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四点二)

这个副本进入炸裂倒计时,加速让他们做亡命鸳鸯去(……

和内容无关的码字BGM推荐:文明の道 - 羽毛田丈史

————


两人加一只机器回到了酒店,上楼找星期一,却发现它已经离开了。

“可能是去别的地方继续工作了吧,毕竟它现在还是清扫机器人。”叶修摆摆手,“无敌,调一下屋里的监控。”

无敌最俊朗从胸口抽出一根接线,插进他们之前在房间安装的摄像头里。画面很快就调了出来,大概在韩文清他们出门半个小时之后,无敌最俊朗刚刚离开,星期一就亮起指示灯推门出去了。

“它在楼道里四处游荡会不会有危险?”无敌最俊朗看了看叶修。

“应该没什么事,在调查出结果之前,我们还是少接触它,这样对它比较好。”叶修说,“研究院那帮小年轻们有什么动作吗?”

“也不比你年轻多少。”无敌最俊朗严肃回答,“他们都没出门,在房间里待着,没有检测到异常信号。”

“还蛮有耐心的嘛。”叶修往沙发里一坐,“真是浪费人才。”

韩文清在旁边整理好了他的装备箱,大步走过来,气势万钧地立在茶几对面:“我们得谈谈。”

“谈什么?”叶修仰头看他,“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讲,来一场友好的交流谈话吧。”

无敌最俊朗在旁边一个哆嗦,悄悄溜进了小厨房。

韩文清坐在他对面:“我得到了一些消息,研究院内部现在分成两派,反对把叶秋送回总部的声音现在快要压过对手了。你肯定知道这件事吧。”

“我猜你也查到这个了,研究院最近乱得让人焦头烂额,保密工作倒是越来越掉链子。”叶修撇了撇嘴,“所以呢?我们该走还是要走。”

“别说你不担心这个。”韩文清皱眉,“那些护送你的人,也许下一秒就会反过来要咱们的命了。”

“哦,’咱们’?”叶修忍不住一笑,“放心吧,我觉得他们不会想把你也扫进去,毕竟处理一个手无缚鹅之力的叶秋,和连同来自安全局的保镖一起对付,完全是两个概念嘛。”

韩文清说:“我的任务是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你的任务是安全局下达的,而安全局在和研究院合作,归根结底,你和那些监视我的人受雇于同一个东家。”叶修摊手,“如果他们想要除掉我,你觉得他们会忘记撤销或者改变你的任务内容吗?”

“研究院内部的阴谋跟我没什么关系。”韩文清道。

“是啊,所以你更不应该牵扯进来。”叶修把腿架到茶几上,“我这边的消息比较即时,大概到了下一站,我们飞抵烟雨的时候,研究院的派系之争大概就会有了结果,是抓是杀就看到时候怎么办了。我自有办法脱身,你也可以回安全局复命,咱们各走各的,两不相干。”

“你倒是不怕死。”韩文清冷冷地看着他,“我也懒得管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他站起身来,走进了厨房。

片刻之后,无敌最俊朗连滚带爬地从厨房逃了出来。叶修提醒他:“注意仪态,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位女士。”

“老板你怎么又惹他啊?”无敌最俊朗的脸色发青,小小声地说,“刚刚我只看到一股愤怒的黑烟从门口卷了进来……”

“喂,你到底是向着哪边的?”叶修戳他脑门,“我明明在摆事实讲道理,哪里有惹他了。”

“你?讲道理?”对方模仿着忧郁小猫猫的语调,叉着腰说,“你说的根本就是‘你别管!让我一个人去送死!’这种悲情男配的台词好吧。”

“还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了,我是那么容易死的吗。”叶修嗤之以鼻,“别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了,你现在去找星期一,把它在酒店里的方位定好。然后再查查我们去的那家黑市修理店,我总觉得它背后的事情不简单……记得随时从忧郁那边接收新消息。”

无敌最俊朗一一记下,随后问:“还有其他安排吗?”

“就这些了。”叶修好整以暇道,“你注意监视,晚上我要泡个温泉去。”

“什么?”无敌最俊朗大惊失色,“你认真的吗,现在可是……”

叶修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个“嘘”的手势。厨房的门被推开,韩文清重新踏入了客厅,手里拿着他的通讯器。

“那家修理店来电话了。”韩文清说,“他们问能不能今晚就过去校正。”

“能啊,正好。”叶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站起来,“我们现在就过去?”


两人再次踏入修理店的时候,立刻被店员迎入了柜台后面。他们顺着一路旋转的台阶向下,由于这一单不错的生意,店员比上次还要热情,倒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种诡异的紧绷感——不过他们的设定就是这样,即使韩文清始终一言不发地板着脸,店员也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所以为什么忽然叫我们来校正?”叶修看着心情还不错,“一般来说初期要准备上一天才行吧。”

“先生您是懂行的人。”接待他们的还是那个瓶底眼镜,“不过我们的技术比起别家来说更完善,而且这次不全是从头做起,我们预备着一批半完成的样本,稍微调整之后就能投入使用。”

“是吗?”叶修挑眉,“能保证完全符合我们的各项要求?”

“绝对没问题。”瓶底眼镜自信地说,“负责地说,我们的技术至少在这点上,就连研究院也不一定比我们强到哪里去!”

听到研究院这个词,叶修和韩文清不由自主地对视了一眼。

台阶不太长,他们此时已经走到了尽头。瓶底眼镜从腰间拿出一张通行卡,打开了走廊上的小门,那背后是一个狭窄的盒子升降梯。

“如果你们感到头晕的话,可以把眼睛暂时闭上。”他提醒道。

升降梯的门合上了。下一秒,整个盒子开始急速下坠,速度远远超过一般载人升降梯的上限,甚至让人有种瞬间失重的感觉——这对于韩文清来说不算什么,不过他立刻看到叶影帝两眼一闭,站立不稳地往旁边倒下去。

他不得不往前一步,捞住对方摇摇晃晃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瓶底眼镜一叠声地说着抱歉,不过韩文清看出他对这个场面其实有所预料。他瞪了对方一眼,让那只想要搀扶的手缩了回去,这时候升降梯一震,已经落到了目的地。

“这个还是太刺激了。”叶修缓了过来,脸色苍白地说,“贵店下次再玩这种把戏的时候,务必提前说明一声。”

瓶底眼镜连连表示歉意,叶修摆了摆手,示意他带路。眼看这家伙还在那装软趴趴的晕机患者,韩文清暗地里捅了一下他的肋骨,让他站直了好好走路。

叶修:“啊我的腿有点疼……”

韩文清:“……”

他只好扶着对方继续往前走。他们穿过一段昏暗的走廊,等到瓶底眼镜打开下一道门之后,两个人都忍不住在忽然亮起的灯光之下眨了眨眼睛。

他们正站在一块凸出的平台上。这里悬空在一片场地的高处,四周是玻璃,前方是透明的空中长廊;从这里俯视下去,可以看到众多忙碌的机器人和工作人员,它们有条不紊地组装部件、输入资料、指挥流水线、组装货物……就像是老式科幻电影里,走进某个秘密基地时必然会接连出现的高端洋气镜头。不过在叶修和韩文清眼里,现在暴露在访客面前的都是些简单而合法的工序,真正的实验机密想也知道不是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东西。

“这是我们的生产场地,一切都有着严格把关……”瓶底眼镜带他们跨过这段空中通道,“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参观一下生产流程。”

“这就不用了。”叶修没精打采地说。看来这个实验室为了向客人证明自己,也是很费了一番功夫,光明正大得简直不像个正常的黑市店铺。

他们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一间写着“调试”的房间前。瓶底眼镜按了按门上的通讯器,跟里面简单说了两句,门就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袍的男人把他们领了进去。

韩文清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凶案现场。

在他们面前,巨大的培养槽里漂浮着一具无头躯干,而头部则被摆在另一个地方。在半长的黑头发下面,那个头上面还没有安放好五官,脸部一片平滑。叶修踱过去看了看:“真是出色,你们的作品对得起开出的价钱。”

“你满意就好。”白袍说。他似乎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虽然说着客气话,语调还是硬邦邦的,“现在我就可以辅助你调试面部构造。”

“不是我,是他来调试。”叶修冲韩文清招了招手,“他知道要做成什么样子。”

韩文清:“……”他知道个鬼啊!

他面无表情朝白袍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就在他和叶修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们头顶传来轻微爆响,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两秒钟内,培养槽自动开启备用电源,轮廓发出微光,盖子开始自动合拢,而韩文清已经一拳打晕了旁边的瓶底眼镜。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响,显然白袍也被叶修放倒了。

叶修在黑暗里悄声报了一串方位数字,两人无声地拔枪,打掉了室内的几个监控摄像头。刚刚叶修借着韩文清的移动,在监控死角里切断了房间的供能,不过这个拖延不了太久,一旦实验室人员发现监控失效,他们一定会立刻赶来察看这里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这和研究院里面用的一样,是刚下生产线没多久的培养槽。”叶修飞快地在培养槽边按了几下,应急光源亮了起来,他的表情相当凝重,“修理店跟研究院脱不开关系,有人从内部支援他们……恐怕事态比我们想象的还糟糕得多。”

评论(26)
热度(59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