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地下火(三十)(完结)

30


浮空船右侧驾驶室里,大约两分钟前。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他口袋里的小方盒飞过操作台,摔裂在玻璃上。在这命悬一线的时候,他还来得及在心里大喊一声“我去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看起来像剧情物品的物品就这么碎了!质量怎么这么不过关!”……连屏幕里喻文州说了什么都没听清楚。

下一秒,他的视线落在从盒子里掉出的东西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那是两根手指扣成圈那么大的一颗透明圆珠,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就像一块圆滚滚的、人造的琥珀。黄少天见过这种珠子的制作方式,先把要保存的物品泡在某种药水里,然后一层层往上浇凝固剂,最后放到低温风炉里一顿猛吹,成品就是眼前这个样子。

圆珠沿着控制台一路下滚,越来越近。他看到珠子内部藏着一朵多瓣蓝色小花,在他的家乡,也是第一代实验室所在的地方,荒野里开着许多这个品种的野花,大部分都是红的;小孩子们在野外玩的时候,会去找里面难得一见的蓝色异类,并且相信见到它的人都会有好运,许下的愿望都会实现。

黄少天本能地一伸手,把掉下来的珠子接在了手心。碰到它冰凉光滑的表面时,黄少天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这朵凝固在时间里的、来自故乡的花,径直在他才找回没多久的那些记忆中飞速下坠,一路破开人为的阻碍,沉进他最应当记住的那些岁月里去……沉进一切的开始,他与他的命运相遇的地方。

画面汹涌而来,最深处的记忆向他轰然洞开。

……

那是一个雨水充沛的初春。未经开发的原野上草木繁盛,比血袋颜色浅一点的红色小花遍布大地,但实验室里的孩子们没有心情欣赏这春天的景象,他们需要的只有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

在属于实验室私产的这片自留地上,研究组举行了一场针对新实验品们的筛选测试。大约六十台仪器环绕着荒地,制造出覆盖整片区域的不均匀精神磁场,事先接受过药物处理的孩子们被投放在负面磁场最集中的区域,他们得凭借自己的力量,在两天之内走回到场地的边缘去。这考验的更多是这些实验品的直觉,或者说天赋——他们必须分辨出磁场渐弱的方向,并且找出一条对精神和身体负担较轻的路线,鉴于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同,磁场的影响因人而异,他们也无法互相参照,只能尽量寻找适合自己的方向。虽说四十八小时后仪器都将关闭,工作人员会来带走那些没有逃出去的人,但长时间处在负面磁场的压迫下,就连这些年龄上才刚开始上学的孩子们都知道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没有侥幸的可能,这是一场关乎生死的测试。

黄少天被丢在一处低地里,他挣扎着醒过来的时候,残留的麻醉药效甚至都还没有完全消失。在前期肌体实验里他的反应非常出色,项目的负责人几乎都很确定他能通过这次测试,即使选的不是磁场最弱的路线,凭借他被加强过的身体素质,撑到走出荒地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他自己倒不太清楚这件事。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走过了三分之二的距离,接着在夜幕降临之前,他在小溪边碰到了一个人。

那也是个男孩子,看起来比他可能稍微大一点,正坐在溪边,用手勉强地捧起水洗脸。黄少天心里十分纳闷,心想他怎么还有闲心打理自己的仪表呢,走近之后才发现,他是在洗掉脸上沾着的血迹。

“你受伤了吗?”他情不自禁地问。

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随着这个动作,一丝鲜血沿着他的眼角滑了下来。

这把黄少天吓了一跳,但那个人不很在乎地伸手抹了抹,又继续把手伸进水里冲洗。黄少天隐约猜到,这个人可能接受的是不同于他肌体实验的其他改造……说不定是脑子啊,器官啊什么的。他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对方这回终于开口了,他头也不抬地说:“你还是早点上路吧,趁天黑之前还能找个睡觉的地方。”

“呃,我叫黄少天。”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我觉得你的状况不是很好啊,血都止不住,脸色也很糟,可惜我没带多余的绷带,倒是有一点麻醉药,不过你可能也不想用那个。你难道今晚就要在这里休息了吗?这应该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吧。”

那个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脸上仿佛写着“这个人怎么说了这么一大串话”。

“我叫喻文州。”他说。

然后他也没有进行更多交流的意思,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看了看,就站起身准备离开了。黄少天张了张嘴,正想说话,结果眼睁睁看着对方的身体摇晃两下,一头栽倒在地。

黄少天:“……”

他赶紧过去把这个叫喻文州的人翻了过来。对方看上去情况相当不妙,虽然没有继续哪里冒血什么的,但是呼吸和心跳都格外微弱,已经进入了负面磁场下比较糟糕的状态,再不处理的话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他刚想把他扛着继续走,忽然意识到自己选的方向不见得对他也有效,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候黄少天瞄到他掉在一边的盒子,捡起来看了看,发现里面是个不停颤动的小指针。无论怎么旋转盒子,指针都指向一个方向,而且那里明显不是北方。他猜测这东西有可能是喻文州自己做出来的,能够用于检测自身适合的磁场路线,虽然还不是很确定,但总比没有强——他背起对方,按照指针的方向,走进了愈加黯淡的夕阳里。

天色彻底黑下去之后,黄少天放下这个人,找了个背风的地方休息。他本以为自己会没法在这个环境下睡着,但事实刚好相反,他一觉睡到了天亮。醒来的时候,他正好看到旁边的喻文州也刚刚睁开眼睛。

“你醒了啊。”他挺高兴地说,“你的脸色看着好多了,那个指针果然是对的!”

喻文州茫然了那么几秒,立刻摸着口袋找那个指针,看得黄少天差点笑出声来,赶紧把手边的指针扔给他。喻文州低下头,调试了几下,然后表情复杂地看着他:“你现在……不感觉难受吗?”

“哦哦,你看出来我是按照你的路线走的?”黄少天摆了摆手,“没什么哈哈哈哈,我身体还满好的,这点问题不算什么啦!其实我觉得现在都快到边上了,估计很快就能走出去了吧。”

“谢谢。”喻文州说。

黄少天一愣:“啊?”

“谢谢你救了我。”喻文州重复道,“我知道这对你的负担也不轻。”

“没关系啦,我总不能看着你死在那儿吧。”黄少天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腿脚,“行了,我们走吧。”

“我们?”喻文州也站了起来,“我们还是分开走吧,你应该去走你自己的路线。”

“我往这边走。”黄少天伸手一指,“你呢?”

喻文州看了看指针:“……也是这边。”

“那就一起走吧!”黄少天高高兴兴地说。

其实他最适合的路线并不是这里,但是他昨晚入睡前记住了指针最后的方向,于是干脆就假装自己也是一路的。他有点放心不下这个看起来血条挺薄的家伙,实在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扛着走了那么久的人倒在终点前。

喻文州默默地点了点头,正想迈出步伐,黄少天忽然大喊一声:“停!”

他下意识地停在了原地,看着黄少天弯腰从他鞋尖前面捡起一朵蓝色的小花来,兴高采烈地递到他面前。

“你看这个,”黄少天捧着那朵花说,“这是好运气的象征啊!我们肯定可以顺利走出去,嗯说不定以后也能顺利活下去……那估计得要很好的运气才行。”

“它很少见吗?”喻文州不解道。

“特别稀奇!都说捡到会有好运气,许下的愿望也可以实现——”黄少天用力点头,“我想想,许个什么愿望好呢?就希望能离开这里吧……离开这个场地,离开那些讨厌的实验……希望有一天能从实验室里逃出去!”

他在那里高兴了一会儿,然后发现喻文州没说话:“喂喂,机会难得你也许个愿吧,不要浪费这个运气嘛!”

“我的愿望吗?”喻文州歪着头说,“我没什么愿望啊。”

“哎呀,你总有想要的东西吧。”黄少天顺手把小花放进了喻文州手里,“哪怕现在想一个呢?”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然后对他笑了笑。这是他们相遇以来,黄少天在他脸上看到的第一个笑容。

“那么,”他说,“我就希望你的愿望可以实现吧。”

……

黄少天捂着额头,因为这些记忆的涌现后退了一步,眼前闪过无数画面,最终定格在那朵蓝色的小花上。过了这么多年,两个孩子都已经长成如今的大人,可它还是当年的模样,一如在晨曦中他交给对方时那么美。

两侧飞船分离的倒计时还在跳动,他意识到现实中的时间只过了一秒或两秒,然后他看见屏幕上喻文州对他说:“再见了,少天。”

信号中断了。

黄少天几乎立刻做出了决定。他把操纵杆一下推到尽头,舱室里顿时亮起了蓝色指示灯,机械音提醒到:“注意,即将进入远程操控模式,请注意拿好控制器,不要在飞船外部停留过久时间……”

他拔起那个纸巾盒大小的控制器,连接其上的线路纷纷断裂,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刚刚从土里拔了一只萝卜。然后他抱着控制器冲出驾驶室,跑过短短的船内通道,在那扇连接左右两侧飞船的门关闭之前一个飞扑,连滚带爬地跳到了左半侧的走廊上。

大门在剧烈震动中合上,右侧的飞船大概已经分离出去。黄少天随即惊恐地发现通道后方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那些药剂和机械正在壮烈地燃烧,裹着浓烟和电光向他的方向卷来。

他不得不沿着通道夺命狂奔,期间还用控制器操纵右半边的飞船躲开了一次攻击。在他从强烈的失重感中意识到这一侧的飞船正在坠落时,他用平生最快的操作速度调动右半边飞船一个俯冲,和这一侧并排飞行,然后他借着冲到尽头的势头,用肩膀撞开了没关好的驾驶室门。

喻文州闻声回过头,在他的脸上,黄少天见到了万分精彩、难以置信的表情。

光是这个就值回票价了,他想。

下一秒,他已经扑过去拉起操纵杆,暂时止住了飞船的坠落。紧急逃生门应声弹开,他拦腰抱住喻文州,纵身一跃,从燃烧的飞船上跳了下去。


这一系列变故就在转瞬之间,轮椅少女刚刚传达了对这浮空船进行攻击的指令,他们立刻在监控屏幕上看到两侧飞船分离,继而一同疾坠,然后两个人就从火焰里跳了出来。

黄少天在空中死命拉住控制器的手柄,在右半边飞船减速后和左边勉强保持平行的一瞬间,他和喻文州险而又险落在了右边的船顶上。由于角度掌握的不是很好,他差不多脸先着地,撞得他眼冒金星,都不知道牙掉了没。

喻文州已经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率先从打开的逃生门钻进驾驶室,回手把黄少天也拉了进来。随着驾驶者的回归,飞船重新调回到独立飞行模式,随着指挥旋转着攀升,和左半边已经化作一团火焰的飞船擦身而过。

眼看喻文州已经控制了飞船,黄少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舱内监控屏幕,果然正看到了飞船坠入基地的一幕。就如同燃烧着天火的流星撞击地面,随着一阵爆炸,基地顶端的防护在冲击中破碎,被飞船砸出了一个大洞。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干得好!早就想来这么一下了!”

几秒钟后,被砸的四号仓库里冒出一丝电光,随即瞬间变成了冲天的火焰。接连不断的爆炸从中响起,基地从这里开始变成了一片火海。

黄少天:“……”

他用惊悚的眼神看着喻文州:“你到底干了什么?”

“不关我的事。”喻文州已经完全从刚才的变故里镇定了下来,“只是那个仓库刚好易燃易爆吧。”

黄少天:“……”鬼才相信不关你的事啊!

源自实验室的监控屏幕不断闪现错误信号,显然实验室也被基地的大火波及了。期间他们甚至看到了控制中心里的画面,还有轮椅少女尖叫着在走廊上躲避爆炸的场景,然后信号彻底消失,只剩下一个摄录外界的镜头还在通常运转着。

喻文州驾着半边飞船升到地下城的穹顶,及时冲进了通往地面世界的出口。最后一刻,黄少天调转镜头向下,望向他今生都无法忘记的这座地下城——在这样的高度下,那个占地广阔的基地也显得没那么大了,更别提下面的实验室,只有升腾的火焰仍然无比清晰。

那是地底下的火。……那是他们的告别。

基地的大火发生不过几分钟,因为应急而关闭的通道口就在他们身后合上,而过了几十秒,他们也终于回到了地面世界。眼下时间正是后半夜,出口又在一片荒地中间,漆黑的天幕就和地下城中一样罩在他们的头顶,不过他们已经看到了真正的星星。

他们沿着一个方向又飞了很久,确认不会被任何东西跟上来之后,让浮空船降落在了一片林间空地。

黄少天疲惫地爬出舱门,坐在了盖满针叶的泥土里。在他身后,喻文州也走了出来,飞船机械的轰鸣声缓缓归于寂静,灯光逐渐熄灭,最后只剩下舱门侧面的一块指示灯。它发出微弱温暖的橙红色光线,照在两个精疲力尽的人身上。

“所以,”黄少天说,“我们还是逃出来了。”

“多亏了你。”喻文州笑了笑。

“是啊,多亏了机智的我。”黄少天点头。

然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咆哮道:“是啊你还知道!如果我稍微慢一步你是不是就已经烧得外脆里嫩了啊!骗我很有意思吗,当救世主很有意思吗,你是不是还觉得这么做特别聪明特别机智特别完美无缺,啊?”

喻文州:“……”

一群鸟被他吓得从夜间的树林里噼里啪啦地飞走了。

“你都想起来了?”他问。

“是啊。”黄少天没好气地说,“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包括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是说,真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全都想起来才知道,你简直是把我的记忆当成橡皮泥在捏啊。”

“可能是清洗的次数多了点……”喻文州歉然道。

“我现在大概知道了,你是为了救我吧?”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只是我还不明白,我怎么会忘掉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

“你大概不清楚。”喻文州解释道,“在我们走出场地的时候,我被改造产生的能力第一次激发了,不受控制地洗掉了你对我的记忆。因为这件事,我从器官实验组被调进了脑域研究组,得到了索克萨尔的代号……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黄少天半天没说出话来,感觉命运实在对他们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那轮椅阿姨呢?”他又问,“当时是你叫她来唤醒我的记忆的吗?”

“我只打算让她唤起一小点记忆,这也是为什么我要给你那颗药。”喻文州说,“然后我本来打算把它解释成虚假的记忆,等到走出地下城之后再向你解释,没想到你自己想起了更多的部分。”

“岂止更多,几乎全都想起来了。”黄少天吐了口气,“你在那些记忆里真是相当的可怕啊,完全就是个坏人担当。”

“所以我不清楚你到底想起多少,也没法辩解什么,干脆将错就错。”

黄少天又感觉想揍人了:“然后你就误导我,让我觉得你是真正的BOSS?”

“这也是不得已的下策。”喻文州无奈地说,“按照我的计划,无论是这批药剂还是基地与实验室,都必须进行破坏,必要的时候我可能会亲自确保这一点……如果形势需要你单独逃出去,我觉得保持这种认知不是坏事。”

“嗯?”黄少天可没被他绕晕,“你是说,假如你需要牺牲自己,你觉得你在我心中是大混蛋的形象对我来说会好受一点咯?”

喻文州:“……”

“我告诉你吧,绝对不会!”黄少天一拍船舱盖,怒气冲冲地说,“我迟早都会想起来的,再说就凭现在那些记忆,我仔细想想也会明白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你想让我剩下的时间都背着这份沉得要死的债吗?再说了,当年我千辛万苦救了你一命,又不是为了让你这时候玩自爆的!”

喻文州顿了顿,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起来的?”

“就是这个。”黄少天从兜里摸了摸,发现那颗珠子还在,于是递给了他。喻文州的表情一瞬间显得非常怀念:“原来你找到了这个……”

“不要岔开话题!”黄少天继续逼问道,“这么说来,你从最一开始——我刚进地下城的时候——就已经认出我了?然后还一直装不认识,演技不错嘛。”

“是这样。”喻文州摊手,“你现在肯定感觉很郁闷,我建议你揍我一顿试试。”

黄少天:“……”

他从地上跳起来,一拳朝他打去。喻文州靠在那里,完全没有要躲的意思,黄少天的拳头在最后转了个弯,砰地砸在船壁上。

“看什么看。”他不爽地对喻文州说,“这是船咚。”

喻文州:“……………………”

下一秒黄少天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拉得倒了下去,两人在泥土里滚了两圈,直到他们的脸上头发里都是枯叶和松针,黄少天才罢手。喻文州躺在那里,显然还没从这个突然袭击中回过神来。

“直到现在还说谎可不太好。”黄少天直起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仔细想了想,这两天中间,你起码有三次是准备自我牺牲搞死实验室的……你一开始就想这么做,对吧?就算不只是为了那批蓝雨,你也会回去实验室。”

“不止如此。”喻文州仰视他,“那个被我折断的数据盘还在吗?”

黄少天一愣,摸了摸口袋:“等等,你猜到我要去翻垃圾桶?那个里面是什么,难道是反转制剂的配方?”

“猜对了。”喻文州笑了笑,“我除了想破坏实验室,还想拿到这份资料,两件事都很重要。我并不是想自我牺牲,但是如果这是达成目标的必要条件,我也会……在谨慎考虑之后再做出选择的。”

“你想捣毁邪恶巢穴,还想救人。”黄少天撇嘴,“我看你本来就是想做好事不留名嘛。所以你当初雇杀手来做这个任务,也是为了一样的目的?”

“我在基地潜伏了很久,主要是冲着实验室来的。”喻文州点头,“除此之外,我需要一个人把蓝雨的配方送出去。”

“好吧,好吧……”黄少天啪嗒一下在他旁边倒了下去,“虽然过程比较糟糕,但是结果总算还是达成了目标,是吧?”

“已经比我预想的还好了。”喻文州说。

他们在那静静地躺了一会。

“我是说,这个感觉有点奇怪。”黄少天咕哝道,“两天前我还觉得你是个相见恨晚的陌生人,现在一下子变成了认识的人,还是那种特别纠结的老熟人,搞得人很难适应啊。”

“你可以把这些再忘掉,我们重新认识一下……”

“想都别想!”黄少天差点蹦起来,“门都没有!你敢再给我洗一次脑试试!”

“开玩笑的。”喻文州轻咳一声,“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了。”

黄少天想了想:“说到以后……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不知道,没仔细思考过。”喻文州无所谓地说,“可能去学院里拿一个生化学位,或者留校任教,或者去正规的实验室,以后进行药品开发和脑域研究,利用职务之便来治疗那些被蓝雨改造过的人吧。”

“……你这还叫没仔细思考过?!”

喻文州笑了起来。“这是以前的粗略想法,”他说,“现在的话,我比较想和你在一起。”

黄少天心跳慢了一拍,条件反射道:“你瞎说什么心里话啊!”

喻文州:“……”

“不过我也得修改我的职业规划了。”黄少天用手背蹭了蹭脸颊,“有了反转配方,我也想尽量帮那些以前的实验品脱离他们不想要的生活。没了实验室,总不能失去生活目标吧。”

“看来我们达成了一致。”喻文州总结。

“更重要的是我得跟住你这个危险分子,免得你到处去坑别人。”黄少天义正言辞地说,“先说好,我踢掉目前的工作之后,你可得赚钱给我发工资。”

“对我这么有信心?”喻文州笑道,“那我看来必须要努力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黄少天停了停,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你发布任务的时候,在那些备选里挑中了我,这总不是巧合吧?你当时就不怕我这个不稳定的因素破坏你的计划?”

“你一直都在破坏我的计划。”喻文州叹气,“你还记得吗,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本应该在看了我的留言纸条后,带着蓝雨的配方从消防通道离开实验室。那样就没有之后的事情了。”

黄少天感觉背后寒气直冒:“那你不就死定了?”

“别小看我啊,我也不是没有计划过逃生方式。”喻文州挑了挑眉毛,“当然,那些方案不一定成功,所以我陷在里面的可能性也不小。如果最坏的状况发生,我会处理掉我自己的脑子,不会让他们拿去研究。”

“所以说,”黄少天慢慢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东西,“你在冒着必死的决心去做这件事的时候,仍然把我引到了地下城里,即使我什么都不记得,在最后的一次机会里……”

“是的,”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我想再见你一面。”

他们沉默了一会。林地间安安静静,只有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不妙,黄少天心想,就算在实验里的时候,心跳好像也没这么快过。

他此刻有种冲动,十分想把旁边躺着的那个家伙拽起来,用在病房里喂药的方式原封不动地回敬过去。不过他思考了半天,又觉得这可能不是个好主意,再说他们今后在一起的时间还长,总可以观察一下再慢慢来……

“你在想什么?”喻文州问。

黄少天回过神来,发现旁边的人正撑起身体,俯身看向他的眼睛。长夜已经走到尽头,在渐渐亮起的天光中,他几乎能看到对方眼中他自己的倒影。

“没关系,”喻文州笑了笑,“我已经看到了。”

他低下头来吻了他。


END

————

时而日更时而月更的坑终于完结了,虽然还想多说点,但是实在太头疼了,让我睡醒明天再发表感言(并不会有

这篇文会连同两篇番外一同收录在个志里,一宣在此→WB,星期一晚9点预售,地址在此→TB。特典虽然是随机发放,基本看脸,但收录的是两篇旧文,所以就不要特别在意啦!最后谢谢一直以来追文的盆友们,感谢你们的陪伴><

评论(148)
热度(1990)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