等级是最高。”张新杰往下看,“内容大概就是,把目标人物从第十区安全护送到神之领域的研究院。”

“这一趟可要跑很久。”张佳乐啧了一声,“普通的护送用不着指名找老韩吧,还是说这人惹了什么事?”

“他是属于联盟研究院的民用机械品制造集团南部地区总负责人。”张新杰读道。

“等等,我有点没跟上。”林敬言摘下耳机,“你说他是什么?”

“是个总裁。”张新杰说。

所有人:“……”

“他要去神之领域干什么,”张佳乐问,“难道那个研究院被他承包了?”

“情况是这样的。”张新杰翻着文件,“这个总……目标人物,要携带一份重要的基因样本送去研究院,所以护送对象实际上是那份样本。”

“不能由我们直接带着样本去吗?”

“这关系到研究院和安全局之间的合作,目前来说两边还没相互信任到那种程度。”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不管怎么说,这次合作都是为了联盟的利益,所以一路上经过那些外辖区的时候,肯定会有人盯上你们的。”

韩文清皱眉:“难道这次行动不是保密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张新杰说,“原本这是次秘密行动,这面派出的也只是普通规格人员,结果消息不知道怎么泄漏了,安全局和研究院两边都临阵换将——我们这里的人选是你,还不知道研究院方面会怎么安排。”

“所以说,”林敬言总结,“老韩需要护送一个战斗力不知道怎么样的总裁,带着跟唐僧肉差不多的样本,面对一群准备扑过来抢食的土匪,取道治安混乱的外区前往神之领域?”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张新杰沉吟道,“但基本就是这么回事。”

“可以说是特工大片了。”张佳乐端起茶杯,“可以写个回忆录,《与霸道总裁同行的日日夜夜》这个标题怎么样?”

“听着就让人不太想看。”韩文清如实道。

“大概就这么多了,等下我会把资料文件传给你。”张新杰敲了几下键盘,“你今天下午就可以见到目标人物了,他的名字是……”

他停住了。林敬言半天没等到下文,奇怪地问:“怎么了?”

“我想可能是重名了吧,”对方自言自语,“毕竟这个名字还挺多见的。”

“到底叫什么?”张佳乐喝了口茶。

“叶秋。”张新杰说。

林敬言:“……”

韩文清:“……”

张佳乐一口茶喷了出来。


对于这间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乃至安全局上上下下许多成员来说,叶秋所代表的意义,远远不止一个活跃在联盟与外区的雇佣兵那么简单。他的名字只要出现在资料文件里,往往都会拖着随之而来的一长串麻烦。

联盟安全局,顾名思义,是以维护联盟区内部和平稳定为要务的公立机构。人类在大灾变废墟之上重建文明的数百年之后,现今可知的地图范围大致分为三种区域:被统一法律所约束的联盟区,周围零散各自为治的外辖区,以及夹杂分布其间、还没被现有科技开发的野生区。联盟的统治范围最广,生化与机械研究发展得最均衡,而外辖区们也有借以维持独立的特有技术;尽管眼下总体形势还算和平,区域边界的冲突摩擦却始终没完没了,即使是联盟内部也仍然暗潮汹涌。联盟安全局与它手下诸多身手不凡的专员们,在这种状况下形成了并不为人所知,却起着重要作用的一股力量。

作为安全局最精锐的一支队伍,韩文清所领导的霸图分队可谓功勋卓著,这些以他为代表的专员们,在各种任务中从未让人失望。不过比起处理联盟内部的各种纠纷,或者与外辖区不讲理的家伙们真刀真枪地比拼,更让他们头疼的是和那些自由雇佣团体打交道——他们常常有着自己的一套规矩和信条,时而是敌人时而又是合作对象,既不能小看他们会起到的作用,也没法对他们交付什么信任。

这其中,嘉世作为最负盛名的组织之一,有着堪称传奇的创始者,他的代号是“一叶之秋”。几乎没有人见过一叶之秋的真面目,他的身份和行动规律也是个谜,不过安全局在诸多任务中或多或少也和嘉世有过一些接触,霸图分队更是从创立就和一叶之秋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交手的次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虽然大部分只是因为临时立场不同,但这中间的恩怨情仇,实在没法用一两句话说清楚。

霸图分队的几个专员至少还是见过一叶之秋,并且知道他本名是叶秋的。这名字给人的印象太深,以至于忽然以这种方式听到的时候,让他们都吓了一跳。

“这肯定是重名,”张佳乐咳嗽着擦桌子,“我才不信这家伙在失踪之后就跑去当总裁了呢。”

几个月之前,嘉世通过自己的非官方渠道宣告了一叶之秋脱离组织的消息。不管各方对于这件事作何反应,一叶之秋自此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林敬言说:“不过他倒是做出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人奇怪。”

“不,那不可能是一叶之秋。”张新杰已经调出了关于这个总裁叶秋的资料,“这个叶秋从好几年前就担任负责人一职,成绩可圈可点,不过研究院为什么会选择让他来护送样本,这点还是很奇怪的。接替他工作的后继者已经准备上任了,很显然这不是给他放个假那么简单。”

林敬言也凑过去看:“资料里没有个人信息,有可能也很深藏不露……是个可爱的姑娘也说不定啊?”

“我猜是个标准的酷炫高富帅。”张佳不负责任地猜道。

“按照一般规律,”张新杰理性讨论,“最有可能是年龄三四十岁左右,保养良好但面临中年机能退化和发际线危机的成熟商业人士。”

他们一起转头看向韩文清,后者面无表情:“反正见面之后就知道了。”

“如果现实太残酷,”张佳乐诚恳道,“就不要破坏我们的脑补了。”

“我看你的幻想十有八九要破灭。”韩文清实话实说。

林敬言问:“你现在就出发?”

“下午接头的话,我得去后勤部领东西。”韩文清把一个打火机塞进外衣口袋,“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吧。”

“他们说你随时可以过去拿。”张新杰看着屏幕说,“除了那些之外,你还有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带的?”

韩文清环顾了一下办公室,从墙角把那个快要退休的清洁机器人给拎了起来。

“看着还能用,送去回炉挺可惜的。”他说,“我就带着这个吧。”


在前往接头地点的路上,韩文清还在思考这次任务的诸多可疑之处。那些尽量精简过的装备塞在两个箱子里,老式清洁机器人也在其中,不过它们严格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他的武器在自己身上,而他信任的只有自己。

他没开自己惯用的车,因为资料里提到了“贴身保护”这种描述。不得不说,这让他有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民用机械品制造集团的总部位于城市北端。访客的悬浮车最高只能停到十二层的泊车场里,安全局的一行人则走的是四十层的特殊通道。在那里韩文清将独自去顶层的办公室,面见他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将要负责的目标人物。

“队长,祝你好运。”装备部送他过来的人离开时说,“虽然听说那是个霸道总裁,但是我们都相信他肯定没你霸道的!”

韩文清觉得安全局员工们的业余精神娱乐方式很有必要整肃一下了。

他没摘掉墨镜,直接搭升降梯去了顶楼。那层只有一间办公室,面向走廊的门开着,不过韩文清还是在门框上敲了敲。

“请进。”里面的人说。他停顿了一下,可能是在看资料,然后补充道:“欢迎,韩文清先生。”

韩文清走进去的时候,对方正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迎着他走来。当他们打了个照面,双方都有那么一瞬间惊呆了。

总裁心想:这真是派来完成护送任务的专员吗,为什么看起来像是来砍我的?身份验证之类的都没问题,姑且相信一下安全局的工作水平吧,其实戴着墨镜感觉还是挺有特工范儿,不过总觉得他在死盯着我看怎么回事……

韩文清内心:叶秋?!

……

一叶之秋作为地下世界身份神秘的传奇之一,就算是消息灵通的情报贩子也不见得能有一份他的影像资料。韩文清倒是见过他本人,不止一两回,甚至他自己都觉得他们碰面的次数多的有点不同寻常——虽然每次都没什么好事发生。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韩文清还是个刚进安全局的新手,叶秋的大名也还不为人知;在那次任务里,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个藏身监视地点,结果一人抓着一根冷却管在副控室里僵持了两个小时。

那时候在身不由己的状况下,他也就那么盯着对方在警示灯闪烁的光线里忽明忽暗的面孔看了两个小时。可能是那次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他在之后的这些年里一直牢牢地记着那张脸。

“叶秋?”他迟疑地问。

“我就是。”对方看起来稍微有点困惑,但还是彬彬有礼地回答,“你好,我想我们已经都看过彼此的资料了。”

韩文清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荒谬的感觉。换做以前,要是有熟人顶着同样的名字和面孔出现在他面前,说自己其实是另外一个人,他肯定会把人先逮起来审查一遍再说。而现在,他打心底理解了什么叫世事无常。

眼前这个人,虽然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叶秋,但确实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叶秋。

这么说也许挺奇怪,可他相信自己绝不可能认错那家伙。这种直觉已经在对方扮成杂耍艺人、玩偶熊、杀马特贵族、穿防辐射装的机工、广场舞之王的诸多场合里被验证准确无误,现在这辉煌战绩又增加了一项:他觉得即使将来又有个跟叶秋一模一样的克隆体或者机器人之类的东西出现,他也能分辨出壳子里的人到底是谁。

更何况,叶秋一本正经地说着“我们已经都看过彼此的资料了”这种场景简直难以想象,他还能清楚地回想起那家伙是怎么用食指蘸着机械冷却液,在自己衬衫上写下电话号码的。

“没错,”韩文清跟他握了握手,“我这边随时可以出发。”

总裁叶秋想了想:“安全局有给过你关于样本的资料吗?”

“我此次不代表安全局,我的任务只是保护你,”韩文清回答,“还有你携带的样本,不管那到底是什么。”

“好吧……实际上,我们也会进行一些人员变动。”总裁叶秋轻咳一声,“麻烦你稍等片刻,一个小时之后在顶层停车场出发如何?”

“那就等会见。”韩文清说。

他在总部建筑的会客室里等待,期间霸图小队的办公室里打了个电话过来。这栋建筑屏蔽了可视通话信号,他接起来的时候只能听到那边乱糟糟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他问。

“刚刚楼下的技术部发生了一起案子,我们正在围观。”张佳乐的声音说,“有个技术部的员工用研究院的最新成果改造了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想让它代替加班的自己去陪老婆逛街,结果被拆穿了。”

有女人的怒吼传来:“这个机器人挺好的对吧!我看把他留下,你就不用回家了!”

韩文清:“……”

“其实光是陪着逛街也挺不错的感觉。”张佳乐感叹。

“研究院的技术水平已经到了这个程度?”韩文清有点惊讶,“跟真人没区别?”

“外表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差别。”张佳乐啧啧称奇,“不过稍微留意就知道是人工智能了,不管是对话还是反应思维都挺明显的。再说皮肤什么的也能摸出是金属,那家伙到底怎么会以为自己的熟人不会发现啊?”

“熟人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吧。”韩文清说。他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叶秋的脸。

“对了,你见到霸道总裁了吗?”张佳乐兴致勃勃地问,“是不是很霸道?”

“这倒说不好。”韩文清回答,“但他跟叶秋长得一个样。”

通话那边沉寂了几秒,似乎对方正在领会他这句话的含义,然后韩文清听到哐当一声。

“……那他不就是叶秋吗!”张佳乐震惊道,“叶秋真的变成霸道总裁了吗,这是什么展开啊!”

“不是叶秋。”韩文清纠正,“不是那个叶秋,虽然他也叫叶秋。”

“长得一样名字也一样,你确定不是一个人?”张佳乐充满怀疑地问。

韩文清说:“我确定。”

“那你说他会不会是机器人?”张佳乐的脑洞顿时开到了奇怪的方向。

“应该也不是。”韩文清回想了一下,“交流正常,我还握了他的手,不是金属。”

“这也太诡异了,”张佳乐喃喃道,“你到底是怎么辨别出那不是叶秋的啊?”

“我不会认错。”韩文清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管你以什么模样出现在我面前,”张佳乐背诵,“我都会认出你的灵魂。”

韩文清:“那是什么电影的台词?”

“《前世今生:如果我是史莱姆你还会爱我吗》。”张佳乐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难道要和一个长着叶秋脸名字还叫叶秋的人朝夕相处一个月?”

“……”韩文清发现自己还没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张佳乐严肃道:“你悠着点,可别跟他打起来。”

“我对只有脸一样的家伙没什么兴趣。”韩文清无所谓地说。

“我在意的并不是你的外表,”张佳乐背诵,“而是包裹在你凡俗躯体中的不朽心灵。”

韩文清:“那又是什么电影的台词?”

“《点亮我生命的火·黑暗烧饼2》。”张佳乐说,“那个总裁怎么想都很奇怪,你小心点,我们试试能不能查出他的底细来。”

还没等韩文清回话,那边忽然传来一阵喧闹,接着林敬言的声音响了起来:“关于任务资料的描述更新了,研究院方面好像做了人员变动……”

“之前任务目标也这么提醒了。”韩文清说。

“不是,”林敬言显得有点困惑,“你先看一下你那边收到的资料。”

韩文清挂断通话,打开了安全局的内部邮箱。他翻了翻新的文件,发现被护送的目标人物那一栏上赫然打着变更的红标签,原本“叶秋”的名字已经被去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灰色的问号。

就连韩文清也吃了一惊,对方人员变动竟然是把主要目标人物给换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容他考虑太多,会客室的门就在此时滑开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助手机器人抬着他的两个箱子,示意他往外走。韩文清跟在它后面,穿过两侧几乎没有什么装饰的长廊,来到了顶层富有新时代设计风格、充满漂浮平台和空中轨道的停车场。

两艘小型浮空船正停泊在由光束标出的出口中央,它们看起来银光闪闪,从舱盖的涂装到起落架的尖端都泛着一种我是土豪我最叼的气质,让韩文清的眼皮不由得跳动了两下。他从机器人那里接过箱子,也不等悬浮梯慢悠悠地挪过来,快走两步纵身一跃,就站在了前面那艘浮空船旁边。

舱门上闪现出安全局的标志,韩文清拿起手里的终端机一照,门无声无息地滑开了。

船内空间远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宽敞,各种设施都显得有点狭窄,韩文清沿着地上的指示灯往前,没几步就走到了主舱室。这时候天花板和墙壁上都亮起了柔和的光,他感到一阵轻微的震动,浮空船已经驶出停车场,向区际空中轨道飞去。

舱室里空空荡荡,有个人背对着他,坐在宽大的椅子里。韩文清知道这座浮空船正以自动控制的模式飞行,那么此刻主控椅里的人应该不是驾驶者,而是他的任务目标。

他正想开口,忽然有一阵难以描述的警兆掠过他的神经,让他不自觉戒备了起来。他在生死之间打磨出的直觉在提醒他小心,但他没有感觉到敌意或危险,只是一种仿佛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要发生的预感。

椅子转了过来。里面的人夹着支没点燃的烟,抬头冲他一笑。

“又见面了,老韩。”他说。


评论(106)
热度(154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