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十五)

副本走到尽头了,打完这场仗他们就回老家结婚

喻总:我喜欢❤

————

15


地下城遍布四周的监测系统同时被触动,尖锐的警报音响彻这个街区,数不清的街道警卫机器人从四面八方围绕过来。黄少天已经驾着车冲上了公路,离开了这片区域,但那阵嘈杂的喧哗仍然没有被完全抛在后面。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他把油门直踩到底,百忙之中回头看了一眼,“我们的位置被发现了吗……那也不用搞出这种阵仗吧,还以为谁要渡劫了呢,逗我吗,在这种地下老鼠洞里?”

喻文州问:“是电磁武器?”

“应该是,而且还是自动定位。”黄少天七拐八拐,但还是不敢开下公路,如果到了更复杂的地形上,连现在的逃脱速度都没法保证了。“从天上的悬浮碟里打出来的,它现在正CD呢,再来一下我们都得挂了!”

刚刚轰出那雷光的东西只有差不多一张写字台大小,它的形状很像上个年代虚构作品里外星人的飞行器,四周薄、中间鼓起的金属圆盘边有许多闪着光的三角形窗口,需要攻击的时候它们会滑动到一起,将腹部的炮口翻转打开。黄少天在跑这趟任务之前对地下城有过详尽的研究,这种设备是地下城里的高级执法者,凭借发布给它们的定位命令进行攻击,受到技术所限,追踪的是信号而不是固定目标。

“是不是数据传输器的问题?”黄少天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到旁边去抓电脑,“它肯定是接收到了信号,就在我们开始读里面的数据开始……”

喻文州比他更快一步,把前座的电脑拉到了后面。他摸索着拔掉连在上面的数据传输器,两手分别握着屏幕和键盘,反方向用力一扳,顿时响起了令程序员牙酸的咔嚓一声。

他摇下窗户,把被掰坏的手提电脑奋力往外一丢。

几秒钟后,车子就已经远远离开了这个地点。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悬浮碟也在空中急停,不再跟随他们的车子,而是锁定了路面上变成了一堆废件的电脑残骸。它的三角窗口再次聚拢在一起,已经预备好的第二次攻击随即发动,把路面击打得尘土飞扬。

“你不是把你拼了老命带出来的数据盘给丢了吧!”黄少天还不知道后座发生了什么事,只从倒镜看到了正对着公路中央空无一人的地方轰来轰去的悬浮碟。

“只是把电脑扔了。”喻文州把传输器塞进衣服里,“那套数据的加密文件也是一个陷阱,只要按照规定方法解密,就会自动把当前的地点信息发送出去——不过也只在地下城里有用,那种电磁碟是他们能派出的最快追踪方式,只要一段信号就能让整个地下城里的安全系统都运作起来,锁定信号发射源。”

“那现在呢?”黄少天十分不爽,“我们的车应该被拍到了对吧,悬浮碟带监控功能,但是辨别就要交给后方的人来判定了,这帮科学家真是狡猾狡猾的。”

“现在的状况已经不错了。”喻文州把装着另一台电脑的箱子塞进座位底下,“幸好你对中枢造成了伤害,否则按照中枢的控制能力,只靠悬浮碟拍下来的资料就足以让它全城锁定我们。现在干活的只能是人力,而且还是实验室那些人,不是因为将军的死亡而陷入内部斗争的基地,他们光是要解释刺杀事件跟他们没有关系就要费不少功夫。”

“本来就有关系嘛。”黄少天毫无愧疚之意,“如果不是实验室乱搞违禁药品,就不会出现实验品,不出现实验品就不会让你逃出来,你不逃出来就不会回去找他们算账,不回去算账也不会发布刺杀将军的任务……归根结底不是世界的错,都是他们的错!”

喻文州有点庆幸自己现在读不到他的内心,否则估计早就被海量吐槽弹幕给击沉了。

“得想个办法。”他按了按额角,感觉头越来越疼,“很快地下城的警方就要来搜捕我们了,首要的是先从这里逃出去。”

“不行,现在不能走。”黄少天说,“你从实验室里备份出来的资料里,还有一些供货单的存档,上面显示着最近将要发出去的那批货物,是走专供秘密医疗所麻醉剂和镇定剂的渠道,但是它们的成分里添加了别的东西……”

喻文州脸色一变:“蓝雨?”

“是的。”黄少天咬牙切齿地说,“他们这回改用其他方法来把这种该死的东西传播出去了,就算事后被发现,接受药物的第一批人也会被它影响,不得不受到瘾性控制。假如使用药物并且活下来的一百个人里有九十九个都在不断反复使用药物中衰弱死亡,剩下的一个觉醒了天赋,而他脖子上拴着来自实验室的缰绳,听从他们的命令行动,然后把更多的药剂往外散播——这得是有多糟糕的局面?而他们送出的货物是八十箱,每箱里有七百瓶!足足四万八千剂!”

“其实是五万六千。”喻文州提醒道,“六八四十八,七八五十六。”

黄少天:“……”他也是气糊涂了。

被这么一打岔,他稍微冷静下来,喃喃自语道:“一定得把这件事搅黄。”

“作为一个杀手,”喻文州微笑道,“你可真够不务正业的。不过……”

黄少天粗暴地连并两条车道,从匝道口转下公路,一直开进了草地里面。车轮下的土层上覆盖着人造草木,下面实际上是矿区,这里是地下城还没有开发完全的地界,只有一些浅层采矿的无人车在附近转悠。他转头往后座看:“不过什么?”

喻文州眨了眨没有焦距的眼睛。“很靠谱,”他说,“我挺喜欢。”

“还真是谢谢你啊。”黄少天从车里跳出来,又去给他开后门的车门,“所以你有没有什么好建议,大军师?”

他扶着喻文州从车里出来,两个人把这辆租来的、肯定已经被盯住的车丢在原地,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矿区里走去。在地下城的边缘,这里是整个不见天日的区域里监控最薄弱的地方。喻文州也不卖关子,直接道:“等到这批药被运出去之后就不好追踪了,不如从源头掐死。”

“你是说在它被运出地下城的时候截击吗?”黄少天走得提心吊胆,唯恐哪里伸过来一根树枝打到还不能视物的同伙身上。

“不,他们必定知道这个供货详细已经泄露了,所以会有所防备。”喻文州摇头,“而且我们还不确定它会被分几批运出去。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重新回去基地实验室,在储藏的地方把它毁掉。”

“你还真敢说……”黄少天吃惊,“就这个状况怎么都不可能混回去了吧?”

“伪装混进去不行的话,光明正大不就好了?”喻文州一笑,“我们可以被他们抓回去。”

黄少天立刻道:“不行!我就算了,你这样被逮回去还有活路吗?”

“小心计划一下,并不是完全没希望。”喻文州平静地说,“退一万步讲,为了避免这些药流出去可能造成的灾难,赔上性命这种代价不算高。”

“那你找个地方藏起来,我去。”黄少天摆摆手,“我起码逃出来的几率还比较大一点。”

喻文州沉默了。他犹豫片刻,还是说:“讲真,我觉得他们其实不那么想抓你回去。”

黄少天:“……”

喻文州:“他们最可能是看到你的时候一炮就把你轰了,但是我活着对他们来说比较有价值。”

黄少天:“其实……你说了这些道理,其实就是一句‘送死,我来!’不是吗?”

喻文州:“……”这么说倒也没错。

“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所以我想听听你的计划。”看到远处巡查的空中探测器不断飞舞,黄少天停下脚步,拉着对方一起躲进了那些停靠充能的采矿车阵列后面。他把手搭在喻文州的肩上,认真地说:“这一次就不要瞒着我了,怎么样?”

评论(36)
热度(952)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