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周]离离(上)

不是CP向,就摸个互动的脑洞。

他们放一起好像挺少见的

————


王杰希用酒店里的电水壶烧了点热水,泡上茶,打开电脑准备休息一下,还没过几分钟就听到有人敲门。

“进来。”他说。

外面的人没说话,又敲了几下门。节奏很有礼貌,但王杰希这回感觉不对,怎么听那动静都像是用脚踢的。

他疑惑地站起身,正好听到门外说:“王队?”

王杰希走过去,心想自己可能是听错了。这声音不是他任何一个队员,倒像是白天才见过的周泽楷。

他打开门,周泽楷正站在门外。

王杰希:“……”

周泽楷穿着白衬衫,风衣卷成一团抱在胸前,举止十分可疑。王杰希迟疑了一下:“有什么事吗?”

“有。”周泽楷说。

他把那团风衣往前递了递,王杰希不明所以,顺手接了过来——拿掉了风衣的遮挡,他看到周泽楷两只手腕并在一起,被绿色的藤蔓紧紧缠住,完全动弹不得。

王杰希:“……”

周泽楷:“……”

他们大眼瞪小眼。

他们大眼瞪小眼瞪小眼瞪大眼瞪小眼瞪大眼瞪小眼。

“总之你先进来。”王杰希回过神来,把人拽进房间里。

周泽楷在椅子里坐好,一脸镇定。王杰希回忆了一下电视里关于搞奇怪的PLAY玩脱去医院的时候医疗人员的正常反应,酝酿片刻,语重心长道:“不要紧张,你先回忆一下,你这个道具是在哪买的?”

周泽楷:“你送的。”

“话不能乱讲啊这位先生,”王杰希说,“不然我就报警了。”

周泽楷:“……花盆。”

王杰希顿时想起一件事。

几个月前他从野外挖来一株无名植物,发现它不论被切下几个枝叶,分到其他花盆里都能继续成活,要多不科学就有多不科学。他感觉这东西兆头不错,刚好这次来轮回,就顺手装了一盆送给东道主。

他再仔细看这条绿藤,果然有点花盆里植物的影子。

据周泽楷的说法,他是去给它浇水的时候被从盆里蹿出来的藤蔓缠住了。王杰希揪了一下藤蔓的尾巴:“难道这还是活的?”

藤条啪地抽了一下他的手指。

“……”王杰希从抽屉里拎出一把大剪刀。

周泽楷下意识想缩手,对方眼疾手快地按住,剪刀咔嚓两下,把这条藤截成了几段。但是眨眼间断口就重新绕在一起,比之前缠得更严实了。

“有点不妙,”王杰希放下剪刀,“你有没有感觉被勒出瘀伤什么的?”

周泽楷摇头。王杰希试着拨了拨那些藤条,绑的其实不算紧,就是缠在手腕上拽不下来。他考虑道:“不如往上洒点水试试?”

两人进了浴室,周泽楷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面,王杰希小心翼翼地拧开一点。

细细的水流浇了下来,绿藤就仿佛吃了炫迈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伸长,张牙舞爪地蔓延开去。王杰希立刻关掉水阀,拿毛巾包上去一通擦,最后他们一看,这条藤粗略估计长度翻了一倍,原先只是绕在手腕,现在都缠到小臂上去了。

“好吧,”王杰希说,“虽然情况恶化了,但是我们多少也感觉到了它的一些习性。作为一棵植物,它有点……”

周泽楷:“痴汉。”

“等一下,对付这个你应该比较有经验吧?”被这么一打岔,王杰希险些忘了自己刚刚要说什么。

“没有。”对方斩钉截铁。

“我是说它除了不怕被剪之外,别的好恶应该也跟普通植物差不多。”王杰希说,“你有没有打火机?”

两人身上都没带,想到找队员借可能会面临的一系列十万个为什么,王杰希决定还是下楼买一个。他临走前交待:“我很快就回来,不锁门了,万一发生什么异变,你就大声呼救让别人来帮忙啊。”

“慢走。”周泽楷道。

王杰希离开大概五分钟之后,门被人拍响了,许斌在外头喊:“队长!我给你送移动硬盘来啦!”

周泽楷:“……”

他权衡了一下手上这异常状况会给人带来的冲击性,果断站起来躲进浴室里,用脚关上了门。

许斌拍了两下不小心碰到把手,门自己就打开了。他一看没落锁想必正主在房间,就直接走进来,结果看到房间空空荡荡,浴室的灯却亮着。

“啊你在用洗手间吗,”他从纸袋里掏移动硬盘和资料,“东西我先放桌上,早点休息——哎这怎么有把剪子,等等,这风衣好像不是你的吧,怎么有点眼熟?”

就在此刻,王杰希推门而入:“我回来了。”

许斌:“……”

王杰希:“……”

许斌:“队队队队长你浴室里有鬼啊!!”

“无妨。”王杰希平静道,“区区成了精的盆栽,我这就送它升天。”

许斌看到他手里拿的打火机,还有印着化学用品商店标记的两塑料袋不明制剂,不禁露出被雷劈了的表情。

“您慢慢来,”他哆嗦道,“不打搅你们飞升了。”

他走之后,王杰希在桌上清理出一块空地,从塑料袋里往外掏瓶子。“行了出来吧,”他对着浴室说,“人都走了。”

浴室里传来哐当一声。

王杰希吓了一跳,冲过去推开门,正看见洗衣篮翻倒在地,周泽楷正努力把自己的手从水管上解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绿藤分出两根绕在了水管上,形成了事实上的教科书式绑架现场。

“完了,”王杰希喃喃道,“要是现在警察来了,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打火机。”周泽楷提醒他。

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凑近缠住水管那两根藤条,唰地一点火。绿藤就像是被燎到毛一样,惊恐万分地往回缩,周泽楷抓住机会,立刻把手从水管旁边拉开。

火攻仿佛挺有用,两人顿时看到了希望。王杰希放下打火机往外走,周泽楷跟出来一看,桌上摆着一个酒精灯。

王杰希划根火柴,一丝不苟把酒精灯点上:“来,别离太近,小心烤熟了。”

周泽楷谨慎地让垂下来的绿藤靠近酒精灯的火焰。在两个人都没看清的一瞬间,藤条嗖地一下消失在原地,顺着他的手腕闪电般窜进了袖子里。

重获自由的周泽楷活动活动手腕,正想说话,忽然脸色一变。

王杰希讶道:“它跑哪去了?”

“背后。”周泽楷说。

他刚把手放到衬衫扣子上,门咣地被撞开,许斌冲进来说:“队长你没看那个移动硬盘吧!我拿错了那个里面都是我的私人收藏——”

周泽楷:“……”

许斌震惊地看着周泽楷缓缓转过来的脸,这时候对方背后的绿藤终于冲开阻碍,从里面戳破衬衫,像破水而出呼吸的游泳者那样,舒服地伸了一大截藤条出来。

“卧槽!”许斌大惊失色,“这盆栽妖精怎么长得跟周泽楷似的!”

周泽楷:“……”

王杰希:“你们都别说话,我想静静。”


TBC

后文走→(中)

评论(102)
热度(141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