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二)

全文TAG

————


听到这句旁白,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刚才我就想问,”喻文州说,“怎么没看见少……清纯可爱的黄小姐呢。”

“也没见着叶秋啊。”张佳乐抬头,“他是住在你们楼上吧?”

“他在南边第一间。”林敬言喝了一口牛奶,“分配到那间的时候,我们发现那里的房间有点窄,床也比较小,所以他是一个人住。”

“啊,那楼上楼下的格局应该差不多了?”方锐眨了眨眼睛,“昨天晚上我和少天姐姐聊天的时候……”

林敬言:“噗——”

“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旁白叶修插话道,“这年头女孩子们之间已经不怎么流行互相叫姐姐了。”

“……”方锐表情麻木,“我哪知道现在的姑娘们怎么个叫法……另外我喜欢叫,你管得着吗!”

“不错不错。”肖时钦点头,“这回更有可爱女学生的感觉了。”

方锐:“……”

“所以你们聊了什么?”张新杰问。

“那会儿我们分房间的时候也是,因为那个房间小,她就自己单独住一间了。”方锐继续说,“少天姐姐很健谈的嘛,跟我们聊了很多她职业生涯的故事,后来她说晚上要赶(mo)稿(yu)就先回去了,可能睡得比较晚吧。”

“我去把她叫醒。”方锐自告奋勇地站起来,“现在也不太早了,正好起来大家一起吃个早饭。”

王杰希点头:“那我也去叫一下叶秋,他一个人住,说不定忘了设闹铃。”

“——暴风雪还没有停息,在这个清晨,来自四面八方的陌生人聚在一起,气氛一时间还算融洽。”叶修旁白道,把录像机转过来,“虽然电脑前面的你们都知道,眼前的平静只是假象,潜藏在冰面下的暗流,很快就将……”

“你的语气超幸灾乐祸啊。”肖时钦中肯地说。

“少天姐姐,起来吃早饭啦!”方锐敲着门说。

众人听着他一口一个“少天姐姐”,都感觉特别牙酸。方锐在那边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扮演的状态,一边有节奏地拍门一边喊:“起床啦!黄少天!开门开门开门哪!”

“不太对吧。”喻文州站起来,“这样都还没醒,你确定她在房间里?”

“应该在啊?”方锐一怔,“我们早上起来的时候都没看到她出门。”

张佳乐说:“会不会是到屋子外面去了?”

“不会吧,早上这么冷。”江波涛瞥了一眼外面晴空万里的天气,“要不我们从屋外窗户看看她在不在?”

大家觉得这样也行,鉴于男士们不好偷窥少女房间,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江波涛和方锐的头上。俩人绕出门外,踮脚从窗缝里瞧了瞧,皱着眉头回来了。

“窗帘拉着,但是有缝隙……”方锐苦恼道,“好像看到床上躺着人,但是又不太确定,会不会是晕倒了什么的?”

“那可不妙,我们最好进去看看。”张新杰说。

方锐走到门口,拧了拧把手:“没辙,反锁着呢。”

“这间房子里,所有卧室和浴室的门,都可以从里面锁上。”叶修插播旁白道,“如果被反锁,那么只能拿备用钥匙打开,备用钥匙在距此三公里的管理员手上……”

“你特么在逗我吗!”方锐抓狂。

“……不过为了节目的顺利进行,主持人我这里也有一套。”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拎出一串钥匙,“总之,你们在并不当真存在的地下室里发现了它。”

离他最近的孙哲平接过了钥匙。上面串着十二把,分别是八间卧室和四间浴室,上面用胶带贴了编号。他找出楼下南侧第一间卧室的钥匙,走过去打开了黄少天的门。

开门前,江波涛提醒了一句:“那个,我们现在要进来了啊?”

没有人回答。

厨房里的人全都围到了门口,随着门缓缓被推开,他们看到了躺在床上、还穿着睡衣的黄少天正在低头打游戏。

他看到有人打开门,立刻把游戏机一扔,举起一张纸,上书:我现在是尸体。

所有人:“……”

走廊里沉默了两秒。林敬言严肃地走过去,象征性试了试黄少天的脉搏,然后表情沉重地说:“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江波涛:“这是命案!”

方锐:“少天姐姐你死的好惨啊啊啊啊——”

“女士们不要看了!出去冷静一下!”喻文州立刻把他们俩踢出了房间。

方锐作晕倒状,被张佳乐扶了出去。江波涛则很快恢复了记者本色,从人群里挤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让我检查一下。”身为医生,林敬言义不容辞地说,“俗话说,尸体是会说话的,从伤口和各种细节可以推断出一些信息……”

“其他人,在外面等。”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出声道,“保护现场。”

大家差点忘了,这还有个警察设定的人呢。于是他们退到门口,扒着门框看。

林敬言戳了一下黄少天:“喂尸体,你说话啊。”

“尼玛,要不要这么没有人权,什么仇什么怨!”黄少天郁闷道,“还没等本少女小说家施展推理技巧破解谜案呢,结果第一个就便当了,这个设定一般不都是主角吗!要不要这么坑爹!”

林敬言:“尸体不要废话好吗……”

“……”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这里被人砸了,满脸血。”

然后他滑下床,呈维特鲁威人造型往地板上一躺:“这个姿势。”

林敬言于是对门外道:“是被拍死的。”

众人:“哦——”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捡起游戏机,跑去厨房吃早餐了。就在此时,王杰希从楼梯上下来道:“怎么回事?我听到下面有人在尖叫。”

“少女小说家遇害了。”韩文清说。

王杰希:“……我正想说,叶秋的房间门怎么敲都没人应,我试着开了一下,门没锁。房间里没人。”

厨房里的人面面相觑,该不会一晚上死了俩吧,这进度略快啊?

“所以黄少天是怎么回事?”王杰希问。

喻文州说了说情况,其余人上楼去看叶秋的房间。里面东西整齐,桌上有张纸条,用叶修的笔迹写着:“没有可疑痕迹。”

“门没锁的话,”张新杰疑惑道,“那么他是自己出去的?”

“我们出来的时候没看到他下楼。”林敬言说,“我们当时是几点醒的来着?”

“我们下楼时大致是七点半。”张新杰说,“此外,我早上六点就醒了,然后出门晨练……”

“等等这设定槽点有点大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的方锐插话,“我们可是暴风雪山庄,你们居然还会早上跑出去晨练?”

“不只是我,还有王教授。”张新杰说,“作为电台主持人,我必须要勤加锻炼、保持体型。”

孙哲平嚼着吐司道:“我记得你不是女主持人……”

“男主持人也要注意身材。”张新杰正色道。

“至于我,因为年纪大了又身体不佳,最近培养了早晨跑步的习惯。”王杰希说,“虽然外面风雪漫天,但是生命不息,运动不止。”

林敬言:“根本就是你们两个自己控制不住晨练的习惯吧!”

“我起来晨练的时候遇到了王教授。”张新杰继续道,“当时是六点十分,房子里没有任何异常,我们在附近跑了两圈就回来了,那时候是六点五十分。”

“然后各自去淋浴,”王杰希补充道,“换衣服,下楼做饭。”

喻文州转头问林敬言:“你能估计出黄小姐大致的死亡时间吗?”

林敬言从楼梯探出身体,冲楼下厨房里的黄少天喊道:“你死了多久啦!”

“半夜!”黄少天回答,“脸上血都干了嘞。”

“大概前半夜吧。”林敬言回头说。

众人默默点头,下楼回到一楼客厅里。孙哲平对沙发里的方锐和张佳乐说:“钢琴家失踪了。”

“不,”方锐悲伤地说,“不要再让我知道更多坏消息了!此处应伴随着抽泣。”

张佳乐塞给他一包薯片作为安慰。

“我们现在最好还是待在一起,”张新杰说,“等电话线一接通,就赶紧报警。”

叶修旁白道:“当然,电话线在剧本进行到百分之九十之前都别指望了……”

“我可不相信你们。”江波涛抱着手臂说,“小说家已经被杀了,这里又没有别人来,凶手一定就在你们中间!”

“我们又怎么相信你呢,江小姐?”孙哲平抬起眼睛,“你们的房间就在黄少天隔壁,半夜就没听到什么声音吗?”

他话音刚落,起的比较早的几个人立刻把目光汇集在张佳乐脸上。

“怎么啦?”张佳乐莫名其妙道。

“你之前是不是说昨晚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张新杰问。

“还真是!”张佳乐想了起来,“我夜里听到南边有开门关门的声音,不过本来以为是有人半夜起来用洗手间什么的,而且江小姐不是也说没听见吗?”

“我确实什么都没听见,况且我整晚都和我的室友在一起……”江波涛惟妙惟肖地冷笑了一声,看向方锐,“你也什么都没听到吗?”

“啊?”方锐茫然地摇头,“我不知道,我睡得很沉。”

王杰希的视线从他脸上一扫而过。喻文州在旁边说:“比起这个,我想大家都注意到另一个问题了吧。黄小姐的门是锁着的,窗户也没法从外面打开,这是一件典型的、传统的、呼应主题的——密室杀人案。”

“此处应有掌声。”叶修旁边道。

众人配合地开始拍手。黄少天在旁边怒道:“喂!我在天国注视着你们啊!”

“叶秋。”周泽楷忽然说。

所有人都移过目光,他继续道:“我们现在是不是得出门找找他?”


————

(三)

评论(108)
热度(188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