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十七)

二十之前差不多能完结啦~

喻总:人类,呵呵

————

17


基地斜向外的出入口缓缓打开,荧绿灯光沿着墙边亮起,向着西南方向延伸出去,眨眼间勾勒出两条长长的通道线。一架侧面受损的飞行器歪歪斜斜地拉低高度,降落进来的姿势让人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

负责人又看了一眼定位上的光点,它就在通道阵列前方,虽然位置略有偏差,不过毫无疑问就是目标没错。

这条通道口直接连着实验室的仓库,此刻那里已经被机器和安保人员占满了,鲜红的警示灯在他们头顶闪烁,只等着飞行器一停稳,就包围里面的人。

“不能掉以轻心。”指挥室里的教授说,他咽喉上的伤口还没有恢复,嗓音仍然非常沙哑,“他们既然敢劫持飞行器回到基地实验室,就肯定有所依仗,就算索克萨尔应该还处于蓝雨的后遗症状态里,他那个看着像是雇佣兵的同伴也不好对付。”

负责人想了想:“不如我们直接密闭仓库,然后在里面放出麻醉气体……”

“没用的,在蓝雨还生效的时候,其他生化制剂都对实验体没什么效果。”教授淡淡道,“而且那样在飞行器入舱的时候,还有可能引起他们的警觉——其他人可以不管,但是索克萨尔必须得活着回到我们的培养槽里。”

就在此时,降落的飞行器已经沿着轨道慢慢滑入了停靠位。旋转的仓库门在它背后飞快合拢,几支通常用来维修的金属支架从墙壁上伸出,从四周夹紧了飞行器。眼看它已经完全失去了机动能力,负责人也没有放松下来,他一边指挥着安保人员拿起武器围拢过去,一边对着通讯器下达命令:“巡逻队驾驶员,立刻切断飞行器的一切能源,打开舱门!重复一遍,立刻切断飞行器的能源……”

飞行器里没有任何讯号传出。这更加坐实了教授的判断,如果里面的巡逻队员还有自主行动力,他们必定会听从指挥;现在这种沉默的情况下,那些妄图浑水摸鱼来个意料之外奇袭的敌人,大概正在不知所措,绞尽脑汁想翻盘吧。

然而在已经被完全控制的时候,任他们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从全副武装的包围下脱身。

此时此刻,指挥室里的教授轻推眼镜,绷带下面的脸上不可避免地露出了一丝“老子料事如神”的微笑。之前被“索克萨尔”和那个疑似雇佣兵的家伙突袭的狼狈耻辱,眼看就要一并洗刷,就算对方棋出险招、胆大包天地试图潜回基地,这种伎俩仍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不对,他猛然一惊,他们到底为什么还要回到实验室来?

没等到提醒,负责人已经下达了第二道命令,围拢上去的安保人员开始强行拆除飞行器的舱门。就在这刻,飞行器前端的探灯忽然疯狂的闪烁起来。

“不对!”教授脱口喊道。

他从轮椅上竭力探出身体,拼了老命把手伸到控制台另一头,拍下了标着“6-8”的按钮。眨眼之间,仓库地面骤然塌陷,蒙着隔绝材料的钢板往两侧翻开,除了被金属臂夹着的飞行器外,所有东西都顺着倾斜的平面向下滚去。那些手拿武器的安保人员也一样,他们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变故,全都东倒西歪地掉进了下面的坑里。

负责人又惊又怒,不知道为什么在稳操胜券的情况下会出现这种变故,但他马上明白了教授此举的原因——飞行器的探灯终于熄灭,然后从它的缝隙里面冒出丝丝烟雾,两秒钟后,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充斥了仓库。激荡的气体冲击着狭窄空间里的一切,翻飞的零件和残片有些被巨大的推力扎进了四周墙壁,连那几支金属臂也受到了程度不一的损伤,晃晃悠悠地从天花板上垂落下来。

“低压爆弹……”负责人眼前一黑,这种疯狂的情况彻底超出他的预期,他在心底对自己大喊,“飞行器里的人呢?他们不要命了吗?!”

仓库里的剧烈爆炸引发了一串连锁反应,连指挥室里的人也能感觉到那从管道传递而来的震动。幸好教授反应及时,打开了连接6号和8号通道之间的隔离层,让安保人员们掉进了位于它们当中的防护区里,才免遭爆炸气流的波及。虽然低压弹相对比较温和,在室内造成的伤害有限,但是如果真让那些人迎面撞上,起码也要丧失一大半的战斗力。

“监控镜头。”教授沉声说。

负责人心中稍定,立刻听从他的吩咐。此前使用的镜头被飞起的烟尘遮挡,他调出另一面的监控画面,观察6号通道仓库里的情况。

这不是一次自杀式的行动。令人惊讶的是,爆炸的飞行器还没有完全解体,但从分离的舱门来看,里面确实已经空无一物,既没有巡逻队的驾驶员,也没有医疗仪器或者索克萨尔的身影。

教授道:“搜索仓库,他们可能躲在了什么地方。”

虽然负责人不觉得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他们可以瞒过己方的无数双眼睛逃遁到什么地方去,但事实摆在眼前,也没有什么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幸好通道仓库是完全封闭的,只要索克萨尔还在里面,他们就肯定会被找出来。

负责人随即又按了一下“6-8”按钮。隔离板恢复原状,因为气压方面的设计,旁边的8号通道门徐徐打开,用来平衡系统的内部循环。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定位图像上面的光点仍在基地外面徘徊着。


十分钟前。

“等等,”喻文州说,“先别起飞。”

黄少天坐在驾驶座里,正在嫌弃这个空有最新设备却不怎么顺手的飞行器引擎,闻言转回头:“你又有什么坑人主意了?”

“这不是坑人,是自救。”喻文州纠正道,“你穿着驾驶员的衣服吧?先脱了,跟你旁边那个换一下。”

那个倒霉巡逻员之前被黄少天拎出去收拾了一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总之这家伙现在是要他往东他不敢往南,听话的很。黄少天边扯拉链边问:“怎么,你要他来开飞行器?你会开吗?”最后一句是对着巡逻员问的。

“呃,我的技术不太好……”巡逻员愁眉苦脸道。

“没关系,他不需要开很久。”喻文州说,“你问问他,他们出发的时候,走的是几号通道?”

“是6号通道,”巡逻员生怕又被揍,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大王。”

黄少天:“……”

“很好。”喻文州点头,“偶数编码的四条通道供飞行器进出,6号和8号通道中间只有一层隔离板,刚才资料里面,要运出去的蓝雨货箱就在8号通道的仓库里。如果飞行器返航,应该还是从6号通道进门。”

“你是说,”黄少天领悟了他的潜台词,“我们的伪装可能会被发现?”

“十有八九。”喻文州微微一笑,“如果教授已经醒来的话,那就差不多。毕竟这里面处处都很奇怪,巡逻队员又少了一个。”

黄少天摸了摸下巴:“所以你有什么主意?”

“除了这架之外,再控制一架无人飞行器返航。采矿机器里应该有低压爆弹,给无人机上差不多两个单位的量就够了。”喻文州说,“我们开着这架跟在附近,然后用通讯联系实验室,他们看到的定位应该相差不多;不管他们看不看穿,都会打开6号通道门,我们把无人机停进去,启动低压爆弹。无论是为了保护里面的埋伏人员,还是防止通道内部压力过大,指挥只要有点脑子都会打开6号和8号通道之间的隔离板,这之后为了平衡系统内部循环,8号通道门也会打开,这时候我们直接从那里冲进去就行了。”

巡逻员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黄少天倒是已经习惯,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计划没什么问题,于是笑道:“成,就这么搞。”


就在8号通道门完全打开的一瞬间,一架飞行器迅疾地冲了进去,路上冲开了所有试图阻挡它的东西,如同一道劈开黑夜的电光。人们只感觉6号通道里的监控画面晃动了几下,然后从他们的脚底传来一连串沉闷的轰隆声。

警报声嘶力竭地响了起来,就像在指挥室里面的所有人脸上扇了一通动次打次的耳光。

评论(51)
热度(90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