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喻文州的镜中世界

别的不说,阿黄生日快乐!

黄少天的奇妙冒险》姊妹篇,今年送个喻总给你……

————


喻文州站在浴室门口,思考起了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一切要从五分钟前说起。在这普通的一天,他穿着普通的拖鞋,很普通地起床走进普通的浴室……洗漱之后,他刚放下毛巾,忽然感觉眼前一黑,额头不由自主地往镜子上撞去。

发出咚的一声巨响之前,他还来得及在脑子里估算了一下距离和力度,觉得不至于血溅三尺,不过淤青一块是很有可能的。等到出门的时候,要是队员问起,他只能照实说是不小心磕到——至于别人会怎么脑补,他就管不着了。

但他没有如期听到头和镜子相撞的声音。他就好像根本没有碰到什么东西,只是稍微晕眩了一下,就重新站直了身体。

喻文州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儿,觉得这种错觉说不定是熬夜的后遗症。他扣好衬衫的扣子,转身打开浴室门。

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他眨了眨眼睛,把门关上了。隔了两秒,又重新打开,外面的景象还是一点都没变。

看来不是他打开方式错误的问题,喻文州想。

浴室的门原本应该和他的卧室相连,而现在他眼前的走廊,也怎么看都不是蓝雨宿舍里那条。如今的局面,可能性大概有二:他穿越了,或者他在做梦。他比较倾向于自己还没睡醒。

他现在庆幸自己已经把衣服换好了,总算不用穿着睡衣面对这个奇怪的环境。

就在喻文州犹豫是在浴室静观其变(好歹这里还是熟悉的浴室)还是出去走走的时候,走廊上斜对面的门打开了,哈欠连天的黄少天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到喻文州之后愣了一下:“队长?”

“我有点睡糊涂了。”喻文州说,“这不是蓝雨的宿舍吧?”

黄少天点头:“不是。”

喻文州等着他的下文。

过了一分钟,黄少天仍然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喻文州隐约感到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的事情发生了,他问:“那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酒店。”黄少天回答。

“是这样吗?”喻文州疑惑道,“我们昨晚明明还在宿舍吧。”

黄少天静静地说:“哦。”

喻文州:“……”

他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正常了,今天的黄少天话少到令人发指,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考虑到这里可能根本不是现实世界,还真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不过直觉告诉他,这个就是黄少天本人没错,只是有些细节发生了严重的偏移。

“你该不会是牙痛吧?”他问。

黄少天:“不是。”

在这个高冷寡言的黄少天面前,喻文州沉默了一会。

“那我们去吃早饭吧,”他想了想,“我听说这附近有一家秋葵做的不错。”

“别!”黄少天立刻抗议,“不要那个!”

喻文州微微一笑:“好吧,那么就先出去转转。”


正如黄少天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一家酒店,门外的街道也完全陌生,看不出到底是哪里。喻文州自己的手机没有带在身边,想要看看街牌的时候,却发现所有路标上面的字都是反的。

“欣……兴……路?”喻文州辨认了一下,心想这该不会和兴欣有什么关系吧。

走在他旁边的黄少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即使如此,他也是一路上没说半个多余的字。和平时比起来,喻文州实在是相当不习惯,他组织着语言,想从对方那问出点情报来。

“我们是什么时候住进这家酒店的?”他问。

“上周。”

“来这里做什么?”

黄少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表情写着“连这个你都不记得了吗”,不过还是惜字如金:“活动。”

“活动?”喻文州不解,“什么活动?”

“宣传。”黄少天蹦出两个字,停了一会又补充道:“宣传活动。”

喻文州:“……”这还是什么都没说啊!

黄少天这时站住脚步,指了指街边一家早餐店,用征询的眼神看着他。喻文州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他们端着托盘在店里最后一张桌子边坐下,刚好有人来到他们面前:“能拼个桌吗?”

“请便。”喻文州随口说。

他一抬头,差点被豆浆呛住。王杰希在他的视线里,施施然把一屉小笼包放在了桌子对面。

黄少天说:“早。”

王杰希冲他点点头,丝毫不为他的寡言少语而惊讶。喻文州脑子里转过很多念头:这个世界奇怪之处肯定不止黄少天一个,而面前这个王杰希,说不定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早啊,”他说,“昨天休息的怎么样?”

“不错,最近的工作还挺累人。”王杰希往碟子里倒醋,“你们呢?”

黄少天:“很好。”

“我也还算可以,”喻文州状似无意地说,“不过今天早上有点睡不醒。”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喻文州感觉他好像哪里有点奇怪。

“小心不要中暑了。”王杰希说,“之后还有不少天呢。”

“说起来……我们是在参加什么活动?”喻文州夹起一块黄瓜。

“你是真没睡醒吧。”王杰希奇怪地说,“是联赛宣传活动啊,过了这么多天,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么?”

“哦哦,是啊。”喻文州含糊过去,“昨天睡太晚了。”

接下来他们埋头吃饭,黄少天吃得最快,一通风卷残云之后,起身表示要去隔壁便利店买点水。他刚一离开店门,王杰希就放下筷子,盯着喻文州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喻文州暗暗吃惊,面上表情不变:“你说什么?”

“不用糊弄我了,”王杰希严肃道,“你应该是误入这边世界的,我猜你肯定是最近撞到了镜子或者掉进水里了吧。”

喻文州这才真的惊讶了起来。“我是早上撞了一下镜子,”他说,“醒来发现很多事情都不对劲了,你说‘这边’是指什么世界?”

“镜子里的世界。”王杰希说,“看过《爱丽丝镜中奇遇记》吧,类似那种东西。你这回也是有了一番奇遇啊,喻爱丽丝。”

喻文州:“……”

“我长话短说。”王杰希转头看了看门口,“你在这世界上应该见到了一些熟人,也意识到他们跟你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了对吧?这里的每个人,和你来的那个世界相比,身上都会有一件特征是完全相反的。如果你想回去,只要在天黑前找出一个人身上的这种特征,并且把它逆转到原来的样子就可以。”

喻文州消化了一下他这段信息,自言自语道:“所以我只要让黄少天多说点话就行了吗……”

“多说点话?”王杰希奇怪地问,“难道你那边的黄少天是话很多的类型?”

“就是这样。”

王杰希思考了一会,忍不住摇头:“别说,我还真有点不能想象。”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知道我那个世界的事情?”喻文州问。他觉得对方简直就像专门来提供攻略信息的NPC一样,出现的特别是时候。

“因为███████。”王杰希回答。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直响:“你刚才说的我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哦,大概是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屏蔽了吧。”王杰希摇头,“天机不可泄露,就别在意这个了。”

喻文州叹气:“好吧,我会想办法回去的。”

“不过说到这个,我也许能帮你。”王杰希建议道,“如果你知道我和你世界的那个王杰希有什么地方相反,我可以试试改变它一下。”

喻文州打量了他几秒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是什么地方相反了?”王杰希问。

“你的左眼和右眼应该是颠倒过来了,”喻文州干巴巴地说,“除非你去整容,否则就别想了。”

王杰希:“……”

这时候黄少天推门回来,给他们一人递了一瓶水,说:“走?”

“今天宣传活动暂歇一天,你们可以随便转转。”王杰希适时在后面提醒他。

“那就走吧。”喻文州跟他挥了挥手,走出了早餐店。


黄少天双手插在兜里,在街上溜溜达达地往前走。知道了破解这世界的方法后,喻文州就更想让他多说点话了。

“你准备去哪里逛逛?”他问。

黄少天:“不知道。”

“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随你。”

“下午还有其他安排吗?”

“没有。”

“准备几点回去?”

“天黑。”

喻文州不禁升起深深的无力感。正在此时,他忽然在街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从玻璃橱窗倒影里看到了他们,回头招手:“这不是文州和少天吗,你们起的挺早啊!”

“还好。”黄少天说。

喻文州走过去,看到叶修站在一群小姑娘中间,正在把什么海报一样的东西从纸筒里抽出来。他问:“这是在做什么啊?”

“哎,路过这里,刚好帮这几个小同学点忙。”叶修指了指周围中学生模样的女孩们,“她们在做课余公益活动呢。”

黄少天没说话,不过往前走了两步,也想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喻文州跟他一起,帮学生们把一堆纸筒从箱子里拆了出来。

在叽叽喳喳的女孩中间,喻文州戳了戳叶修的肩膀:“在小姑娘面前,你就别抽烟了啊?”

“开什么玩笑,我哪能抽烟。”叶修转过头,在近距离下,喻文州才看清他叼着的白棍儿根本没有冒烟,“这是巧克力棒嘛,在机场你也买了两盒,不记得了?”

说着他咔嚓一声,把那根糖棍咬成了两段。

“……不记得了。”喻文州缓缓地说。

“我怎么说也是联盟禁烟代言人,怎么会自砸招牌呢。”叶修咕哝了一句,就继续去搬箱子了。

喻文州震惊道:“禁烟代言人?”

“是啊,都是我那个弟弟太能抽烟,”叶修叹气,“我要管管他,必须以身作则,谁叫我是当哥的呢。”

他跟另外一个女孩拉开海报两头,把它贴到公益布告栏上去。海报上面赫然写着【拒绝吸烟,保护健康,人人有责,从我做起】。

喻文州:“……………………”

他算是知道镜子世界的叶修是哪里反过来了。

但就算知道,也总不能掐着叶修的脖子让他去抽烟。他跟黄少天帮中学生们把海报都贴完,叶修说:“多谢你们帮忙啦,接下来我再帮她们发会传单,你们自己去玩吧。”

走出去一段之后,喻文州回过头,看到叶修爽朗地对一个停下来看海报的小女生说:“没错,你哥哥这么抽烟是对身体不好的!回去记得告诉他少抽一点哦!”

在明亮的阳光下,他忍不住眼角抽搐。

黄少天疑惑地看着他:“怎么?”

“没事。”喻文州甩甩头,心想这画面可能一辈子就能见这么一次了,“我们走吧。”


中午刚过,他们都不太饿,就找了家咖啡店休息。一路上喻文州都在留意寻找熟人,奈何没怎么发现,直到他们坐在落地玻璃外面,黄少天忽然说:“张新杰?”

喻文州随着他的视线看去,果然见到张新杰和一个有点眼熟、但说不上来在哪见过的女士走过马路,坐到了离他们不远的遮阳伞下。

他们暂时还没看到黄少天两人,喻文州也打算先悄悄观察一下这个世界的张新杰再说。交谈声从那边传来,张新杰没精打采道:“才十二点多而已,我还没睡醒呢……”

“才十二点多?”他的同伴冷冷地说,“你再睡就要睡到明天早上了!”

喻文州:“……”

看着张新杰懒洋洋捧着咖啡杯的样子,他基本已经明白了。然而并没有什么ことり用,这个性格问题似乎也很难有改变的余地。

“没办法,昨天看训练视频看得太晚了。”张新杰用手扇了扇风,“今天可真热。”

“这几天都这样。”他的同伴说,“坚持一下。”

喻文州打量那个陌生的女士。联盟里的女性并不太多,她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却带着种让他感觉熟悉的气质。她看起来约摸二十后半,个子高挑,身材火爆,穿着简单的衬衫和短裤,架着一双长腿,黑发利索地高高束起。

还没等他想清楚,黄少天就喝完了咖啡,起身过去打招呼。

喻文州也放下杯子,刚走到那一桌前面,就听到黄少天跟那个女士点头道:“韩队。”

韩队韩队韩队韩韩韩韩韩队队队队队队队队……

喻文州感觉脑子里有一排自己呈现出《呐喊》的表情齐声尖叫,不过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走过去寒暄。韩文清上下打量他,皱着眉头:“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中暑了?”

“没有没有,”喻文州镇定道,“我挺好。”

张新杰于是唠叨着说了一堆防中暑注意事项,才把两个人放走,离开的时候喻文州觉得自己真的有点中暑了。

黄少天扶了一把他的手臂,以防他栽倒在马路下面。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日光有些刺眼,他又感到了熟悉的眩晕。过了几秒,他站直身体:“谢谢,我没事了。”

“嗯。”黄少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过还是转过头,关切地看了看他的脸。

不知为何,就连喻文州此刻刚刚升起来的念头,都好像要在明亮的夏日阳光下融化了。

他努力回忆了一下,却记不起自己刚才在思考什么。


夕阳西下的时候,他们走在了回去的路上。

这个世界上的熟人轮番出现在他们面前,但是中间没有一个的反转特征是可以轻易被改变的。到了最后,喻文州甚至思考要不要买个双眼皮贴给王杰希用用算了,不过想到这不叫真正的改变,就还是没付诸行动。

“你今天,”黄少天说,“有点奇怪。”

“是吗?”喻文州疲惫地回答,“可能是有点中暑吧。”

黄少天拉着他的胳膊,拽着他往前走:“休息。”

喻文州跟着他走,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这个人竟然十分陌生。

他们本来不是这样……他们本来应该更加熟悉。

黄少天把他拖到广场边的长椅上,让他坐下。喻文州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旁边的人挪了挪,给他让出位置。

“谢谢。”他低声说。

“哎呀,是你们。”长椅上的人笑了起来。喻文州困惑地抬起头,对方说:“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在机场见过,我叫苏沐秋。”

“记得。”黄少天冲他点了点头,“我的朋友,他不舒服。”

“啊,是中暑了吧。”苏沐秋看了看,从包里拿出一瓶水,拧开递给他,“喝点水,放松一下,天已经快黑了,就不那么热啦。”

喻文州觉得自己应该在原本世界里也没见过这个人,不过道谢接过了水瓶。然而天就快黑了这件事,对他来说更是一件沉重的压力——就像是没能及时接触魔法的倒霉勇士,或许他就将永远留在这个地方。

然而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似乎也没有糟糕到不能接受的地步。这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就算有些东西和他熟悉的不同,但也自有它的一套运行规则,他可以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参加比赛,训练队员,角逐冠军……

然而原来世界的他又会怎么样?原来世界上挂记着他的人,还能不能再次见到他?

会想念他的人是谁?他记不起来。

他感觉自己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有一些东西正在消逝,而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感到了强烈的不舍之情。苏沐秋不知何时已经走了,黄少天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他接下来嗯了一声,就递给喻文州。

“王杰希。”他简单地说。

喻文州接过电话,听到对面王杰希说:“你还好吗?”

“不太好。”喻文州说,“我暂时还没找到离开的办法。”

“我是为了提醒你,你之前的办法可能并不管用。”王杰希说,“你还记得吗,你想让黄少天多说点话来改变这个特征,但是我认为黄少天和你那个世界的黄少天之间的区别,不是话多话少,而是说话习惯——你能让他暂时多说点话,但是只要你改变不了那个习惯,你就还不算成功。”

喻文州听完他的话,陷入了沉默。

“喂?”王杰希不确定地问,“你在听吗?”

“我在。”喻文州迟疑道,“但是……黄少天是谁?”


听到这句话,本来在一边等着的黄少天吓了一跳,他一把抢走手机,瞪着喻文州。

手机里传来王杰希的声音:“喂!你——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黄少天把手机挂上了。

“是我。”他指着自己的鼻子。

“你?”喻文州疑惑道,“你说你是黄少天?”

“我是黄少天。”黄少天说。

“我应该认识你吗?”喻文州重复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不,我不记得你了,虽然你似乎有点眼熟……”

“你应该认识我。”黄少天坚决地说,“必须是这样。”

他说的话越来越多了,喻文州想。他的思维有点混乱,一会觉得他现在说的话变多了,一会又觉得不对,他应该是说得更多的类型,比这还要多。

他不觉得中暑会让他混乱到这个程度。

不过他还记得其他的事情,关于这个镜中世界,关于每个人的变化,关于回去的方法——

他忽然明白过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王杰希说过,这个世界上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项特征完全相反,他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算在里面,因为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但现在他确实在这个世界里,那么他也不应该例外。他没有发现自己身上其他不同的地方,只有记忆,只有这种逐渐消失的记忆。

通常来说,对于一个人记忆是从无到有、逐渐累积的,而他对于黄少天这个人的记忆却在不停淡去。一开始他记不清对方的习惯,然后他想不起来自己要让他多说说话这件事,直到现在,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了。

这就是他那一条和现实相反的特征。

“糟糕,”他喃喃自语,“这下真要回不去了。”

黄少天露出“你在说什么呢”的表情,按着他坐下:“我叫了救护车,挺住——”

喻文州抬起头,越过对方的肩膀看向天空。黄昏已经快要结束了,夕阳的余晖仍在云层中流动。

“跟我讲讲你吧。”他说,做着最后的努力,“你说你叫黄少天,我们很熟悉,但是我都不知道了……我们应该认识,是不是?”

“是。”黄少天深呼吸了一下,“我们认识。很早之前就认识。”

“多早之前?”

“很久很久。”黄少天艰难地说,好像一次说这么多话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似的,“你是……你是我的队长。”

这个词仿佛打开了阀门,他的话倾泻而出。

“你怎么忽然就想不起来了?你没撞到头也没吃错药,怎么可能忘了我呢?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个子也不高,看着特别乖,谁知道你其实心里超多主意啊,那时候可没想到能和你变成现在这样……”

“我对你记得最清楚,从一开始到现在,你以为我是怕你吗,我只是服气你,我知道你会带着我们走向荣耀,但不仅仅是那样……”

“以前我跟你一起熬夜的时候,每次都在想,这人怎么还不困,这人怎么还不去睡呢,我能比你更不怕累,直到睡着了还在想呢……”

“一辈子才过去多久,往后认识的日子还要比不认识的日子更多,我们还要继续活着,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吧,我说你啊,这都不记得吗,我是……”

“——你是黄少天。”

喻文州说。

脑中疯狂旋转的思绪找到了一个出口,然后所有的东西都静止了。

他想了起来。记忆蜂拥而至,一瞬间就把他的意识淹没,如果不是这样,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这些记忆占据了多少时光……欢笑的、悲伤的、即使微不足道的小事,也是这么宝贵。

他找回了失去的记忆,也找回了他的黄少天。

在最后的夕阳里,他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响动,像是玻璃被敲碎时的声音。

这个世界在他眼前出现了裂缝。裂痕蔓延开来,一片片的镜面剥落,在空中旋转,每一块碎片里都倒映着黄少天微笑的脸。喻文州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却感到了奇怪的怅然,他伸出手,想碰一下那个笑容——

他的耳边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喻文州在恍惚中抬起头,发现自己站在清晨的浴室里,额头刚刚撞到镜子的地方,缓缓地浮起了一块淤青。


“队长,你的头怎么了?”郑轩问。

喻文州冷静地说:“不小心撞到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搞的啊!”黄少天在旁边狂笑,“磕的怎么那么正中靶心呢,淤青形状也那么奇怪,有棱有角的,话说我那边有药,你先来上点吧哈哈哈哈——”

其他队员去吃早饭了,黄少天把喻文州拉进房间,蹲在柜子下面找药箱。等他拿着药瓶和棉棒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喻文州正微笑地看着他。

“哎,怎么笑得那么神秘啊。”他凑过来看了看他额头上的痕迹,“有什么好事吗?”

“我做了个梦。”喻文州说,“我觉得,像现在这样就是很大的好事了。”

“现在这样?弄不懂你在说什么。”黄少天咕哝道。他小心翼翼地在青痕上涂了点药,然后吹了吹气:“好啦,用不了多久就好了!不过最近你可别拍照片啊,要不然英明形象毁于一旦噗……”

“那倒没什么。”喻文州想对着镜子看看,不过他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他可能都会对镜子有心理阴影了,“说起来,要是我哪天把你忘了怎么办?”

“啊?”黄少天瞪着他,“你怎么忽然问这个,现在这种狗血情节都不流行了。”

“不是做了个怪梦吗。”喻文州说。

“哦好吧,我想想啊,”黄少天收拾药箱,“首先我得弄明白你是怎么回事,如果是脑子被撞了什么的或者吃错了东西,那就找医生治呗,但要是什么奇幻的理由,我就只能用爱感化你了!我就给你讲我们的故事,讲到你想起来为止!……所以你的梦到底是什么啊?”

喻文州想了想:“梦里你话特别少。”

“哇,”黄少天打了个冷颤,“听着可不是什么好梦。”

“梦里我还把你忘了,”喻文州补充,“不过后来又想起来了。”

“还好是梦啊,”黄少天啪地关上药箱,“要是现实真遇到这种事,我还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呢。我说不定会黑你啊,比如说你特别坏,老坑我,但是我很nice啊什么的,我们闹离婚分房产,你还欠我八百顿饭……怕了吗,是不是不敢忘了?”

“怕了。”喻文州忍笑,“不敢不敢。”

黄少天拉开抽屉,把药箱塞进去。屋里弥漫着一股消毒药水的味儿。

喻文州又问:“那如果这种事发生了,你会从哪里开始说呢?”

黄少天想了想。

“我会这么讲,”他说,“我叫黄少天,你是我的队长……”


END


————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这篇和黄少天的奇妙冒险一起,梗自爱丽丝漫游仙境&爱丽丝镜中奇遇,奇妙冒险是去年的喻总生贺,这篇是今年阿黄生贺,感觉特别对称,开心……

评论(211)
热度(3677)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