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五点一)

新副本开始,森林野餐之旅(并没有餐

接下来几章可能有少量喻黄,不吃的小伙伴谨慎食用~

————


有人说,白昼的野生林区像一头凶兽,无时无刻不在舔舐利爪、巡视四周、守卫土地、预备把任何触怒它的东西撕成碎干脆面。

那么夜里的林区,则是一头沉睡的凶兽。

——它磨牙,打鼾,踢被子,讲梦话,还有严重的起床气。

韩文清和叶修跟在提灯人后面,沿着小路前进的时候,不止一次看到吃多了麻醉类果实的猴子醉醺醺地从他们脚边滚过去。还有睡得恶形恶相的小鸟从树上掉下来,砸在叶修的头上,没等几个人类做什么,它就自己先吓醒了,一连串尖叫着飞了回去,活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考试现场的中学女生。

“离你们停船的地方还有多远?”叶修问。

“快了。”喻文州在前面说,“走走就到。”

这个从树林里浮现、一身标准恐怖游戏恶灵NPC装扮的家伙,出乎意料是个很正常的人。他介绍说他和同伴驾驶的飞船失事,不得不在林区里降落,叶修表示真巧啊我们也是。出于自驾游旅客之间的互助责任,他和韩文清回去拿了工具箱,准备去那边帮他们修修船。

叶修戳戳旁边的人:“你不觉得这个场景让人很有灵感吗。”

“B级片灵感?”韩文清瞥他。

“好像是有那么点感觉。”喻文州说,“野生森林里的白袍医生,修不好的飞船,灯火照不亮的黑暗……之类的。”

“对对。”叶修接道,“林子里可能还有实验室跑出来的变异辐射怪兽,或者来自古战场的幽灵,事实证明是电磁波的什么作用,最后大战一触即发。”

“然后这小路走了一小时都没有走到尽头……”喻文州描述。

“领路人一回头,”叶修压低声音,“发现是个牙长在脑门上满脸是血的小护士!”

韩文清:“……”你们是躲在厕所讲鬼故事的少女吗。

喻文州站住脚步,回过头来,在阴森灯光下微微一笑。

“我们到了。”他说。


喻文州他们的飞船停在一片浆果树丛的环绕中,样子看起来不太乐观,像是被炮打过。韩文清仔细辨认了一下它的外观,冲叶修摇了摇头。

在喻文州进去飞船叫人的时候,他说:“不是联盟里的产品。”

“是某个独立联邦来的吧。”叶修想了想,“也不奇怪,不过我看这家伙不是什么普通人。”

“普通人也不会迷路到林区里。”韩文清说。

现在已经入夜,不过他还戴着白天时的深色护目镜没拿下来。叶修在旁边鼓捣定位器,发现它完全不能用,只能大致猜测:“离埋骨之地近的独立城邦,好像最近的也在一天的路程外,莫非他们是逃向联盟的移民?”

“那正好和我们相反。”韩文清耸肩。

“是啊,”叶修笑道,“我们是逃出联盟的难民。”

说话间,喻文州又从飞船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个口罩:“抱歉,我的同伴身体不太舒服,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直接进来到机械室吧。”

韩文清点头,提着工具箱跟着对方后面走上阶梯。

飞船内部也残留着一丝紧张气息,许多装饰都脱落在地,应急照明四处亮着,显然所谓故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韩文清越走越觉得这里绝非善地,但短短的通道很快到了尽头,喻文州侧身打开门,一个年轻人探出头来:“哎呀我还没把地图调试好,稍等片刻啊……”

他抬起视线瞧了韩文清一眼,后者手指微动,强行抑制住了去摸磁线枪的冲动。

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十分危险。

然后韩文清就听到叶修的声音从背后惊讶地响起:“黄少天?”

对方也楞了,从门里跳出来叫道:“卧槽!叶秋!”

韩文清:“……”

“看来都是老相识啊。”从刚才就一直撑着门的喻文州挨个打量他们。

黄少天又把视线转向韩文清,半天憋出一句:“我说怎么有点眼熟,这不是安全局的韩队吗。”

“我见过你?”韩文清一挑眉。考虑到叶修工作以及朋友圈的特殊性,他改口问:“我抓过你?”

“……”黄少天干笑,“不不不,我电视上见过你。”

韩文清半点不信,倒是也没有追问。喻文州说:“少天,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哦,这位是嘉世兵团的负……”

“已经不是了。”叶修说。

“……前负责人,”黄少天从善如流,“传说中的一叶知秋,本名叫叶秋。”

“其实我本名也不叫叶秋。”叶修说。

黄少天:“我说你就卯着劲跟我作对是吧。”

“真不是。”叶修摊手,“现在你管我叫叶修就行。”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又转向韩文清:“这位……呃,来自联盟里安全局的霸图行动队,韩文文队长。”

“是韩文清。”韩文清说。

“……抱歉。”黄少天干咳,“最近记性不太好。”

叶修懒得拆穿他:“那这位是?”

“他只是个路过的普通研究员。”黄少天说。喻文州笑着点点头,一脸“不管我是不是,反正他说是就是”的表情。

“你们很久不见,想必也要叙叙旧。”他把两人让进驾驶室,“韩队一起?还是想先去机械室看看?”

“麻烦带路去机械室吧。”韩文清说,“最好天亮前看出点眉目,有什么需要的材料和零件,我们好回船上去拿。”

喻文州于是带着他走了。驾驶室的门刚关上,黄少天就一跃而起:“叶秋!我就知道你没死!”

“谁说我死了,我好着呢。”叶修挡住他,“倒是你,这阵子都哪去了啊。”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玩失踪,”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之前都传说你被研究院抓去剁啦,你怎么又跟韩文清混一起去了?他押送你去哪啊?”

“是一项任务。”叶修含糊其辞,“总之我们现在是队友,你不用担心。”

黄少天瞪大眼睛:“你那是什么任务,居然要你忍辱负重到这个地步……韩文清跟你一起走?他是不是一天打你八十八顿啊?”

叶修:“我说你怎么就不能把人往好里想想呢!”

“我不是觉得他不靠谱,”黄少天说,“我只是觉得你铁定会每天惹怒他。”

叶修:“……”这个倒是说的没错。

黄少天头上贴着降温带,开始继续摆弄地图仪,叶修上下打量他半天,皱眉道:“你用什么奇怪的药了?”

“嗯?没啊。”黄少天面不改色道。

“你可别骗我。”叶修说,然后想起了喻文州的话,“你那个新同伴,说你身体不舒服,看来不是托词啊。”

“那是他乱说,我一点事没有。”黄少天嗤之以鼻。

叶修一掌劈向他的手腕,在碰到之前堪堪停住。一截没什么光泽的利刃透过对方的指缝,尖端和他的手只有一线距离。

黄少天不满道:“你别试我,我收不住手。”

说完他轻轻一甩,冰雨回到了他工作服的袖子里。

“你状态不对。”叶修皱眉道,“说真的,你是不是被你那个同伴胁迫了?”


————

(小剧场)

许久不见的盆友见面,互相都担心对方的队友不是好人……

叶:他是不是给你下药?

喻:我没有给他下药。……至少现在已经不下了。

黄:他是不是胁迫你,让你这样那样?

韩:我胁迫他?反过来还差不多!

评论(80)
热度(62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