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四点三)

太久没填土了,还记得前文吗……

本次安利:Midnight Affair - Tom Barabas

————


叶修把两个沉重的培养槽水箱拖过去堵在门口,韩文清则跳上柜子,撬开换风管的门,砍断十字形的防护栏杆,露出后面黑漆漆的通道来。

两个人从狭窄的通风口钻了进去。韩文清一边调出手腕上简易的地图查看,一边问后面的人:“你是不是上次来这里就发现了黑市不对劲?”

“远远没有这么严重。”叶修说,“那次我只是发现黑市普遍对目前生化机械的道德标准非常宽松,不过毕竟是黑市,也不是特别意外的事情。但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培养槽,可不仅仅是制造类人生化外壳,而是制造人体适配的部件……”

“少来生化派的概念行吗,”韩文清打断,“说点正常人能理解的。”

叶修道:“如果说正常的生化机械研究是做出看着像人的机器,那么这个就是创造真正的人——不是无敌和忧郁那种金属和溶解液组成的躯壳,是真的肌肉、骨骼、脏器和血液。这本来该是生化派的课题,可是走着研究最前沿的却是机械派,他们已经彻底抛弃了’自由灵魂’的信条,想要把人的意识机械化。”

“这太讽刺了。”韩文清说,“曾经科学家试着让机器拥有人的思想,现在目标换成把人变成机器了。”

“他们觉得人的意识是可以控制的,只要采取合适的手段,就能操控个体产生的思想。”叶修低声说,“过去的一些时代里,人们通过监控社会上的行为来操纵群体方向,而如果这项研究成功,人们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一举一动被监视了,从最开始,他们的思想也不会和操纵者期望的产生任何偏差。”

“那制造真实的人体部件,这是第一步吗?”韩文清问。

“我猜他们想要通过某种基因手段,把控制力渗入到人群当中。”叶修说,“医院会使用仿真义体,手术需要血液和器官,新生儿有生产检查,对研究院来说机会太多了。何况如果意识的移植一旦成功,永生也不是什么难事。”

韩文清想象了一下未来可能会展开的图景,不禁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研究院内部也有很多清醒的声音。”叶修继续说,“机械派里最激进的一个领导者被驱逐了,换过一次血的机械派不再那么明目张胆,他们不会表现出对目前道德的挑战,但是我知道,他们从没停止过探索这个目标。”

“我不清楚安全局知不知道这种事情。”韩文清自言自语,“我有种感觉,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会让我失望。”

“不过如此。”叶修叹了口气,“号称处于联盟人类智慧顶点的研究院,它的道德底线也不比一个充满了犯罪者的黑市好到哪里去。”

那么你呢?韩文清想问,你在这整件事情中间,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虚拟地图上发出轻微蜂鸣,他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两人停在通道中间,韩文清竖起侦察器的屏幕,把一支细小的电子窥镜从透出微弱光线的十字栅格的窗口吊了出去。

下面房间里的景象随机映入这块屏幕中。韩文清缓慢调整窥镜角度,让镜头扫过整个场景:这个车间里一侧如同废旧机器回收处,数不清的零件散落在那个巨大箱子机器的周围,不断有小型机器人被拆卸清理,送进传送带上面;另一边则排列着许多他们在那个房间里见到的培养槽,不过里面不再是人体的部件,而是完整的人形。

“这就是星期一说的那个地方。”叶修紧紧盯着那台机器,“流水线上的核心,他们想用机械的智能内核来逆推人类意识的机械性,至于那些人类的生命波动,肯定就是从培养槽里传来的。”

韩文清说:“事不宜迟……”

他们的耳机里忽然同时响起了无敌最俊朗的报告,他用忧郁小猫猫那种温柔语调飞快地说:“我没有找到星期一,它逃跑了!”

“什么?”韩文清眉头紧皱,“它为什么要逃?有人来抓它了吗?”

“不是……”无敌最俊朗停了停,“从酒店和街道的监控来看,它是冲着地下黑市那边去了,我觉得它可能要来地下基地里面。”

两人对此颇为不解,但是形势让他们暂时没时间考虑这个问题。叶修安排无敌最俊朗在地上接应之后,他们就破开通风口上的栅栏,从天而降跳进了这个工房里。

流水线边的人都惊呆了,他们都是研究人员,只有两三个安保夹杂其间,怎么都想不到在地下深处的实验室里还会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韩文清和叶修飞快撂倒这里的人之后,第一时间就把机器给关上了,那巨大的、微微颤动的机器在关闭动力源后仍持续运行了几秒,随机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彻底停了下来。

韩文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去过的非法私监和黑帮窝点不知有多少,但这个地方还是给他一种格外不舒服的感觉。那些有思想而无自主权的机械,有生命却缺少灵魂的人体,一切都带着理所当然、又扭曲不堪的逻辑,让人很有种把周围砸个稀里哗啦的冲动。

在他有机会把这个念头付诸实施之前,对面墙上那块屏幕忽然闪烁几下,亮了起来。镜头里是个平凡无奇的中年人,正坐在桌子后面看着他们。

“你们好。”他说。

韩文清眉头一皱:“你是研究院的副院长?”

“不不不,”叶修纠正道,“是前·引咎辞职·狼狈卸任·全境通缉·没有退休金·副院长。”

副院长:“……”

“你不是叶秋。”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几乎作不出什么表情,“你通过手术整容成了他的样子吗?你是怎么通过基因测试的?”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叶修轻描淡写地说,“我倒感觉你确实是前副院长,不过我没记错的话,你早就被研究院秘密处决了才对。”

他们的对话让韩文清感觉有点奇怪。按理来说,叶秋和叶修是长相肖似的双胞胎这件事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也应该不是什么终极秘密,可是对方见到这个身手不凡的“叶秋”时,居然宁可联想到是别人整容成这样,也没往双生兄弟这个方面猜。

除非,他想,对方有某种把握认为叶修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处决得还不够彻底。”副院长翕动嘴唇,很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来,“就算是在钢铁的机械的死亡里,人类的灵魂仍将……”

“哦,你把一部分意识割裂带走了是吗?”叶修问。

副院长:“……”

“你其实可以听他摆完谱的。”耳机里的无敌最俊朗说,他不禁对这个倒霉的前副院长产生了一点怜悯。

“没那个时间了。”叶修转过身。他的面孔处于监视摄像的死角里,这一刻,他冲韩文清挤了挤眼睛。


评论(49)
热度(571)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