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周]离离(下)

这篇收录在和 @Flournox 的大眼中心无料《◉与自然》中,祝波村O的大家吃好玩好!

时隔有点久,前文走→(上)(中)

————


周泽楷藤在外面游荡了半个小时,表示自己差不多恢复了精神。

“吸收够了你的巴拉拉能量吗?”王杰希问。

周泽楷:【……】

两人,或者说一人一藤,于是按原路返回酒店。在路过许斌房间的时候,王杰希似乎听到了里面传来高英杰和刘小别的声音,不过想想他们可能在串门聊天,也没放在心上。

他一推开自己的门,就看到周泽楷的壳子正以奇诡的姿势挂在床头。

这个身体里绿色植物的灵魂十分坚强,即使换上了不像原来那么灵便的外壳,它似乎也在执着地找回原本的生存方式——具体表现在,它显然进行了一番努力斗争,以至于衬衫被蹭开一大半,头发也乱七八糟。

王杰希反射性地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了拍照功能。

周泽楷:【……】

他挥动藤条抽打HOME键,强行关掉了相机。王杰希干咳一声:“抱歉,看到不明物种就忍不住手痒,想拍一下当纪念。”

【这不是不明物种,】周泽楷调出备忘录打字,【是普通的受害市民。】

“你说普通就普通吧……”王杰希叹了口气。他看着仿佛被狗刨过的床单,觉得还是给对方换个地方比较好。

为了预防突发情况,他左手拿着打火机,右手开始解开绑在周泽楷双手上的领带。盆栽周泽楷显然还没忘记这个小小的金属盒子里会跳出火焰,老老实实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就算王杰希已经松开了它的束缚,它也还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待在那里。

周泽楷藤顺着手腕爬了上去,伸出藤条细细的尖勾住打火机,啪地点起一束火苗来。

盆栽妖精差点吓得从床上一跃而起。如果不是还没掌握这个身体的使用要领,王杰希毫不怀疑它会窜起来撞上天花板,然后跳出窗户夺命狂奔……不过它现在只能奋力游动四肢,试图远离这光与热的恐怖根源,结果从床上滚了下去。

房间地毯铺得挺厚,这一个成年人掉下去也只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喂,别这么淘气啊。”王杰希捏着周泽楷藤,“人家这么可怜,就不要吓唬他了?”

周泽楷藤没工夫在手机上键入回话,而是左摇右晃了两下,顺利摆脱王杰希的钳制,飞落在他的本体身上。从这点来看,没准他控制这个藤蔓的技术比待在他身体里的植物强得多,也算是不蒸馒头争口气,充分展现了人类智慧的光辉。

王杰希正想弯腰把绿藤捡起来,就看到周泽楷的身体从地上软绵绵地站了起来。

他第一反应是盆栽妖精又在造反,下意识一压打火机,往他眼前晃去。可这次对方非常淡定,任凭打火机停留在自己的鼻尖前面,也站在原地没动地方。

周泽楷:“是我。”

“你变回来了?”王杰希问。

周泽楷点点头,把绿藤绕在自己的手上,刚想说话,王杰希又道:“不过,我怎么知道你不是盆栽妖精学会了人话在诈我呢?”

周泽楷:“……”

“而且一开始应该很好模仿吧。”王杰希沉吟,“只要少说话,多用省略号就行了。”

“……”周泽楷看着他,“你要怎么证明?”

“这个简单,”王杰希说,“来打一盘荣耀就知道了。”

周泽楷:“行。”

“开个玩笑,我知道你是真的。”王杰希忽地一笑,“我觉得盆栽都得比你话多,应该不会模仿到这个地步的。”

周泽楷:“……”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动作还有点轻飘飘的,可能是变过藤蔓植物的后遗症。然后他索性就坐在了床边,开口道:“它有话要说。”

“它?”王杰希不解道,“你该不会是说盆栽妖精吧?”

“就是它。”周泽楷说,“我现在,可以和它交流。”

王杰希感觉这一晚上发生的灵异事件太多,已经不能引起他的任何惊讶了。周泽楷把手腕举起来,上面的绿藤温顺地绕在他的一只手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死死缠住的架势。

“气质好像是发生了变化。”王杰希点点头,“有种从疯狂的追求者变成了终于得偿所愿的男朋友这种感觉。”

周泽楷侧耳听了听,仿佛在和绿藤交谈,然后说:“它说,不约,人类我们不约。”

王杰希:“……”

“它说谢谢你救了它的命,”周泽楷继续说,“虽然你把它砍成了十七八段。”

王杰希:“……”他想起来,当时为了把几乎干枯的藤条从土里移出,好像确实折掉了其中一些已经脱水的部分。

但这么一说,怎么就感觉像什么杀人分尸事件的嫌疑犯呢。

周泽楷开始转述盆栽妖精的自白。据这位盆栽君的说法,它本来是一株普通的植物,某天醒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正躺在太阳底下被晒干。它也没法改善自己的生活状态,只好在那等着变成干尸,恰好被王杰希给挖了出来,带回家种进了盆栽里。

“不对啊,”王杰希怀疑道,“我把你分了那么多份,到底哪份是你?”

“它说,”周泽楷翻译道,“你看过《富江》吗?”

“等一下这也太猎奇了吧!”王杰希震惊道,“而且你一个盆栽到底是怎么看过《富江》的,这年头文化产业已经入侵植物界了?”

“它没看过,是我看过。”周泽楷泰然道,“我觉得,这样说比较直观。”

王杰希:“我已经不想知道它原本是怎么说的了……”

经过一番解释,他总算明白这和切几次就能变成几个的原理相去甚远。大部分被分开的枝叶确实成活了,不过还没有自己的意识,只有被送到周泽楷这边来的,才是最原始的那一小段绿藤。因为天时地利机缘巧合,它在这一天偶然拥有了移动的能力,于是就设法用绑住周泽楷双手的方式来吸引注意力,又因为天时地利机缘巧合和周泽楷交换了身体,最后再次因为天时地利机缘巧合换了回来,并且因为天时地利机缘巧合有了和周泽楷沟通的能力。

“天时地利机缘巧合真是够了,”王杰希说,“你一口气说这么多不累吗?”

“因为,这是它的意思。”周泽楷严肃道,“作为翻译,我不能曲解它的话。”

王杰希刚想点头,就反应过来:“你刚才不是还擅自说什么富江吗!”

周泽楷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天时,是今天的时间。夜里,月亮,之类的。”他说,“地利,是因为来到了这里。”

“月亮什么的倒是容易理解,但是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的吗?”王杰希问,“是因为轮回的风水比较好,还是下面埋着什么地脉?”

周泽楷思考了两秒,说:“你们那空气不怎么好。”

王杰希总觉得这句话其实是这人自己想吐槽的。

“再等一下,月亮落下的时候,它就会变成普通的植物。”周泽楷说,“所以说,它没有违反规定成精。”

“那很快就不能说话了吧,”王杰希碰了碰这根绿藤,“你这么拼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回周泽楷停了几秒。

“它说,虽然做盆栽也不错,但还是很怀念过去的日子。”他转述道,“它没有立刻跑掉,是因为在城市里,可能走出一小段路就倒在路面上了——它想回到大地里去。”

“哦,那是当然。”王杰希说,“这才有点绿色植物的样子嘛。”

他摊开掌心,绿藤试探着扫了扫他的指尖,然后小心翼翼地爬过来,在他手中盘成一团。王杰希问:“你想去哪里?”

“它说,嗯,”周泽楷想了想,“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

“……盆栽同志还挺文艺啊。”王杰希说,“不过反正我是没看出来它会开花,有可能其实不是什么稀奇的品种,只是我没认出来吧。”

绿藤当然不知道什么品种之类的,它只是晃两下,依恋地在他手心蹭了蹭,浑然忘了自己几分钟前才被用打火机凶残地威胁过。

“在这附近扎根怎么样?”王杰希把它举起来,“我看也算挺有缘分的,你不是嫌弃我们那儿空气不好吗。”

绿藤上下摇晃,似乎在点头。王杰希转向旁边的人:“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地方合适吗?”

“我也不清楚。”周泽楷说,“不过我们可以找找。”

他扣好衬衫,穿上外衣,王杰希把绿藤放进他手里。两个人准备先去把车开出来,再趁夜四处转转,给盆栽找个新家。

“想好先去哪里了?”

“没。”

“至少有个方向啊。”

“看导航。”

“我瞧瞧地图。”

“金山那边吧。”

“有点耳熟,让我找找……”


一个醉酒的人在公园边走走停停,回头看到一辆车缓缓驶过,摇下来的车窗里,好像有一根青绿的藤蔓在晃来晃去。

他觉得自己有点眼花,不过那都不重要了。他继续哼着荒腔走板的小调,把从脑子里冒出来的、那些耳熟能详的诗行随便填进去唱了起来。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醉酒的人摇头晃脑,“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月亮已经沉下,那辆车在夜色中渐渐远去。

“我只愿面朝大海,”他唱着,“春暖花开……”


END


[注]虽然大家应该都知道还是标注一下,结尾那段来自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一篇环保宣传文

评论(45)
热度(972)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