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二十)

断更这么久不好意思!进入了结尾瓶颈……

这回安利首殉情老歌:My Last Serenade - Joey Moe

————

20


“所以你都看见了什么?”黄少天问。

他正把一座桶状的东西从废品堆里拖出来,然后顺着它上面的封条一劈,薄皮大桶裂成两半,从里面滚出一堆裹在透明合成材料里的小型金属机器。轮椅女孩说:“几天前我看到了你们潜入实验室的画面,不过倒是没想到你们会迎面给我来一枪,否则我起码也戴个头盔啊。”

黄少天心想还好你没看到。

“然后今天早些时候,我看到了你掉下直井的片段。”女孩又说,“所以我才会提前在这里等你。”

“就算你说的是真话,但是这些都是已经发生了的、明明白白的事实吧。”黄少天把那些小型机器的外壳一个一个掰开,“你通过实验室的监控也可以看见这些,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

“当然都是真的。”女孩暴躁道,“你爱信不信。”

“哦。”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我也觉得嘛,像预测未来这种像超能力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是现有科学技术能够达到的水平,再说你们又被人撵得东奔西跑的,听着就不现实。”

“你以为这种激将法对我有用吗?”女孩冷冷道。

黄少天无辜地看着她。

他们对视了两秒,女孩尖叫着说:“好吧太他妈有用了行吧!你居然敢质疑我们的研究水平!我可是亲眼看到你们在床上滚来滚去,滚了又滚——”

黄少天:“……”

“你这回信了?”女孩问。她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信了。”黄少天诚恳道,“不过莫非这种能力的副作用是把人变得狂躁吗?”

在他的印象里,不管是神话、传说还是儿童读物,和预见未来这种事情扯上关系的人物,无不笼罩在异常的、具有悲情感的戏剧化阴影里。

“嘿,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女孩扯了扯嘴角,“跟实验比起来,那又算什么。”

“好吧。”黄少天耸肩,“这么说,你刚才说的话也和你的预见有关系?”

“你是说关于索克萨尔不会再来救你的问题?”女孩短促地笑了一声,“是啊,我看见他和那个教授坐在一起,谈得还挺开心的……连我都没想到这点,这么一看,教授早就知道索克萨尔的存在,并且跟他通过消息了吧。”

“那又是为什么?”黄少天自言自语道,“他为什么要逃出去,又为什么要回来?”

“我可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女孩说,“每代索克萨尔都是怪家伙。鉴于整件事情跟你脱不开关系,也许他是想坑你吧,谁知道呢。”

她停顿了一下,眯起眼睛看向黄少天:“你根本不相信我,对不对?”

“哪能呢,我一向很尊重大龄女士们的想法。”黄少天慢慢地说,“不过你给出的信息量太大,我得消化消化。”

“你自己消化吧,不要耽误正事。”女孩指了指那个裂开的桶,让他从桶里掏出一支剩下来的枪状模型,“就像拉开保险那样,打开它,这就是遥控器。”

黄少天随手一卸,扣动了模型的扳机。从它上面传来的手感很古怪,不像是任何一种枪支,倒像是按了一团有弹性的凝胶。

他做了这个动作后,地上那些散落的小型机器全部振动起来。片刻间,他们顶部的齿轮状叶片开始剧烈转动,一个个漂浮到了空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嗡嗡声。

“这个保存的还不错。”女孩满意地点了点头,“下面我们再找一个……”


从隔离室里出来后,教授挥挥手,立刻有两个研究员走进房间,一左一右地把喻文州扶了出来。这种动作与其说是照顾,倒不如说是挟持,另有一个秘书走来,把一副特殊的墨镜递给他。

喻文州接过墨镜的时候,还礼貌地道了声谢,然后就将它戴了起来。

一行人向控制室的方向走去,教授问旁边的负责人:“调出直井下面弃置区的录像了吗?”

“还没有。”负责人回答,“下面的监测系统停转很久了,我们正在试着恢复,可能还要一段时间……不过您不用担心,以下面的状况,入侵者掉下去就很难活着上来了。”

镜片后面,喻文州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不要恢复监测系统了。”教授说,“直接叫一队悬浮监视器飞下去看看。”

“但现在它不是那么必要……”

教授说:“这是我的判断。”

负责人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立刻低下头表示没什么异议,很快下达了指示。等他们走进控制室的时候,监控画面上已经是晃动的隧道,镜头的末端,有一点模糊不清的光在闪烁着。

“那个是应急灯吗?”监控的人不确定地说,他控制着监视器又往前飞了一点,“那边好像还有活着的人在走。”

就在监视器要飞入光亮前的一刻,所有信号瞬间被截断,监视器回馈的画面顿时都陷入了黑暗中。

控制室里的气氛紧张起来,教授不假思索地问:“刚才监视器的最后位置在什么地方?”

负责监控的年轻人手忙脚乱地在键盘上敲打一串,召出一组程序来,飞快把刚才获得的数据导入进去。几秒钟后,一个红点被标在了实验室的分层地图上。

“大概是在弃置区的中段失去了信号。”他对照着地图,“那个地方差不多是,呃,上面连接着……”

“仓库区。”

“活体实验品仓库!”

教授和负责人差不多同时脱口而出。后者立刻转过身发号施令:“马上往活体实验品仓库增派人手,把安全系统的模式调往最高级!”

“太晚了。”喻文州摇了摇头,几不可闻地低声说。

他的悄声细语淹没在铺天盖地响起的警报声中。如果说此前8号通道的警报只是实验室的一角,那么这回整个地下实验室都在长久压抑后的爆发中沸腾了起来。


五分钟前。

黄少天一手抓着钢索,一手把两只钩子挂在轮椅两侧。女孩嘲笑道:“不是说你是南部鼎鼎大名的独行杀手吗,这个造型真是一点都不酷。”

浑身上下挂满大包小包的黄少天面无表情道:“是吗,我觉得可前卫了。”

他扳动机关,钢索轧轧卷起,吊着他们从另一个直井向上升起。钩子把轮椅一扯,女孩顿时从倾斜的椅子面上滑出,但用来固定的几条绑带让她没能掉下去,只是被勒得直翻白眼。

“你现在真是特别酷。”黄少天彬彬有礼地说。

“你能不能有点绅士风度啊!”女孩怒气冲冲地喊道,努力撕扯脖子上的绑带。

黄少天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摇了摇。

“哼,”女孩转了转眼睛,“你是不是还在纠结索克萨尔的事情?被骗财又骗色的感觉不怎么好吧,小伙子。”

“我没有被骗财又骗色。”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拜托不要用你的恋爱脑来揣测我们之间纯洁朴实的互助关系好吗。”

女孩:“……………………”

“总之先上去看看吧。”黄少天又道,“你想要的不就是毁掉这批制剂吗?在那之后,你就别管了。”

“我才懒得管你。”女孩阴沉地说,“你们少给我找点麻烦就行了。”

钢索逐渐拉着他们升高,两人的头顶飞旋着一大批小型机器,嗡嗡声绵延不绝。过了大概三分钟,钢索停了下来,黄少天顺着它往上爬了几下,摸到了一扇封闭的顶板。

“来,麻烦把那个递我。”他冲着下面说。

女孩把一支她双手合抱那么粗的圆筒塞给他。黄少天拿圆筒对准顶板,固定好位置,推动了开关。

顶板如同被炮轰一样,刹那间向上激射而出,冲天而起的圆筒带着黄少天一起飞进了上面的空间里。那一大堆小型机器随之飘进来,盘旋了片刻,纷纷从不同的方向飞走了。黄少天转身扯动钢索,把女孩和轮椅拽上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原来是这里。”

“什么这里?”女孩拨动轮椅,“我要回去了,再见。”

“我第一次就是从这里进来的嘛,还挺眼熟的。”黄少天站在活体实验品仓库的走廊上,摸了摸下巴,从肩膀上卸下一支弯弯曲曲,好像焊枪头的东西来,“我早就想这么试试看了……”

他抬起焊枪头,青白的电光撕开了最近的一扇仓库门。

评论(46)
热度(820)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