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大掉线时代

迟来的,黄少生日快乐!

简短的一发,搞得这么慢真是手残残的……架空,关于一直掉线的大学生们的故事。

————


夕阳西下,一队年轻人走在黄昏的小路上。领头的扣了个大草帽,后面跟着的也一个个走的东倒西歪,他们踏着晚霞,往小镇里面走去。

“就快到了同学们,”叶修推了推草帽的边,回头说,“再坚持一下,不然晚饭都没得吃了啊。”

“这时候你不是应该鼓励一下我们吗!”黄少天虽然累得要命,却还是尽职尽责地抗议道,“好歹我们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圆满完成任务了,一个选修课的野外考察还能要求更多吗,现在我们都上得了山梁进的了危房,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不会干的啦!”

“就是,”张佳乐扛着包裹说,“再待下去他连孩子都会生了好吗?”

黄少天:“……这个我还真没学会。”

“谁让你们不听警告。”叶修用折了四折的统计表扇着风,“你们以为地质选修的评价界面上那鲜红的‘不要选它!不要选它!不要选它!’是谁刷的?”(注)

“不管是谁刷的,反倒看着让人很想选……”张佳乐咕哝道。

叶修面无表情道:“就是这门课的教授刷的啊,他觉得会有充满挑战勇气和叛逆精神的学生来选,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为什么不明白。”

“……”

这支队伍正是来自附近大学一门地质选修课的实地考察队。平胸而论,作为选修课来说,这门课实在过于情节严肃而画风活泼,把学生们折腾得七荤八素,最后甚至还弄出了一个去进山野外实习的小组来;不过再怎么抱怨,他们的考察任务还是顺利完成,累归累,其实挺有成就感的。

现在他们只要再在镇子里待一晚,明天就能回学校了。领队更加不敢放松,唯恐稍微一晃神这帮学生就会脱缰狂奔消失不见。

“我万万没想到,学了植物学之后,最大的挑战竟然是拔萝卜。”张佳乐感慨。

“我也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生态学实践竟然是和蚊子大战三百回合。”黄少天把装着样本的袋子换了一只手提着,“话说咱们今晚还接着断网吗?”

“这个,我和住宿部的人协调了一下。”叶修说,“不会像前两天信号那么差,但也应该不快。明天就回去了,先凑合用吧。”

黄少天比较倒霉,来的第一天手机就掉水坑里了,现在除了借同学手机给打电话报平安之外,基本只有靠室内无线网和外面联系。听到这消息,他顿时一阵心酸。

“有的凑合也行啊,我就没见过这么叼的前台!之前我去问他们不是号称全楼Wi-Fi信号覆盖吗,怎么连不上去,结果你猜那妹子说什么?”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模仿着温柔的少女语气说:“‘我们说是有无线网,没说这无线网好不好使啊~’……有这么气人的吗!”

一群学生笑得东西都拿不住了,他们吵吵闹闹地回到了住宿部,领队嘱咐了几句不要翻墙出去狂欢或者骚扰圈里的大白鹅之类,大家就各自回了房间。和黄少天拼房的室友前一天就走了,他简单收拾一下东西,洗了个战斗澡,然后就裹着浴巾打开了电脑。

无线信号像风中烛火一样可怜巴巴地摇晃了几下,停留在了一格的位置。

黄少天一看总算是有了那么点信号,赶紧把扣扣打开连了上去。列表里【索克萨尔】的头像正亮着,他飞快发了条信息。


【夜雨声烦】我回房间啦,最后一天终于忙完了!你下课了没?

【索克萨尔】今天下午没课。

【索克萨尔】吃晚饭了吗?


黄少天一看晚饭俩字,就悲从中来,噼里啪啦打了一堆东西。


【夜雨声烦】还晚饭呢,我们简直要被实习任务折腾死,路上也没带东西吃,饿得不要不要的!

【夜雨声烦】老叶不是领队吗,他以前来过这边,听说我们教授一直特别喜欢把人往这地方折腾

【夜雨声烦】别的就不提了,传说这附近各种野生动物都有

【夜雨声烦】山里有熊,两爪张开一米八

【夜雨声烦】虽然听着不靠谱啦,我们倒也没遇到过,老叶经常拿被熊啃来吓唬那几个想跑出去玩的新生,说的一板一眼的!

【夜雨声烦】结果最后还是在镇子里的便利店买了点当地的肉干

【夜雨声烦】其实还挺好吃,嘎嘣脆!我打包带回去给你尝尝呗?


黄少天打完这些发现自己掉线了,也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有没有发出去。他耐着性子重新等着连线,顺便擦了擦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

而对于在车上的喻文州来说,他接收到的消息是这样的:


【索克萨尔】今天也辛苦了,吃晚饭了吗?

【夜雨声烦】还晚饭呢,我们简直要被实习任务折腾死,路上也没带东西吃,饿得不要不要的!

【夜雨声烦】山里有熊,两爪张开一米八

【夜雨声烦】其实还挺好吃,嘎嘣脆!我打包带回去给你尝尝呗?


喻文州:“……”

他知道黄少天在运动方面挺擅长,但是也不至于出门一趟就能徒手撕熊了吧?

然后他发现对方掉线了,琢磨一下,估计是掉线时候信息没发全。不过鉴于脑海里手撕黑熊的画面太鲜活,他还是问了一句。


【索克萨尔】你把熊给怎么了?


黄少天好不容易连上线,结果一看对方的重点怎么就跑到熊上了呢……他有点纳闷,心想难道只有关于熊那句发过去了吗。

他找了几张手机里拍的照片,没忘记强调一下自己跟熊没关系。中间一会掉线一会连线的,还好他手速如飞,转眼就打出了一大堆。


【夜雨声烦】我们可没打珍稀动物的主意啊,而且根本也没碰到嘛

【夜雨声烦】给你看看我们今天的照片!

【夜雨声烦】[全体合影领队在最前面举着旗作千头观音状.jpg]

【夜雨声烦】[爬树斗士黄少天坐在树顶剪刀手.jpg]

【夜雨声烦】[队员们挖了个大坑拿着仪器准备采样.jpg]

【夜雨声烦】[所有人灰头土脸戴着野花.jpg]


他看了看那张大家都像是从泥坑里钻出来的照片,又加了两句。


【夜雨声烦】别看很艰苦的样子啦,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夜雨声烦】反倒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呢


另一边,看着对方头像时灰时亮的喻文州,接收到的消息又是另外一种样子。


【索克萨尔】你把熊给怎么了?

【夜雨声烦】[图片无法显示]

【夜雨声烦】[图片无法显示]

【夜雨声烦】[队员们挖了个大坑看起来就是陷阱而且所有人都拿着锄头一脸饥饿.jpg]

【夜雨声烦】[图片无法显示]

【夜雨声烦】别看很艰苦的样子啦,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夜雨声烦】反倒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呢


喻文州:“……”你们难道是去学撕熊的吗。

他点开唯一能显示的照片,放大仔细看了看。光线不太好,大概是别人拿着手机拍的,黄少天就在大坑边非常显眼的位置上;他外套袖子高高挽着,鼻尖上沾了点灰土,手里拿着一支怪模怪样的金属仪器,神情特别认真。

他经常会见到这样的黄少天。有时候是实验室里,有时候是在图书馆,那时候他的侧面会看起来挺安静,跟平时别人对他的印象大相径庭。喻文州还记得一次志愿者新生会上,他看到黄少天在摊位里帮忙修理机器,一边拿着扳子拧来拧去一边还在给过来询问的学生发宣传单,嘴上热情地招呼着新生,手里的活计半点都没停。

和那时候一样,照片里的他目光专注,看起来心无旁骛。

……完全不像是去撕熊的。


【索克萨尔】你们要注意饮食卫生。

【索克萨尔】带去的药有用上吗?


黄少天刚开了一罐苏打水,边喝边和时断时续的网战斗。看到喻文州的话,他很自然地理解成这是被他们灰头土脸的照片引发出的感想。

知道他们要跑到山里去的时候,喻文州特意拖着他去准备了一个旅行药箱。里面从止痛药到脑残片应有尽有,外加简易急救用具,感觉拎着它再加把菜刀,连穿越都有资本混下去了。黄少天身体不错,除了驱蚊水之外没用上什么,倒是之前一个同队的学生吃坏了东西,他和领队各自把箱子里所有相关的药都贡献给了那家伙。


【夜雨声烦】放心,我有多靠谱你也不是不知道

【夜雨声烦】我没用到啦,但是给隔壁系的学弟用上了

【夜雨声烦】那天吃了饭回来他忽然开始肚子疼,我给他拿了点药

【夜雨声烦】他在厕所疼了一晚上

【夜雨声烦】还好也没什么大问题

【夜雨声烦】咦我怎么又掉线了,之前的有发出去吗

【夜雨声烦】对了我们今天回来就发现旁边人家养的猫生小猫了

【夜雨声烦】生了一窝足有六只!


喻文州看到的消息框里是这样的:


【索克萨尔】带去的药有用上吗?

【夜雨声烦】我没用到啦,但是给隔壁系的学弟用上了

【夜雨声烦】那天吃了饭回来他忽然开始肚子疼,我给他拿了点药

【夜雨声烦】他在厕所疼了一晚上

【夜雨声烦】生了一窝足有六只!


喻文州:“……”我怎么不记得有给你带这种药!

他算是知道对方掉线有多严重了。即使如此,他脑子里一窝小猫的影像还是挥之不去,怎么想都是掉线掉得把两个话题混一块了才会有这种效果的。

黄少天那面却还没说完,之前领队叮嘱他们不要去惹大白鹅,他就想了几天前队友们的血泪教训。


【夜雨声烦】不光是猫,这边的邻居还有养鹅来着,大白鹅

【夜雨声烦】明明一直在土里跑,不知道怎么就一直那么白

【夜雨声烦】战斗力还特高,一个能打俩宅

【夜雨声烦】而且跟熊比起来

【夜雨声烦】这可不是传说生物,是新手村的小怪啊

【夜雨声烦】前天有几个人去逗它们,被啄出十里地去,那帮鹅太能跑了

【夜雨声烦】不过也听说因为每天运动量大,跟普通的鹅不一样

【夜雨声烦】肉质特别的有韧性


喻文州看着一会进来一条的信息,已经做好了对方又在习惯性掉线的心理准备。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话题居然回到了熊上面。


【夜雨声烦】不光是猫,这边的邻居还有养鹅来着,大白鹅

【夜雨声烦】战斗力还特高,一个能打俩宅

【夜雨声烦】而且跟熊比起来

【夜雨声烦】肉质特别的有韧性


喻文州:“……”这是让人不得不去考虑手撕熊的问题吗?

他看了看时间,窗外的灯火渐渐地暗了。手机震了震,进来条新消息,黄少天那边的网络好像暂时快了起来,他们得以来来回回聊了几句。


【夜雨声烦】咱们教授身体怎么样?

【索克萨尔】休产假生孩子去啦。

【夜雨声烦】对了郑轩还好吧,之前不是挫伤了手指?

【索克萨尔】现在都能打篮球了

【夜雨声烦】等等,什么,孩子是怎么来的?

【索克萨尔】都结婚好久了,你不记得了吗?

【夜雨声烦】什么这不科学!是打了激素还是用了时光机啊!

【夜雨声烦】为什么我有种和你每说一句话就有十年过去了的感觉……


黄少天也觉得自己的网好像顺畅了一点。但是他打出去的第一句话“咱们教授身体怎么样”被显示为未发送成功,他就继续敲了下一句,果然对方的回答就接了上来。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信息卡的有点慢,他不得不放慢速度。


【夜雨声烦】对了郑轩还好吧,之前不是挫伤了手指?

【索克萨尔】休产假生孩子去啦。

【夜雨声烦】等等,什么,孩子是怎么来的?

【索克萨尔】现在都能打篮球了

【夜雨声烦】什么这不科学!是打了激素还是用了时光机啊!

【索克萨尔】都结婚好久了,你不记得了吗?

【夜雨声烦】为什么我有种和你每说一句话就有十年过去了的感觉……


黄少天:“……”怎么感觉完全是在鸡同鸭讲呢!

喻文州已经隐约感觉到这对话哪里不对,搞不好这次又是网络信号引起的延迟出了什么岔子。但是他看到对方最后一句的时候,还是不自禁笑了笑。


【索克萨尔】等不及要见到我了吗?


黄少天这回倒是完整地接收到了这一条。

他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何话题转变得如此之快,但是这不妨碍他对这一句进行回答。


【夜雨声烦】醒醒,这才一个星期没见面好吧

【夜雨声烦】再说不是每天都有通电话吗,每次管老叶借电话他都要嘲笑我一回,太要命了

【夜雨声烦】这边确实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但是每天挖坑采样完成任务也满充实的

【夜雨声烦】都多大的人了,说什么想不想的

【夜雨声烦】……非要说的话是有一点

【夜雨声烦】小伙伴们的摄影技术都太不专业了,本来想留点纪念来着,但是拍得总觉得很奇怪啊!

【夜雨声烦】[向着夕阳拍得歪歪扭扭的单人照片.jpg]

【夜雨声烦】要是你也在这里就好了


喻文州走上台阶,看到消息框里是这么几句。


【索克萨尔】等不及要见到我了吗?

【夜雨声烦】……非要说的话是有一点

【夜雨声烦】[夕阳下身影孤独笑容忧伤的单人照.jpg]

【夜雨声烦】要是你也在这里就好了


黄少天看到对方的头像灰了下去,发觉自己又掉线了。他有点沮丧,把苏打水一口喝完,胡乱擦干头发,套上了当做睡衣的超大号短袖衫。门外有自远而近的脚步声,他心道十有八九是领队过来查寝了,干脆提早站起来去开门。

他没看到在他离开之后,聊天框又自动重新连上了线,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索克萨尔】我在这里。


“最后一天还查什么房啊,”黄少天打开门,“我这么遵纪守法的好学生怎么会到处乱跑……咦?!”

喻文州摊手:“我不是来查房的。”

“你怎么跑这来了!”黄少天震惊,“我在这边……那什么……都挺好……”

“是是。”喻文州点头,“都学会手撕熊了对吧。”

黄少天:“哪有那回事!”

“你刚刚就是这么说的。”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屏幕。

黄少天拿过来看了几眼,脸都绿了:“都是无线网的问题,这都什么啊?你不知道,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掉线……”

“没关系,”喻文州微笑道,“我现在上线了。”


END


注:梗自《三体》

评论(339)
热度(749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