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周+?]一度

非CP向,万勿认真解读

梗的灵感来自 @倾斜角 ,好鹅你那份什么时候写出来……

————


周泽楷这天忽然想买盒泡面。

他走进平时经常会路过的那家小超市,收银员在柜台后面打着瞌睡,甚至没注意这么一个海报上的发光体路过了她面前。周泽楷戴着兜帽,悄无声息地走过一排排货架,直奔角落里的方便食品区。

轮回的食堂很不错,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吃过泡面了。连今天这种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想吃泡面的冲动,他也没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第二排货架上,红色和金色的泡面桶塞满了两边,他喜欢的口味倒是快卖完了。周泽楷看了看手上空空如也的购物篮,伸直手臂,拿出了货架深处的最后一桶。

在泡面被移开的地方,一只眼睛对着他眨了眨。


周泽楷记得,这个货架的背面应该是墙壁才对。

他脑海里一瞬间闪过各种墙里砌人、鬼魂索命、泡面奇侠、时空穿越……的桥段,然后果断地从旁边拿下两桶红烧牛肉面,堵住了眼睛露出来的那个缺口。

面对这种灵异事件,他觉得还是早点结账回家比较好。

但就在此时,从泡面桶后面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微弱声音:“哎哟我的天啊,对面的兄弟你是人是鬼?等等别堵上啊,你那边怎么也有泡面桶,难道是秘密仓库?”

周泽楷停下脚步,侧耳细听。对于这种奇怪的事情,他难得升起了好奇心。

“喂喂?你走了吗?”那个声音听起来很有精神,但就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闷闷的听不太清,“我不是坏人唉,你要不要先把泡面桶挪开……”

周泽楷想了想,把购物篮放在地上,谨慎地把刚才推过去的两桶泡面移到了一边。

货架后面的空洞随着他的动作显现出来。这个空洞看着有点奇怪,既不是在货架的金属层上挖了个坑,也不是在墙上有个小窗口,更像是凭空出现在货架深处的一个缺口。它只有巴掌大,对面的人把脸凑了过来,只能看到他的一只眼睛。

那个人很快挪了挪,换上了另一只眼睛。

“嘿,那边的兄弟你好啊。”对方说,“你为什么会在墙里?”

周泽楷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荒谬感。不过这会儿,他既不感觉害怕,也一点都不想报警。

他觉得,自己可能碰上了某种千载难逢的灵异事件。

“在我这边看,”他回答,“你才在墙里。”

“啊?”那边的人愣了一下,不过理解得很快,“难不成你也是在超市货架往里看?这可稀奇了,我这边也是,而且我货架的对面也是墙……”

周泽楷无言地点了点头。他看不到那边说话人的脸,不过听声音,应该还很年轻。

对方又问:“你现在也在鹅鹅鹅超市里吗?”

周泽楷没听过这个名字,他想了想:“不是。”

“看来不是一家啊。”对面传来翻泡面桶的声音,年轻人又问:“那你在不在H市?”

“S市。”周泽楷说。

“哇,那可真是空间虫洞了,……虫洞是这个意思吧?我不记得啦。”年轻人挺高兴地说,“而且我这边的泡面好奇怪,日期竟然是十年以后的,厂家错的也太离谱了。”

周泽楷低头看了看自己拿的那盒泡面,他刚才没有注意,仔细一看,日期赫然是十年之前。

他说:“我的那盒是十年以前。”

对面沉默了一会,然后迟疑地说:“等等,该不会……你那边是哪一年?”

周泽楷说了今天的日期。

“还真的是十年之后啊!”年轻人的声音拔高了一点,“这也太夸张了,快告诉我这十年里大盘是什么走势啊——”

周泽楷其实不太熟悉这个,他努力回想了一下,正想挑紧要的讲讲,却发现一说话,话音就仿佛被空洞吸收,怎么都发不出声。

“有点奇怪。”他说,“我好像说不出这个。”

“咦?”对方不解,“那你试试,十年后那个剧《兄弟捉鬼》还在播吗?”

“没完结。”这回周泽楷顺利地说出来了。

“十年后的米国总统是谁?”

再次被屏蔽。

“有没有彩票中奖的号码……”

周泽楷:“……我记不住。”

“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啦,”年轻人笑道,“我估计因为咱们是十年前后,可能会对时空逻辑造成影响的信息都被过滤了……让我再试一个:十年之后,荣耀还有人在玩吗?”

听到这个问题,周泽楷一怔,突然涌起一阵说不清的感触。

“很多。”他说,“现在也有很多,今年是……”

在他想说出第几届联赛的时候,那个小小的空洞吞没了他接下来的话。

“那还真是好多年了啊。”年轻人感叹道,“果然不愧是荣耀……你也打荣耀吗?”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问过我了,周泽楷想。

他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微笑,不过在泡面桶的遮挡下,对方想必没有看见。

“嗯,”他说,“你玩不玩枪系?”


要是以前有人跟他说,他能站在超市货架边跟人聊一下午,周泽楷肯定是拒绝的。

不过等他回过神来,看表都已经四点多了。超市里的冷光灯让人很难有时间概念,说来也奇怪,他在这里站了这么久,都没有人过来打扰。不过实际上,要是真有人看到他对着一架子的泡面自言自语,可能直接就吓跑了。

无论如何,他都和对方聊得很愉快……虽然他说的少,听得多。

“哎还真是不容易,”对面还在兴致盎然地说,“我看你肯定也是枪玩得特别溜的高手吧,很久没聊这么开心——要我说,咱们这是难得的缘分啊,要是能见到你就好了。”

“你来找我吧。”周泽楷脱口而出。

“是啊是啊,”年轻人表示赞同,“我都不知道自己十年之后会跑到哪去,所以看来只能我去找你了。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

他后半句的声音消失了,周泽楷发现,自己也没法自报家门。

“来将通名都不行啊?”对方啧了一声,“这个洞真够不近人情的。”

周泽楷深以为然。他试着想看看那边人的面孔,然而却还是只能瞧见小小的一块。

“我又不知道你叫什么,还看不到你的脸……”那个人也有点没办法了,“要不你说说,你住在哪儿?”

这个主意顺利实行了。周泽楷跟他说了轮回的地址,只不过想要说“这是轮回总部”的时候,又被卡了回来。

“没有门牌号啊。”对方很快地推测,“你说进门就知道?这是你的公司吧?”

周泽楷觉得这人脑子转的真够快的。“差不多。”

“那好。”对方高高兴兴地说,“到时候我就和柜台说,我是那个在泡面货架对面的人——”

周泽楷忽然升起了一阵不安。按理说,轮回的地址在联赛中不难知道,假如这个人还在关注着荣耀,还记得要来找他的话,应该早就知道它是在什么地方。

但是在此之前,可没有什么泡面货架对面的人来找过他。

可能是那时候他还不在轮回,周泽楷想,可能柜台根本听不懂他的话,就把人打发走了。他得把这个逻辑顺过来才行。

“记得今天之后再来。”他认真地说,“要不然,你可能找不到我。”

“啊,那是当然。”那边报了一遍日期,“就是这天没错吧?”

周泽楷:“嗯。”

十年前后的时间差,但仍是同一天。简直就像个纪念日。

“我会记得去找你的。”年轻人又说,“虽然现在好像你比我大吧,但是十年之后老的那个就是我咯,到时候别吃惊啊。”

“不会的。”周泽楷说。

“唉呀不知不觉都这个点了。”那边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我得走了,妹妹还在家里等我呢……”

周泽楷脱口而出:“等一下。”

“怎么啦?”对方问。

这个问题在他脑海里盘旋了一会,周泽楷想了想,终于问了出来:“十年之后,你还会在继续打荣耀吗?”

“……这个嘛,谁知道呢!”年轻人爽朗地笑了起来,“未来的路还很长啊,现在我可不敢保证什么,不过眼下我很喜欢,这就够了吧。要是十年后我还在打,那么去找你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来两盘啦。”

“好,”周泽楷说,“一言为定。”

“我走啦。”对方笑着说,“十年之后见。”

周泽楷:“再见。”

缺口对面闪过花花绿绿的颜色,然后扭曲了一下。周泽楷只感觉眼前一花,货架后面的墙壁就恢复了平整,看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看了一眼手里那桶十年前的泡面,把它放进了购物篮。然后他想了想,又拿了几桶其他口味的,把这桶神奇的时间泡面埋在了底下。


“什么,你出去了这么久是去买泡面了吗?”江波涛目瞪口呆地看着周泽楷手里的塑料袋。

“嗯。”周泽楷把袋子放在桌下,“我碰到了灵异事件。”

江波涛:“……”我没听错吧?

他们坐在大厅二楼的休息区,周泽楷把他在泡面货架对面碰到了一个陌生人的事情,讲给了对方听。最后他还拿出那桶十年前的泡面,作为佐证。

“这太神奇了,”江波涛稀奇地翻来覆去看那桶泡面,“难道是两桶泡面发生了时空错位,才让这回事发生的?”

周泽楷露出了“谁知道呢”的表情。

“所以说,那个十年前的荣耀玩家,说不定哪天就会来找你啦?”江波涛放下泡面桶,“你说你已经跟前台打过招呼了……啊,说不定这十年里他早就听说你的名字了,如果过来发现是你,肯定很好玩。”

“如果他还记得的话。”周泽楷说。

“这么神奇的事情,哪里会忘记啊。”江波涛乐观道,“虽然有可能赶不上今天,不过如果他愿意,总有一天会来的。”

天色已近黄昏,日光从窗口斜照进来,从休息区这里往下看,门厅的地面也被铺上了一层金色。周泽楷觉得自己也许会看到一个人,他从暮色里走进门,又抬起头确认一下自己有没有走错;然后他来到柜台边,问“我想找那个在泡面货架对面的人”……

江波涛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把他拉回了现实。空荡荡的门厅里,仍然只有一片明亮的夕阳。

今天没有来,也许是明天,周泽楷想。也许是明天的明天,在未来的日子里,某一天,会有这么个熟悉的陌生人来找他,他们可以握手,交换名字,看看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如果他还在打荣耀,那么他们还可以来两盘。

“总有一天。”他说,点了点头。


END














(以下附加结尾给想强行吃糖的朋友们)


“师傅,麻烦去这个地址。”

“那个什么战队总部啊?替你妹妹还是女朋友要签名去?”

“去找个人。……我妹妹不需要我帮着要签名啦,她自己有。”

“哟,找谁啊?”

“我也还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签名啊,往哪儿签?”

“这个嘛,我带了一桶泡面。”


————

所以是开放结局啦怎么都往一个方向脑补,我又没说是原作宇宙……!

(冻闹.gif

评论(183)
热度(181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