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路上说(二点一)

浮空船在区际轨道上招摇过市的时候,两个人正在它的舱室里对峙。

“叶秋,”韩文清这次的语气很确定,“怎么又是你?”

“我这回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对方从椅子里站起来,“认识这么久了,跟你坦白件事吧——其实我叫叶修,不叫叶秋。”

韩文清:“……”

叶修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小心地补充:“所以如果你真名叫韩理清或者韩文艺什么的,趁现在说出来吧,咱们就扯平了。”

“只有你会那么无聊吧!”韩文清怒道。

叶修叼着烟,用一种跟他身上那套正装不太协调的姿势晃了过来,停在对方面前。舱室天花板上嵌着不少装饰性的星星灯,有一盏正好在叶修头顶,在他的面孔上投下了一层效果如同修图软件的柔光。

“韩文清专员。”他眨了眨眼睛,“虽然我们以前经常在任务里交手,不过这次确实是站在一致的立场上。为了共同的目标,希望我们可以不计前嫌,彼此信任,精诚合作,手牵手度过难关。”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

“你真以为我没背过那本《如何避免激怒你的同伴:官方辞令一千句手册》吗?”他问。

“……”叶修无辜地看着他,“你背过?”

“背过,这本书就是安全局出版的。”韩文清冷冷地说,“而且你最后一句记错了,应该是‘携手’度过难关。”

“反正都是一回事。”叶修耸肩,“跟你们安全局合作别的都好,就是这种东西挺让人头疼的。”

韩文清心道我才头疼呢。“别管什么手册了,”他说,“你到底要说什么?”

“简单讲来就是,”叶修笑眯眯道,“这次你不但不能揍我,还要罩着我,想想是不是还有点小激动啊?”

韩文清真想打开排风口把他给扔出去。

这时候墙上的交互屏幕忽然闪过一道亮光,提示音也有规律地响了起来。在韩文清的注视下,叶修把烟卷飞快往袖子里一塞,两下抹平衣角,脸上也收起了那让人火大的笑容,变得风度十足。

在接起对方的可视通话前,他回头给韩文清飞去了一个“配合点啊”的深沉眼神。

韩文清:“……”

打视话的是后面那辆浮空船上的随员,屏幕里的年轻人问候了他们,又转向叶修:“叶秋先生,在船上还习惯吗?”

“谢谢,这里基本都很好。”叶修云淡风轻地说,“如果空气循环装置里的清新剂能从换成橘花就更完美了。”

韩文清在旁边保持着面无表情,否则他觉得自己会立刻笑场。

“好、好的!”年轻人刷刷记下来,“会在下一次停靠的时候给您准备好!”

他看了一眼舱室里的情况,总裁先生温文尔雅,专员先生沉稳可靠,于是他放心地挂断了通话。

“清新剂有什么问题?”韩文清的重点抓的很快。

“我需要他们把空气循环装置打开一次。”叶修招了招手,又有一把椅子从墙边滑过来,“那东西我没找到机会检查,有点不放心。”

韩文清说:“你现在可以坦白从宽了,研究所为什么会找你来?”

“你也看到了,”叶修冲着屏幕的方向一扬下巴,“我的随员都不是队友,他们是空降过来负责写作护送读作押送我过去的,到目前为止都还以为我是叶秋。”

“研究所内部出了什么事?”韩文清察觉到了他的意思。

“这个说来话长。”叶修往椅子扶手上一坐,“研究所里面现在分成两伙,一拨想要叶秋带着样本过去,另一拨不想让叶秋回到研究所。你们安全局现在看起来是和研究所合作,不过实际上真正的同伙是后一拨人,所以你接到的任务才是护送目标人物,而不是护送叶秋。”

“所以就玩了一招釜底抽薪,把叶秋换成你了?”韩文清皱眉,“那些随员是前一拨人派来的吧。”

“没错。”叶修比划了一下,“你应该听说过,前一拨人是所谓的生化派,后一拨人就是机械派。”

生化派和机械派的分歧不止存在于研究所里,而是分别代表了联盟目前两个不同的尖端研究方向。生化派注重对基因和人体潜能的研究,机械派则专注于制造精密的机器,甚至将功能多样的机器人推广到了民用的各个领域。研究所里两大派系之间不太和平这种事情不是秘密,但韩文清还是第一次听说它们的矛盾已经上升到了这个地步。

“那样本应该在你身上吧。”韩文清看着他,“东西呢?”

“喂,之前是谁那么绅士地跟人家说‘我的任务只是保护你’来着?”叶修抗议,“怎么到我这就变成抢劫了!”

“就是到你这才要问。”韩文清面不改色,“谁知道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叶修啧了一声,在脖子附近摸索几下,把一根乍看完全没法发现的透明线从衣领里拉了出来。在灯光下,细线尽头坠着的东西显得非常黯淡,是个看不出接缝、成分不明的合金小方块。

“看好了,就是这东西。”叶修拎着它晃了晃,“要是有什么紧急情况,不用管我,带着它先跑。”

“我的任务里,你和样本的优先级是一样的。”韩文清说。

“那就带着我一块跑好了。”叶修从善如流,“先提醒你一下,我现在是战斗力差不多两只鹅的文职人员形象,遇到危险只会报警和喊救命,见到血可能还会腿软什么的啊。”

韩文清脸色有点发青,他实在很难想象这个模式的叶秋……现在应该叫叶修了。

“那个叶秋跟你什么关系?”想到这里,他顺口问。

“他是我弟。”叶修得意道,“三好青年对吧?”

“除了脸没一点像你。”韩文清如实说。

“这样就好,”叶修长叹一声,“如果连性格也像的话,这么完美的弟弟就太让人担心了啊。”

韩文清:“……”

叶修把样本方块重新塞进衣领里,打开了另一边的交互屏幕。韩文清也不跟他客气,在椅子里坐下,随手拿起遥控器:“有没有实时导航地图?”

“我们现在正在飞过蛋炒饭市领空。”叶修看了看自己的终端,“离停靠点还有一段路,先看个电影什么的打发时间吧。”

韩文清对此没什么意见,他还在思考刚刚听来的关于研究所的那些情报。叶修拿着遥控器调了调,没过多久,庄严的片头音乐就响了起来。韩文清抬头一看,屏幕上跃出一行燃烧着的大字——点亮我生命的火·黑暗烧饼2。

“……”这个标题好像有点眼熟。

这时候,另一条船上的随员又申请了通话。叶修一秒把电影切到歌剧,打开对话窗口:“有什么事吗?”

“现在前方的停靠点有两个。”对面的年轻人在窗口上移送了一幅地图,“我们等下要在哪一边降落呢?”

“在越云。”叶修说,“那里有一场研讨交流会,时间来得及的话正好可以参加一下。”

随员赶紧在备忘上把这条记下来。他又看了一眼舱室里的情况,总裁先生亲切和蔼,专员先生冷静沉着,于是他放心地挂断了通话。

“研讨会?”韩文清瞥了他一眼,“你去不会露馅吧。”

“我也不是真要去参加那玩意。”叶修伸了个懒腰,“在越云我要接上来两个助手,这样就不用事事都和那帮人打交道了。”

“也是研究所的人?”韩文清问。

“不,”叶修眨了眨眼睛,“是我自带的队友。”

评论(120)
热度(1042)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