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五)

再不更新黄少就要饿晕了(反省

一盆狗血正在读条,估计下更才能泼出来……

————


厨房里的临时工听到双层金属门响起开启的提示音,还觉得有点奇怪。他从汤锅弥漫的白雾后面招呼道:“怎么回来这么早?”

那边嗯了一声,好像没什么答话的兴致。

临时工原本也在地下基地工作,只不过前阵子在清洁部门,最近才被调来厨房帮忙。他之前负责的是和底层实验室相关的区域,最近实验室经历巨大变动,连清洁的换班人员也拆开重组了。他想了想才明白去送饭的人为什么现在就回来了,从前维护警报响起的时候,实验室里的研究员们往往就从柜子随手拿点营养剂解决夜宵,基本不会去管饭是不是按时送来。如果不是厨房干活,他也不会对送饭小组的工作路线有什么大概的了解。

他皱了皱鼻子,心想还好没有细问,不然显得多不走心啊。

厨房的这片区域只有他一个人在忙,别人都换班休息去了。研究基地的厨房也看着像个实验室,卫生标准绝对严格,台面和地板光可鉴人,用具不是金属就是雪白颜色,仔细想想还是有那么点瘆人。临时工盖好汤锅,从保温箱里拿了三个饭盒,准备去跟那两个送饭回来的同事聊聊。

“嗨,”他一边摘下口罩一边走过去,“你们这一班几点结束啊?”

个子稍高一点的那个回答:“本来还有一个小时,要把夜宵送完,但是现在警报响了,等戒严结束就可以回去了吧。你呢?”

两个人都没有摘下口罩。临时工跟这两个同事不熟,听他们说话声音被挡在口罩后面,闷闷地不太清楚,心想他们对于遵守安全规定还真够死板的。

“我这班刚开始。”他把饭盒放在休息区的塑胶桌子上,“到厨房干活之后整个都昼夜颠倒了,不习惯啊!之前在实验室里打扫,累是累,每一班倒还都挺轻松——不过据说最近也不是这样啦。”

“实验室?”回话的那个人果然有了兴趣,“你之前在实验室那边干活吗?”

临时工一看又可以展示谈资,不由得也有了精神:“那是,我进基地以来一直都是在那做事,有些研究员都还没有我待得时间长呢!”

他没看到的是,在两个戴口罩的同事背后,一个人轻轻按住了另一个人的手。


黄少天刚进到厨房里,隔着口罩就被这里充溢的饭香征服了。

其实这里做的只是普通饭菜,但是在忍受了这么多天高格调小容量饮食,现在又饿的头昏眼花的情况下,他只想来一大碗热乎朴素的鸡肉浇饭填饱肚子。眼看厨房这边区域里只有一个人,他只觉得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不得不忍住上去直接撂倒对方然后抢饭吃的冲动。

结果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套话,这人就迅速暴露了曾经在实验室清洁小组工作过的事实,他们不趁机问点情报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喻文州关于实验室情报的来源比较特殊,有一个印证途径当然是意外之喜。他在进一步交谈之前悄悄按了按黄少天的手,担心他会选择更直接的办法,把人按倒逼供。

对方的手背在他的指尖下面微微挪动了一下。说来也奇怪,明明没有目光交流,可是他仿佛能领悟到这个细小动作里代表的意思:我心里有数,不用提醒我啦……

这种感觉,不管是不是错觉,总之都挺奇妙的。

黄少天不太熟悉地下基地情况,于是和临时工交谈的任务就落在了喻文州头上。他甚至都不用过多地绕弯子,只要把话题往实验室变动之后的安排上面引去,就能在视线交汇的时候看到不少情报。等到问得差不多了,临时工也显得越来越困,最后放着吃到一半的盒饭,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是你干的?”喻文州疑惑道。

黄少天把始终搁在桌子下面的另一只手拿出来,他手心里捏着个唇膏大小的瓶子:“谁让他不戴口罩的,在这好好睡一会吧。”

说着他拧上瓶盖,随手扇了扇残留在空气里的挥发麻醉剂,抱着饭盒跑到另一头去吃了。

喻文州坐在他对面,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子,在上面记了几笔。黄少天看了一眼:“你是我在基地里看到第一个还用纸笔的。”

“文件之类还是有纸质版本的。”喻文州解释道,“虽然这里面的电子仪器都便携好用,但是也同时会在中枢的监视下,一不小心就要误事。”

“那你同事们平时玩个自拍也会被监控吗?”黄少天咋舌。

“实际上会的。”喻文州耸肩,“只不过他们也不知道这一点,监控的详细程度远超一般人想象。”

“还真是个大牢笼啊。”黄少天摇头。

“相比起来,底层实验室才是真正的牢笼。”喻文州写上最后一笔,放下了本子。黄少天注意到他用的是一支短短的半截铅笔,上面盖了一只纸做的笔帽。“这里就是笼子套笼子,地下城是最外面那层,里面有基地,基地装着实验室,实验室里面有狱卒也有囚犯。”

他把本子转过来,给黄少天推过去:“这就是大清洗之后实验室的完整逃生路线。”

黄少天看了两眼就记住了图上的内容。可以想象,实验室就算在警报下完全关闭,也肯定有至少一条作为最后底牌的逃生通道。纸上画着这条和厨房相连,路线弯弯曲曲,中间好几个地方打着阴影,估计是有安全检验。

“这条路是基地内部连着的。”黄少天一挑眉,“肯定还有通往外部的对不对?”

“没错。”喻文州笑了笑,站起身来,“这也是合作的一部分,不过现在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他在厨房里转了一圈,绕过保温箱和桌子,来到水池附近。他端详了一下两个不起眼的并排水龙头,拔掉了其中一个的把手,然后把金属柄倒着塞进了壁柜的缝隙里。柜子从中间裂开,露出一个密码盘。

黄少天探头过来看:“多少位密码?”

“我不知道。”喻文州思考了两秒钟,“但是按理来讲,应该是十八位或者二十位。”

“27182 81828 45904 52353。”黄少天说。

喻文州吃了一惊,不过他控制住自己没有回头去看他,而是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在主控室里跟中枢打过交道嘛。”黄少天笑眯眯地说,“不过问题是,一旦我们输对了密码,中枢就一定会发现问题。”

“它对底层实验室的控制力不那么强。”喻文州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只要我们行动快点就没问题……前提是你要做的事情不需要那么久时间。”

“我没问题,”黄少天撑着密码盘的盖子,“但是你也有要在实验室做的事情吧?你来得及不?”

喻文州无声地笑了笑。因为背对着他的临时同伴,所以黄少天没有看到他脸上的神色。

“我也没问题。”他说,按下了那串密码。过了几秒钟,柜子摇晃起来,墙壁有序地塌陷,一条昏暗的通道在他们眼前轰然洞开。


评论(35)
热度(1077)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