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六)

06


众人随着方锐手指的方向看去,视线顿时集中在喻文州身上。

“我?”喻文州无辜地说,“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方小姐。”

“因为,”方锐酝酿了片刻,鼓起勇气说:“因为你和楼上的张先生有一腿……我觉得,这起案件是情杀!”

其他人:“噗——”

张新杰以手掩面,众人笑成一团,案发现场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叶修挡着摄像头,努力维持秩序:“大家严肃点,这正破案呢!严肃点啊!”

喻文州转过头笑够了,回来板起脸继续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知道你会否认。”方锐用力捋了两下脸皮,让表情维持淡定,“不过你先听完我的分析,再想想怎么辩解吧!”

“我们不如进屋去说吧?”林敬言插话,“外面这么冷,张先生的遗体也需要好好安置才行。”

“我觉得搬进去才比较会出现问题。”张先生的遗体说,“温度一升高,估计会出现各种你们不会想看到的反应……”

“哎呀不要计较细节啦!”肖时钦扛着摄像机,把他推进了门里。

刚才还在吐血的张佳乐这会儿坐在大厅里,裹着毯子,手里捧着热茶。江波涛小姐坐在离他最远的座位里,一副我懒得跟你说话的架势,面前却摆着热水壶和茶叶罐。众人吵吵闹闹地就坐完毕,方锐顺手拿起一袋牛肉干,边吃边说:“唔……虽然还不知道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但是……”

“你倒是先别吃了啊!”张佳乐忍无可忍,“作为侦探起码要摆个架子吧!”

“啊,不是也有安乐椅流的侦探吗,我当个牛肉干流的先驱也没什么不好。”方锐继续嚼嚼嚼,“我说到哪了?哦对,但是!但是实际上,我曾经见过喻总和张先生,所以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跟他们见面……当然,他们可能不知道我。”

“我知道你。”张新杰幽幽地说。

所有人都感觉脖子后面一阵冷风吹过,异口同声道:“尸体不要说话!”

黄少天在旁边默默点头,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

张新杰:“……”他感到了来自尸体阵营的同情。

“我倒真是没什么印象。”喻文州也给自己倒了杯茶,“不过,像方小姐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当别人都以为他要说“我见过的话一定印象深刻”的时候,他继续道:“我平时见得实在太多了,没什么印象也是正常的。”

众人:“……”

方锐顿了顿,飞快掏出自己的人物设定卡看了看:“你还记得吗!记忆的炎夏!——嗯我是说,那年夏天你来到OOOO大学演讲,中途还参加了一下新生晚会来着。”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喻文州也低头看了看设定卡,“我想想,是前年吧?”

“没错,我就是那所大学的学生。”方锐点头,“在新生晚会的时候,你还上去表演了一段吉他。”

喻文州念着自己的资料卡:“……倾情演出,忧郁的嗓音迷倒了台下万千少女……”

其他人:“……”

“别看我,”喻文州一指叶修,“这都是他写的人设啊。”

“写总裁人物卡废了老多脑细胞了,你就不要嫌弃了好吧。”叶修摆手,“我不是还给你附加了额外技能吗,这可是特别优待。”

黄少天大感兴趣地问:“什么技能?难道是黑道总裁的空手道技能什么的,难怪能把人扔上屋顶呢。”

“首先,人不是我杀的。”喻文州叹了口气,“至于技能列表是这样的:花式床咚,极限壁咚,多样化承包,还有总裁台词列表……”

“总裁台词绝对是有的。”方锐说,“因为当时我也听到了这么一句:‘这个电台被你承包了’……”

“电台?”韩文清看了看张新杰,“总算跟被害人靠上点边了。”

“没错,就是电台。”方锐又瞄了一眼人物卡,“新生晚会中场,我在学校花坛附近看到了喻总跟一个人在树下谈话,说的就是以上羞耻play台词。”

“所以你是靠得多近才听到了啊?”江波涛一针见血道。

“呃……我也不知道啊!不是我写的!”方锐看向叶修,后者不负责任道:“我不管,既然你要利用这部分情报,就好好自圆其说吧。”

“好吧,”方锐咬牙道,“因为我在新生晚会上仰慕喻总的风采,所以偷偷尾随他出来,而且挂在树上偷听他们谈话!行了吧!”

众人鼓掌:“够敬业!继续继续!”

“然后,在月明星稀的时候,借着明亮的月光,我看到了那个人的脸。”方锐一开始虽然还有点想不出词,但越说越顺溜了,“那个人和喻总裁靠在一起,看起来很亲密,压抑着熊熊妒火,我记下了他的模样……啊,我刚萌芽就遭到扼杀的初恋!我在月光下破碎的少女心!因为遭受了这种打击,此后我流连花丛,游戏人间,再也没有付出过我的真爱……”

叶修对着摄像机说:“这个人已经开始自己加设定了——”

“说重点,小姑娘。”孙哲平老气横秋道,“你看到的那个人是谁?”

“当时还不认识,不过前天晚上我见到张先生的时候就有种感觉,我见到的人就是他。”方锐按着胸口,“而且他还是个电台主持人,肯定就是他没错了。”

“那时候他们还感情不错吧,也不能肯定是情杀啊?”张佳乐疑惑道。

“故事还没完呢。”方锐继续说,“在喻总裁说了经典台词后,张先生打了他一巴掌,说你骗我,你说谎!喻总裁很伤心地说,就算你不接受我的礼物,但我对你的爱意绝无虚假……”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喻文州用果盘挡着脸道。

周围的人一边狂笑一边怂恿他继续,连张新杰也忍不住问:“然后我怎么回答的?”

“然后,”方锐道,“张先生说:因为这家电台可是地方国有企业啊。”

众人:“……”

“总之那个时候,可能你们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痕!”方锐兴致勃勃,“以至于到了这个暴风雪山庄的时候,你们明明有过一段旧情,却装作互相不认识。但相隔多年,再次见到老情人,喻总裁由爱生恨,心想我得不到的话别人也别想得到——所以就把人杀了扔上屋顶!动机大概就是这样吧,具体事后再补充,主要是我也想不出来了。”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而已。”喻文州放下杯子,“我确实跟张先生是旧识,不过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而且我们如今虽然很少联系,但我也完全没有置他于死地的理由。比起挖掘陈年八卦,我想还是拿出点证据比较有说服力吧。”

方锐陷入了思考,房间里的气氛随之凝重下来,只有黄少天和张佳乐吃薯片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

叶修清了清嗓子,对着摄像机旁白道:“如今,暴风雪山庄里的客人们迎来了一个新的局面……他们意识到,这里每个人并不是毫无关联,除了他们之前就认识的同伴,还有其他人掌握着和他们相关的信息。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而这秘密也同样可能被别人知道,即使是一瞬间的杀意,也可能引发这个封闭环境中的血案——”

“房间!”方锐一拍双手,对着喻文州说,“别忘了,你的房间就在张先生滑下来的那扇客厅窗户上面!”

评论(65)
热度(1524)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