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让专业的来(特典四:鸟笛)

到此为止特典也全部放完,一直以来谢谢大家啦><

修罗周告一段落,之后会尽量恢复两个连载的更新,不过其实还是比较忙,所以速度就……咳咳////

————


韩文清这天早上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叶修正捏着一支模样奇怪的东西对着光端详。他问:“那是什么?”

“我也想知道。”叶修左看右看,“瞧着是个哨子之类的,但是又没有可以吹的地方。”

那支巴掌长的管子像是骨头或者牙做成的,白色表面泛着不均匀的青,上面有四个小孔,类似小孩子用的那种玩具笛子。韩文清按着其中一个孔,在空中摇了摇,有一丝细弱但是很清晰的声响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好像听到了一声鸟叫。”叶修不确定地说。

韩文清也有同感。他们研究了一下,没得出结论,就放在旁边开始吃早餐了。今天的煎蛋因为他们在厨房里不务正业的原因显得有点糊,当两个人最后努力把那些完好的金黄色部分切掉时,窗户忽然被敲了一下。

一开始谁也没当回事,很快那敲击的声音就变得密集起来。叶修打着呵欠去阳台看,回来的时候面无表情,肩膀上停了一只扁嘴的大白鸟。

韩文清:“你绑架了谁家的鸟?”

“这家伙在我们的晾衣架上跳舞。”叶修指了指这只鸟,“我一开窗户它就窜进来不肯走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招鸟喜欢?”韩文清嘲笑道。

他话音刚落,那只鸟就跳到了桌面上,优雅地晃着翅膀走了两步,叼走了他盘子里的胡萝卜。

韩文清:“……”

“看起来某些人更不招鸟喜欢啊。”叶修幸灾乐祸道。白鸟抢完胡萝卜,大摇大摆地往烟灰缸里一坐,打起了盹来。

“昨天王杰希过来拜访过。”这只鸟让韩文清想起了一件事,“刚刚那东西不会是他留下的吧?”

“很有可能,”叶修点头,“而且不管是不是,和鸟有关系的事情问他准没错。”

两个人原本想把这只鸟搬到筐子里去睡,但它似乎就认准了那个还没橙子大的烟灰缸,拿爪子抱着它死不撒手。叶修不得不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对方现在已经到了千里之外的其他城市。

“我说怎么少了一个,原来是掉在你们家了。”王杰希一听叶修形容就明白过来,“你们没有乱用吧?”

叶修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是给初学者的鸟笛,带着四个和鸟沟通的基本波段。”王杰希说,“第一个是‘谢谢,但是我不想给你下蛋’,第二个是‘虫子很好吃,不过我已经饱了’,第三个是‘如果有麻烦的话,尽管过来找我帮忙吧’,第四个是‘请把你的嘴松开,我感觉有点疼’。”

“……”

“基本按着对应的孔摇一摇就可以发出波段了,还挺好用。”王杰希继续道,“只要别弄错对话就行,否则会被啄的。”

“我们已经用错了。”叶修沉痛地说,“而且照这状况,应该是不小心摇了第三个。”

“有鸟来找你们帮忙了?”王杰希问,“它状态还好吗?”

“我看还不错。”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在他的烟灰缸上呼呼大睡的鸟,“问题是,我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帮它,根本就沟通不畅啊?”

“这倒是个问题,”王杰希想了想,“你们那边好像也没有联盟爱鸟协会的分部。”

“你要不要跟它讲电话试试?”叶修提议。

“我说,”王杰希叹了口气,“你真的觉得我会讲鸟语?”

韩文清和叶修异口同声地问:“你不会吗?”

“……”王杰希咳嗽了一声,“要不然你们先留着,等我回去再把它接走吧。”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叶修把鸟笛小心翼翼地放回桌面上,“对了,它现在抱着我的烟灰缸不松爪,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它弄走?”

王杰希考虑了一下,中肯地建议道:“换个烟灰缸吧。”


韩文清和叶修坐在起居室里,一个盯着手提电脑的屏幕,一个拿着本书看,可注意力还是难以避免地不时溜到桌面上那个羽毛团子上。

家里多出一个活物的感觉果然有点奇怪,何况那只鸟显然还清醒,一整个上午都处在把脑袋交替埋到两边翅膀下面、想要寻求一个合适睡姿的状态里。屋里的两人都挺希望这时候忽然来个警报,让他们有理由出去打怪,把这家伙独自丢在家里,可惜这天城市里真是再和平不过了。

叶修率先忍耐不住,把书一扔,蹲到茶几前面和这只鸟对视。鸟先生,或者是鸟女士,纡尊降贵地从软绵绵的翅膀下面露出头来,拿碧绿碧绿的杏仁眼睛打量了一下这只人类。

“这位姑娘……”叶修试着说话。

白鸟愤怒地尖叫了一声。

“……先生。”叶修及时改口,换来翅膀尖的轻轻一拍。它似乎能听懂一些我们的话,他想,但是我们却听不懂它说什么——居然还没有一只鸟掌握的语言多,这着实有点让人忧郁。

韩文清也走了过来,鸟先生明显比较怕他,也收敛了点那既傲且娇的神气。叶修弹了一下它的头:“能不能有点不畏强权的骨气啊你?”

鸟先生扑地啄了他的手指头一口。

“不要欺负小动物。”韩文清瞥了他一眼,又问这只鸟:“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鸟先生老老实实地低鸣了两声,听起来像是很乖巧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可惜两个语言不过关的人类都没听懂,只能跟它面面相觑。

“总之呢,”叶修比划着说,“有个好巫师——能跟你交流的那种——过一阵会来,他也许能帮你解决麻烦。在那之前你就先住这好了。”

“就这样抓着那个烟灰缸不放就可以。”韩文清补充道。

叶修不爽道:“我说你到底是向着哪一边的!”

“我只知道某个人的戒烟指标还没达成,”韩文清把他从鸟旁边拽开,“你就当那个烟灰缸已经随风而去了吧。”

“再来一支?”叶修眨了眨眼睛,“午饭前最后一次。”

“不行。”韩文清毫不动摇,“忍着。”

“起码要做点什么来分散注意力……”叶修默默把手伸向烟盒。

韩文清飞快地捏了一下他的腰,两个人随即滚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几分钟后,叶修喘着气、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从对方的胸口抬起头:“分散注意力和耍流氓不一样啊?”

“结果是一样的。”韩文清咬了一下他的耳朵。

桌上的鸟先生昂着头,表现出对面前这种秀恩爱行径不屑一顾的样子,但它捂住眼睛的翅膀已经深深把它出卖了。趁着它没抓紧烟灰缸的当口,叶修嗖地一下抢回了自己的烟灰缸,但在韩文清的瞪视下,他只好把它又放回了桌子的另一边。

鸟先生冲叶修不满地咕唧了几声,挥动它的小短腿,摇摇摆摆往摆着烟灰缸的地方走。叶修注视着它的动作,然后在它马上就要碰到目标的时候,把烟灰缸又放到了桌子的对角去。

韩文清:“你别欺负它了!”

叶修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他看着这只鸟如何行动。鸟先生只是象征性地挥了挥翅膀以示不满,然后就继续往烟灰缸的地方走去了。

韩文清也发现了不对劲,他迟疑道:“难道它不会飞?”

“我想它大概是忘记了怎么去飞。”叶修说。


他们给这只鸟做了一个彻底的物理检查。它挣扎得有点厉害,以至于韩文清捏着它的一对翅膀时产生了少许罪恶感,仿佛自己正在干什么欺行霸市的事情一样。不过叶修检查的很快,韩文清松开手之后,鸟先生迅速掉在桌面缩成一团,十分让人同情。

“没有什么伤,至少这样看不出来。除了翅膀底下有两根灰不溜秋的杂毛之外,一切都很完美。”叶修用手指顺了顺它的羽毛,“再接下来要弄明白可能就要解剖了。”

鸟先生大概听得懂,在桌面上应景地抖了抖。

“不要吓唬它。”韩文清警告道。他思考了一下,问:“有没有可能是心理因素?”

“什么心理因素会让一只鸟忘记怎么去飞?”叶修反问。

“总会有些我们猜不到的东西吧。”韩文清也不是很确定,“不如去查查这方面的资料。”

他们对着电脑研究了一下,发现普通意义上的兽医资料很难解答这个情况,而联盟内部的有关信息很多都挂着微草的名字。叶修读着其中的条目:“……在发现类似状况的时候,建议你带它出去遛弯……所以到底要怎么带着不会飞的鸟出门啊?”

“放在你肩膀上之类的?”韩文清扫了他一眼。

鸟先生适时一翅膀扇在叶修手上,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叶修:“你看吧,这不是我不想带它——不过我刚刚有了个好主意。”

半个小时后,附近公园里的游人惊恐地发现,有两个成年人买下了一大捆氦气球,还把它们捆在一起,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朵漂浮的大蘑菇。在这些氦气球顶端,躺着一只看起来十分没有鸟类尊严的大白鸟,它以风骚的姿势斜躺在气球上面,就好像土豪出游一般充满让人不忍直视的气势。

“你觉得这是遛鸟的正确方式?”韩文清紧皱眉头。

“我还有个把它绑在风筝上的方案,那个也可以作为后备。”叶修胸有成竹地说。

鸟先生哀鸣了一声,显然完全不觉得那会是个好主意。

“你省省吧。”韩文清制止了他的念头。叶修的出发点很简单,他想让这只不知何故没法飞起来的鸟重新熟悉在空中的感觉,虽然这貌似进行的不那么顺利。他们就这样带着一只大鸟招摇过市,一路吸引了无数视线,等他们从公园的另一个门出去之后,叶修把鸟从气球上抱了下来。

“感觉怎么样?”他问。

鸟先生拼命晃脑袋。

叶修沉思道:“它是说效果不错吗?”

鸟先生继续拼命晃脑袋,叶修愉快地拍拍它:“你瞧,都高兴得不行了。”

韩文清同情地揉了揉这个被欺负的小家伙,鸟先生如同遇上了亲人,完全忘记之前在这个可怕的人身上感受到的压迫,凄凄惨惨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别当真啦,”叶修笑着说,“既然你觉得这样不太妙,我们换个方式怎么样?”

鸟先生探出半个头,不太相信这混蛋的话。

“你那是什么眼神?”叶修一敲它的头,“我可是要带你去吃好吃的!”

仿佛体内的吃货之魂忽然燃烧起来那样,鸟先生奋力挣脱了韩文清的臂弯,跳到了叶修身上。后者满意地搓了搓它蓬松的羽毛:“跟哥走,有肉吃。”

“我也有?”韩文清忽然问。

“你没得吃。”叶修义正言辞地说。

不管有没有得吃,两个人还是如约带着白鸟去了旁边的市场。叶修抱着鸟先生,指着摊位上的东西挨个问:“这条鱼你想要吗?……那边的海蜇呢?”

摊主热情向韩文清推荐:“新鲜刚送来的,保证纯天然无污染!不用特别料理去腥,只拿油滚一滚,炸过之后金黄金黄的,又脆又香!”

叶修低头看鸟先生的时候,从容不迫地咽了下口水。

韩文清:“……”

虽然鸟先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兴趣,但是他们离开市场的时候还是拎了几条小鱼以及乱七八糟的蔬菜。叶修拍了拍鸟先生的头:“刚刚听说有吃的你这么激动,现在又没什么要吃的了?”

鸟先生委屈地呜咽了一下。叶修努力猜测:“难道你想吃虫子?”

对方果断摇头。

两个人也没办法,只好顺着这条路往回走。清晨的早市还没完全散去,街边有不少五彩斑斓的小摊,其中就有一家是卖各种边角料装饰用品的,鸟先生这时候忽然看准了一件东西,跳下来叼着就不肯走了。

叶修连忙把它轰走以免影响到卖家,摊主倒是笑眯眯的,完全没对这异常的大鸟发表什么评论。韩文清已经捡起那件东西去付账了,那是一条镶了不少闪亮石头碎片的茶巾或者类似的东西,品味十分古怪,而且看起来也一点都不好吃。

“你爱吃这个?”他把茶巾塞给鸟先生。

白鸟爱惜地用一只爪子握着它,用扁扁的喙来回磨蹭它上面的石头碎片,倒也没有真把它们咬下来吃掉。两个人看着这只鸟的动作,越看越觉得奇怪。

“我是不知道鸟是怎么看待飞行的,”叶修 说,“也许跟我们走路差不多呢,都是一学就会,永远不会忘记的。有什么会阻止我们走路?”

“打断腿。”韩文清不假思索道。

叶修:“……你还可以更委婉一点。”

“或者脊背和神经之类的伤害吧。”韩文清对医疗方面不太了解,倒是对如何才能把人打成卧床不起有些经验,“也可能是其他的因素,比如视力和听力退化,有时候也会影响步行。”

“又或者心理问题。”叶修重拾了他们之前的猜想,“严重的心理创伤会不会让人忘记如何步行,甚至害怕步行呢?”

“有什么东西会让一只鸟害怕飞行?”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只鸟,然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它是什么时候开始不愿意飞的?”

“它在我们的晾衣架上跳来跳去,”叶修也明白过来,“那时候他就已经不会飞了……那它是怎么爬到我们的晾衣架上的?”

韩文清说:“我看我们得回去调查一下了。”


他们在这座城市的住处是一座居民楼的十六层,刚一回到楼下,两人就看到楼底下站着好几个人,都显得十分愁眉苦脸。

“这是怎么啦?”叶修凑上去问。

“这家伙的空气过滤装置不小心误伤到路过的鸟了!”一个年轻人叫道。另一个戴着眼镜,大学生模样的人低下了头:“我不是故意的……”

“鸟呢,状况怎么样?”叶修追问。

眼镜学生的脸涨得通红:“我想是没救了……”

他退开一步,让出后面用纸盒盛着的东西来。都不用细看,韩文清和叶修就可以确定,那只身亡的鸟和折腾了他们一上午的鸟先生是同样品种。它们有着一样的扁嘴,一样钝而有力的爪子,连那雪白的羽毛也如出一辙,只是眼前逝者显得更为蓬松一些。

叶修注意到肩膀上的鸟异乎寻常地平静,就好像这一切都和它没什么关系。

韩文清带走了这具小小的遗体,连着纸盒一起拿回了他们家里。一进家门,鸟先生就跳到桌上死活不肯动了。

“我知道了,别害怕。”叶修温柔地说,“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对吧?”

鸟先生眼里似乎有泪水,只轻轻点了点头。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看到了你的家人朋友被那个空气过滤装置伤害到了。”叶修打开纸盒,“人类真是聪明又可怕对吧?但是,那也不是你忘记了飞行的原因。”

他小心地抬起遗体的一边翅膀,几根铅灰色的羽毛从下面露了出来。

“看这挥发的灰化肥……不对,发灰的羽毛,”叶修说,“这就是你吧?”

鸟先生低下头,用翅膀遮着眼睛。

他们已经能想象到这是如何发生的了。被空气过滤装置击中身亡的白鸟,原本或许是想要从林立的高楼间飞走,它的躯体坠落到了地面,可那一丝仍然渴望飞翔的灵魂继续升高;它忘记了自己已经死去,却记住了在飞行中遇难的恐惧感,当它路过十六层的晾衣架时,听到了鸟笛的声音,于是才和他们有了这一次清晨里的相遇。

它暂时失去了飞行的能力,但并不是因为害怕飞行。正因为它渴望着回到那片遥远的天空中,它才会以这种形式继续留在晨曦的光里。

叶修轻轻抚摸着它的羽毛,鸟先生温顺地蹭了蹭他的手指。然后它抬起头,碧绿的杏仁眼睛望着面前这两个人类。

“去吧,”韩文清说,“去飞最后一次。”

他抱着白鸟走到阳台上,打开了窗户。鸟先生站在窗边,回头小声鸣叫了一声。

叶修拿着手机点了点,把这句给录了下来。

鸟先生欣悦地展开翅膀,向窗外滑了出去。在已经十分明亮的日光里,它展现着最为轻盈矫健的身姿,这是它最后一次飞行,也许就和之前无数次没有什么差别。它只是尽情地在空中划出盘旋的轨迹,一直向上,身影越来越淡,最终融化在了一片光明的天穹中。

“再见。”叶修笑着说。韩文清站在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们在窗前又站了一会儿。叶修说:“我感觉有点忧郁。”

韩文清挑眉看着他。

“我需要抽支烟缓解缓解。”叶修戳了戳他。

韩文清说:“就给你破例这一次吧。”


一天之后,王杰希来到了他们的客厅里。

“我很高兴事情已经解决了。”他说,“现在这种案例可不多见。”

“你能不能帮我们听听它说了什么?”叶修拿着手机找那段录音。

“我说过我不会鸟语。”王杰希严肃道,“但是我可以试试。”

“你这话还真是没有什么可信度啊。”叶修喃喃道。

他播放了那一声最后的鸣叫。

“它说了什么?”韩文清问。

“谢谢。”王杰希回答,“它说‘谢谢你们,祝你们幸福’。”


END

评论(88)
热度(1322)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