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花与边际论(一)

在各种意义上进行新尝试的一篇

没有大纲,走向不明,心有多远,扯出多远

————

1


喻文州在吧台边坐下时,一架旗鱼舰艇正从空港的接驳口起飞。隔着弧形幕墙,它在橘子色的夕阳里不断上升,又长又尖的嘴摇摇摆摆,就好像要把天边那颗苹果形卫星刺个对穿似的。

不止一个人仰头看着它。鱼尾巴后面喷出的雾流逐渐飘散,盖住了穹顶上的条幅投影。

这间空港的酒吧里现在没什么客人。除了几个无精打采的星间远途旅者,剩下那些都是空港的工作人员。一个方形脑袋的机器人酒保向着这边滑过来,它的一支手臂卡在挂钩上,另外三支拿着杯子和账本。

它把一个圆圆的可回收杯垫扔在喻文州面前的柜台上。

“来点什么?”它问。

喻文州说:“有没有不加迷幻药又不太酸的东西?”

“这不太多,”机器人酒保拽出一小块屏幕,“你可以从‘天堂信息素’‘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和‘多话情人’里选一个。”

喻文州考虑片刻:“……最后那个吧,谢谢。”

酒保滑走了。喻文州看了看杯垫,正面用醒目的亮紫色字体写着赞助组织的名字——“第三性别平等权益保护协会”。还没等他给翻过来看看背面有什么,一只杯子就被放在了上面。

“这是什么协会?”喻文州问。

“附近星球的公益组织。”酒保说,“他们的居民常常为生存繁衍的事情激烈冲突,但照我看人口问题也不是他们的头等大事。顺便一提,‘天堂信息素’是他们的特色饮料。还是一部著名连续剧的标题。”

“那倒不错。”

酒保在他面前坐下来。严格来说这不算“坐下来”,机器人只是把那支手臂嵌进挂钩,然后降低头的高度。它拿下墙上的一根管子,往喻文州的杯子里注入金色溶液。

“你的航班是几点?”它问。

喻文州抬头看墙上的投影挂钟:“两个本地时之后。”

“那你最好别喝超过两杯的‘多话’,它会让你变成一个烦人的邻座。”

“喝了就会多话起来?”

“理论上是这样。”

喻文州喝了一口金黄色的酒,味道还不坏。

酒保交叉空闲的三支手臂:“不介意我问问你去哪吧?”

喻文州翻转手腕,给它看漂浮在空气里的船票编号。根据上面的信息,他将乘坐“飞天柯基”号中型舰前往布拉布拉星。飞行总计一天半。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酒保不爱和客人聊天。”他说。

“一般不会。而且‘多话’对我们没用。”酒保晃了晃它四四方方的头,“我觉得你有点面熟,先生。”

喻文州继续喝他的酒。他暂时没有什么想要倾诉的冲动。

“我从没来过这座空港。”他说。

“呃,不是你们人类那种面熟。”酒保发出了十分人性化的语气词,“我们根据波长辨别他人。你的谱面,怎么说呢,跟我们挺相似。也许这代表你是个很有逻辑的人。”

“听着不错。”

酒保说:“布拉布拉是个度假的好去处。不是那种短暂假期,但要是你想找个疗养院,那里肯定有你乐意待上一年的机构。”

“旅游手册上说它是个植物星球。”

“很多植物。是个原始的地方。”酒保用毛巾擦拭管子的中段,“你从旅游手册上了解的应该很清楚。”

没有什么旅游手册,喻文州想。他之前从未了解过这个星球,虽然它的名字听起来很怪,然而宇宙里什么怪事都有。去布拉布拉的船票是二十分钟前他从赌桌上赢来的,等下准备用来付账的钱也是。作为一个什么都没带的潜逃者,他做的还不错。

“我打算在那里好好待上一阵。”他说。

“那我可以帮你占一卦。”酒保高兴地说,“因为是从那边学来的办法,占卜那边的生活想必也会很准。”

作为一个机器人来说,它实在是个很感性的个例。

喻文州照它的指示,把一张纸巾撕成两半,摊在柜台上。酒保划燃一根烟草梗或者什么类似的风干物,让它的灰飘落在两张纸上。

“你看到了什么?”

“左边吗?一朵花。”喻文州其实没那么擅长联想,“右边可能是一条龙。”

“左边代表着浪漫关系。”酒保解释。

“龙呢?”

“龙就是龙。”

喻文州问:“所以这预示我会和一条龙发生什么风流韵事?”

酒保卡壳了,它的逻辑系统在疯狂运转。“也许是别的,”它斟酌着说,“比如转基因龙科学家,龙类饲养员,骑着龙的人之类。”

“那个星球有很多龙?”

“转基因龙近年来十分流行。如果你去的话,也许会想要一条。”

“等我赚到这笔钱再说吧。”喻文州笑道。

他说的是实话。

“其实我有个表亲在布拉布拉。”机器人酒保说,“它在第三性别平等权益保护协会工作。如果你见到它,替我向它问好。”

“如果有机会的话。不过为什么是表亲?”

“我们同一批出厂,在相邻的生产线。它叫GC001。”酒保拿起管子,“你还要再来一杯‘多话情人’吗?”

“好的。”喻文州说,“它发作似乎还要过一阵子。”

酒保把杯子注满,摆在纸巾旁边。烟灰组成的龙被气流吹动,就好像拍了一下翅膀。

**

直到飞天柯基号降落在布拉布拉的空港,喻文州也没有产生什么多话倾向。也许和酒保一样,这对他不起作用。他赢来那张票位于公务舱,没有邻座供他打扰,舱室里只有另外一个戴复古眼镜的男性人类。机械空乘温柔可亲,不断给他端来茶水,似乎确信他需要这个。

飞天柯基作为前往布拉布拉的专线,船上娱乐节目也全都是本地特色。频道里播放着一部叫《天堂信息素》的连续剧,完结部分有一到九季,第十季正在热播中。英俊非凡的男主演在每一张海报里忧郁地微笑,每次身边的配角都是不同面孔。

喻文州下船之后,直接去了游客帮助中心。柜台里面坐着几个头戴草帽,穿着花衬衫的机器人,一些奇形怪状的旅客在比划着问问题。喻文州坐在一台自助机器边,戳了戳屏幕。

机器:“请您选择您遇到的问题。”

喻文州点下“身份证明不全或丢失”选项。机器准备查询泛网络里关于客人的讯息,它抬起摄像头,给对方来了一次瞳孔扫描。

然后它就僵住了。周围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的尴尬气氛。

十分钟后,喻文州带着一份齐全的身份资料离开了游客中心。他搭飞行船前往邻省,转乘轨道车来到中心广场。这里天气阴沉沉的,气象球在塔尖盘旋,当他走进市政大楼门口时,一头转基因渡渡鸟擦着他背后着陆,鼻子里发出响亮的唿哨声。

他在门口划卡,升降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另外一个人小跑着冲了进来。

“抱歉抱歉。”对方喘着气说,“这台电梯太老了,下一班还不知道要多久。”

“没关系。”

“我好像没在这座楼里见过你?”这个人把公文包夹在胳膊下面,“不过我也不是认识这里每一个人啦……”

我倒是看过你的资料,喻文州想。他说:“其实我也是第一天来上班。我是喻文州,新到资料室工作的。”

“哦!我们在一层楼啊,我是民政科的郑轩。”公务员抓了抓头发,“资料室现在没什么人在忙吧?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我就在这层另一头。”

“多谢,”喻文州说,“我们到了。”

电梯停在大厅中央,郑轩继续狂奔而去,喻文州顺着门牌找到走廊尽头的资料室。在一切都由信息系统辅助的公务设施里,他没有需要汇报的直属上司,也不用去人事部门登记。市政大楼这间已经有段时间无人使用的资料室,就这样迎来了一个新的主人。

他拖出一把落灰的椅子,决定先打扫一下再说。

这时门发出一声轰然巨响,郑轩倒退着跑进了房间。他显然对这里的灰尘没什么准备,还没说话就悲惨地咳嗽起来。

喻文州拿一只古老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文件袋遮着脸:“怎么了?”

“虽然你是第一天来,”郑轩扶着门痛苦道,“不过拜托你帮个忙——我该给领导的龙去买饲料了,但这会儿有一家离婚的正在吵架,实在走不开。”

“没问题。”喻文州依然没放下文件袋,听他的语气,任谁也不会想到他是半天前刚来到这个星球,连龙的食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有什么特别要求吗?”

“应该没什么吧?”郑轩迟疑道,“总之账单拿回来给我,我去报……”

他一句话没说完,腰上忽然多了一条粉红色触手,卷着他往外拉。他拽着门把的手坚持了两秒,然后门把跟他一起飞了出去。

触手尖叫道:“先生,你评评理!我的伴侣竟然因为不想再玩触手PLAY的理由要离婚,这是对我种族和人格的侮辱!”

喻文州看着已经没了把手的门,沉思片刻,决定好好放下成见,融入此地民风。他用椅子堵上门,把资料室的牌子扔进垃圾桶,双手插进外衣口袋,穿过一片混乱的大厅去搭电梯。

附近不远就有个饲料站,运气好的话,也许他还能近距离研究一下这个星球的龙到底是什么东西。


TBC

评论(78)
热度(981)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