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二十八)

下章就是打飞机大战了!最近状态比较不妙,各种意义上……

今回安利:Ride On - Christy Moore(并不是想用歌词剧透

————

28


黄少天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尽管迷茫,但他很快抛开了这些一时间得不到解答的疑惑。在对方的脚步声彻底从平台尽头消失后,他撑着栏杆一跃而下,沿着从墙壁伸出去、正在搭建新起降架的机械臂臂滑到了通道底部。他小心翼翼绕过那些施工中的小型机器,走到直井旁边探头看了看:这个出口已经被盖上了一半,下面没有灯光,也没有机械的噪音,看来实验室不打算处理下面的那些杂物,只把出口给封上就算了。

他瞧了瞧门禁卡片上自带的数字时钟,估计还能有个一小时左右的活动时间。这里面所剩不多的监视器也还没有修好,他从地上的维修机器上面掰下来一个蓄能探灯,抓着直井旁边的管道,开始慢慢往深不见底的黑暗里降落下去。

上一次他是直接掉下去的,仿佛一眨眼就被接住了,这回动手攀爬起来,才感觉直井实在是有够深的。黄少天爬到半路,靠着管子旁边歇了口气,掏出探灯打开别在腰上;蓝白的冷光照亮了墙壁上的一小块区域,裸露的混凝土上没有涂任何东西,只有一些水渍干了之后的深红色痕迹保持向下滴落的形状凝固在那里,看着有点吓人。

又过了不知多久,他总算碰到了地面。从第一次和轮椅少女碰面的地方开始,他拿着探灯辨认了一下方向,很快就来到了那个像是废品处理厂的区域。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在旧日记忆逐渐完整之后,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似曾相识,绞尽脑汁想了很久却一直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他刚才在平台上远远看到直井的入口,才忽然醒悟,自己很多记忆中出现的东西,似乎都在这个直井下面的弃置区里见过类似的。

黄少天举着探灯,开始查探这片区域中的东西。他先是看到了一些折叠架,都上了锁,但上面的玻璃已经被打碎,里面空空如也;这是他小时候医疗室里的固定设施,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波及了整个第一代实验室的灾难里把它们给抢救出来的。然后他看到了几个抗压容器,有些是桶状,有些是方形的箱子,也都敞开着,内容物都被掏空了。除此之外,还有联排的蓄气瓶,旧型号的压缩机器,它们全都蒙上了尘锈,在探灯的光照下简直就像恐怖游戏里的布景道具。

他有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轮椅少女说过这些是“来自上代实验室的废弃机器和失败品”,但是里面显然也有属于第一代实验室的东西。在实验室毁灭的时候,当时的人应该抢救出了一部分东西,而经过研究员大换血之后,许多当年的机器和设施可能已经没人知道怎么用、或者到底有没有用了,里面的东西就留存到了这里的第三代实验室,被堆放在这个地方。

如果喻文州是第二代实验室的时候离开的,这里也应该有一些和他有关的东西。

黄少天翻遍了所有他觉得眼熟的东西,可惜大部分都是确实没什么价值的废品,半点线索都没找出来。就在他觉得时间快要不够,准备放弃的时候,脚下忽然踢到了一个盒装的消防设备。

他迈过去正想继续往前走,忽然停住了——别的设施就算了,实验室怎么会把这种一看就没什么意义的消防设备留下来?

他赶紧回过头,把那个体积不算太大的消防盒子抱到旁边的大桶上,仔细端详。这样一看,他就更加发现了这东西的不同之处:首先它确实是第一代实验室里的式样,其次他对这种消防盒也有点模糊的印象。

虽然小时候的喻文州时常在一层的露台徘徊,但黄少天也不是每次都能在那里见到他。后来他们约定了一个秘密地点:在楼梯拐角的地方有个很大的假盆栽,他们在见不到面的时候,偶尔会把想说的话写在纸条上,藏在花盆里面。纸条通常都是药方单或者实验评价表上撕下来的,那个花盆里盛的也不是泥土而是胶质颗粒,每当黄少天悄悄从人造纤维的枝叶上面张望,看到那里面露出纸条的一角时,总会觉得十分惊喜。

现在想来,盆栽后面正挡着一个消防盒子。鉴于他们选择那里的原因,就是可以避开走廊上的监控,假如喻文州把这个消防盒子用来藏些什么东西,也完全能解释的通。

这么理解的话,它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估计也和喻文州有关。他可能从第一代实验室里把它拿了出来,后来离开第二代实验室之后,别人搞不清它到底是干什么的,却又是第一代实验室的遗物不能随便扔,就一起堆到了直井下面。

黄少天试着撬了一下它的盖子,没有锁紧,显然已经有人把它拆开研究过了。盒子里装着制式的软管和液体灭火喷雾,装着喷雾的瓶子摇一摇,里面几乎是满的,看不出任何异状。

他想了想,接上软管,提着瓶子往空处喷了一下——出来的不是四处膨胀的泡沫,而是普通的水雾。

他对喻文州的了解果然没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感到庆幸了。黄少天麻利地拆开瓶盖,确认里面不是冷却剂,而是水或者油之类的东西。然后他找了个空桶,把里面浑浊的液体通通倒出来,伸手到空了的瓶子里面摸索,果然在靠近瓶底的地方摸到了一个贴在内壁上的方块。他稍微用了点力,那东西就被他扳了下来,拿出来对着灯光一看,是个几寸见方的金属小盒子。

时间已经不多,他来不及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匆匆把盒子擦了两下装进口袋里,原路爬上直井返回实验室。路上一个助手拦住他,给他塞了一个装手术器械用的那种箱子,他提着箱子走到昨晚住的房间前面,敲了敲门。

“进来吧。”喻文州说。

在推开门前,黄少天隐约听到屋里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怪异轻响。

喻文州正在收拾东西,听到对方进来,头也不抬地说:“货物已经装箱了,我们马上就出发。你抓紧时间把衣服换了吧,他们有没有给你把装备送来?”

“这个应该就是吧。”黄少天打开箱子看了看,里面除了衣服外,还有他携带那些枪械之类的装备——冰雨也在其中。他见喻文州正要离开,问道:“你去哪里?”

“走之前得跟教授谈一谈。”喻文州挥了挥手,“我很快回来。”

他说完就关门离开了。黄少天一边换衣服,一边扫视这个房间,很快就在桌边发现了标着“高度危险化学制剂”的垃圾桶。这个警告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反正实验室里的垃圾处理设备都这么标;他蹲下来打开它的盖子,里面的袋子是新换的,空桶底下躺着一个被折断的数据存储器。

看来他刚才没有猜错,进门前的那个声音,正是喻文州把它丢进垃圾桶的响动。

现在也没时间细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喻文州瞒着他的事情也不是一点半点——黄少天把这东西也塞回口袋里,检查过他的那些装备佩戴好,出门往起降通道走去。在那里,他和赶来的负责人和喻文州碰了个正着。

“教授还在他的办公室里,吩咐别人不要打扰。”负责人就着墙上的消毒剂擦了擦手,开始调动运输机,“我来送你们起飞吧。”

趁他低下头的功夫,黄少天瞥了一眼喻文州,对方的表情还是很平静,带着几分高深莫测的味道,让他不由得猜测起这人刚才去做什么了。之前明明说要“谈一谈”,但是现在又仿佛没跟教授见过面的样子,搞不好又干了什么坑人的事情。

运输医疗药剂的飞行器缓缓滑入轨道,这是一架体积不大的浮空船,左右两翼各有驾驶室,整体呈现出一个瘦瘦长长的X型。负责人介绍道:“右侧装的是武器和机械,出于平衡考虑,货箱都装在左边。两侧船体可以分离,如果遇到意外,也能灵活应对……总体来说,还是优先保护这一批货物。”

黄少天点了点头,率先向右侧的驾驶室走去。喻文州又和负责人说了几句话,才沿着窄且没有护栏的平台走向浮空船,连实验袍都没脱就坐了进去。

驾驶室中的设施和大部分同类交通工具差别不大。黄少天按照他的习惯调试了一下通讯屏幕,只有两个频道,一边连接左侧驾驶室,一边连接实验室的控制中心。他先切到控制中心看了看,里面只有两个助手在忙碌,也不知道是在维护还是做什么;然后他调出左侧驾驶室的频道,对面的提示音响了两声,出现在屏幕里的喻文州却没有看向镜头,而是抬头在看着什么其他的视窗。

“嘿。”黄少天对着声音采集器咳嗽一下,“你在看什么?”

“……熟悉一下这东西的操作。”喻文州很快回过神来,对着屏幕笑了笑,“毕竟我不太常用这个。”

说着他按了几个键,黄少天这边的驾驶室操作台上亮起了绿色的“一级许可”。

黄少天从浮空船的构造说明上得知,这东西有两个驾驶室,正常运行的时候完全由一边操作,只有当两侧分离的时候才会各自进入驾驶模式。要不是这样,他还真要为喻文州这个明显的新手司机捏一把汗。眼看对方已经把权限移交给自己,他随即启动引擎,浮空船在轨道上转过一个角度,顺着通道向上升去。

说起来,这是他第二次从这座实验室里离开了。比如第一次那种磕磕绊绊危机百出的逃亡,这回明显要从容得多,不但带着一堆战利品,而且用着实验室自己的交通工具——黄少天在检查驾驶模式的时候,还看到了短期自动飞行的选项,就算不是在地下城的范围里,这架飞船也绝对算是够高端,二手卖了估计都还能赚不少。

起降通道尽头的光越来越亮,随着闸门完全打开发出的碰撞巨响,浮空船终于冲出了基地。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夜晚,地下城天顶上的照明向西偏移,营造出虚假的黄昏斜照,整个城镇和贯穿其中的河流都笼罩在人工夕阳中。

尽管已经远离了那个再也不想回去的实验室,黄少天却没有什么放松的感觉。不仅是心中压抑的不安,头顶的岩层也在提醒着他,他们现在不过是从一个小盒子进入了一个更大的牢笼中。

“调整一下航线,”喻文州的声音在频道里说,“出口在基地的正上方。”

黄少天回过神来,笔直拉起高度,浮空船盘旋着向上飞去。趁着这个机会,他瞥了一眼屏幕里的左侧驾驶室,喻文州此刻正凝视着操作台,表情格外严肃,不知道他是在看着上面的数据,还是通过外视窗遥望地下城里昏暗的穹顶。


轮椅少女摇动她的代步工具,靠近教授的椅子更近了一点。

私人办公室的门紧闭着,她得以从近距离观察着对方的脸。教授脸上的绷带已经拆掉,那些已经愈合、但还是看上去十分狰狞的伤口堂而皇之的摆在那里,显然他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给他带来的影响。他坐在那里,带着做梦般的表情,感觉到有人靠近,他才转动无神的眼睛,往她的方向看了看。

“真是索克萨尔会干出来的事。”轮椅少女喃喃的说。

她拨动轮椅转向桌子,那里有一排装饰用的手术刀,有一些带着光脉冲技术,有一些只有柄,根据需要可以弹出不同的磁性线;她从里面拿了一把最朴素的金属刀,掂了两下,然后倒转刀刃,把它插进了教授的脖子里。

飞溅而出的鲜血被她用教授挂在椅子上的外袍挡掉了。对方的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气音,即使在濒死关头,他也仍维持着那种仿佛漂浮在空中的、茫然的表情。


评论(24)
热度(718)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