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方]纷纷(二)

前文→纷纷(一)

感觉三更写不完,调整了编号……

————


方士谦的内心是复杂的。

他很想冲进门跟那个狡诈的小子堂堂正正地大战三百回合,但上课铃已经响了,他不得不狂奔回教室,并且思考该怎么把学生证要回来。

此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悲壮的侠士,虽有心挥洒热血,奈何家里一岁幼儿被邪道挟持,进也不得,退也没救。

方士谦一边在政治笔记上奋笔疾书,一边脑补了整套恩怨情仇。

侠士单人独骑,儿子装在蓝花布兜挂在脖子上,打马上天山,去找蒙着一只眼睛的魔教教主报仇。

到了一处树林休息,忽见明镜般的湖水边,教主正在洗一只皮水袋。

野地里百花灿烂,青松凝霜。

教主:“你还要看多久?”

侠士:“呸!我哪里是在看你!”

教主说:“这水袋能装五分之三升水,热茶放一天不冷,冷酒过一夜不温,外带毛绒封套,魔教周边铺子有售。”

侠士:“打不打折?”

……不不不,方士谦猛摇头,不是这个发展。

侠士:“不买!兀那妖孽,老纸来取你狗头!”

教主挥一挥衣袖,化作一道残影离去,侠士一低头,发现花布兜里的小孩变成了一块板砖。

老师在黑板前说:“那么这道题的主要矛盾是……”

“得把我的孩子找回来。”方士谦喃喃自语。

恰好刚才教室很安静,他此话一出,满屋鸦雀无声,连老师都停下了写板书的手。

“我知道最近大家都比较累,”老师委婉地说,“不过上课还是控制自己,不要说梦话比较好。”


隔日午间休息,林杰在社团活动室里吃菠萝面包。方士谦进来的时候,他抬头说:“听说你的孩子没了?”

方士谦:“……”

“节哀顺变。”林杰揭开酸奶的盖,“不行就报警吧。”

方士谦往椅子里一坐,头大如斗。林杰又说:“现在传闻里的版本已经是:你的孩子丢了,忧思成狂,在政治课上陷入梦魇不可自拔,忽然站起身大声疾呼‘我的儿啊!我真傻,真的!’然后被送进医院,今天才出来。”

“……”

“不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杰问,“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呃……也没有啦,就是上课走神。”方士谦搪塞。

林杰点了点头,没再追问。方士谦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至少他还不知道自己去找王杰希,学生证还被绑架了这种丢脸的惨剧。

“对了,你是不是还没见过王杰希呢?”林杰又说,“周末我们打算一起吃个饭,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啊。”

方士谦突闻噩耗,表面上还是镇定的:“这个不用了吧,我们见过的。”

“见过吗?”林杰好奇地抬头,“印象如何?”

“就路上看见过。”方士谦含含糊糊,“也没什么特别的嘛,戴着个眼罩……”

“那就是说不熟嘛。”林杰点点头,“总之回头跟我说说周末安排啊,我找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一起聊聊。将来都是小伙伴了,要好好相处哦。”

将来都是……小伙伴了……要好好相处……哦……

方士谦眼前不禁浮现了地狱般的景象:林杰从桌边站起来,介绍说这就是社团的方士谦同学,你们认识一下。然后王杰希用他那种正儿八经的表情说,其实我们之前见过,其实他还在厕所堵我,其实他很喜欢那里的装修风格,其实方士谦学长还把他重要的东西忘在了我那里……

林杰担忧地问:“你没事吧,怎么表情那么悲壮?”

“没事没事。”方士谦站起来,“我忽然想起还有点事,先走了。”

林杰在他背后轻快道:“别忘了跟我讲周六什么时候有空啊!”

方士谦装作没听见,一阵风般地窜出了活动室。


他决定先下手为强,趁着今天还是周五,先找王杰希好好谈谈,让他不要到时候乱说话。

方士谦熟门熟路地来到王杰希的教室外,后门边站着个姑娘,发现方士谦在那里乱晃,于是过来问:“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我找个人。”方士谦清了清嗓子。

姑娘一看校服,还是个学长:“学长你找谁?”

“……王杰希。”

“哦!你是来算卦还是看相啊?”姑娘一拍手,“要说你就找对人了,我们班长上通天文下晓地理,没有他不懂的!”

方士谦一股闷气堵在胸口,闻言更加火大,脱口而出:“我是来叫他出门单挑的!”

姑娘:“……”

本来喧闹的走廊边一片寂静,方士谦发现以自己为中心,瞬间出现了一个半径三米的空白圈。

人群窃窃私语:“哎呀,这人哪来的,不怕被祥瑞吗……”

方士谦目瞪口呆,然后他就看到王杰希出现在看热闹的人堆后面,说了声借过,轻轻松松走到了他面前。

看着人群围成的圆圈,方士谦有种下一秒王杰希就要掏出一根魔杖,说“好了决斗开始!Densaugeo!”的错觉。

王杰希说:“别都堵在走廊里,散了散了。”

他向走廊另一边走去,方士谦自觉地跟着他后面,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听话干嘛?

这时王杰希也站住脚步,回头问:“听说你要找我单挑?”

“对!”方士谦本想俯视他,结果发现俩人差不多高,“我是要……”把我的学生证拿回来啊啊啊!

“现在午休马上就要结束了。”王杰希打断了他的话,“而且学校里也不适合谈话,不如今天放学见吧。”

“正合我意。”方士谦总觉得“放学见”的句式有点耳熟,“那就在运动场——”

“运动场今天有体操社练习,你不想被女孩子们围观吧?”

“……不想。”

“我也不想站在大街上谈话,这样吧,你晚上回家吃饭还是?”

“不回家。”方士谦想了想,“最近我家长出差,我买饭回去吃。”

“那么我们就谈话的时候顺便把晚饭解决了吧。”王杰希建议。

“倒是也行……”方士谦为了晚饭思考了起来,“我不去附近那家面馆,他们的分量特别坑人。”

“是吗?”王杰希说,“周围也就那么几家走路去不远的地方,大排档太吵了,快餐店可能没位置,要不就街角那家咖啡西餐厅如何?”

“也行。”方士谦点头,“放学我在门口等你,不要怂啊。”

王杰希微微一笑:“到时候见。”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方士谦跟着上课铃往回走,过了一会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的孩子,呸不对,学生证还是没拿回来……


纷纷(三)

评论(49)
热度(759)
  1. 萸生青山为雪 转载了此文字
    方神把孩子拿回来一看:嘿!孩子变成了冬虫夏草。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