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山外有水

一发完结,迟来的七夕贺,童话风河神与山神的故事,非常傻白注意

让我们荡起双桨~

————


叶修蹲在树底下,两手各抓着一把草叶挑挑拣拣。他肩膀左边站着只燕子,右边站着只麻雀,在那你一言我一语地出主意。

“这根太绿,扔了吧。”燕子说。

“这个又太软,看着好蔫。”麻雀扑扇翅膀,“再去揪一把呗。”

叶修道:“草皮都要秃了,凑合着来吧。”

他端详了一下手里的草叶,觉得差不多了,就左右交换了几次,最后往地上一扔。这些横七竖八的枝条和叶片,在土里摆出个高深莫测的图案来。

现在人们喜欢上围脖求个签或者查查星座运势,很久以前古人占卜没那么多花样,就用类似这种的草梗。他们的法子比较高端,两只手倒来倒去,还要心算除数,有点像是复杂的学霸娱乐。眼前这样抓两下随便一丢的,连走形式都十分不认真,显然相当不靠谱。

但这把草倒不太一样。它们出自山神之手,就算形式过程再敷衍,结果总会有那么几分灵的。

闲极无聊的山神瞧着他的占卜结果:“我看看啊,今天会跟人见个面。”

“喜闻乐见的约会!”麻雀瞄着地上。

“和很想见到的人。”燕子补充。

叶修接着读这个图案:“……但是也会遇到点麻烦。瞧瞧,我就说那家伙很麻烦吧。”

“你都知道是谁啦?”燕子歪头。

“很想见吧?很久没见了吧?”麻雀在他肩膀上跳来跳去。

燕子:“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麻雀:“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燕子举起翅膀。

“老相好!”麻雀一锤定音。

叶修把它俩都扔了出去。

他将草叶都扫在一起,摇头道:“今天不宜出行,出门肯定不顺。”

麻雀坐在树枝上,燕子坐在麻雀头上,活像一对捏歪了的俄罗斯套娃。一个说你不想走也准有事情找上门来,一个说山神大人宅得我们整座山都宅起来了。

“正所谓人宅宅一个,神宅宅一窝。”麻雀说。

“我四处流窜去了,谁来照顾你们一山老小?”叶修问。

小鸟们表示我们自给自足完全没压力,过一会不少山中居民也纷纷冒出头来附议。兔子、土拨鼠和蛇一见面就掐架,吵的时候也没忘记劝说山神大人多出去转转。

叶修被这群叽叽喳喳搞得头大三圈,正想溜走,忽然看见远方小路上有个斑斓的毛团子滚了过来。

那是只大花狸猫,年纪估计比他还大,山中上下仅此一只的文狸,据说还是当年从河对面搬到这里的。它越过树丛的时候,摇身一变化成了大叔模样,扛着一大包东西,踢踢踏踏从石子小路上走到了庙门口。

文狸名叫魏琛。叶修招呼道:“老魏,这扛的什么?”

“快递送到林子里头,我就顺便拿上来了。”魏琛一笑,“买了不少东西啊你?”

包裹上有寄件人的字迹,还有貌似是用爪子划的歪歪扭扭的附注。山神要收个快递可不容易,人类的快递员最多也就送到山沟底下,然后那边的住户再一个个转手,狐狸交给獾,隼鹰抓着捎上去,连收件都是山下的老猫代签的。从这点上,虽然人类快递能买的东西更多,但是送货效率实在不如非人界——它们的快递员都被喜鹊垄断了。

叶修拆包裹,里面有一大堆给小动物们带的零食,一箱烟,新的键盘和鼠标,还有本书。

山神旁边围了一群晃着耳朵等零食的青少年,魏琛拿起那本书,一看标题吓得差点没拿住:“你怎么想起来买这玩意了?”

“我买什么了?”叶修莫名其妙。

魏琛举起那本书,封面上的大标题写着:《你不在的夜晚:如何将异地恋进行到底》。

叶修:“……”

小动物们沸腾了。


这桩八卦要从头说起。四海内疆域历经千年,山水之间万物有灵,人类之外就是诸多妖鬼精怪,还有护佑一方的镇守神明。这片山里的山神叶修,传说他曾经是能分分钟把人打倒跪下唱征服的武装危险分子,不过眼下只宅在山上,当个低调而靠谱的守护者。

有个特别宅的山神也没什么不好,况且这个家里蹲神的战斗力和宅度成正比,来挑衅的统统被打地鼠一样地拍了回去,现在放眼四下都没有敢过来惹事的。除此之外,山里的原住民们都在宅神的带领下十分跟得上潮流,网线扯进山林,路由器五步一岗,无线网全面覆盖,电子设备时时更新换代;偶然有迷路进原始山林的游客,他们会惊悚地发现这里居然能搜到Wi-Fi,不过看到连接名字【带你联网带你飞】,多半都以为自己手机出毛病了。其实如果他们输进密码shenshuoyaoyouguang,就能亲身体验一把高速流畅的山中网络信号。

由此,这片山里的麻雀翅膀底下藏着手机,或者小蛇尾巴上绑着运动随身听,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在科技潮流进步下,青少年们的八卦之心也随之高涨,最终从山神大人网购清单、微信朋友圈和日常种种蛛丝马迹中,他们萌生了一个猜测:山神大人有个对象!

多么惊人的真相啊。

那时候小伙伴们还不知道对象的真实身份,承载着众多八卦之心压力的文狸魏琛有一天试探地提起了这件事。叶修表现的很淡定:“搞个对象怎么了?”

当事人轻描淡写的证实把附近偷听的八卦党全都炸了起来,他话音一落,周围的树丛起码胖了五圈。魏琛硬着头皮继续问:“那对象是谁啊?”

“你们也认识的。”叶修一摊手,“就是河里那个韩文清嘛。”

围观群众跟饺子一样噼里啪啦掉了满地。都是吓的。

韩文清是何许人?这片山边不远不近绕过去那一条大河,他就是镇水的河神。那条河的脾气不怎么温柔,河神的凶名也更直白一点,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渡河客把钱袋掉进过水里头。不管民间传说多么邪乎,这河却不兴水患,不改道,东流滔滔,一如既往。

地上跑的和水里游的,天生就有种不对付的意思。没看到西方故事里那鱼尾小妖想上岸和人谈恋爱,最后也变成了天边的泡沫吗——更别提山里和河里的这俩都是硬茬子,听说当年互殴过不止一次。

莫非打着打着就打出感情了?群众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嘀咕。

不过仔细一想,他们认识可很有年头了,这恋爱也不知道是谈了多久,实在细思恐极。燕子挣扎着问:“那不是平常都见不到他吗?”

“就是啊。”叶修想了想,“也就出公差的时候能见个面吧。”

小动物们思考了一下这个“出公差”的含义。山神平时不离山中,如果说是有公事又能跟隔壁河神相会,那就只有一年一度的交印。掌管这方土地的印鉴轮流由双方保管,一年交接一次,算是个官方仪式;流程就是见个面,吃个饭,住一晚……住一晚……

有些东西还真是不能细想啊!文狸捂住了眼睛。

麻雀尖叫:“那岂不是异地恋吗!”

四下一片寂静。大家脑子里都是:他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叶修缓缓道:“呵呵。”


自从知道了山神大人在异地恋,山中青少年们就有了新的话题。这中间,那位对象的可怕程度自动被八卦群众给忽略了。

小动物们设身处地想想,要跟恋爱中的对方一年只能见一次面,根本就忍不了,顿时就觉得山神大人真是太不容易。为此他们开始成天撺掇人出门溜达,无奈叶修宅得很,轻易都不肯挪窝,网购倒是越用越顺手。被问得多了,他就叼着烟,用句“小孩子懂个毛线”搪塞过去,照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现在他的包裹里居然掉出了一本异地恋指导手册,很多人脑袋上灯泡一亮:难道山神大人也遇到了感情危机需要找参考书吗?

叶修这时候已经把书拿过来翻了翻。他从包装袋里夹出一张纸,给小动物们看。

纸条是他常去逛的那家网店店主写的。店主表示,根据您的购买习惯来看,这是异地恋进行时的节奏啊,这次店里活动回馈老顾客,送您一本异地恋指南。

小动物们:“哦——”

“你是买了什么才会被看出来是异地恋啊?”魏琛眨眨眼睛。

“这个嘛,”叶修泰然自若,“我经常在那家店买完东西直接快递到河里。”

小动物们:“WOW——”

燕子想起之前收的包裹:“那我们常常收到的那些不具名的零食投喂还有新款设备……”

“也都是河里送来的嘛。”叶修笑眯眯道。

小动物们:“YOOOOOOO——”

异地恋也能秀恩爱秀得如此理直气壮,真是把未成年非人都给闪瞎了。

山神大人拍拍手,施施然站起来,抱着他的烟和键盘鼠标准备回去。刚走两步,他就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林间。

保管印鉴的地方传来无声的鸣动。

年纪大点的小动物们赶紧给熊孩子们科普,这是约会的时候到了。这个印鉴交接的日子不是两边协定,而是印鉴自己选的,它老人家什么时候觉得要送货筋骨换个地方待着了,就弄出点动静来提醒现有的保管者。大约一年一回,时间也差不多,要么就当天把印鉴大爷给送过去,要不就只能等下次——它只有这天才肯挪窝。

偏偏这时候,燕子来了一句:“要下雨了……”

随着他的话头,阴云转眼在山林上空聚集起来,豆大的雨点穿过枝叶,淅淅沥沥地浇在野餐众的头上。小动物们四散去躲雨,叶修和魏琛把包裹一扛,跑进了庙里头。

站定之后,叶修把帽兜甩了甩,抖出两只小鸟来。

麻雀在地上蹦了蹦:“约会!约会!”

“今天就不去了。”叶修靠着栏杆坐下,从纸盒里拆出包烟来。

“哎?”麻雀没反应过来,“今天不去,那这一年……”

“等明年呗。”叶修递给文狸一根烟,用自己那支点了点雨线,“去不了啦,雨师借路呢。”

燕子上课比较认真,先听明白了。这些镇守一方的神灵出游,也不是想走到哪就走到哪的,还得要小心避免与别家相冲;一旦失误,当事神可能没发现不对,无形间却会引发灾害。如今雨师沿着山湾布雨,划下了长长一条轨迹,如果不是事出紧急,谁也不会轻易跨过这条线的。

“什么!”麻雀好不容易回过味来,“那印鉴要怎么办?”

“又不是每年都非要交接的,隔一年也没什么。”叶修摸摸它的头,“比起来年时不时地下个暴雨,印鉴在哪儿倒不重要啦。”

“可是……”麻雀急道,“你们不就见不了面了吗,一年才一次呢!”

“不见面也没什么,哪像你们年轻人那一套,见不着就急的什么似的。”叶修乐了,把它和燕子排排摆在栏杆上,“大人除了谈恋爱,还有那么多正事要干,脑子里别老想着对象什么的行不?”

燕子和麻雀还想说什么,被魏琛一边一个夹在手里,拎到了庙后面去。

山神点起烟,对着檐外雨幕悠悠地吸了一口。他好像能看见有人跟当年一样翻过围栏跳进来,把应该冰凉、却似乎带着余温的水珠甩自己一脸。还有一次,东道主亲自划条小船,在黄昏里送他回去,河神拿着钓竿,皱着眉头一条鱼都钓不上来。他叼着烟说老韩咱们这也算是异地恋了,可别没事想我啊?对方说少罗嗦了你有什么不满吗,扯过他的领子吻他。

叶修就想,一个住在河里的家伙,怎么还能热得好像血都在烧呢?

耳边仿佛传来苍茫歌声: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文狸把两只小鸟抓走,到叶修听不到的地方才停下。麻雀一挣脱开就嚷起来:“一年一次的约会就这么被砍掉了,也太那什么了吧!”

“嘘!”魏琛按住他俩,“又不是他乐意这么干的,你们可别添乱了。”

“我有个问题。”燕子吧唧了一下嘴,“其实他们之前也不是一年才能见一次的,是不是?”

“你问对人了。”魏琛没变回花狸猫,就保持着大叔模样往地上一坐,嘿嘿笑道:“换别人可不知道,他们当年好着呢。”

“你那会儿根本都不知道他们在恋爱吧?”燕子一针见血。

魏琛摆手:“老夫多么正直一个人,压根没往那方面想!当时山神和河神还不是一年只能见一次,他们每个夏天都待在一块,偶尔切磋两下打个架,日子特别滋润。要说当年真是看走眼了,怎么就没发现他们好上了呢?”

“那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夏天也只能见一次?”麻雀追问。

“你想想为什么现在山里住的都是你们这群小家伙?”魏琛看着它。

麻雀和燕子对视了一眼,隐约明白了什么。眼下山里除了零星一些年纪特别大的居民之外,最多的就是这代青少年小动物们。这是因为前些年的天灾,山中住民非人口数量遭到了严酷打击,虽说这种天时的事情不归山神插手,他却还是尽力保全了这些当时还年幼的一代。

“论理说他不该管,不过他把你们给保住了。”文狸叹了口气,“这样一来这片山林就更容易动荡不安,他必须时时守在这里,轻易不能离开镇守的地方。河神那边情况也差不多,你看现在,除了交接印鉴,他们都不会再私下见面。”

麻雀眼泪汪汪:“山神大人……”

燕子沉默了一会,忽道:“既然都已经是这种情况,那就更不该耽误一年一次的相会了!我们得想办法做点什么才成。”

“我这不是白说了吗……”魏琛一阵牙疼。

“有什么就做什么嘛!”麻雀也打起了精神,“他们见不了面,是因为雨师过路吧?我们弄出一条不会和雨师冲突的路不就成了?”

“就是!”兔子说。

魏琛吓了一跳,转头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一帮小动物。小蛇傲慢地盘在宿敌土拨鼠头顶上,狐狸戴着鸟毛围脖,在雨声的遮蔽下悄悄聚成了一群。

“我们也要帮忙。”獾用手帕抹抹眼角,“绝对不能让一年一次的约会泡汤!”

魏琛有点想笑,又有点感动。“不管你们要干什么,可小声点啊。”他提醒道,“咱们山神肯定已经知道你们在搞小聚会了,只不过估计一时半会没空过来审查……谁现在有点什么主意不?”

麻雀举起翅膀:“我有!我邮购的假饵收藏包还没到呢!”

“……”燕子准备把它扫出去。

“等等,我还没说完——”麻雀捂着脑袋,“我想说,咱们是不是可以找快递来帮个忙啊?”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还是魏琛先醒悟过来,一拍大腿:“你是说那群喜鹊?”

跟人类的快递员不同,非人界的快递员基本都是喜鹊,他们有着规避豁免的天资,去哪里都畅通无阻。土拨鼠也懂了:“我们可以找它们过来,从两边隔开雨路,然后把山神大人给送过去……不过我们要怎么约来这么多快递员啊?”

“放心吧,”燕子扑了扑翅膀,“这个交给我好啦。”


叶修倚在窗边打了个盹,醒来天色已经有点微暗。雨还没停,山林里印鉴大爷的絮叨倒是弱下去不少。

他一扭头,看到文狸那张花色斑斓的大脸正对着自己,差点反射性把它给甩出去。

“嘿你冷静!”魏琛一只爪子按在他脸上,“小朋友们给你准备了惊喜,快来看看。”

叶修一头雾水,跟着他走出了林地,然后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无数只喜鹊,统统戴着印有非人界快递公司标记的帽子,排成两列在天空中拍动翅膀。

“……快递员终于揭竿而起准备起义了?”他喃喃道。

他随即立刻明白了眼前景象的含义。喜鹊快递员们在雨幕中隔开了一条晴朗的小路,正通向那条河的方向。

“这帮小孩,真不让人省心啊。”他自言自语地说,忍不住笑了。接着他觉得肩膀一沉,麻雀和燕子叼来装着印鉴的盒子,把东西放在了他的手里。

“快去交接吧,山神大人。”麻雀叽叽喳喳道,“时间还来得及!”

围在一起的小动物们异口同声:“把异地恋进行到底吧!”

叶修掂了掂手里的包裹,又活动了一下手腕。

“成,”他笑道,“看我的吧。”

他把包裹一扛,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了出去。喜鹊快递员的下巴掉了一地,离着比较近的一个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我还以为你们的山神大人会举着印鉴四平八稳仙气缭绕地走过去呢……”

“这么飒爽你怕了吗?”燕子抹了一把汗。

“太飒爽啦!”喜鹊一拍腿,“走起,回头我要拍照发朋友圈!”

天外雨流如织。有只领路的喜鹊快递小组长飞在旁边,叶修还认识它,以前收过它好几次包裹。小组长说:“其实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活啦。”

“我总觉得这场面有点即视感,”叶修边跑边说,“看来不是错觉。”

快递员一撇嘴:“当年我们给个人类搭过桥呢,鸟肉电梯给丫送到天上去了!还有俩孩子!”

“带着孩子去约会?”叶修奇道。

“可不是嘛。”喜鹊悲愤,“——丫还带着牛!”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河边。快递员们三班倒的喊着口号“我来组成弹幕”“左舷人员太薄申请支援”,最后看到河水的时候都傻眼了。小组长问:“山神大人你会游泳不?”

“会一点。”叶修停下脚步。

快递员搓搓翅膀:“可是我们不会啊……”

“……”

他们面面相觑,雨声似乎更大了。正在此时,云中裂开一道缝隙,日光从中照耀下来,他们看到不远处的水面上泛起金红交织的波浪,好像有什么正在接近岸边。

“那是不是条船?”叶修眯着眼睛。

喜鹊沉默了两秒,嗷地喊了一嗓子:“那不是水下快递部的锦鲤们吗!”

叶修:“……”

他飞快掏出手机拍了一张锦鲤排队图。

在和喜鹊们阵型十分相似的锦鲤队伍中间,小船越漂越近,一个身影立在船头,迎着岸边的方向而来。

“接着!”叶修大笑道,伸手把包裹扔了出去。

对方一把接住,印鉴中泛出亮光,越升越高,在漫天风雨中撑起了一小片晴空。

小船离岸还有一段距离,叶修纵身一跃,十分惊险地落在了船板边缘,还得意洋洋地晃了两下。水中的锦鲤快递们绕船游了几圈,摇着尾巴散去了,喜鹊们也云集在雨中的上空,盘旋着向他们告别。

“谢啦!”叶修冲它们挥手,“改日来山里吃饭啊——”

回应他的是一阵欢呼和快门声,让人几乎能预见到今晚朋友圈的刷屏盛况。

叶修目送它们走了,一转头,就看到韩文清站在船边,抱着手臂看他。他问:“我来晚了没?”

“不晚。”韩文清说,“你也太能折腾。”

“咱们半斤八两吧?”叶修瞥他。

韩文清哼了一声,对此不予置评。他扳着桨,把小船缓缓推离岸边,喜鹊和锦鲤都散去了,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被困在雨幕中。船周围的河面被击出万道水花,唯独他们这一片地方风平浪静。

雨太大了,虽然天近黄昏,却没得晚霞或者日落看。不过他们都不怎么在意这个。

“想我不?”叶修坐在船头问。

韩文清看他一眼:“哪来那么多废话。”

叶修点上一根烟,显得心情很好。韩文清又说:“见得少没关系,你也快轮休了。”

“对,”叶修算了算,“最近日子也好起来啦,我还有个百年假攒着没用呢。”

“我们可以去海对面转转。”韩文清说。

“那是挺不错。”叶修叼着烟,“其实现在也没什么不好,以前人不是写了个词吗,说什么俩人要是关系好,是不是天天在一块儿都不打紧。”

“什么乱七八糟的。”韩文清皱眉纠正,“那叫两情……”

他顿住了,发现对方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说啊,”叶修一脸正经地问,“到底是什么?”

韩文清把桨一扔,扳过肩膀来吻他。

他们的小船没人划了,在河中间溜溜地打转。雨渐渐停下,铅云像帷幕层层揭起,露出一角光辉灿烂的远空来。夕阳正似一把天际的火。


END


(那句词都猜到了吧2333)

评论(107)
热度(175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