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五)

05


学生时代和同学一起聚众开过鬼故事会的人可能知道,这种时候最怕的就是有人忽然尖叫。本来就在一个临界点上的恐怖气氛,就算一开始没人当回事,可是一旦被惨叫声点燃,效果基本上就跟往汽油里扔了个烟头差不多。

屋里一半的人都被这声尖叫吓得跳了起来,另外那些也寒毛直竖地往江波涛手指的方向看去,正看到一个倒挂在窗外的头。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客厅里这帮人:“……”

他把头转了回去,大家这才意识到,他可能正从墙上爬下来,然后侧身把头伸过来往窗子里面看。方锐崩溃道:“你也叫得太吓人了!”

“这才是正常反应好不好。”江波涛抱着手臂说,“窗户外面那个绝对是尸体吧,活人会在这个时候从墙上爬下来?”

“尸体也不会从墙上爬下来。”张佳乐抓紧机会吐槽道。

江波涛:“闭嘴吧负心男人。”

张佳乐:“我说的有错吗?对事不对人。”

江波涛:“每次针对我之后又来这么一句,你觉得有意思吗。”

张佳乐:“没意思,做人没意思。”

江波涛:“反正我说两句你就要呛我就对了。”

张佳乐:“哪有,我不是在顺着你说吗,你怎么还是这么难哄啊。”

江波涛:“我[哔——],就你这个态度……”

张佳乐:“好好,算你赢!算你赢咯!”

江波涛:“……”

张佳乐:“你看,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分手。”

“比起COS前男友和前女友,”林敬言翻着白眼说,“你们难道不该更关心一下又有个人死了吗!”

众人一窝蜂地跑到门外,去围观墙上的尸体了。张新杰这时候已经站到了地上,衬衫的口袋上也别着一张纸条,上书:我现在是尸体。

“我们从这里能看出什么?”周泽楷问。

张新杰有条有理地回答:“首先我冻得整个都是僵硬的,其次我是头先着地,所以现在脑袋的情况应该不那么乐观……不过你们应该还是能从衣服上辨别出来我的身份。”

“这也太惨了吧!”方锐哆嗦了一下。

“刚才我是从墙上沿着防火梯爬下来的。”张新杰继续道,“因为屋顶阳光很好所以我不小心睡了一会儿,嗯,总之我的尸体应该是头冲下、面朝窗户里面,沿着墙掉在地上这样。”

“所以说,”叶修这时补充道,“你们实际看到的画面应该是,隔着客厅的玻璃,受害人脸色发青、颠倒的脸从窗户上倒着滑过,然后传来落地巨响……”

这回所有人的脸色都有点发青了。偏偏张新杰还在认真提问:“我的脑袋碎了没?”

“哎我物理学得不好,不太清楚。”叶修摆手道,“总之你们就根据生活常识,一个冻得硬邦邦的尸体从二楼屋顶滑落到地上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啦!”

众人纷纷怒道:“这是什么鬼的生活常识啊!”

“对啊,”叶修点头,“这是鬼的生活常识。”

“……”

周泽楷走过来说:“要求勘察现场。”

“对对对,勘察现场。”黄少天高兴地说,“屋顶上是不是很暖和啊,我正想晒晒太阳呢。”

“你这个鬼是怎么混进来的!”方锐被他吓了一跳,“不要乱窜了啦黄少天姐姐!”

叶修提醒道:“别看张先生是从防火梯爬下来的,暴风雪山庄的墙上可没有这么方便攀爬的工具,不是谁都能上去的。”

“那你说说,在场都谁能爬上去?”喻文州笑道。

“……”叶修伸出手指点了点他,“又套我话是吧,这是排除范围还是怎么着啊?不过这个情报也没什么关系——爬墙的话,健康的成年男人应该都没太大问题。”

“健康的中老年男人呢?”中老年男人王杰希问。

众人:“……”

“就你那腰,还是算了吧。”叶修忧郁道,“还有张佳乐也不行。”

“啥?”张佳乐突然被点名,指着自己鼻子问:“我又怎么了?”

叶修:“别忘了你的设定里有种先天病,非常脆弱,走两步就会吐血。”

张佳乐怒道:“不带这么临时加设定的!”

“这可不是临时加的,”叶修摊手,“你看看你的设定小纸条。”

张佳乐摸出纸条看了看,半晌道:“你是说这个Metamorphosis氏综合症吗。”

叶修:“不错嘛,竟然能读对。”

“老子就算不是英语系的,生物课也知道这个词是变态的意思好吗!”张佳乐本来想把纸条扔出去,还好记得这是重要的资料卡,及时塞回到了口袋里,“瞎编病的名字也敬业一点行不行,别随口就来啊!”

“此变态非彼变态,是生物的变态,科学的变态,不是人格的变态,行动的变态。”叶修摇头晃脑,“别想太多,别想太多。”

“但是我的设定是摄影师吧。”张佳乐反驳道,“这么脆弱,是怎么扛得动长枪短炮的,难道还有助理吗?”

“你这个,呃,M氏综合症,”叶修解释,“只有在寒冷天气下才会发作。所以你在外面站了这么半天,早就该咳血啦。”

张佳乐:“咳咳咳咳——”

“让你乱跑,冻成煞笔了吧!”出人意料地,这时候江波涛走了过来,把他往屋里推,“还不赶紧滚进去喝点热水……”

“我要你管!”张佳乐本能道。

“有本事你打我啊!”江波涛把他往屋里一推,“省着你死在外头还赖我!”

门嘭地被关上了,屋外的人面面相觑。

“他俩这哪里是前女友和前男友啊,”林敬言感叹,“压根就是欢喜冤家……”

“江小姐真是口嫌体正直。”喻文州也道,“记者御姐加这个属性,老叶你挺会写人物卡的嘛。”

“那是当然。”叶修老实不客气地说,“我可不是只会写年方二十清纯可爱这一个形容词的。”

“对了,被一打岔都忘了,”年方二十清纯可爱的方锐问,“这个屋顶,女孩子就爬不上去的吗?”

“爬起来比较考验手臂的力量。”叶修随口编了个理由,“你要觉得自己胳膊上都是肌肉也可以试试啦。”

“好啊好啊,”方锐高兴道,“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现在这是在排除作案可能,”韩文清不得不提醒道,“你们这一个个争先恐后勇当嫌疑人干什么?”

方锐:“……对哦。”

“照这么看,我们的伤号是……嗯,叶秋先生。”孙哲平说,“除此之外,江小姐和方小姐,还有王老先生也爬不上去,其余的就都有可能。”

“现在我们要勘察现场,”韩文清一锤定音,“我和警察小周同志上去,你们都在下面等着。”

消防员和警察,这个配置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两人嗖嗖地从防火梯爬上去,过了几分钟,又嗖嗖地爬了下来。

“上面什么情况?”喻文州问。

韩文清:“适合晒太阳。”

周泽楷:“想睡。”

众人:“……………………”

韩文清咳嗽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张便利贴(其他人:又是五毛特效!)参考着说:“上面是结了冰的斜坡屋顶,今天因为太阳出来,所以顶层边上的冰开始融化,又湿又滑,十分危险。”

“不错不错。”叶修说,“这张贴在上面的纸条也是一个判定啦,你们要是没找到,就得有一个人从上面滑下来摔死咯。”

韩文清:“……”

“那么,”喻文州环视周围的人,“眼下来看,大家对于张先生的死亡,有没有一点想法了?”

“别的不说,”孙哲平道,“反正肯定不是意外。”

“江小姐说得对,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方锐开口道。他伸出手,缓缓地指向了其中一个人,“而且我觉得,就是你杀的。”

————

【预告:名侦探方锐的演讲!脑补与补脑的碰撞!被怀疑的人是否能洗脱自己的罪名?谁又是下一个受害者?凶杀背后的恩怨情仇露出冰山一角,敬请期待下集——】

评论(66)
热度(1514)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