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方]纷纷(三)

前文→纷纷(二)

连我也不知道剧情会奔跑到什么地方了,大家觉得阿尔巴尼亚三人行怎么样(字面意思

————


方士谦这个下午总有点心神不宁。

吸取了之前孩子的教训,他不敢再上课走神,不过每当他摸摸衬衫上那个用来放学生证、现在却空空如也的口袋,思绪就忍不住要飘到晚饭上去。

侠士居然要和魔教教主约饭紫禁之巅,怎么想画风都不太对。

他一会觉得,王杰希这么心机深沉的对手,肯定有什么后招在等着他;一会又觉得,说不定那个眼罩少年根本就是在耍他玩,没看哈利○特里面,邪恶金发土豪boy就用这一招骗了主角吗,搞不好等他到了约定的地方,就会有年级主任从天而降:方士谦同学你怎么在这里!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还真是我能来的地方,方士谦推翻了这个假想。一个餐厅而已,那些同学约妹子什么的都经常去嘛。

不过要是王杰希没有出现,他站在餐厅门口接受往来人群的眼神洗礼,很有可能第二天又登上校内八卦头版——《痛失爱子,年级学霸神情恍惚;望眼欲穿,痴情少年心归何处?》

他一点都不想继续给学生们无聊的学校生活提供谈资。想到这里,他忽然有点同情起了流言缠身的王杰希。

一直生活在各种灵异传言中间,想必他压力也很大吧。实际上,和王杰希短暂地接触过了两次之后,方士谦也发现这个人和他根据传闻脑补的形象并不一样,要更加的、更加的……

“阴险狡猾。”同桌说。

方士谦吓得一激灵:“你说什么?”

“你在草稿纸上写的啊。”同桌指了指他的笔尖。

方士谦这才发现,在纸上公式和计算式的夹缝中间,他不知不觉写了不少“板砖”“教主”“阴险狡猾”“紫禁之巅”的关键词。

这时候已经放学了,教室里人声喧哗,都在整理东西准备回家。同桌好奇地问:“你在琢磨什么呢,魂不守舍的?”

“我在给自己做战前动员。”方士谦深沉地说,“勇士,即将奔赴决斗现场。”


在收拾书包的过程中,方士谦初步给自己定了如下作战计划:首先去王杰希的班级看看他有没有走,如果没找到人,就假装路过约定那家餐厅门口,并且在对面街的小摊买上十串烤面筋,一边吃一边等对方来。要是王杰希出现了,他就可以潇洒地放下烤面筋竹签,淡淡地说“你来了”;要是王杰希最后也没来,他会直接回家。

这样,不管在熙熙攘攘的往来众生视线下,还是在餐厅门童和烤面筋摊主眼里,他的行动都光明正大,一点都不可疑。他相信这是应对那个劲敌的最佳方式,无论对方是不是像他一样,如同勇士般前来赴约,他都来得及从容转身,不留一丝阴霾……

“你来了。”王杰希说。

方士谦:“……”

他拎着书包,思考着作战方案,刚踏出自己教室门口,就和走廊边的王杰希碰了个正着。

方士谦在脑内狂暴地撕碎了刚才写的一大篇计划书。

这条走廊上的教室都属于同年级,正值放学时间,来来往往的所有人都穿着高年级校服,王杰希那件新生制服外套在其中特别显眼。在学长学姐的洪流里,尽管他理应看着势单力孤,但王杰希淡然地往那一站,一脸“我有正事要办”的表情,愣是给站出了鹤立鸡群的气场。

方士谦感到一股谜之压力扑面而来。

他左手挂着外衣,右手挂着书包,走到对方面前,半晌蹦出一个字:“嗨。”

王杰希自然而然地接过他的书包,方士谦顺手把外套穿好,又顺手把书包拿回来,等他发觉哪儿不太对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出教学楼,穿过操场向外走了。

“呃……谢谢。”方士谦说。

王杰希:“不客气。”

这种谜之友好的气氛是怎么回事!方士谦在心里咆哮。

他感觉胸口憋了一口老血,就好像在生死决斗之前,魔教教主不但在山下等他开完正道第三届江湖存亡峰会暨讨伐魔教教主动员大会,还租了驴车,并且亲自给他拉车门。

严肃起来,他告诉自己,不能被软炮弹迷惑。

“我听说了,”王杰希说,“孩子的事。”

方士谦:“……”为什么你这个语调这么沉痛。

王杰希又说:“你没事吧。”

“什么孩子啊!你憋听他们胡说!”方士谦悲愤万分,“而且还不都是因为你吗?”

王杰希看起来有点惊讶,他迟疑了一下:“我们昨天才第一次见面……”

直觉告诉方士谦,最好不要让对方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学生证啊!”他赶紧打断,“要不是你劫持了我的学生证,我也不会上课走神好不好!”

“可是我不是把它放回你的校服外套了吗?”王杰希疑惑道。

方士谦:“……”

他伸手一摸,居然真的在右边口袋里找到了丢失一天的学生证。

方士谦竭力回想昨天他们见面的经过,只记得自己确实穿着外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王杰希究竟是在什么机会下把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地塞进口袋里的。他怀疑地说:“你该不会是刚刚放进去的吧?”

“我拿你学生证又没什么用。”王杰希说,“昨天只是开个小玩笑,本以为你会很快发现的,如果这让你一天都没找到,那真是十分抱歉。”

“呃,是我没发现啦……”方士谦总觉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微妙地被嘲讽了。

王杰希说:“为表歉意,晚上这顿我请?”

“那就不用了。”方士谦说,“而且我不是来和你谈孩子……学生证的,是另外的事。”

他们已经来到餐厅门口,王杰希走近柜台边登记,方士谦抬头看着巨大的「KISS ME」招牌,觉得那些闪闪亮亮的灯管说不出哪儿不对,反正就是碍眼。

店员把他们领到座位,端来冰水。王杰希拿起菜单,先没有翻开,而是问道:“另外的事是什么意思?”

“关于微草研究社,”方士谦说,“你知道林杰准备推举你作下一任的社团长吧?”

“听他提过一次。”王杰希点头。

“他很欣赏你。”方士谦继续道,“所以我想问……”

就在此时,他们邻桌的一对年轻情侣中,女孩腾地站了起来。

“我就是要问你!”她拍着桌子跟自己的男友嚷道,“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凭什么他一出现,就夺走了你的全部注意力!”

方士谦:“……”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把视线从邻桌转回来,看着方士谦:“你想问什么来着?”


纷纷(四)

评论(44)
热度(801)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