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二十四)

这篇大纲以及结尾构思如今已和当初开坑时相差十万八千里

所以可能会有点黑,只是有点(信我

————

24


黄少天跟在负责人身后走过悬空长廊。尽管此刻在扮演一个被洗过脑的角色,他却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至少面具般冷漠的表情并不完全是伪装出来的。必要时候,他也可以像这样表现得沉默严肃,他想象了一下自己在实验室里度过二十多年岁月之后变成的样子,觉得这副风格还算恰如其分。

他仍可以透过窗口看到夜里的地下城,和两天前比起来,那里已经没有了狂欢人群和流动的光河,只有巡查飞行器上闪烁的蓝色亮点时不时从黑暗中一掠而过。

喻文州就站在长廊中央,隔着半个穹顶的距离,黄少天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实验袍在灯光下白得刺目,听到有人接近,他转过头看向这边。

黄少天停住脚步。负责人敏感地回头问:“怎么了?”

“有点头疼。”黄少天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了。

负责人掏出墨镜戴上,隐蔽地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表情,确认没什么异常之后,才带着他往喻文州身边走去。黄少天按着额头,心想不知道洗脑之后应该对喻文州表现出什么态度……服从?公事公办的冷漠?或者在植入那些洗脑记忆之后,他们应该是比较轻松的关系?

喻文州没给他太多迟疑的时间。他对黄少天点了点头,示意他走近点,然后很自然地搭着他的肩膀把他搂了过来,语气亲昵地问:“听说你的实验出了问题?”

随着问话,他的手滑了下去,停在了对方的腰上。

黄少天:“……”

虽然作为杀手伪装潜入之类都没少做,但是牺牲色相什么的他实在是没干过。面对这种情况,他一边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一边飞快思考着眼下要怎么应对,到底是娇笑一声倒进他怀里呢,还是拍掉他的手表达自己的高冷不屈杀手风范?

他一抬头,两个人的眼神碰了个正着。

喻文州:“……”

黄少天:“……”完了,他肯定看到我刚才在想什么了。

喻文州在他腰上捏了一下,别人看来像是个亲密的小动作,不过黄少天感觉他的力气着实不轻,顿时把他给掐清醒了。

他思考了半秒自己碰到这种情况顺其自然的反应是怎样的,然后板着脸道:“我不清楚。”

“哦,看来不是什么小问题?”对方顿了顿,“待会要给你好好检查一下。”

喻文州说完松开他,转而和负责人谈起了实验室的维修事项。黄少天站在原地没动,心想这家伙真有一手,上次看到还是珍稀标本的状态,一转眼都能和实验室里的人合作愉快了。

他站在喻文州刚刚待的地方,假装四处看风景,忽然有点明白了他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在长廊的中心点,也是弧形通道的最高处,所有倾斜的视窗都排列成朝向这里的角度,窗外全景一览无遗;起初他觉得人工夜晚里的地下城没什么好看,渐渐地,那些轮廓逐渐从黑暗中浮现出来,街道照明的位置、流动巡查车的尾光、来回扫射的高亮探照、还有明灭的万家灯火……地下城市在深夜中呼吸着,它的脉搏起落分明。

这是个俯瞰一切的位置。棋盘就在眼前,棋子触手可及。

“少天。”喻文州叫了他一声。

黄少天转过头,发现负责人和喻文州都在看着他。有可能之前他的名字也被喊过一次,只是刚才他过分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注意。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他保持着缺乏起伏的语气:“怎么了?”

“跟我来。”喻文州说,向长廊一端走去。负责人出声道:“五号,因为……呃,一些事故,你的住处换了,你有时间得跟我去拿一下新的权限卡。”

黄少天点了点头,脸上有点疑惑,但并没有多问。

“明天再说吧。”喻文州垂下视线说,“今晚他待在我这里就行。”


两个人在沉默中走下楼梯。在这就算不上代表最先进科学研究,起码也有高度现代化设施的环境下,楼梯间里的照明居然还在用上个世纪的蓄电灯。喻文州边走边道:“距离上次日常检查过了多久?”

黄少天一怔,心想这我上哪知道去。

“我想你大概也不记得了。”喻文州自言自语道。

黄少天:“……”

他在楼梯尽头的门前停下,拿出一把钥匙开门。这钥匙和他的权限卡拴在一起,像是回收塑料做的,有种怪异的不匹配感。

进房间后,喻文州把卡插进了门边的凹槽里,屋内的灯光随之亮起。和一路过来时那些怀旧装修风格相比,这个屋子里倒是塞满了最新的设备;引人注意的是房间正中央的那把可升降式椅子,它周围环绕着仪器和许多触手般的金属臂,给人一种相当冰冷、怪异甚至邪恶的感觉。假如这画面出现在电影里,观众立刻就会意识到此刻展示的是反派变态科学家的研究室——现在估计事实也是如此。

正当黄少天为这种老式旅馆的取电方式震惊时,喻文州说:“去坐在椅子里面。”

他松了松衣领,然后补充:“把衣服脱了。”

黄少天:“……?!”

“开个玩笑而已,不要紧张。”喻文州若无其事道,“这里是安全的,不用再演戏了。”

“哈哈哈哈。”黄少天干巴巴地说,“蛮好笑的。”

而喻文州看上去已经放松了下来,虽然这和他的影帝模式其实也没什么太大差别。他拉过一把椅子,指了指实验台说:“随意坐。”

“这里没有监听?”黄少天怀疑地问。

“只有走廊和一部分病房才有特殊监控。”喻文州微笑道,“而且这里是教授的私人实验室,他不会监视自己的。”

“所以你是怎么说服他让你用这个房间的?”黄少天靠在实验台上,对方递给他一副墨镜示意他戴好。

“说来话长。”喻文州想了想,“你肯定有很多疑问,我就从你掉进直井的时候开始说吧。那会我刚刚重新得回视力,与此同时过量的’蓝雨’也唤醒了我一部分以前失去过的东西……”

“你是说控制别人的思想吗?”黄少天问。他脑海中一些模糊的念头开始成型。

“不错。看样子你从助理那里听到了不少东西。”喻文州点头,“我说的是那位轮椅里的女士,她在实验室里的通称是助理,因为她曾经是一代实验室中心实验的副手——她都跟你说了什么?”

很多,虽然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黄少天想。他说:“她谈到了索克萨尔的事情。那是个关于思想控制的实验,对吧?”

“是的,实验基本算是成功了一半,不过出于某些原因,我失去了这个能力。”喻文州说,“现在我把它找了回来。当他们抓住我的时候,我被送到教授那里单独审讯,在那时候我在他的脑子里种下了一些东西。”

“他看起来……”黄少天斟酌着措辞,“非常相信你。”

他本来想说“根本就对你言听计从”,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换了个说法。喻文州点头:“我让他相信,我从来没有背叛过实验室。当一代实验室解体的时候,我离开那里藏起来,想要找机会回到实验室去。我让他忘记了我前两天里做过的那些事情,然后放了一点假的记忆在里面。这就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所以你现在是他的贴心小精灵了。”

“不止那样。就像我说过的,索克萨尔相当珍贵。”喻文州摊手道,“我把希望给他们带了回来。”

他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讽刺。

“那其他人呢?”黄少天问,“我们可是冲进实验室,跟愤怒的前女友一样把这里给砸了个乱七八糟啊。”

“教授对实验室的控制力比你想象的还高。”喻文州说,“而且实际上……闯进来大闹了一场的就只有你自己而已。”

黄少天:“……”

被这么一说,他回想起整个潜入实验室的过程:喻文州在给轮椅少女开了一枪之后,接下来就是弄昏了他,然后就去教授的办公室跟他单挑了,最后被扛着往出跑的过程,看成被黄少天劫持也没什么不可以。

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阿姨,呃我是说助理呢?她知道的东西可不少,你没有给她洗脑吗?”

“一点点而已。她如今在我的直接管理之下。”喻文州说,“别忘了,她才刚刚做出背叛实验室的举动。”

是啊,而你这个真正的内奸,现在倒是深受器重……实验室真是要完。

“等一下,如果对你来说洗脑没那么难的话,其实你根本没必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找我来解释来龙去脉啊。”黄少天意识到了这件事,“你只要给我洗一下,让我相信你,等逃出去之后再说不就得了?”

喻文州看着他,许久没说话。

黄少天憋了半天,忍不住道:“你要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理由就别说了,当我没问过……”

“没有理由。”喻文州打断他,“我只是不想对你这么做而已。”

评论(39)
热度(85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