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十二)

喻总辛苦了,不过接下来有各种PLAY补偿……!

钻滚筒那一段灵感来自app游戏Boost 2,想想真人版也是很爽(

————

12


“你说真的?”黄少天难以置信道。

“真的。”

“还好,”黄少天松了口气,“我现在脸上可全都是灰,太有损英明神武的形象了。”

喻文州:“……”

说这话的功夫,对方已经抓住他的手向上一拉,借着这个力道,他也随之爬进了被强行轰开的天花板通道里。他感觉旁边的人又跳了下去,喊了一声“往左让让”,然后有什么沉重的金属东西被丢了上来。

刚失去视力,喻文州还是十分不习惯,一时间也判断不出对方丢上来的是什么。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黄少天重新爬进通道,一边叨叨咕咕地说:“来我把这两块板子拆开,你呆在这里,抓稳了啊,这样比较方便。”

喻文州感觉自己的肩膀被轻轻按了按,顺势一退,结果靠在了冰凉的金属表面上。

“这难道是我刚刚拿过来那个推车?”他问。

“咦你猜的还挺准,难道是摸出来的?”黄少天讶道。

“……”喻文州万万没想到,他刚把别人绑在推车上还没十分钟,自己也要坐着推车走一遭了,当真是推车轮流坐,今年到他家。

黄少天已经猫着腰,推着这个小车在制冷通道里跑了起来。他考虑的倒是挺好,喻文州刚刚失明,行动能力大大降低,这个最大程度减轻了他们逃亡的不便——然而制冷通道本来就不是给人走的,地上凹凸不平,全是接缝、钉子、排气网和线路,差点把喻文州晚上吃的鸡肉浇饭都给颠出来。

“出去之后你可得跟我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黄少天边跑边说。

“希望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喻文州艰难回答,“这应该不是夜雨声烦生涯中最狼狈的一次任务吧?”

“我一般不接保护人的任务。”黄少天说,“偶尔有那么几件,最终目的也是把他们干掉。这种反过来要带着任务对象一起逃亡的烂摊子……没错,还是第一次。”

通道里这是响起了柔和的提示音,一声接一声,喻文州面色凝重:“他们已经启动了备用的控制台,要接管地下实验室这部分的系统了。”

“你是说他们要关上安全通道?”黄少天立刻反应过来,“话说你之前是怎么打开它们的啊,黑进这里的系统吗?”

“我拿枪顶着系统管理员的脑袋让他打开的。”喻文州轻描淡写,“快走,安全通道的关闭需要读条,我们还来得及打个时间差——再向前四十米,往右拐!”

四十米之外果然有个管道岔路,黄少天想也不想就转了过去,由于幅度过大,喻文州顿时整个人被甩到在了推车的栏杆上。

“好车!”黄少天百忙中用手帮他挡了一下,“漂移也是赞赞的!”

喻文州:“……”

“不过这也不是往0810去的方向啊?”

“不只打开了0810一个出口。”喻文州飞快地说,“现在我们要去的是213-B,前方七十米左转,再走两百二十米出去。”

“你简直活点地图啊!”黄少天惊叹,“你看不见也知道自己移动到哪儿了吗,还有你居然连夹层制冷通道的地形都记得这么清楚?”

“我给你的地图上也有。”喻文州安然道,“总要考虑各种突发状况。”

他感到轻微的失重,然后车子剧震,黄少天带着推车从制冷通道里跳了下来。接着他听到对方惊道:“你没跟我说咱们要钻滚筒洗衣机啊!”

“什么?”喻文州不明所以。

“这个出口,怎么说呢,整个都在转,里面还有各种滚动障碍物……”黄少天一句话没说完,他已经猜到了怎么回事。根据资料,这个出口本来是用作紧急疏散物资的,里面的旋转内壁可以把丢进去的东西全都沿着通道卷到外面去,但是早就废置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旋转功能又运行了起来,至于里面那些障碍物,八成是残留在里面的物资了。

“只能拼一拼了,”喻文州咬牙,“你也坐上推车,我们顺着它滑出去。”

“这么高的速度,还一直转,撞上东西咱们都得交代在这了。”黄少天兴致勃勃道,“还没玩过这么刺激的呢,你到时候不要尖叫啊!”

他弯着腰挤在推车前:“你蹲后面,万一我要飞出去了就抱一下我腿,我来控制方向,一二三,走啦——”

他们一起用力,推车从入口滑进飞速旋转的通道里。

黄少天:“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

对于能看得见的黄少天而言,一切都在疯狂转动,推车下面的滑轮让他们在这种通道里还保持一定的稳定,但要躲避不时出现的障碍,还是相当的惊险。这个通道的设计是把所有移动物都送到出口外面,那些障碍是卡住的物资,基本都是箱子,中间夹杂着几个培养槽,这要是一头撞上去,他们保证变成不锈钢鱼肉蛋黄酱夹心早餐饼。

喻文州感觉他们就像是掉进了一个骰盅,被上下左右转着圈儿猛摇,刚刚在制冷通道里的颠簸都不算个事了。到后来他都已经分不清头上脚下,偶尔在估计黄少天要飞出去之前赶着拽住他,还要小心不要把他的裤子拽掉,这也是个挺考验人的技术活。

在昏天黑地中,熟悉的警报声又响了起来。黄少天喊:“快要到出口了!出口也快要关上了我擦……”

可能是因为情况太紧急,喻文州一片黑暗的视野里隐约浮现出一个场景:他们离出口大概还有两百米,而尽头的大门已经亮起灯光,开始缓缓地关闭。这个幻视一闪而逝,他似乎看到了一些东西,如果这对目前的情况有帮助的话……

“卡一下!”他提高声音,也不知道黄少天能不能懂,“敲掉前面那个箱子!”

对方瞬间就明白了,下一秒,前面的人转过身抱住他,推车狠狠地撞上了前面的障碍物,顿时散了架。但在这巧妙的角度下,两个人被甩上这个箱子的同时,箱子卡在通道里的一角也由此松开,借着沉重的气势撞开前面的所有阻碍,一路往出口滑了过去。

在最后一刻,通道的大门合拢,刚好把这个箱子夹在中间。障碍物上的两个人被惯性抛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哗啦掉进了水里。

“我们出来了……”黄少天大口喘气,“这是地下城的人工河!”

他们两个奋力游到岸边,筋疲力尽地爬了上去。黄少天让喻文州等在一边,十分钟之后他跑了回来,开始把什么东西围在对方湿透了衣服外面。

“这是什么?”喻文州摸了摸领子,发现那里有些羽毛一样的东西,手感挺硬,质量好像不怎么高。这时候黄少天凑过来,把一个面具罩在他的脸上。

“变装的斗篷啦,”黄少天窸窸窣窣地系斗篷,“地下城现在是狂欢节游行的时候,我们正好混进队伍里,随便找个旅馆进去休整一下,看看接下来要怎么办……”

喻文州套上斗篷和面具之后就跟普通的游行者没什么区别,闻言点点头,站在原地等着他来指引方向。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黄少天还是冲他一笑,系好斗篷最上面一段带子,遮挡住了自己被鲜血浸透的衬衣。

评论(43)
热度(97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