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周]离离(中)

脑洞越来越偏了怎么回事,我不懂啊……前文→(上)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何处是归程?长亭短亭。

————

(中)


王杰希终于把一脸做梦表情的许斌赶回了他自己的房间,回头严肃地审视盆栽妖精受害当事人。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会儿的周泽楷看起来有点奇怪。他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没动,衬衫扣子解开一大半,王杰希心想颜值高果然怎么都行,这种一言不发的狂野气质也是很神奇。

“你先别动。”他绕过去看了看背后的绿藤,“现在有什么异常感觉吗?”

周泽楷一动不动,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来。

王杰希惊讶地转过头:“你的嗓子怎么了?”

这时候保持站姿不变的周泽楷忽然动了。他先是举起左手,海带状在空中挥动了两下,然后整个人歪歪斜斜地往地上倒了下去。王杰希都没来得及拽住他,一眨眼对方就已经贴在了地面上,呈蛇形扭动着往前移动。

王杰希:“……”

他在这惊人的状况下仍然留有一丝理智,二话不说先把人给按住了。此时周泽楷衬衫背后裂缝里伸出的藤条在空中挥舞起来,努力组成了一个连笔字:救。

“你会说话?”王杰希有了一个不妙的猜测,“等等,你其实不是盆栽妖精对吧?你现在是谁?”

藤条扭曲着写出另一个字:周。

王杰希现在只觉得许斌是不是偶得机缘修炼成了预言术,刚说完盆栽就真的变成周泽楷了,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顶着周泽楷外表的盆栽妖精显然还不适应自己的新躯壳,还试图在地上以弯弯曲曲的方式逃脱,王杰希费了半天劲把他拎起来放进椅子,拿条领带把他的手绑了起来。眼看盆栽还在挣扎,他灵光一现,抄起桌上的打火机按出火苗,凑到这家伙的鼻子前面。

盆栽周泽楷惊恐地往后缩,缩到没地方再缩的时候,只好努力把脸仰起,不自觉红了眼睛流下泪来。

……王杰希心中升起了巨大的罪恶感,总觉得自己在欺负小朋友。

绿藤这时候已经爬到了王杰希的手臂上,从他口袋里掏出手机,划开锁屏,老实不客气地伸过去示意他输入密码。王杰希按上手指解锁,一边说:“你还挺适应这盆栽的嘛,用起来还真溜。”

【感觉不妙。】周泽楷翻开备忘录打字,【如何才能变回去?】

“我怎么知道,这已经超出我技能守备范围了。”王杰希斜眼看着被绑在椅子里的盆栽,后者被他吓得一哆嗦,“你刚才是怎么跟它交换的?”

【许斌冲进来的时候。】周泽楷输入,【眼前一黑然后就这样了。】

王杰希沉默片刻,忽道:“我发现你打字的时候话变多了,要不干脆别变回去了?”

周泽楷停了停,哗啦啦翻起他的微信表情,然后点开了一张巨大的、轻蔑的doge脸。

王杰希:“……”

周泽楷:【我现在有点不太舒服。】

“你变成一根绳子能舒服就怪了。”王杰希也有点束手无策,“要不然我把许斌叫回来,说不定能把你给吓回去?”

周泽楷藤伸出一端绕在王杰希的手指上,另一头继续打字:【我感觉我需要晒晒月亮。】

“月亮?”王杰希转头一看,今晚倒是个晴天,“你身为绿色植物,不是应该万物生长靠太阳吗?”

【我不是绿色植物,只是暂时变成了绿色植物。】周泽楷已经有点没力气了,但还是一字一句地解释。

王杰希眉头紧皱,把它在手里绕成一团:“不是传说妖精什么的要照月亮修炼吗,我带你出去走走……就算变不回来,说不定过个几百年你又可以修炼成人了。”

【变不回来的话,】周泽楷输入,【你首先要考虑怎么解释周泽楷在你这里度过一夜之后就变成了蛇形前进的蛇精病这个问题。】

王杰希:“……”

他又检查了一下绑着盆栽周泽楷的椅子,确保他不会在他不在的时候挣脱逃出去。一条领带严格来说基本捆不住成年男人,虽然盆栽妖精被打火机吓了个半死,但王杰希还是不太放心;他想了想,还是把盆栽妖精拖到床边,又拿了条领带把他两只手绑在立柱上。

【不知为什么,】周泽楷缓慢打字,【有种想报警的冲动。】

“其实你应该给精神病院打电话。”王杰希心累道,“前提是你现在能说话。”

周泽楷:【……】

王杰希:“你有必要把省略号都打出来吗?”

周泽楷:【点点点点点点。】

王杰希:“……行了,我现在就带你去晒月亮。”

他披上外衣,把绿藤绕在手腕上,用这只手拿着手机,以便对方可以随时从袖口探出来打字交流。经过附近许斌房间的时候,他听到里面有梆梆梆的奇怪动静,还有人的交谈声,心想可能是别的队员过去找他聊天了,也没放在心上。


许斌的房间里。

许斌:(用头撞墙)怎么办!我把储存着我多年珍藏的硬盘拿错给队长了!

刘小别:你节哀顺变,不过我想队长不会翻你的文件夹啦。

高英杰:多年珍藏?是比赛视频之类的吗,这个也没什么呀。

许斌&刘小别:没什么没什么咳咳咳咳……


王杰希一路走到大街上,这个时间还在闲逛的人已经不多了,三三两两的下班族疲惫地走着,偶尔还能看见几对牵着手的情侣。今晚月色确实不错,但街上路灯太亮,他四下转了转,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僻静的花坛。

他扫扫灰,正想坐下,面前忽然跳出两个染了头发的不良青年来。

青年甲:“喂谁让你坐在这里的,这是我们的地盘你知道吗?”

青年乙:“就是就是,当年公园里的广场舞还没挪到小区的时候……”

青年甲:“谁让你忆往昔看今朝此起彼伏了,过去的都是过去,我们要向前看!”

青年乙:“太哲学了,老大你果然见识广博。”

青年甲:“那是,我从小就博览群书。”

青年乙:“不愧是出身书香人家。”

青年甲:“可惜家道中落……”

青年乙:“但我们还是在这个城市落地生根!”

王杰希:“……”

周泽楷悄悄伸出一截,在他的手机上输入:【这两个成语接龙的逗比哪来的?】

王杰希:“……”我怎么知道!

青年甲:“根深蒂固。”

青年乙:“固执己见。”

青年甲:“见缝插针。”

青年乙:“针砭时弊。”

青年甲:“弊……呃……”

王杰希:“弊衣箪食。”

青年甲:“……”

青年乙:“你是看不起我们老大吗,竟然还抢答!”

青年甲:“是啊我明明能想起来的!你什么意思啊!”

王杰希:“……”

他们越说越气,两个杀马特青年索性撸起了袖子。王杰希无奈地活动了一下手腕,但还没等他动手,就见一条绿影倏忽从他的袖子里窜了出去,冲着俩人的脸噼里啪啦一顿猛抽。

青年甲:“我的妈呀……这家伙居然是江湖上使鞭的好手……!!”

青年乙:“怎、怎么办呜呜呜呜要报警吗……”

王杰希:“……”你们有一点混混的志气行不行?

周泽楷藤打够了,嗖一下又溜回了他的袖子里,在不良青年们看来就是这个神秘高手一抬手,鞭子就如同活的一样(确实是活的)卷了回去。花坛啊地盘啊成语接龙什么的被他们统统抛在了脑后,俩人一边哭着一边跑了。

……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江湖上使鞭的好手王杰希说。

————

后文→(下)

评论(80)
热度(98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