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二十七)

从paper地狱爬出来了,下一更进入最后的解谜时间!黑起来!嗨起来!

我与你也彼此真的相识过

————

27


地下实验室里普通的一日通常从曲调轻快、旋律洗脑的铃声开始,这种提醒铃装在送餐车上,每天照例在八点半左右巡回往返,把早饭送到宿舍和餐室里去。尽管每个人的睡眠循环不同,为此而各自制定的闹钟也在不同时间响起,但除了值晚班的那些人之外,大部分人在这时候都已经做好准备,去迎接新一天的实验或者被实验了。

一般来说餐车会从基地的厨房里送来,但鉴于最近将军失踪、地下城中权力更替等等一系列事件,实验室暂时切断了他们和上层之间的联系,如果新上台的话事人对实验室有不同想法的话,也得留出时间来应对这个。切断了这条供应渠道之后,实验室里的人就只能以储备的浓缩营养食品度日,幸好余量还足够,一时半会还不必担心粮食问题。

黄少天胸前挂着临时吊牌,跟在喻文州身后,来到走廊转角的一间透明屋子里。设计者可能认为开放式的用餐区有益于居民的心理健康,但又因为清洁方面的考虑,在外面硬加了个玻璃罩子,反倒显得不伦不类。喻文州泰然自若地穿过房间,忽视了附近几个人投来的打量眼神,从墙边的柜台取出两个纸袋,在角落里找张桌子坐了下来。

黄少天默默在他对面坐下,桌子是金属做的,活像化学实验室里的操作台,让人特别没有食欲。喻文州打开纸袋看了看,问道:“你喜欢鱼香茄子还是松鼠桂鱼?”

鱼香茄子!黄少天在心里高呼,然后板着脸道:“无所谓。”

喻文州于是从纸袋里掏出一个标着“鱼香茄子”的罐头给他,自己打开另一罐,把里面颗粒很大的糊状物倒进面前的纸碗里,再从旁边的茶壶里浇了点热水进去,稍微拌拌就吃了起来。

“……”黄少天平静地看着面前如同狗粮罐头一样的压缩营养食品,内心泪流成河。

两人吃着这难以下咽的早餐,一时间气氛有点微妙,因为黄少天始终低垂视线,没有再跟对方进行精神交流——当然在别人看来,他们跟其他人的表现也没什么太大区别。过了一会,喻文州说:“今天除了检查货物之外,暂时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自由安排时间。”

黄少天沉闷地点了点头,他快被毫无鱼香茄子味的鱼香茄子营养颗粒搞疯了。

喻文州给两个人各自倒了杯茶,黄少天尝了尝,感觉是什么即溶材料兑的,一股煮过的绿豆味。这时昨天的负责人走进房间,顶着黑眼圈取了早饭,直接坐在了他们旁边。

“早啊。”他没精打采地说,把狗粮晃了晃倒进碗里。然后他像刚想起来一样,在口袋里翻出一张卡递给黄少天:“这是你的门禁卡,拿好。”

黄少天用缺乏起伏的语气道了声谢。负责人不再看他,戴着副护目镜转向喻文州:“昨天的实验品……还顺利吗?”

“一切正常。”喻文州点头道。黄少天几乎确定他们说的就是自己。

负责人扒饭如飞,显然也属于那种完全不在意自己到底吃了什么,不饿死就能继续研究的类型。喻文州说:“刚好你在这里,能不能带我们去看一下晚上要运走的货物?”

“当然。”负责人用绿豆味速溶茶冲下最后一口营养剂,“教授已经把那些都准备好了。”

饭后两人和负责人一起前往倾斜出入口,一天前他们就是从那里冲进来的。喻文州和负责人边走边聊,黄少天摆出漠不关心的表情,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刻意把话题向特定的方向引导,他从里面听出了不少关键内容。

这个负责人听命于教授,此前应该并不知道“索克萨尔”作为研究员的一切,因而虽然基于教授的态度,他现在可以和喻文州合作,但还没有放下戒备。实验室内部,就像轮椅少女曾经说过的那样,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把蓝雨掺进医疗药品偷渡出去的提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喻文州两人之前明明试图破坏过药剂仓库,派他们押送的决定却没有遭到强烈反对。

就在他们走下楼梯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推着轮椅的工作人员,上面坐着的正是脸上包着绷带的大龄少女——所谓的“助理”。黄少天立刻明白此刻自己应该做出反应,他皱起眉头,视线追随着她移动,当她快要走到旁边的时候,他往前迈了一步:“你……”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挡在他面前,负责人在旁边轻轻舒了口气。

黄少天已经觉察到她的不对劲。虽然在绷带的遮挡下看不到脸,但是他能感到对方整个人身上环绕的死寂感,那双玻璃般透明的眼睛显得格外无神。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喻文州正和她目光相对,如果连喻文州都发现不了什么异常的话,那么她恐怕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低声问。

“因为实验失败,所以受到了一些……反弹。”负责人含糊地说。黄少天几乎能感觉到他想要瞥过来一眼,却最终控制住了的冲动。

两拨人擦肩而过,负责人带着他们搭乘升降梯来到起降通道上方的平台上。从这里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维修中和还没来得及维修的残骸,他们的强行突入显然给设施造成了巨大的损坏。

黄少天疑惑道:“这里看着好惨,怎么回事?”

负责人:“……”还不都是你们干的!

“但愿能早日修好,只剩下两条起降通道可以用了。”喻文州没回答他的问题,径自转下金属骨架楼梯,去看仓库里的存货了。黄少天从平台探头往下看,他掉下去的那个直井的入口还没有封上,周围拉起了围栏,往来穿梭的维修设备都绕开它走。

“在看什么,少天?”喻文州站在低一些的台阶上扬声问。

“我没见过那个。”黄少天指了指那个直井,“但是……感觉有点熟悉。”

喻文州若无其事地说:“通道大体看上去都差不多,没什么好奇怪的。”

负责人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但此时他的内部通讯器响了起来,是教授召他回去。他用自己的门禁卡解除了仓库的屏蔽装置,就匆匆沿平台离开了。黄少天慢慢地走下台阶,站在喻文州身后,跟他并肩看着胶囊仓库中的成箱药剂。

“这里没有监听。”喻文州开口道,“你看起来有话想说。”

“还真没有。”黄少天说,“光装冷酷就装的我筋疲力尽了。”

因为喻文州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对方脸上的表情,也确信自己不会从眼神中流露出什么东西来。然后喻文州说:“你不信任我,对吗?”

“我们彼此都有所保留,这不奇怪吧。”黄少天干巴巴地回答。他发现即使不在扮演“5号”的角色时,自己也不知不觉遵循了一模一样的行为方式。

昨晚的梦又鲜明地回到他脑海里。他看到喻文州的肩膀动了一下,几乎反射性地扭开头去——如果对方这时候回过头,不说读心,就连只看表情估计都会觉察出问题来。

“奇怪的是其他事情。”喻文州说,“我不在你身边、什么都没有告诉你的时候,你对我的目的和正义性深信不疑;现在我们已经交换了情报,你反而开始动摇了,为什么?”

“至少现在我们还是合作关系。”黄少天不为所动,“你不用这么怀疑我,在离开地下城之前,我总会考虑盟友的安危。”

“我也一样,所以我有点担心你的精神状态。”喻文州转过身,“该不会是助理的那些假记忆给你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吧?”

黄少天下意识低下了头,避免了和他目光相对。

……不是,那记忆不是假的。

听喻文州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出这段话的时候,他胸中升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感受,就好像燃烧着的烟与火焰在窒闷中熄灭——有一点恼怒,更多的是茫然,还有层次分明的痛苦。

“没什么。”他最终说,“我昨天做了个噩梦,不过只是梦而已。”

我不愿意怀疑你……我想相信你。

他在心里这么说着,抬起头看向对方。然而喻文州已经转开视线,从仓库门前走开了。

“那就好了,”对方微笑着说,“你也为晚上的行动准备一下吧?等下见。”

在他走上台阶的时候,他没有回头,也没有看黄少天哪怕一眼。


————


其实最近想了一个abo梗,我要控计鹅计几

评论(44)
热度(85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