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八)

发出另一份没有悬念的便当!

本篇解谜全都是胡说八道,推理爱好者请不要模仿或者殴打po主

————

8


“为什么要去叶秋的房间……”方锐一愣,“等等,那不就是老林的房间吗?”

张佳乐也道:“对啊,说到这个,刚才为止有人见到叶秋没?”

“他应该在房间休息吧。”江波涛不确定地说,“不是说昨天早上他可能被人打成脑震荡了吗,今天早上的遛弯……我是说搜救活动也没参加。”

“叶秋今天就是挺没精神的。”林敬言想了想,“现在可能也在睡觉吧。”

王杰希抱着手臂说:“最好是,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虽然女士们对他这种卖关子的行为表示抗议,不过大家还是一窝蜂上了楼。叶秋和周泽楷换了房间后,住在楼上南边第二间,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坐在椅子里的叶秋正在低头看书。听到有人进来,他把那本《黑暗之刺》往桌上一放,掏出一张便利贴粘在了衬衫胸前,然后躺到了床上。

便利贴上简单粗暴地写着“死人”两个大字,这个套路所有人都习惯了。

方锐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林敬言和叶修齐声道:“不要尖叫!”

“……”可怜的少女被吓了一跳,不由得打了个嗝。

“哎呀,又是杀人事件啊。”江波涛凑到床边去,一边问王杰希:“你是怎么猜到的?”

他没听到回答,转过头正好看到对方若有所思的表情。王杰希想了想,才说:“我不是预料到叶秋被杀了,而是觉得他是凶手,所以才想进房间看看的。”

“啥?”张佳乐瞪大眼睛,“他跟电台主持什么仇什么怨啊!不对,他是怎么把人弄到屋顶上的?”

“可能也不是有什么仇什么怨。”王杰希看向旁边,“喻总,是不是?”

这话听着意有所指,喻文州挑了挑眉毛,没回答。众人的视线在他俩中间扫来扫去,为嗅到了八卦的气息而兴奋起来。

周泽楷说:“先验尸。”

警察一发话,这群人全都看向林敬言。叶秋从桌上拿起一支钢笔,把它竖在自己脖子向下一点的位置:“这是一支冰锥,插在心脏位置,一击毙命,血喷的不多。”

挤在屋里的群众发出“哦——”的感叹,有几个人的疑问同时脱口而出。

王杰希:“限定版凶器?”

喻文州:“为什么是冰锥?”

韩文清:“一击毙命?”

黄少天:“什么,难道是魔法杀人事件……哦你们当我没说。”

“这位小姐,”叶修看着黄少天,语重心长:“不要沉迷奇幻小说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这凶器的设定是你写的吧,明明普通的锥子也行,非要写冰锥,强行提升时髦值吗!”

“作者说什么就是什么,”叶修冷酷道,“没写电钻就不错了好不好。”

那边叶秋已经开始给周泽楷讲解凶器:“……柱状木柄,尖端一大半没入胸口。尸体有轻微挣扎的迹象。”

方锐奇道:“不是说一击毙命吗?”

“鱼被剁了还要扑腾一下呢。”林敬言说,“他的意思是,比起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被刺杀,更像是清醒但是没啥防备的时候被突袭。”

叶秋点头:“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没有被下毒或者蒙汗药什么的。”王杰希说,然后看了一眼叶修。后者摊手:“别套我话,关于毒药什么的你们自己探索。”

王杰希:“所以三个杀人狂的凶器也有可能包括毒药?”

“你觉得毒药算不算凶器?”叶修反问。

“算啊,肯定算。”黄少天在旁边点头,“这也是推理小说里的一大类别嘛,藏在冰里的毒药啦、从壶里不知不觉转移到杯子里的毒药啦、装在净水器里的毒药啦……”

“但是这个游戏里,毒药要怎么表现出来呢?”张佳乐问,“总不能换成泻药吧……呃,没准还真有可能……”

其余人毛骨悚然,一齐看向主持人,叶修不爽道:“我像是那么丧心病狂的人吗!”

方锐代替人民群众回答:“像!”

“放心吧,没有泻药。”叶修无奈,“这东西不好控制啊,你们还是好好研究一下我弟是怎么死的吧。”

“所以是在没有被毒昏或者睡着的情况下遇刺的。”林敬言总结道,又问:“那死亡时间呢?”

“血还没完全干。”叶秋描述,“死了没太久,至少比电台主持人晚。”

周泽楷于是隔着纸巾拿起钢笔,塞进一个保鲜袋里,权当收缴凶器。其他人在屋里东摸摸西看看,就跟玩密室逃脱的人一样,指望从里面能发现点线索。叶秋给他们讲解屋里的布局:“这里是床,这里是柜子,柜子上有宽口空花瓶和杯子,不那本书是我刚拿出来的不能算,嗯对杯子里是普通的水我之前喝过没有毒,对,也没有泻药……”

把屋里挖掘了一遍,没发现什么重要线索,众人又回到一楼大厅,这回尸体增加到了三人。方锐发现没茶了,于是从厨房拿了泡着柠檬片的玻璃壶给大家倒水,边倒边说:“有仇报仇,有料爆料啊,人都死了三个,再不揭示点真相观众就要关窗口啦?”

众人纷纷看向王杰希。张佳乐问:“你之前是不是就怀疑叶秋是凶手?”

“我现在也这么怀疑,虽然他已经被杀了。”王杰希说,“至于他是怎么被杀的,暂时还没什么头绪。主要是从早上到现在,每个人都在屋里窜来窜去,既然刚才我们认为谁都有机会把张新杰搬到屋顶上,那么摸进房间把叶秋捅死就更不费事了。”

“所以你觉得是叶秋杀了张新杰,然后另外的凶手杀了叶秋?”方锐总结,“杀黄少天的会不会也是他们中的一个?”

“黄小姐那件事我就不清楚了,”王杰希看了被害人一眼,“个人感觉,那个跟楼上两起事件画风有点不太一样。”

“那就说说今天的案件吧。”江波涛拿出小本本,“难道王教授也跟喻总和电台主持的八卦纠纷有关系……哦现在还要加上钢琴家了,贵圈有点乱啊。”

“倒没什么关系。”王杰希摆手,“事情得从昨天早上说起,第一天早上我和张新杰下楼晨练,你们还记得这回事吧?后来你们去外面,发现了叶秋昏倒在雪地里。”

“是这样。”叶秋点头。

“外面的小路是‘9’字形,屋子在圆圈顶端。张新杰出门往右,沿‘9’字的圆圈跑一圈,我出门往左,沿直线跑到尽头再往回。”王杰希重复了一遍昨天早上的信息,“然后我在越过圆圈和直线相交的岔路口后,过了一小会,看到了张新杰的背影,于是追上他,我们一起回来。”

叶修一边看设定一边表示说的没错。韩文清说:“因为这段证词,你们说自己不是把叶秋打昏的凶手对吧。”

“只能说‘不是跑步期间作案’。”王杰希纠正,“实际上,我认为打昏叶秋的就是张新杰。”

所有人:“啥?”

“我当时没把话说全。”王杰希解释道,“其实我当时不是沿‘9’字的直线跑的,而是跑了小半个圆圈又回来。”

“你迷路了吗?”肖时钦奇道。

“我怎么可能迷路。”王杰希说,“只是昨晚吃的有点多,跑到一半犯困,结果跑错路口了。”

肖时钦:“……那不就是迷路吗!”

“总之,”王杰希揭过这个话题,“我在岔路口应该向左,一不小心就往右了,跑着跑着反应过来,只好调转方向,沿着圆圈往回跑,想干脆顺着圆圈跑回去算了。结果在经过岔路口不久,就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跑在我前面的张新杰。”

“原来如此。”喻文州点头,“你这是知情不报啊。”

王杰希瞥他一眼:“我看你也一样。”

“等等,什么原来如此……”方锐纳闷道,随即反应过来,“哦你是说,假如张新杰是按原路线跑的话,你们应该会在路上相遇对不对?”

“结果你折返之后又看到张新杰跑在前面,足以说明他根本不是沿着圆圈跑的,”孙哲平接道,“而是从圆圈里抄近路穿了过去。”

“就是这样。”王杰希说。

张新杰端着杯子,点头道:“原来你是这么跑的啊。”

“哎不对,可是第一天我们问你有什么异常情况的时候,你不是说没有吗!”张佳乐抗议道。

“别忘了当时根据医生的判断,叶秋昏迷时间要更晚一点,理论上不是那时候发生的。”王杰希说,“再说抄近路不代表就是他干的,证据不够充分……主要还是因为我老胳膊老腿的,怕万一凶手狂性大发。”

方锐翻白眼道:“最后一条才是重点吧!……呃,不是,我是说,教授你明哲保身,非常机智。”

王杰希淡淡地看了方小姐一眼,继续道:“考虑到这个假设,如果叶秋真是被张新杰打昏的,那么他在雪地里趴着的时间就应该比我们推测的更长,这和他被发现时候的状态矛盾,所以就能得出一个建立在假设上的结论。”

“什么结论?”江波涛问。

“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人。”王杰希说。

评论(72)
热度(1391)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