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花与边际论(二)

控制不住中二情怀,飞吧

事到如今我只想写天堂信息素了怎么办(并不

————

2 花とGOSICK


理论上,只要一个人手持城市地图并对其中各类路口信号、非法暗道、交通情况与突发状况了如指掌,那么就可以用模型中的最快效率抵达目的地。不说现在科技和社会形态不均衡发展的宇宙时代,就算是所有人还一股脑挤在母星的时候,早就有侦探用自己有血有肉的脑子干过类似的事情了。

然而这一切对喻文州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在布拉布拉这个散漫的星球中一个格外散漫的城市里,他调用的地图还是六个月前的,最后只能叫了一辆无人轨道车,让系统把他送到“最近的饲料站”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天气预报还算准确,他记得从资料室的备品堆里拿了把伞。

饲料站是个有着特立独行画风的地方。虽然布拉布拉本身也和宇宙里的邻居们画风迥异,但饲料站也并不是负负得正的结果。非要说的话,比较接近古早奇幻作品里巫师的小屋,比如天堂信息素第三季那种风格。

想到这里,喻文州意识到那个连续剧实在给他留下了不浅印象。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他观察片刻,走进门对柜台后面的老板表明自己要买饲料。老板抬起眼睛:“你的龙呢?”

“我外带。”喻文州说。

老板:“那你得自备容器。”

喻文州不得不冒雨去邻街五金店买了两个桶回来。这片街区很有时代感,五金店里正是绳子特价日,买绳子还送付费频道的代金券,不过店主没能成功把这玩意推销给喻文州。

他再次回到饲料站时,老板已经睡着了,换给他的代币装在一个洗过的酸奶纸盒里,摆在柜台旁边。他一手提着套在一起的桶,一手拿着纸盒,谨慎地往后面走,边走边想这纸盒可能根本没有洗干净。

雨越来越大,窗外忽然划过一道闪电,就像关键场景发生前那种夸张的描写一样。

喻文州站在自动饲料机的场地门口,里面有一头龙正从食槽里抬起脑袋。它也许是转基因的,也许不是,总之现在它的嘴上沾满亮蓝色饲料,一截人手从它的牙缝里耷拉下来。

杀人现场,喻文州想。

他在电光石火间思考了一下,觉得也有可能是分尸现场。不论哪种都很不妙,虽然布拉布拉此地民风奇异,但谋杀事件总归是要报警的。他一点也不想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叫到治安处去,尤其在他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身份编圆的时候。

龙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在龙圆溜溜的肚皮边,他显得有点瘦弱。话说回来,他觉得这头龙可能有点超重。

碎尸掉出龙嘴时,这人反应敏捷地抓住了那支被饲料染得如同荧光棒的手,拼命往外拉。龙则似乎对这点感到疑惑,巨大的脑袋摇了一摇,它的主人(如果没猜错的话)差点被甩出去。

这手也不知道是谁的手,坚韧非常,假如布拉布拉的宠物店里有龙咬胶这种东西,也不会比这只手更出色了。

“那边的朋友!”龙的主人喊道,“虽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人肉对龙的胃肠不好,拜托过来帮帮忙!”

喻文州比较想报警。

而如果现在报警的话,还是一样要面临进治安处的后果,所以相比之下,转身离开对大家都好。他又不是御手洗シャーロック。

龙主人又喊了一堆话,因为太长他选择不听,而此时他发现对方肩膀后面有一点银光闪过,这成功改变了他袖手旁观的念头。

那可能是个某种危险兵器,直觉这么告诉他。就像扒鸡星球的危险分子们都喜欢骑野驴带大檐帽一样,如果布拉布拉星球上骑龙的都是武斗派,这个逻辑似乎也很说得通。

他走过去:“我要怎么帮忙?”

“帮忙按住龙。”龙的主人说,“他只是有点暴躁,你知道这个季节他们经常会有些青春期的躁动,不止是龙,人也一样……”

后面的话喻文州已经不想听了,看着这只体重超标的肥龙,他觉得自己还不如冒着被砍死的危险离开比较好,反正这武斗派似乎正自顾不暇。

此刻,他站在了命运的岔路口上。假如他选择帮忙,也许会开启一条布拉布拉的崭新支线,但这大概并没什么意义。而要是他转身离开,可能死兆之旗就已经高高飘扬,这宇宙间波澜壮阔的逃亡之旅,搞不好就要在这淳朴的农业星球宣告终结。

所以命运也许就是这么回事。在做出这个可能会影响世界线的决定前,地震了。


整个饲料场摇晃起来的时候,喻文州第一时间躲进了龙食槽侧面,借此阻挡可能会滑落到他身上的重物。

这种敏捷反应源自他的长年星际旅行经验,当舰内空间剧烈震动时,最需要担忧的就是那些从地板上飞过来的其他乘客,因为只有他们不是被固定在空间内部的。关于此地多发地震的资料在他脑中闪过,他顿时明白了天气预报表上在“有雨”标志旁边那个碎石图案代表着什么。

但是星际法则在这里行不通。这里是布拉布拉,一个淳朴的星球,一个英雄的故乡,一个古道热肠的世界。

也即是说,即使你有心躲开重物,还是会有别的东西自发砸到你身上。

饲料场那中看不中用的复古屋顶哗啦一声塌了下来。在倾盆大雨中,龙的主人扑倒在他身上,而龙扑倒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要不是旁边的桶分担了一点压力,喻文州估计自己至少得吐两口血。

一股快餐的清香飘过他的鼻尖。压在他身上那人动了动,忧虑地说:“你还活着吗?你叫什么?活着就哼一声吧?哼几声、哼一首歌也可以。你哼不出来我可以给你起头,你可别吓人啊,我听到你心在跳了。”

这台词有点天堂信息素的风格,他想。布拉布拉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他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心跳,以及一个更缓慢、更沉重的搏动声——那头胖龙的心跳。比起唱歌,他觉得此刻更重要的是把那头龙弄到一边去。

而龙还在嚼着那支人手,吧唧吧唧的。

“我叫喻文州。”他说,“我唱歌不好,你起头吧。”

对方立刻唱起了一首节奏庄严的洗脑歌,看来能歌善舞也是布拉布拉居民的一大特色。喻文州先是努力想听清楚歌词,但是失败了;然后他想分辨一下曲调,也不太成功。因为他唱的很拼,喻文州完全不忍心打断他。

也许是主人给龙下了什么命令,那头龙爬了起来,圆滚滚的肚皮悬在他们头顶。龙主人也挪开了一点,有块吊牌从他的衬衣口袋里滑出来,借着微弱的光亮,喻文州瞄到上面登记的名字——黄少天。

也不知道是人叫黄少天,还是龙叫黄少天。

他的伞已经扭成了麻花。龙主人问喻文州要不要叫救护车,不过他觉得除了有点头晕之外没什么太大问题。实际上,他更关心那截还在被龙嚼来嚼去的人手。

喻文州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觉得可能过去了几秒,不过现实中大概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和视线里看到那布满鳞片的肚皮相印证,有关转基因龙的一切涌入他的意识中。

“我没事。我很好。”喻文州说。“顺便说,刚刚那个东西,我觉得,你的龙吃了问题也不大。”

“那个不是真正的人手。”他指出。

评论(42)
热度(63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