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十)

虽然在我的梗里科研狂人一般都是反派,但是现实中我还是很葱白科学家的……

然而沼跃喻早已看穿了一切

————

10


两年前,加护病房里。

黄少天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缠绕在他身上的管子纷纷松开,没输完的试剂滴滴答答地洒到了床单上,旁边的监控仪器发出尖锐蜂鸣。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踢开门冲了进来:“我说你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呢!”黄少天捏着鼻子,差点被这房间里刺激性的气味冲得掉下眼泪来,“这是什么地方?我的医药费是被克扣了还是怎么回事,一醒来就发现被转移到这个不认识的地方了,要不是看到有人进来我就要砸房子了啊?”

医生反手锁上门,拖来一只椅子在他床边坐下,伸手来抓他的手腕。黄少天警觉地把手往后一缩:“你不是我之前的主治医生。”

“我不是。”医生不耐烦地说,“要是之前那个人的话,他现在就已经直接报警了好吗?你看看你的手。”

黄少天莫名其妙地低头,顺着医生说的那样,挽起住院服宽大的袖子,并没在那里看到什么异常的情况。他顿了顿,突然意识到这才是最不正常的事情——那些针头留下的细小痕迹,陈年的烧伤疤痕,还有最近留下的刀口,这一切都从他的手臂上消失了。他露在袖子外面的皮肤光滑平整,跟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姑娘差不多。

“我擦……”黄少天目瞪口呆,下意识地就想掀衣服看看其他地方,“你们给我用了什么药啊这是?”

医生不忍直视地扭过头:“你能不能等我走了再脱?”

“啊好,你先说你先说。”黄少天尴尬地笑了笑,“我记得我没额外在你们这里点什么除疤套餐对吧。”

他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医生,藏在毯子下的手里握紧了一块从打碎的输液瓶上捡起来的碎玻璃片,这是他一时间能找到最锋利的东西了。

夜雨声烦在这家密医诊所里登记已经有两个月,按照他的习惯,差不多已经到了要更换就医地点的时候。从事高危职业的杀手常常需要医疗帮助,为了安全和隐秘,他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太久;这次任务需要他长期滞留在中央区,所以和这家诊所的合作也超乎寻常的长。而就在他任务结束,快要离开的时候,诊所里接待他的医生忽然换了一个,这不得不让他起疑。

“相信我,我不是来和你作对的。”医生举起手,“其实我不是执照医师,但是我懂一点人体生化方面的东西,如果你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应该也不希望这些东西被太多人知道吧。”

“身体状况?”黄少天皱起眉头。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医生关闭了那些嗡嗡作响的仪器,“你的体内有一种药物残留,它可以激发潜力、唤起活性,甚至加速自愈——你的那些伤痕就是这么消失的,不是什么除疤套餐。但与此同时,在效果过去之后会损害人体机能,只有同样的药物才能抑制这个退化过程。”

黄少天脸上惊讶的神色一闪而逝:“这是……成瘾性的?”

“是的。”医生点点头,“它的作用足以被列入联盟管制药品的高危名单里,但是记录上并没有类似的药物。不过别担心,你的药物残留很轻微,通过一般的途径就彻底排除了它的危害,如果剂量再大一点,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那我还得谢谢你们了。”黄少天撇了撇嘴,“所以你是特意支开我原来的医生,就为了和我探讨这个问题吗?”

“我想问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医生摘掉口罩,“夜雨声烦先生,即使是那些无处不在的情报部门,也对你最开始的来历一无所知。我不想对这个追根究底,但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个……”

黄少天盯着他口罩下面的面孔看,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这种残留药物从分析上来看,和几年前发表在期刊上的一项成果很像。”医生说,“论文发表者声称这种被命名为‘蓝雨’的新药可以激发人体潜能,当时被视为领域里的重大突破,可是他所属的实验室没过几个月就整个销声匿迹了。对于它,你可能知道得更多一点——愿意跟我分享一下吗?”


“你要这个有什么意义?”教授虚弱地说,“如果你指的是曾经在期刊上做过学术发表的‘蓝雨’,它的整个制备过程都在论文里公布了。”

“我们都彼此坦诚一点吧,教授。”喻文州颇为苦恼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以你和你团队的智慧和努力,‘蓝雨’从最初被隐瞒的那份版本开始,到如今应该不止研发了一两代。所有的配方,包括反转制剂,这些数据你都有。把它们交给我。”

教授颤抖着嘴唇:“我不……”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冲着样品柜开了一枪。他的准头不错,闪着雪白电光的磁线击中了最上面的一个密封瓶,高温和磁场与里面的内容相互作用,眨眼间就把它变成了一团黑漆漆的残骸。

“你这个魔鬼!”教授脸上的肌肉抽动,他双眼充血地看着对方,“你知道那里面是多少人的心血吗!你们不会让这个世界有着哪怕一点点的进步,却还在破坏我们迈出去的步伐……”

“是吗?”喻文州稳定的手向下移动了一公寸,不带嘲讽地说:“这么说的话,保存人类智慧的重任,现在可全部落在你身上了啊。”

在他指向第二份样品的时候,教授终于崩溃了。

“我的手提电脑,”这句话仿佛用尽了他的力气,“拿过来,它需要我的基因扫描解锁。”

喻文州提起桌面上的电脑,放在他的眼前。教授正要伸过手,喻文州却阻止了他:“在那之前还有件事。”

“什么?”

“按我说的做,打开下面这些防火通道的出口。”喻文州轻轻按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让教授跌坐到椅子里,然后把他推到办公室角落的控制台前面,“7122,4866,9652,0810……”

教授不解其意,但也没法反抗,老老实实地把那些通道出口都打开了。他做完这些后,喻文州抬手一下,把肌肉麻醉针打进了他的肩膀里。

对方只来得及惨叫了一下,然后就咬牙忍住了。喻文州从容地抓起他无力的手臂,放在手提电脑上进行解锁,开始翻看里面的资料。片刻之后,他皱着眉头问:“反转制剂呢?”

“没有那种东西。”教授低声说。

喻文州再次举起了磁线枪。对方几乎是尖叫着继续道:“真的没有!没有那种东西!我们没有研发可以修复‘蓝雨’带来效果的药剂,因为它根本不需要修复!那些愚蠢的医生和学者认为‘蓝雨’会给人体带来伤害,但是没有伤害怎么可能有改变,你以为这是饿了就要吃饭渴了就要喝水这么简单吗?只有人类用自己的潜力克服了极限的时候,那些被削弱到最低程度的机能才会重新开始运行,才会制造出最好的……最完美的成品!”

“那没法度过极限的人呢,”喻文州冷冷地问,“他们就该去死吗?”

“科学需要牺牲。”教授回答,“就像我们失去的六十二个研究员一样。”

“是啊。”喻文州面色平静,“你记得那些研究员的数目,也许还记得名字,但是在这个过程里死了多少个实验品,你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在你心目中,他们根本都不算是人。”

他把数据传送器连上手提电脑,敲下了最后一个键。


【杀手先生: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或者代号,在发布刺杀将军这项悬赏的时候,任务经过多道转手,因而我不清楚最后来到这里的人是谁。任务的后半部分是“在实验室取得数据传送器,并且把它带出地下城”,现在你已经拿到了这件东西。当它亮起指示灯,显示传输成功的时候,0810号通道的出口也将打开,你可以畅通无阻地从实验室脱离。请将数据传送器交给南部独立城邦首都大学医学系的教授魏琛,如果你对任务内容抱有疑问,他会替你解答。祝你一路顺风。】

“什么,”黄少天喃喃自语,“这是怎么回事?”

他焦躁地把纸条揉成一团,回过神来又重新展开,折了两折塞进口袋里。还没等他进一步思考这件事,背后的防火通道门里突然传来一阵机械制动的声音,缓缓向上升起。

他一把抓起那个数据传送器,上面的红色指示灯正在剧烈闪烁着。过了大概五秒,指示灯暗了下去,显示着它已经接受了对面传来的全部数据。

理智告诉他应该立刻从这条通道撤离,但黄少天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如果他现在这么走掉的话,大概再也不会见到对方了。喻文州得到了他计划中的一切,包括这份可能是用他自己的命换来的数据,在这盘完美的棋局里,他是绝对的赢家。

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那紧闭的、通向实验室内部的门,头也不回地迈进了防火通道。

评论(26)
热度(87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