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三)

全文TAG

————


“叶秋——”

“你在哪儿——”

在警察同志的良心提议下,人们分两队从东面和西面出发,开始去外面搜寻失踪人士。叶修给了他们一张手绘地图,标示了设定里的场景:比如湖边是“陡峭光滑的雪坡”,停车场是“黑暗的树林”,小路是“被大雪彻底堵住的来路”,远处的便利店则是“漫天风雪中唯一闪烁着灯光、却遥不可及的灯塔”。

“不管哪个地方都好像很适合发生凶案的感觉。”张佳乐说。

大家看着这张七歪八扭的地图,都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尽管清纯可爱的女大学生刚刚饱受惊吓,但她说什么也不和一具尸体待在一座房子里,还是跑出来跟大家一起找人了。方锐这会儿恢复了一点精神,欢快地喊着:“叶秋——叶秋——你在哪儿呢——”

“注意,”叶修在后面提醒道,“再喊几嗓子,你们就要触发雪崩全灭结局了。”

“这也可以?!”方锐大惊,“这不过就是雪大了点,还没到雪山的级别吧,至于喊两声就雪崩吗?”

“我说会雪崩就是会雪崩。”叶修完全没有讲道理的意思,“再说一开始构思剧本的时候,谁说【暴风雪山庄的设定好!还可以来个雪崩遁!】来着?”

方锐:“……”

其他人纷纷用你为什么要作死的眼神看着他。

“等一下,”韩文清打断道,“那个是不是叶秋?”

正如他所说,东面的小队还没走出几步路,就看见了叶秋坐在不远处长椅里的身影。喻文州挥手道:“叶秋?”

叶修立刻拦在他们面前:“在目前风雪的能见度以及场景设定的比例上来看,你们还暂时看不到他。”

“那喊话总应该能听见吧?”张佳乐疑惑道。

叶修摇头:“也听不见……你们先过去就知道了。”

几个人都有种不好的预感。等到他们来到长椅边,看到叶秋手里也举着一张纸的时候,这种担忧达到了顶峰。

“怎么又死了一个啊——”方锐抽泣道。

“咦?”叶秋抬头,“我还活着啊。”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仔细看去,那张纸上写的是:我现在正昏迷中。

林敬言不在这一队里,于是张新杰走过去试了试他的呼吸,转头道:“还活着。”

叶秋从椅子上站起,摊手道:“先回去吧……我被人打昏了。”

“你这就醒了?”韩文清怀疑地看着他。

“回去再醒比较科学一点。”叶秋说,“不过我觉得你们不会想要真的把我扛回去。”

“怎么不想啊!”方锐兴奋道,“我们可以一个抬头一个抬脚……”

叶秋:“……”

幸好他的提案没有得到支持,叶秋还是跟他们走回去了。他边走边忧郁道:“早知道我就不跑出来了。”

张佳乐问:“所以你没事为什么要出来啊?”

“他昏着呢,大家不要跟他搭话。”叶修提醒道。

张佳乐换了一个表情:“哦可怜的钢琴家,为什么要没事跑出来!实在是太让人心痛了!”

叶秋:“……别这么浮夸行吗!”

这一队人吵吵闹闹返回的时候,另一个队伍也正好从对面回来。看到这边的叶秋,他们纷纷过来慰问:“找到啦?死的活的?”

“活的。”韩文清说,“不过昏了。”

“哦——”对面发出遗憾的叹息。

叶秋:“……”

周泽楷走过来,上下打量他。江波涛问:“你在做什么,验尸吗?”

“我还没死呢!”叶秋怒道。

“作为警察,”周泽楷想了想,问叶修,“我能看出什么额外的东西?”

“哦很好,利用自己的职业优势也是游戏的一部分。”叶修对着摄像机点头道,“大家终于开始认真起来了,令人欣慰!”

众人等着他的下文。

“不过因为你其实是新手,所以也看不出来什么啦。”叶修说。

周泽楷:“……”

“好吧,你还是会留意到一些细节。”叶修感觉节目组快要造反了,不得不补充几句,“比如他的前襟沾着很多水迹,手上有轻微的冻伤,但是看起来并不严重。对于在雪地里昏迷的人来说,他的状态算是比较好的了。”

他不提,大家都快忘记暴风雪的设定了。方锐惊讶:“对哦,他居然没有冻死?”

“也许他昏迷的时间不算太长。”林敬言说,“医生能看出什么吗?”

“没啥,只能看出是从背后被人砸倒的。”叶修说,“凶手们太缺乏创意,一个两个都是用砸的,都没有什么戏剧感了哎。”

“昏迷的时候,雪地里有什么特别的迹象?”喻文州问,“现在外面积雪程度如何?”

“风很大,积雪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叶修解释道,“其他的你们可以醒来再问他。”

众人回到客厅里的时候,黄少天正在烧热水。见到叶秋他招呼道:“哎哟,回来啦?”

“我在昏迷,不要跟我搭话。”叶秋说。

“那算啥,”黄少天说,“我现在都死了。”

叶秋:“……”

失去意识小组于是开始泡茶吃点心,其余还活着的人聚在一起,气氛十分凝重。张新杰环顾众人:“对于目前的状况,大家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存者且偷生,死者在偷吃。”王杰希总结。

所有人:“……”

“我还没死。”叶秋强调。

江波涛咳嗽一声,架起腿,双手抱胸,身上顿时浮现出一种推理小说重要女配角特有的气质来。不愧是戏剧社的中坚力量,他对自己的角色定位把握的非常精准:这种记者和调查员类型的角色,不管是罪案剧还是走近科学类的悬疑节目,肯定能看到那么一两个;她们可能会执着追寻真相,可能会蛮不讲理、死缠烂打、最后被发便当,可能会勇拆官配也可能会勇当助攻,但不管过程如何,总会对剧情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刚才那段有必要用旁白说出来吗……”方锐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很有必要啊,这样观众朋友才有的吐槽。”叶修理直气壮道。

张佳乐:“旁白并不是为了让人吐槽才存在的吧!”

“道理我都懂,”林敬言插口道,“但为什么你抱胸的姿势这么奇怪?”

“因为我的角色设定胸很大啊。”江波涛说。

“……你也太敬业了!!”

“情况如何大家都看到了。”江波涛迅速进入状态,“叶秋先生在雪地里昏倒,早上出门的人就我们现在的了解,就只有王教授和张新杰先生两个人吧?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杰希:“没有。”

张新杰:“没有。”

江波涛:“……”

“情况紧急,”周泽楷开口说,“请稍微配合一下。”

“哦,警察先生这是要把我们列为嫌疑人吗?”张新杰一推眼镜,“这些问题,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问的呢?”

大家这才想起他的电台主持人设定,一时间都没适应过来这新鲜的角色。周泽楷不为所动:“说清楚,是为你们自己好。”

“我们确实也没什么好讲的。”王杰希说,“我们出门后就分开走了,中途汇合,一路上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你没有看到,不代表跟你一起走的人也没看到。”韩文清说。

“我也没注意到异常。”张新杰说。

客厅里的气氛凝重起来。黄少天把点心盘放到桌上:“不错嘛,这才有点犯罪现场的意思,明明都死了一个人,那么轻松愉快是做啥啊。”

众人:……你把什么气氛都打破了好吗死人先生!

“我来介绍一下暴风雪山庄外面的地形。”叶修适时拿出那张鬼画符般的地图,“背对着我们被雪堵住的来路,山庄北面的道路是一个9字形,房子位于9的顶端。张先生出门往右走,跑步路线是绕着9的圆圈部分一圈,王教授出门向左,路线是走到9的竖线尽头再回来。叶秋昏倒的地方,是在圆圈部分的雪地中间。”

“也就是说两个人都有机会作案对吧。”孙哲平说。

“当然,也可能是别人。”林敬言摇头,“按照之前的推测,叶秋昏迷的时间没那么长,在他们两个回到房子之后到早饭这段,仍有时间出门去做下这件事。我的疑问是,为什么作案者没有直接把他打死?”

“他们可能有过一番搏斗?”张佳乐猜测道,“这个要等叶秋醒了再问吧。话说我们就把昏迷的人丢在沙发上不管没问题吗!”

“也是。”韩文清点头。

他转过身,简单粗暴地晃了晃叶秋的衣领:“醒了没,醒了说话。”

其他人:“……”

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的装饰眼镜差点被他摇得掉下来:“醒了……”

“你醒了真是太好啦。”方锐棒读道,然后兴致勃勃地问:“你怎么会被砸呢?看到是谁砸的你没?”

“我……不知道,”叶秋虚弱地说,“我只是眼前一黑,就倒下去了。”

“那你为什么要那个时候出门去?”喻文州问。

“这漫天风雪,就好像上帝弹奏的乐章,引起了我胸中的共鸣。”叶秋说,“机会难得,即使冒着寒冷,我也想去感受一下自然赐给我的灵感。”

“这倒没错。”孙哲平说,“等下我正想出去吹吹风,说不定可以写首新歌。”

众人眼角抽搐地看着这俩搞音乐的家伙交流,林敬言喃喃道:“这种槽点很多又没法反驳的设定是怎么回事。”

“这年头观众才不会去看中规中矩的推理故事,何况我们写剧本的本来就是二把刀。”叶修说,“就是要有颜!有基情!有浪漫情怀!有杀必死!……才能吸引到人气好吧。这段掐掉别播。”

幸存者们眼看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只好save一下剧情,下午暂时脱离戏中身份,跑到山里去玩了一圈。晚上回来之后,就当这个白天平安无事地过去了。

第二夜里的住宿情况稍有变化,由于叶秋需要休养和照顾,就和周泽楷换了房间,跟医生林敬言住到了一间去。虽然大家都觉得根据前一天的情况,单人间说不定是遭到了什么“住进去就会触发事件”的诅咒,但警察同志丝毫不在意,勇敢地搬了进去。

次日天还没亮,方锐迷迷糊糊就听到有人在挨个敲门。江波涛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开门:“谁啊……”

站在外面的是韩文清,这让他顿时清醒了一半。

“我的室友昨晚出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韩文清拿着应急灯说,背后有好几个人从楼梯上匆匆奔下的脚步声,“恐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

(四)

评论(47)
热度(1448)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