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七)

好久不见啊伙伴们,还记得剧情吗……(抱头

大家的便当正在加热中

————

7


喻文州:“那又如何?”

“我认为,张先生的尸体不是一开始就出现在屋顶。”方锐扳着手指说,“首先住在二楼的人都没有听到异常的动静,其次尸体如果是慢慢从楼上滑落,早就应该掉下来了,所以应该是后来被人放上去的。”

“这个听起来蛮有道理。”林敬言点头。

“然后这个时机,就是我们离开小屋出去搜索之前。”方锐继续道,“一开始喻总裁把尸体藏在自己的房间里,趁着大家到处找人的时候,背着张先生从窗户出去,只要沿着防火梯向上爬一点,就可以把尸体丢在斜坡屋顶上。如果我们回来的更晚一些,甚至都不会看到尸体滑落的场面,只会发现它凭空出现在窗户下面!”

江小姐和黄小姐出于女士之间的友谊,给方小姐报以热烈掌声。

“我要是少睡一会就好了。”张新杰沉思道,“不过,那样就没有这种惊悚场景了对吧,还是算了。”

“方小姐,”喻文州点头,“说得好,但这毫无意义。”

方锐:“啊?”

“我不是一个人住,”喻文州摊手,“当然不可能在不惊动王教授的前提下,把尸体藏进卧室。”

“呃,”方锐卡了一下,“但是王教授当然也可能包庇你啦!比如有什么上一辈恩恩怨怨不可告人的关系之类!”

王杰希说:“你这是指认我的嫌疑吗?”

“你最好想想清楚,”叶修插话道,“方小姐,老王就是OOOO大学的教授,而且是你这学期两门课的负责人。”

方锐:“……………………?!”

“实际上你也没必要这么怀疑。”王杰希说,“虽然你们在楼下当时没有上来检查,但楼上的韩先生除了搜查客厅、厨房和洗手间之外,每个房间也都进去看了,所以不存在把尸体藏在房间的可能。”

方锐转过头,带着“不管挂不挂科我都要讲”的悲壮神情说:“不过我们可谁都没有在离开屋子之前搜查屋子外面,也有可能是藏在车库或者某个墙角下,对不对?”

“那样嫌疑就不止喻文州一个了。”孙哲平说,“除了他之外,每个人都可以在那一阵混乱里伺机把尸体搬到屋顶上去,我看根本没人能保证自己全程都在。”

“我能。”韩文清说,“因为解说员一直在监视我。”

叶修:“……咳咳。”

“那么排除你这个例外,”孙哲平说,“其余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有这么做的机会,只是方便与否的问题。”

方锐也被说服了,他把目光从喻文州身上挪开,扫视着屋子里的其他人。

正当众人陷入思索的时候,周泽楷清了清嗓子,坐直了身体。

作为在场唯一的警察,他虽然(即使在设定里也)话不多,但是每次发言都很在点上,大家于是都安静下来听他说话。

“方小姐的猜测,”他说,“有一些道理。”

方锐配合地做出少女捧脸状。

“所以,”周泽楷继续道,“要验证死亡的时间,原因,和地点。”

他比了个手势:“时间现在很难确定,其他两个,需要调查。”

“对啊,刚才光顾着说别的了,”张佳乐一拍手,“都不知道尸体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尸体上有什么伤口吗?”江波涛问。

张新杰咽下一口茶说:“除了头之外,没有。”

方锐:“咦,那到底是怎么行凶的?”

“可能是下毒?”林敬言猜测。江波涛拿着水壶给大家添茶,正好到他这里,他摇摇手表示自己杯子还满。

“那样的话,不就是和他一个房间的韩先生嫌疑最大了吗。”孙哲平闲闲地说。

韩文清眉头一皱:“我?”

“你有机会半夜给他下毒……”方锐找到了新思路,“而且第一个说他失踪的就是你,假如你早就把他毒死然后丢上屋顶,过一段时间再来报告他的失踪,那我们不就完全不能把握他的死亡时间了吗!”

“说的好像你们现在就能知道死亡时间一样。”韩文清面无表情道。

方锐:“……”也对。

“我不介意你们有这种怀疑。”韩文清又说,“但身上没有伤口不一定是因为下毒,还有可能是伤在头上吧?”

方锐:“可是头已经……”

“跟地面撞过所以一塌糊涂对吧?”张佳乐说,“有可能伤口就隐藏在里面呢。”

“就算我们没有专业法医,可是头撞到地面毕竟是死后才发生的,假如真的有致死的伤口在头上,我们也不至于一点都看不出来。”江波涛说着扭头看叶修,“我们能看出来吗?”

“纯外行可能不容易。”叶修回答。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林敬言。后者举起手:“好好好,我来检查。”

张新杰不等他问,就很自觉地从口袋里拿出了另一张便利贴,一边参考一边说:“在艰苦卓绝的检查后,你勉强发现了右眼的损坏比较严重,而且并不是哪一边脸先着地造成的区别。”

林敬言:“也就是说右边比左边损坏更多?能看出是什么东西的伤害吗?”

“不太清楚,”张新杰说,“但以你的判断,有可能是穿刺伤口。”

所有人都发出了“哦——”的声音。

“真被老韩说中了,还真是在头上的伤口!”方锐吃惊,“打人不打脸,太凶残了吧!”

“凶手可能就是这么丧心病狂。”张佳乐摸着下巴,“也可能头上的伤口和尸体从墙上滑落这件事有因果关系。”

江波涛:“因果关系?”

“两个猜测啦。”张佳乐说,“一个是,正因为伤在头上,所以凶手才要把尸体摆在屋顶;另一个是,因为凶手考虑过把尸体摆上屋顶的计划,所以刻意往头上招呼。”

“如果能弄清凶器是什么,”喻文州看着张新杰,“说不定对判断这一点会有帮助。”

张新杰摇头:“这个你们恐怕不能单从尸体上看出来。不过,很大可能是某种利器。”

“利器啊……”张佳乐陷入思考,喻文州则转头问叶修:“我们中间难道有人带着武器?”

“终于有人问这件事了。”叶修示意摄像机往这边转一转。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说:“房间里有一些可以用作临时作案工具的东西,比如重物啊之类的,有一些上面贴着便利贴,代表它们可以充作的物品。除此之外,三个潜在凶手每个人都自带一件危险武器,因为他们赢的难度比较高,所以这是给他们的福利。”

方锐:“等等,我们是跟三个带着危险武器的家伙度过了两天两夜的意思吗!”

“这就是暴风雪山庄的乐趣所在好不好。”叶修不为所动。

这时候,许久没说话的王杰希开口道:“有一个地方,我们如果再去检查一下,说不定就会发现关键的线索了。”

方锐睁大眼睛:“什么地方?”

“楼上。”王杰希指了指天花板,“叶秋的房间。”

————

【小剧场】

凶手和张新杰对决的时候。

叶修:(翻着纸条)拿着凶器的+3,你们可以丢骰子了。

凶手:(二十面骰丢出了16)乖乖受死吧!

新杰:(丢出了20)看来暂时死不了。

凶手:……

叶修:(对凶手)你被张新杰打了一顿。

凶手:再来。(丢出了5)糟糕……

新杰:(丢出了1)


评论(108)
热度(142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