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十六)

要相信你喻的智商!

脑补了一下限定版分结局……

————

16


“等一下!”把眼睛凑在监视窗上的年轻人喊道,“我好像看见什么东西了。”

“什么东西?”他旁边的驾驶员嘲笑道,“你这一路上可是发了好多次假警报,能别大惊小怪的吗。”

“不不,真的有异常……”年轻人辩解道,“你降低一点高度,这次我肯定没看错。”

驾驶员耸耸肩,拉低了飞行器的高度。他们本来是地下基地里的安保人员,平时工作最多也就是四处巡逻,站站岗什么的,但自从昨天中枢的维护警报响起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消停过。先是上级发现这次的警报不是普通的维护周期,然后大门紧锁的指挥室里还关着薛定谔的将军,门打开前谁也不知道他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后者的可能性显然远超前者,特别是基地内部已经混乱起来的时刻,估计没几个人会真心盼望他完好无损地出来。

两个人所属的巡逻队和实验室关系密切,这次就受联系人安排,在泛地下城的区域里开始搜捕据说引发了昨夜一系列混乱的犯人。送到他们手里的消息宣称,犯人在实验室里造成了极大破坏,危害程度甚至超过了基地部分受到的损害——假设将军还没死的话,否则也另当别论——因为把他们及时抓捕回来是必要而紧急的行动。

不过任务的额外注明就让人费解了:对于犯人A(配以半张脸的模糊照片)要尽量抓住活口,犯人B(完全没有照片)如果妨碍的话就直接打死不作考虑。

“所以说,你有没有感觉犯人A的照片有点眼熟?”巡逻员咕哝道,“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他似的……啊你看到了吗?采矿区里!”

他旁边的驾驶员这回也看到了在热力监测仪里移动着的红点。采矿区的自动机器笨重地挪移着,在十字框里呈现出绿蓝相见的巨大方块,而有个闪烁的红点在中间跳来跳去,不一会就跑进了拉着禁入线的陷坑里。

驾驶员控制着飞行器向下俯冲,他确定那肯定是个目标,就算他其实不是要追捕的逃犯,至少也是不遵守地下城规矩的居民,抓来送回治安处也是有理有据。他在集中精神的时候,顺手关掉了热力监测仪的界面,让视线完全被清晰真实的摄录画面占据。

他的搭档调整着武器,已经做好了准备,似乎想降落以后就跳下去和逃犯决一死战。驾驶员说:“你待着别动,我会先从上面给他们一梭子。”

“什么?”巡逻员瞪大眼睛,“你搞不好会把人直接灭掉的!不是说要抓活口吗?”

“只是说’尽量’而已。”驾驶员说,“能把实验室搅得天翻地覆的人,我觉得你去跟他面对面血拼不是什么好主意。再说我会小心的,预备急救措施,基本还是能保住条命的。”

他们已经接近陷坑边缘,飞行器的速度减缓了。两百米,一百米,只要转个弯,陷坑下面的情况就会一览无余……

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飞行器剧烈晃动起来,刚刚已经脱出了保护装置的巡逻员撞上顶板,翻着白眼晕了过去。驾驶员也大惊失色,他勉强调整视镜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一座自动采矿机器举着它本应该深入地表以下的金属手臂,笨拙地冲他比了个中指。


“嘿你这个主意真不错!”黄少天推开采矿机器的盖子,从里面跳出来,飞奔到坠落的飞行器边。里面的两个巡逻队员都已经昏过去了,他一手一个把这俩人拖了出来,把头伸进驾驶室,检查了一下受损状况。

“这次成果如何?”喻文州指挥机器滑到他附近。

“挺好,终于有个损坏度低的飞行器了。”黄少天想了想,把驾驶员随手挂在采矿机器上,把那个年轻的巡逻队员捆起来放了回去。“我们可以回去了,不过还得处理一下这小子。”

如果驾驶员还醒着的话,估计会被眼前的场景吓得重新昏倒一次。这个陷坑里横七竖八躺着三四架飞行器,不是顶盖飞了,就是引擎烧毁,看着都凄惨无比。他们都有着跟他差不多的受骗经历:先是被一个可疑人员吸引过来,然后在快要降落的时候猝不及防地被旁边的采矿机器一巴掌扇飞,摔成滚地葫芦。

这些有着宽阔轮子的采矿车确实笨拙,但是拜它们内部的设计核心所赐,如果只是重复一个标准动作的话,它们可以做得非常准确而有力。可惜因为他们灰扑扑的外表和落后的型号,大部分驾驶者先进飞行器的人都对这些老家伙不屑一顾,殊不知只要有合适的指挥者,就连扫地机器人也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黄少天先扶着喻文州,让他躺进这架目前唯一完好的飞行器舱室里。这里面的急救设备居然已经被打开了,他一边感叹瞌睡都有人送枕头,一边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线头、贴布和管子连到喻文州身上。

“你别乱来啊。”喻文州无奈地说,“就算隔着屏幕看不太出破绽,这么捆成麻花也明显不对劲吧。”

“哎我可没弄过这种东西啊!”黄少天看看左手的成像仪金属夹,又看看右手冒着可疑液体泡泡的软管,“我给你描述一下——”

喻文州仔细听着他的形容,不时指导几句,终于两个人成功完成了一个被击中后半死不活、用机内医疗设备维持生机的倒霉伤者形象。在替他绑好胸前绷带的时候,喻文州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手指有一丝颤抖,不禁问道:“你怎么了?”

黄少天沉默了两秒,实在忍不住大笑出声:“你鼻子里插的管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蝴蝶结形的……”

喻文州:“……”

为了避免被回击,黄少天一溜烟钻出了飞行器,把原本驾驶员的外衣剥下来自己穿上,再把茶色的护目镜向下一拉,对着飞行器外层的反光照了照,自觉十分满意。然后他拎起巡逻员的脖子,简单粗暴地前后猛摇两下,对着这个醒来后表情缓缓转为惊骇欲绝的倒霉鬼,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

“来来,”他拍了拍对方的脸颊,“我教教你怎么跟犯罪分子真诚合作。”


临时搭建起的指挥室里,负责人看着派出去小队飞行器的信号接连二三消失,不禁心急如焚。他预料到这次的目标很棘手,可没想到在双方现状差距如此明显的情况下,这边竟然完全没有体现出任何优势的意思。

就在此时,指挥室的频道响起了提示铃。巡逻员的声音从讯号里传来:“报告,我们已经捕获了犯人A,请中心定位我们的地点!”

负责人又惊又喜,下意识打开了定位,看到那个蓝点正在地图上平稳地向基地驶回。他压抑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尽量平静道:“情况如何?请接通视讯通话。”

对方很快接通了视讯。画面里是一个年轻巡逻员的脸,他转动了一下镜头,指挥室里的人都看到了被医疗设备缠绕在中间的“索克萨尔”——他闭着眼睛,面色平静,好像正在熟睡。

“没错!”负责人暂时切断了通话,兴奋地低声说,“那个就是索克萨尔!开启通道口,让他们进来……”

“且慢。”一个嘶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命令。

负责人面色一肃,弯腰致意。一架轮椅从指挥室的门口滑了进来,上面坐着的人整个头上都缠满了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看起来简直可以直接拿到罪案剧里去客串神秘凶手。他的喉咙显然受到了损伤,只能勉强发出声音,但如果喻文州在此,他一定能立刻认出这位“教授”来。

“那个巡逻员应该是被威胁了。”教授断言道,“做好准备,在飞行器降落的时候,第一时间控制住里面的所有人。”


评论(29)
热度(868)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