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让专业的来(番外四:消夏)

醉里挑灯混更……到此为止番外就放完了,接下来是特典

这次的安利:PLANET - ラムジ,让人想起夏天的歌

————


“所以说,到山里来避暑这种事根本就不科学。”

叶修对着电话这么说的时候,正从玻璃碗的碎冰里摸出两颗葡萄来。“该多热还是多热,一点都不比在城里凉快到哪去啊。”

“你在说这话的时候,”电话对面的张佳乐彬彬有礼地说,“能特么考虑一下闷在家里写了三天报告的人的心情吗?”

叶修咳嗽了一声。“你什么报告要写三天?”

“关于大孙的报告嘛,我们要继续一起打怪的话,起码要重新从联盟那搞到合法手续。”那边传来噼里啪啦键盘打得飞快的声音,“本来小楼把官方文件都搞得差不多了,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得当事人自己写。”

“比如痛陈革命情史之类的?”叶修咬着葡萄含糊地问。

“差不多,”张佳乐挺奇怪地说,“你怎么知道?这个手续流程好像是新出台的吧。”

叶修:“……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

“就是记录一下过去的战斗经历,写倒是不难写,主要是有规范,又有字数限制。”张佳乐又敲起了键盘,“有些词搞不好还会被提交系统给屏蔽掉,真是哪来这么多毛病。”

写给联盟提交的报告一直都是让猎人们相当头疼的事情。他们一般有两个选择,要么在狩猎过程中严格约束自己、不闹出一点会被普通人发现的乱子;一旦弄出了他们自己遮掩不下来的动静,就得靠联盟派出工作人员处理,但必须事后提交一份详尽的报告来说明整个过程。

在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里,为了避免和联盟过多打交道,叶修一向都是谨慎派的,这也让他在不明真相的群众眼中普遍呈现出低调神秘的画风。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一般都懒得写报告。

“不过人总有失手的一天。”叶修长叹道。

“你说什么?”张佳乐没听清。

“没事,你继续写革命情史去吧,”叶修说,“写完发上来让大家开心开心呗。”

张佳乐字正腔圆地回答:“开心你个头!”

可能是他在情绪激动时打字太快的原因,在挂断通话前叶修隐约听到了啪嚓一声,不知道是不是键盘上的哪个按键被他给摁碎了。

他们正待在一间老式的封闭阳台上,半腰高的砖墙,地上放了好些花盆但还挺宽敞,木窗框把上半面的玻璃分成一小块一小块。夏日的阳光透过它们照进来,好像也显得没那么热了。两把靠在一起的藤椅摆在阳台里,里头各窝着个半睡半醒的人,装着冰块和葡萄的大碗在旁边的茶几上。

叶修伸直手臂去够那只碗。碗里的葡萄已经没几颗了,碎冰底下积着点化掉的水,他的手指来回摸索,忽然在碗底碰到了另一个人的手。

这回俩人都稍微清醒了点。

叶修被暑气蒸的浑身犯乏,就趴在藤椅的靠背上,眯着眼睛往那边瞧,正看到韩文清的视线扫过来。一看他的表情,叶修就知道他十有八九也正困着。

他在碗里捏了捏韩文清的手指尖,对方被冰块泡了一阵,摸起来有种十分舒服的沁凉。捏完他就想收手,没想到韩文清抬手一扣,朝他手腕就按了过来。他下意识地一闪避,很快反扣回去,两人莫名其妙地较量了好几个来回,最终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在碗里僵持在了一起。

“碗要翻了。”叶修提醒。

韩文清道:“你松手。”

两个人停了片刻,同时松开,又立刻投入了争夺碗里最后一颗葡萄的幼稚搏斗中。叶修因为离着比较远,棋差一招,在葡萄争夺战中含恨败北。

胜利捏起那颗葡萄,对着光线看了两秒,神色仿佛在说“我刚刚为什么要干这么无聊的事”……而叶修在旁边的藤椅里已经摆出了坐等投喂的表情。

韩文清把葡萄往他嘴里一塞,没提防对方连他伸过去的手指也一并含了进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指尖已经被舌头轻描淡写地绕了一圈。

他只觉得手指上微微湿润,那肯定不止是被咬破的葡萄里溅出的汁液。从各种意义上,这个夏天都实在是太热了。

叶修调戏完抢葡萄的敌人,若无其事地把脸转向了另外一边。他眺望着窗外:“我在想这个要怎么办。”

“凉拌。”韩文清顺势在他的脸上戳了一下。

从这里的窗口向外看,不远处坡下就是这个山中小镇最大的广场,现在那里挤满了围观群众,都来瞻仰昨天夜里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大坑。大坑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广场大,还挺深,有些人说是外星人拆迁,有些人说是不明飞行物坠落,还有人说这个坑连向未知世界线的。

幸好没人因为这个坑的出现而受伤,但单就这不可思议的事件就够镇民们津津乐道半年了。

“联盟的人来的还挺快。”叶修仔细观察走进广场的维修队,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几个穿着快递员制服混在里面的身影,“……报告可以写起来了。”

“听说你小学生作文写得特别好。”韩文清嘲笑道。

“那是,但是报告真没写过几次啊。”叶修苦恼地在椅子里挪了挪,“这要怎么写?”

韩文清说:“你就先照实讲。”

“为了阻止泥石流所以引着异种去吃山,结果用力过度裂缝被撑开在广场上轰了个大坑?”叶修越说越觉得不靠谱,“太有损我的英明形象了,真是万万没想到,这异种居然笨成这样。”

“敢利用它们就要做好被猪队友气死的觉悟。”韩文清中肯地说。

“老韩,我看你对报告什么的很熟悉啊。”叶修眨了眨眼睛,“神队友快来拯救一下……”

“想都别想。”韩文清及时截断了他的话头。

叶修正考虑要是不是该丢下节操卖个萌什么的,对方就补充道:“自己写,我给你改。”

稍微了解点联盟报告系统的都知道,交报告时候最麻烦的就是修改环节。“够意思!”叶修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抄过玻璃碗,“我再去洗点葡萄,等我爆手速俩小时搞定报告吧……咦?”

他们听到屋里传来时断时续的嗡嗡声,夹杂着奇怪的电流音。叶修端着碗走进房间,几分钟之后回来了。

“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他问。

韩文清:“……”

“嗯第一个坏消息是咱们的空调坏了,房东还在旅游,表示帮不上忙。”叶修靠在阳台的门框边,用手扇了扇风,“第二个就是,因为维修部位于被轰出大坑的广场附近,所以他们明天才能上门修理。”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都没有空调了?”

“一点没错,”叶修吃了个葡萄,“不过咱们可以住在冰箱里。”


他们当然没有真睡到冰箱里。虽然叶修貌似很有尝试一下的兴趣,但这个临时租住的屋子有些年头了,冰箱也是那种矮小的老式家电,半个人都塞不进去。

韩文清在铺着竹席的床上睡了个下午觉,醒来只觉得周围倒不像之前那么闷了。卧室最上面几扇窗户开着,外面已经夕阳西下,晚风里带着点烧烤摊上的炭味,凉丝丝地直往屋子里飘。

房间里那张漆成褐红的陈旧写字台上摆着手提电脑,叶修正背对着他写报告。他没开屋子里的灯,韩文清能看到他从衣领里露出来的一小截脖颈,上面沾着点细细的薄汗,在黄昏斜照里蒙着一层模糊的微光。

他没说话,也不想动。在这半明半暗的屋子里,时间好像也被热得趴在床边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修终于伸了个懒腰,从桌边站了起来。尽管光线昏暗,他回过头的时候还是一眼就注意到韩文清醒了:“哎呀你怎么睁着眼睛呢,太吓人啦。”

“又吓不着你。”韩文清随口道。

“你瞧着就跟一没睡醒的大老虎似的。”叶修形容道,“搞不清是准备起来吃人、睡觉、还是睡人。”

韩文清:“……”

叶修把衬衫一扔,就溜进浴室去了。韩文清坐到他的电脑前,开始看那份报告,虽说这家伙号称自己不会写,但是成品还是很有模有样的。他打开联盟的专用软件,边看边改,直到隔壁浴室的水声停下,拖鞋的脚步声踢踢踏踏地走回来。

韩文清头也没回地看着屏幕,结果一个刚出笼新鲜热乎的活人就啪地贴到了他的后背上。

叶修顶着毛巾,水珠顺着没太擦干的头发往下淌,把韩文清的肩上也弄得有点湿漉漉的。他探头看着电脑里面的文档:“老韩你改的还挺快啊?”

“一边呆着去!”韩文清终于忍无可忍,“热死了!”

在这没了空调的房间里,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张热烙饼从后面糊了个正着。没想到后面的叶修哎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刚刚怎么没想到呢。”

他还待在那里没挪开,韩文清却感觉贴着他的人越来越凉,直到变成了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温度。兴许是叶修觉得这样太冷,他的体温没多久又回升了一点,变成了恰如其分的沁凉。

韩文清:“……”

“是不是特别冬暖夏凉?”叶修满意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韩文清问,抓住了他一只不安分晃来晃去的手,“打完五号之后应该已经没有这问题了吧。”

“平时没事,不过稍微刺激一下的话,”叶修按了按心脏,“就能想热就热想凉就凉,挺方便吧。”

韩文清敲下最后几个字,保存文档。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在这个移动冷柜旁边他确实觉得凉快多了。叶修低头发着短信,隔了一会道:“房东说小时候家里没空调,他夏天太热了就爬到屋顶上去纳凉,建议我们也试试。”

“怎么上去,”韩文清问,“防火梯?”

“有个小楼梯,钥匙在……”叶修四下张望一圈,去把窗台上的花盆抬了起来。韩文清左看右看,也没在花盆底下发现钥匙。

叶修托着花盆,盆栽长而笔直的植株指向窗框上方。“上面,”他抬头看了看,“应该在叶子正指着的那个地方。”

老房子举架高敞,韩文清也需要伸直手臂才够得到窗框顶,他在积满灰尘的缝隙里摸索了一下,果然在那里找到了一枚小钥匙。叶修把毛巾递给他擦手,一边来回端详那钥匙:“我明白房东刚刚说他藏东西的方式有点中二是什么意思了。”

“不就是塞在窗框里?”韩文清不解。

叶修把钥匙翻过来,给他看上面刻着的一行小字:“在五斗柜底层的戒指盒里”。

韩文清也被房东的无聊程度震惊了:“他就不能直接告诉你真的钥匙到底在哪吗?”

“他说他也不记得,”叶修晃了晃钥匙,“虽然我怀疑他只是想找人玩这个寻宝游戏而已。”

五斗柜里果然是另一张写着线索的纸条,他们花了十五分钟才把这个游戏玩到结束,书柜第二个抽屉被整个拖出来之后,他们在抽屉里层的背后找到了挂钩上的心形铜钥匙。叶修揉了揉腰:“我觉得更热了。”

“你还没解冻呢。”韩文清实事求是地说。

“那我快要融化了。”叶修从善如流地改口。

他们端着一碗葡萄,半个西瓜,拿着钥匙找到了通向屋顶的出口。走上一段窄窄的楼梯,推开斜着的活板门,就好像有个黑暗的盖子被掀起来那样,漫天晚霞忽然就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

叶修手里还抱着西瓜,站在那里仰头看天空。那里稀疏云层是暗的,如同凝固在穹顶的群鸟,暮色一层层沿着天际染开,从铅黑到浅灰紫,再远就是辉煌灿烂的烟霞。在红得好像要流淌下来的夕阳下,他的轮廓沉在阴影中,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只有迎着余晖的发梢仿佛正滴落一点金色的微光。

“夕阳无限好。”他说,然后沉默下来。

在韩文清猜测他是忘了下句还是单纯想感慨一下的时候,他继续道:“感觉自己萌萌哒。”

韩文清:“……”萌你个大西瓜。

他们这座临时住处的地势颇高,在这里向下能看到小小的镇子,周围就是无尽的苍翠群山。夏夜闷热,晚风清凉,他们在房顶坐下,挨在一起用勺子挖冰镇西瓜。

叶修从葡萄碗里挖出几个冰块来,玩杂耍一样抛来抛去,它们始终没有在他手里融化。韩文清往他嘴里塞了一勺西瓜:“这回凉快了?”

“这上面挺好。”叶修嚼了嚼,感觉西瓜又沙又甜。

“那就赶紧化冻,”韩文清一摸对方的手臂,发现还是冰凉冰凉的,“别在那装冰箱了。”

叶修忙着吃西瓜没回话,体温倒是渐渐回升了起来。过了一会,韩文清貌似满意了,松开他的手,叶修却凑过来笑道:“怎么,喜欢热一点的啊?”

“人就应该热一点。”韩文清说。

他一手还拿着勺子,另一只手扳过叶修,低头吻了吻他。对方的双唇暖热,有着属于人类的切实温度。这是个充满西瓜甜味的吻。

分开的时候叶修舔了舔他的唇角。“今年的西瓜不错。”他说。

“今年的夏天太热。”韩文清又舀起一勺。

他们在夕阳下并肩坐着,天色慢慢地暗了下去。有那么一会,可能是当晚风裹着花香吹过来的时候,他们脑子里转着差不多的想法,都觉得这一刻越长越好,最好永远都没尽头。不过仔细想想,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很长,他们还可以一起去很多地方;因而这个念头就像西瓜汁里搅出的气泡那样,被勺子一戳就消失不见了。

“明天我们找艘船沿着旁边那条河往下漂怎么样?”叶修忽然问。

“醒醒,”韩文清说,“我们的车怎么办。”

叶修道:“反正是水陆两用的,跟着漂好了。”

韩文清总觉得哪里不对。“那你还要船干什么?”

“情调,意会一下。”叶修微笑着把一勺西瓜举到他面前,“这就是夏天啊。”

END

评论(56)
热度(1120)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