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大修图时代

突发的P图梗,略带戏剧社背景,不过关系不大~

及时更新以便大家都能看到我的新头像(你走

————


周六早上,方锐端着豆浆,一边打哈欠一边推开活动室的门。

刚一踏进去,他就在汹涌的冷气里打了个寒战。屋里拉着窗帘,灯也没开,一片昏暗中只有角落的电脑屏幕亮着,惨白的光照亮了两张明显睡眠不足的脸。

听到有人进来,四只幽幽发光的眼睛一齐转向门口,方锐在这种注视下汗毛直竖,差点弃豆浆而逃。

“早、早啊?”他哆嗦着说。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言不发地默默看着他。五秒钟后,黄少天像游魂一样从椅子里飘起来,拉开了窗帘。

清晨的阳光哗啦一下把他从头到脚浇了一遍,黄少天在这日光的洗礼中来回甩了甩脑袋,仿佛终于冒出了点属于人类的活气儿。

“要命哦。”他一边搓脸一边说,“现在我有点理解乙方的痛了。”

喻文州则飘渺地跟方锐点了点头:“早。”

方锐迟疑道:“你们怎么一副赶死线赶到肾亏的模样……话说回来你们为啥一大早就在活动室?”

“还想问你呢,你周末起的也太早了吧,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黄少天说,“至于我们嘛,我们宿舍的电脑坏了。”

方锐心想,面前这俩作为计算机系的大神,经常被拖去帮修电脑的义工,如果他们的电脑说是坏了,那多半是坏的不能再坏了……

“我来拿昨天忘在这里的球拍啦。”他绕过桌子,“你们在这写代码呢?”

“不,是在P海报。”黄少天顶着发青的眼圈道,“本来都已经交了一稿,结果今早忽然接到通知,要改掉重来。”

方锐:“海报?咱们社团最近也妹有活动啊?”

“不是社团的,是我们系里。”黄少天说,“今年开学又来了一大批可爱的小学弟,系里深感性别比例不均衡,于是上头让我们弄弄招生宣传海报放到网页上,最好能多吸引点对码农事业有热情的姑娘们,做到百花齐放、百庙共鸣。”

“呃……”方锐搜肠刮肚,“是个美好的理想。”

“这个任务,一开始是有专门负责做宣传的嘛。”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继续道,“他们给我们拍了点照片,做成海报之后,主任又觉得不行——”

“原话是‘你以为这是我们的祖国像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啊?’。”喻文州在旁边补充道。

方锐:“……”

“然后呢,主任就说反正是你们两个当海报上的模特,这事就交给你们自己搞了。”黄少天模仿着主任的语气,“昨天学校不是有个会议吗,‘你们趁人多取材一下,就用会议的主题昂’……”

“我们找小卢帮忙拍照,晚上照片拿过来一看,要做海报,必须得修图才行。”喻文州说,“但是我俩其实都没什么PS的经验,只能边做边研究。”

“我有点好奇你们一开始那个花园的花朵真鲜艳是什么样的。”方锐探头过来,“给咱看看呗?”

喻文州耸耸肩,翻出了那个已经导出来的文件。

海报上,喻文州端着手提电脑,黄少天拿着本Python教材笑容灿烂,俩人躺在校园草地上,周围是一堆强行P上去的鲜花朵朵开背景,还有各种漂浮在空中的代码,顶头一行华文彩云大字:朋友,学计算机吗?

方锐:“……………………”

黄少天冷冷地说:“要笑就笑吧,不要憋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眼泪都出来了,“你这表情怎么回事啊……吃了成长快乐吗……”

“还不都是因为太晒啊!”黄少天怒道,“拍照片的一直在没完没了,号称给我们培养镜头情绪,结果过了几天就送来这么个成品,……看了连我都不想学计算机了好不好!”

“难怪你们主任要打回这个。”方锐摇头,“换谁都忍不了啊。”

“是啊,所以这个光荣任务就落在我们头上了。”黄少天说,“之前送了一个初稿过去,不过也没通过,我们只能听主任的话,从会议那天的照片入手了。”

“初稿?是你们选的吧?”方锐问,“这个又是什么样?”

“郑轩拍的,我找找啊……”黄少天翻起了邮箱,喻文州则指了指自己的屏幕,“在这。”

方锐凑过去一看,这是张背景有点暗的照片,喻文州坐在电脑前,黄少天靠在桌子上,弯下腰去看屏幕。喻文州一手停在键盘上,一手竖起食指,对着黄少天抿起的嘴唇比了比。

“……我仿佛闻到了柴火和汽油的味道。”方锐怎么看都觉得有点不对,“你们还记得这是系里宣传,不是什么浪漫言情片的海报吧?”

“你能不能别老带着FFF团的眼光去看啊?”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客观一点,冷静一点,理智一点,欣赏它的艺术性不行吗?”

“反正我是没看出哪儿跟你们宣传有关系。”方锐实话实说。

“关系大了。”黄少天用卷起来的纸啪啪敲屏幕,“你看这地点背景,就是我们使用频率最高的机房,本来看着破破烂烂的,但是我们已经尽力拍得好看了!你看他面前的屏幕,上面是去年获奖作品里面的一段代码,要是对这方面有兴趣的人,仔细看看就会有发现彩蛋的惊喜感!你看我拿着的教材,这代表我要跟他进行深入讨论,象征我系学生互帮互助的精神!还有喻文州他的动作,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好好好,你赢了。”方锐投降了,“不过反正这初稿也被毙了,你们还是想想怎么P剩下的吧。要帮忙吗?”

“嗯,我们确实遇到点问题。”喻文州说,“在会议那天拍的照片里,有一张我们最满意,准备用作素材,但是照片上却有点小瑕疵,我们正考虑怎么处理。”

“哦哦什么瑕疵?”方锐来了精神,“别看我没干过宣传,不过P照片什么的还是有两下的,让我看看?”

喻文州找到那个文件“IMG-0AO”,打开给他看。

照片是从会议楼门口拍的,天空万里无云,建筑门口有会议的横幅,许多学生和教授在行走。近景里的喻文州拿着演讲稿,黄少天则夹着手提电脑,两人正要往长长的台阶上走,不知道提起了什么话题,转头相视一笑——这一幕沐浴着阳光,被定格在了画面里。

“哇感觉不错啊。”方锐瞪大眼睛,“抓拍的挺带劲……”

“呸,这是摆拍好不好。”黄少天面无表情道,“在会议当天来来往往无数人的时候,保持这个姿势在门口拍了半小时,还要一会‘笑得更自然一点’一会‘往右平移几个厘米’……我一年份的耻度都用在这了。”

“……”幕后花絮真是破坏幻想。

“那等到这张贴到主页上,”喻文州提醒道,“你就得透支明年的耻度了。”

黄少天:“……”

“不过我觉得这张挺好嘛。”方锐疑惑,“哪里需要处理啊?”

“你再仔细看。”喻文州说。

方锐眯着眼睛,先是看了一圈两个主角身上——没什么问题,也没有过于强烈的磁场。天空上没有奇怪的鸟,地上也没有奇怪的东西,建筑什么的就更没什么问题了,至于背景里的路人……路人……

“卧槽!”他脱口而出,“这不是王杰希吗?”

在大楼门口,台阶顶端,出现在群众中间的正是一身正装的王杰希。他微微低头,看起来正要往下走,结果恰好出现在照片的中轴线上,完美卡位在两个主角的头顶上方。

“是啊,我们也是拍完才发现。”黄少天木着脸说。

“呃,也没有那么不妙啦。”方锐安慰,“你看我不是也第一眼没看到他吗,不会影响整体结构的。”

“超级影响好不好?”黄少天崩溃道,“你看看他那光芒万丈的抢镜造型!那个center位置!还正好站在我们脑袋顶上你以为是猫耳头饰那么可爱的东西吗!”

“……”方锐咳嗽,“就没有别的照片了吗?”

“这张的角度比较好一点。”喻文州说,“所以我们在想把他P掉,但是效果不太好。”

他点开另一张“IMG-0AO-改”。照片总体没什么区别,只是路人中间出现了一个显眼的黑色方形空洞,看起来是把王杰希整个擦掉了。

方锐:“……”

“或者用白色比较好一点?”黄少天迟疑道。

“算了,”方锐绝望道,“我来试试好了。”


十分钟之后,方锐砸键盘:“啊啊啊啊有点难搞,我真是老了……”

“冷静冷静。”黄少天于心不忍,“算了你不要勉强啦,我们再看看别的照片,又不非得用这张。”

“不行!”方锐弹起,“我就跟这张杠上了!”

“咦,话说要不然我们问问社团其他人吧。”黄少天突发奇想,“他们里面肯定有特别会PS的吧?”

在喻文州来得及阻止他之前,他已经打开社团的聊天群,啪地把照片一贴。

【夜雨声烦】求PS高手,把中间的人P掉!!(IMG-0AO.jpg)

喻文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预感?”黄少天不解。

可能因为折腾到这个时候,睡懒觉的差不多都起床了,几乎是立刻,群里就有人回复他。

【君莫笑】小菜一碟,稍等片刻。

【君莫笑】好了。

【君莫笑】(IMG-0AO-手速一万八.jpg)

“老叶也难得有这么靠谱的时候啊。”黄少天感叹,然后点开了图片。

照片上,阳光普照,台阶上面的人潮显得非常自然,一点都没有被P过的痕迹。

台阶下面,黄少天和喻文州消失了。

黄少天:“……”

方锐:“……”

喻文州露出了“I told you”的表情。

【夜雨声烦】等一下啊!!!!不是让你把我们P掉!!!!

【君莫笑】嗯?不是让把中间的人P掉吗?

【夜雨声烦】中间的人!我们中间的那个人!

【君莫笑】才发现,那不是大眼吗?

【夜雨声烦】对,把他P掉P掉。

【君莫笑】早说啊,等我一会。

【君莫笑】(IMG-0AO-NO眼.jpg)

这次的照片乍一看特别正常,他们头顶上的王杰希也不见了。但是方锐左看右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等等,”他仔细一瞧,“这不是把旁边的那个路人复制过来粘在大眼原来的位置上了吗……”

另外两个人看了看,发现果然是这样,而且叶修还给那个路人来了个左右翻转,现在背景里就是那个路人和自己的复制体背靠背,摆了个火箭队造型戳在那里。

黄少天:“……”

他正想说话,随着群的窗口亮起,更多的人起床了。

【百花缭乱】老叶你弄的那是什么玩意

【百花缭乱】知道要隐藏一棵树,就要把它藏在什么里面吗?

【风城烟雨】家具店

【百花缭乱】……是森林啊!你不就是不想让人注意到center吗,看我的,保管你们满意

【百花缭乱】(IMG-0AO-森林.jpg)

方锐也登入了群里,一看到这张成品,就感觉眼前一黑。

会议楼台阶上,上下左右铺天盖地P满了王杰希的身影,粗看怎么也有八十个,全都保持同一个下楼梯的姿势,糊满了背景。

黄少天:“……”

喻文州:“……”

【夜雨声烦】虽然要谢谢你出手相助啊但是你这真的不是精神污染吗?!

【百花缭乱】这样不就没人发现他站在center位了吗

【夜雨声烦】可这样再也没人会忽略他了吧!话说我为什么要这么认真的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风城烟雨】看看这个?

【风城烟雨】(IMG-0AO-叫我美图秀秀.jpg)

黄少天点开一看,差点被圣光晃晕。

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软件,他们两个的脑袋周围被刷上了一大圈闪亮柔光,间接把王杰希的身影给遮住了。除此之外,背景上还飘满谜之花瓣,外加星光闪烁的效果。黄少天凑近一看,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还被画上了疑似睫毛膏的东西。

【海无量】不、不愧是美图秀秀……

【风城烟雨】这点小事难不倒我。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准备了其他版本。

【风城烟雨】(IMG-0AO-Sugar.jpg)

【夜雨声烦】不,等等,为什么这张直接把背景挖掉给P到了婚礼现场啊!

【夜雨声烦】而且这个角度怎么看都是跑进别人的婚礼……我们长着一张砸场脸吗??

【风城烟雨】不是挺可爱的吗~

【风城烟雨】还有这个。(IMG-0AO-Mount Doom.jpg)

【夜雨声烦】这是末日火山吧,绝对是末日火山吧

【夜雨声烦】虽然这个光线气浪还有被火烧焦的头发看起来很高级……但是我们为什么会在末日火山前面相视一笑啊!

【风城烟雨】这个不是保留了照片里的关键因素吗,我觉得很合适呢。

【夜雨声烦】啥?关键因素?

【风城烟雨】你看看你们中间悬浮的索大眼,不是正好和原照片里结构遥相呼应吗?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并不想要这种呼应!我们本来就是想把他P掉!拜托不要呼应了!

【木恩】(IMG-0AO-adjusted.jpg)

【飞刀剑】(IMG-0AO-adjusted2.jpg)

【王不留行】(IMG-0AO-呵呵.jpg)

“哇,”方锐在旁边的电脑前面说,“这是三连击了吗?”

黄少天不抱什么希望地挨个打开。

第一张里近景远景里的人物调了个儿,两个主角在台阶上相视一笑,王杰希从镜头近处走了下来。

第二张里两个主角完全消失了(……),王杰希一个人站在台阶上,回头往会议楼的方向看。

第三张是王杰希在会议厅发表演讲的照片。

黄少天:“……………………”

喻文州扶额。

【夜雨声烦】你们微草医学院就是来砸场的吧!!

【夜雨声烦】第二张老王的姿势都不一样了啊是怎么回事!

【飞刀剑】你以为只有你们会抓拍吗?

“我们不是抓拍,是摆拍。”黄少天宣布,“所以他们输了。”

喻文州:“合情合理。”

【夜雨声烦】而第三张完全就是自拍吧??

【王不留行】不是自拍,是记录照。

【夜雨声烦】有什么区别吗!从主题来说就不符合本届欢乐PS大赛有奖壹加壹的中心内容好不好?

“等等,”方锐尔康手状,“什么时候有这个大赛了,你醒醒……”

【王不留行】好像是不符合。

【夜雨声烦】那你还发什么发!

【王不留行】逗你玩。

“……”黄少天拍案而起,“看没看到?还有没有天理了!我要黑了他的电脑,把他的桌面改成泰达背景……”

“冷静。”喻文州把他按回椅子里,“现在重点是把稿子做出来,跟王杰希真人快打的事情稍后再说。”

“咦,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黄少天在原地想了想,“如果要往上加字的话,反正也要弄个校徽和学院标志上去,先不管美不美观了,能不能用它来挡一挡……”

他于是打开浏览器,噼里啪啦地往里敲了一堆的字,准备先搜搜看怎么做。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清脆的咔嚓一声,闪光灯稍纵即逝。

方锐站住不远处,拿着相机看了看:“我看你们刚才气氛不错,想着要不要拍一张试试……你们瞧瞧,能不能拿去当素材?”

“哎哟你还随身带着相机啊?”黄少天接过存储卡,“来来我看看!相信你的水准!”

刚才那张照片是真正的抓拍。活动室清晨的阳光里,黄少天十指在键盘上飞舞,喻文州搭着他的椅背,伸出一只手,点着屏幕的某个地方,似乎正在给他讲解问题。

没有什么突出的元素,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两人之间的谜之气场,给人莫名带来一种“啊只要有小伙伴一起写代码好像也没有那么苦”的感觉。

“感觉有点治愈怎么回事。”方锐探过头看了看,“好像有效减轻了大家对于没日没夜写码的恐惧……”

“那就是很成功的。”喻文州说,“因为实际上还是很可怕。”

方锐:“……”这个时候就不要说实话了!

“我觉得这张很棒啊!”黄少天眉飞色舞,“反正有会议背景的也不一定被采用,我们把这张也做一个版本好了,不采用的话,我们可以自己洗出来珍藏嘛。”

这时候,黄少天的手机忽然接连响起收到新邮件的提示音。

他用网页打开一看,左一封右一封,都来自刚才群里调戏他的小伙伴——他们发来了很多正经PS过的版本,有的用不知道哪来的素材挡了挡,有的用某种奇妙的手法挤压了人群背景,还有一张特别神奇,后面的背景看不出半点违和感,但是王杰希就是凭空消失了。

黄少天看了半天也没搞清楚,一看发件人,就是王杰希本人。

【夜雨声烦】老王,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变魔术吗……

【王不留行】当时我们系也拍了会议楼的场景

【王不留行】我把你们抠下来,贴到那个背景上了。

【夜雨声烦】……………………

黄少天瞪着屏幕,然后没忍住,噗地笑出声来。

他翻着收件箱,一个一个的把文件保存下来。喻文州边整理边说:“我们可以多做几套,弄几个文字模板,排列组合一下……”

“别说,”方锐感叹道,“这帮人有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可不是嘛。”黄少天一点鼠标,关上了邮箱。

【夜雨声烦】多谢小伙伴们鼎力相助!同志们辛苦了么么

方锐拎起球拍的时候,不小心把黄少天的胳膊碰得歪了一下,导致他没打上最后一个字。

“哇抱歉!”方锐回头一看屏幕,差点笑死,“你简直逼死强迫症啊这是,快把后一个字打上行不行……”

喻文州瞄了一眼聊天窗口,把手放到键盘上。

【索克萨尔】哒~


第二天。

【主任】你们交的那些方案都不错嘛。

【20XX届-黄少天】哦哦!这回可以通过了吗?

【主任】就是最后那张,看起来有点眼熟。

【主任】是不是戏剧社的活动室啊?

【20XX届-黄少天】……

【主任】戏剧社排的那个节目什么时候更新哪?

【20XX届-黄少天】教授!这不是催更的时候啊!

【主任】好吧你们记得就行。回去别忘了改系里主页。

【20XX届-喻文州】所以最后选了哪个版本呢?

【主任】哦,初稿。


END


————

大XX时代系列其他篇目:大屏蔽时代/大对接时代/大掉线时代/大软广时代

或者也可以戳比较全的→作品目录

评论(191)
热度(368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