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滴

有关雨林的内容都是我胡编的,当做奇幻世界吧(你这人

最近也在考虑是不是升级一下系统……

————


韩文清最近越来越怀疑一件事,他认为有必要亲自确认一下。

于是这一天,他们返回临时营地的时候,韩文清看着对方的背影开口问:“叶修,你不是人吧?”

叶修扛着一个保温箱,尽管灰头土脸、疲惫不堪,但还是十分有力地回答道:“你他妈才不是人。”

“……”韩文清快走两步,转身挡住他进帐篷的路,“不,我是说,我觉得你不是人。”

“信不信我把箱子扣你头上?”叶修问。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接过保温箱,把它搬进帐篷里放好。过了几分钟,叶修站在外面抽完了一根烟,盖上当烟灰缸的果酱瓶,也弯腰钻了进来。

从他脸上的表情看,韩文清估摸着对方已经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叶修跨过地上乱七八糟的管线,往电池桶上一坐,严肃地看着韩文清:“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没多久,韩文清想。他说:“看来我猜的没错。”


如果不是刚好和叶修一起来进行这次考察任务,韩文清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这件事情。在学校里他俩的导师水火不容,连带手下的学生也不共戴天,韩文清对叶修的学术水平了如指掌,私生活则一点也不关心。不过有件事他得承认:叶修本来就是个很容易让人有危机感的竞争对手,就算换个立场,他们的关系也不会好到哪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当韩文清在雨林里和校外考察队失散,差点喂了食人鱼时,最快联系到的居然就是这人。他们为了逃出雨林,共同在这度过了半个月,不知不觉间也培养出了一点革命默契。

也因为朝夕相处,韩文清想忽视对方身上的疑点都难。

首先他基本不吃饭。

其次他基本不睡觉。

还有他晚上基本也不呼吸。

……

韩文清把以上三点陈述完之后,叶修沉默了一会,抚摸着手里的果酱罐:“没想到,老韩你的洞察力竟然如此出色,是我疏忽了。”

“……”韩文清一阵手痒,“你当我傻吗?!”

“哪能,”叶修说,“我只是觉得按照惯例,应该这么说一句。”

“那么你到底是什么?”韩文清问,“难道是新型高级仿真机器人?还是什么东西成精了?”

“非要说的话,后面那个吧。”叶修答道,“只是我的本体,唉……”

他叹息一声,眼神沧桑。

韩文清愣了一下,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问的太急了。虽然他们之间一向是有话就说、有架就打,然而这种身世之谜毕竟不同,要是戳到他什么苦大仇深的痛处,他还是很过意不去。

“你不想说就别说了。”他难得放软语气,“我不会跟有关部门举报你的。”

“不是,这倒没什么。”叶修摇头,“只不过我说了你别太吃惊就行。”

韩文清:“你说吧。”

他端起杯子,暗下决心,不管对方说出什么奇怪的生物,是狍子、大白菜、戴胜还是鳖,一定要保持八风不动,绝不露出震惊的表情,不能让对方受到来自人类同胞的二次伤害。

“其实我的本体是手机。”叶修说。

韩文清一口水喷了出来。


帐篷里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叶修擦着脸上的水,恢复了那种笑嘻嘻有点欠打的表情。

韩文清在原地震惊了一会儿,看了看对方的脸色,忍不住问:“你真是手机精?”

“什么手机精,太不好听了。”叶修指指自己,“请叫我‘究极无敌进化智能CELL机器人8000PLUS’。”

“手机居然也能成精……”韩文清还在恍惚中,根本没理他,“不对,你是什么时候成精的?”

“没多久。”叶修说,“所以我是违法成精,你不要举报我啊。”

韩文清渐渐冷静下来,然后意识到一个问题。

“所以你第一个接到了我的求援信号,”他问,“就是因为你是手机精吗?”

“都说了不是手机精,”叶修纠正他,“其实你那个信号根本就没发出去,附近的通讯站早就停用了。”

韩文清想了想:“那你其实也不是正好和队伍失散了在附近,而是专程来找我的吗?”

“哎,这不是不好跟别人解释我天赋异禀嘛。”叶修得意洋洋。

“等等,不对啊。”韩文清皱眉,“那你怎么刚好就收到我的信号了?”

“好吧我承认,”叶修一摊手,“为了及时记录你在雨林里的爆笑生活,我在你手机里留了个监视用的线头。”

韩文清:“……”

叶修瞄了一眼他的表情,迟疑道:“呃,怎么说也算是间接帮了你一次,今晚就别打架了行吧?”

“算了。”韩文清说,“不过我一直都很奇怪你为什么不用手机,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当然啊。”

“但是为什么手机精就不能用手机?”

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见过吃胡萝卜的白萝卜精吗?”

韩文清:“……”这是什么逻辑。

“你的表情看起来不怎么相信的样子。”叶修搓了搓手,“我知道这个比较不科学,那么我还是给你演示一下吧。”

他伸出右手比了个“六”的手势,就像小孩子假装打电话那样,竖起来放在耳朵边,摇了摇。

韩文清那个基本没有信号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狐疑地拿出来一看,上面来电人什么都没显示。叶修催他:“接起来啊。”

韩文清接通电话,放在耳边。只听对面叶修冲着他的手“滴”了一声。

一秒钟后,电话里也传出了同样的一声“滴~”。


这天晚上,韩文清躺在睡袋里,辗转反侧。

虽然这个猜测算是得到了验证,但他万万没想到真相竟然如此奇怪。

“你睡不睡,”不远处叶修咕哝道,“吵死了。”

韩文清问:“手机也要睡觉?我还以为你平时睡觉都是装的。”

“怎么可能。”叶修理所当然地说,“进入睡眠也是待机的一种,要不然我会过热的。”

韩文清竟然无法反驳。

然而他还是睡不着。大概又过了半小时,他爬起来,推了推叶修的睡袋。

叶修唰地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宛如两个电灯泡。

韩文清吃了一惊:“……”

然后叶修眼睛的亮度缓缓降了下来,就好像适应了周围的昏暗环境一样,自行做出了调整。

韩文清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你知道你大半夜忽然出现在前摄像头里是什么感觉吗?”叶修亲切地说,“我已经自动接入默认报警热线了。”

韩文清一把捂住他的嘴:“别出声。”

“唔唔唔?”叶修在他手里叽里咕噜地发出疑问。

然后他们都听见了周围潮水一样的沙沙声。韩文清松开他,两个人蹑手蹑脚爬到帐篷门口,伸出头往外看。

河岸和旁边的树木上,密密麻麻挂满了游走的蛇群。这里的树冠遮天蔽日,在没有月光的黑夜里,只有一些发出微光的蕨类能勉强提供照明,它们就在这种幽暗中悄悄滑动,往一个方向前进。

“矮油,”叶修悄悄说,“好像灾难片里的镜头。”

韩文清也悄悄回答:“闭嘴。”

他们小心翼翼地收拾了一下必需品,连帐篷都没法带,趁夜顺着蛇群的方向一起前进。虽然这些蛇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但是这种现象势必是某种灾害的预示,他们再待在这里,保不准等下就被哪个胃口好的雨林原住民一口吞了。

叶修全身裹着雨衣,包得像个火腿肠,韩文清已经习惯了他的这副扮相,不过现在他又有了新的理解:“你裹这么紧是为了防水吗?”

“当然。”叶修用牙咬着带子,含含糊糊地说,“你见过哪个手机不怕水的。”

韩文清伸手给他系好扣带:“那你还敢来?”

“没办法啊,”叶修说,“看你闹笑话,再过十年也不会腻……”

韩文清给了他一后脑勺。

他想起在学校的时候,叶修雨天里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出门,宁愿把自己闷在宿舍里,跟某部青春片里的吸血鬼刚好相反。这座雨林里更加潮湿,每走一步都有被大水淋透的危险,然而他还是来了。

两个人这段时间也逐渐适应了环境,靴子踩在厚厚的落叶上,几乎不会发出什么声音。他们沿着树下前进,韩文清打起了应急灯,还没走出几步,灯晃了晃,灭了。

“灯坏了啊?”叶修扭头。

韩文清研究了一下,觉得多半是没法用了,随口道:“你不是手机精吗,亮一亮呗。”

叶修说:“好啊。”

韩文清也就那么一说,等他一抬头,赫然看到叶修整张脸都发出幽幽的蓝白色微光,在黑暗里如同一个漂浮的灯笼。

“……”韩文清差点背过气去。

“老韩你这表情……”叶修拼命忍笑,“你居然也有被别人吓到的一天……”

韩文清简直想把他一脚踢进旁边的河里。

他强压殴打对方的冲动,问:“就没有别的照明模式吗?”

叶修想了想,脸上的光暗了下去。两秒钟后,从他天灵盖里笔直射出一道雪亮的光柱,直插天际。

韩文清:“………………………………”

“这是手电筒模式。”叶修解说道。


他们跋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在减弱版本的手电筒模式下,终于到了蛇群差不多开始散去的地方。

两个人坐在一个背风的树洞里休息。韩文清斜眼看着旁边的人,他脑袋上还飘着一缕微光,整个人可以直接拉到病院恐怖片的特效组去。

“你的本体到底是什么手机?”他问。

“普通的那种啊,直板的。”叶修解释,“某一天修炼成了翻盖,然后修炼成了滑盖,后来变成了智能机,最后就变成人形了。”

韩文清不太相信:“你这个跨度也太大了吧。”

“中间还是有一步的。”叶修说,“从智能机,先变成一个肾,然后从肾变成一个人。”

韩文清:“……”

“你们天生就是人的家伙,不明白这有多难。”讲起这个,叶修很有几分忆苦思甜的兴致,“而且在变成肾的时候,是最脆弱的阶段,不但有可能被直接拿去倒卖,还有被切片下锅炒了的危险。而且要说兔子啊狐狸啊什么的还能凭借可爱躲过被灭掉的结局,一只大腰子可是一点都不萌啊……”

韩文清本想说五彩大腰子也挺可爱的,不过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刺激他了。

他们正说着话,忽然叶修脸色一变,伸手就把韩文清从树洞里推了下去。

事出突然,不过韩文清反应很快,掉下去的时候抓住了叶修的雨衣,把他也给带了下来。两个人只听见唰啦一声,一只长满了尖刺的尾巴从叶修背后一掠而过,力道不减,直接把他给抽进了不远处的河里。

树洞离地面也就一米多的距离,韩文清摔在树下松软的土壤里,除了嘴里吃到点不明物质外,就没什么问题了。他眼睁睁看着那根尾巴从树洞里缩了回去,心想肯定是他们倒霉坐在别人家门口才会被打出去的。

他现在来不及管别的,三步两步冲到河边,把倒栽在河边浅水中的叶修拖了回来。原本韩文清担心他会受伤,不过仔细一看,那尾巴连叶修后背的衣服都没划破,只是把雨衣扯开了一个大口子。

韩文清松了一口气,觉得还好他是个手机精。

……等等,似乎不太对。

韩文清赶紧把叶修又翻过来,借着头顶那点微弱亮光,他看到叶修表情空洞,双眼无神,仿佛已经灵魂出窍。

韩文清:“……”完了,他肯定是进水了。


手机进水怎么办?

韩文清把叶修平放在雨衣上,努力回想网上关于手机进水的各种问答。最理想的解决方式是换个新的——显然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况。

一般来说,对于能拆开的手机,最好都是把电池拿出来。韩文清看了看叶修,觉得如果把他拆开,估计不死也要死了。

还有个方法就是甩一甩。

想到这里,韩文清扛起叶修,走到树下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然后他扎下马步,抓住叶修的小腿,猛一用力,对方立刻被他拽得飞了起来。

韩文清憋足一口气,开始原地疯狂转圈。

叶修就像游乐园里的飞天章鱼一样,被他甩成了一道残影。韩文清累的够呛,但是又怕叶修进水过头直接死机,只好卯足了劲狂转不停。

在韩文清快要转晕之前,叶修头顶飘摇的微光忽然开始明亮起来。

叶修:“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

韩文清发现对方醒了,惊喜之下不由得一松手,叶修在离心力的作用下顺着切线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旁边的树坑里头。

韩文清:“……”

他也天旋地转,在原地晃悠了两圈,勉强站住了。

过了几分钟,叶修从树坑里缓缓爬了出来。他的脑门上有个一闪一闪的发光叶子标记,似乎正在开机。

“水甩出来了?”韩文清有气无力地问。

“是啊,”叶修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多亏你机智。”

他艰难地走到韩文清旁边,头顶的光时亮时暗。韩文清犹豫道:“你没事吧?”

“死不了。”叶修说,“对了,我刚才是想说,其实我们现在已经离最近的科考站不远了。”

“是吗?”这个消息让韩文清振奋起来,“那我们休息一下,天亮就走。你还能走吗?不然你变回本体,我把你揣兜里。”

“不不不,现在就走。”叶修拽住他的胳膊,“我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手机的飞行模式。”

还没等韩文清搭话,他就感觉肩膀一勒,被晃晃悠悠地拎到了空中。叶修漂浮在空中,四下观望了一下,就加快速度,向西边滑行而去。

韩文清:“……”飞行模式是这个意思吗?!

在呼呼的风中,他听见叶修说:“不要吐槽我为什么没早点用这个啊,飞行模式一开,我的脑子就会断线,副作用很大的。”

“那你现在怎么没断线?”韩文清问。

“也可以强行保持正常,不过事后就要重装系统了。”叶修说,“但是因为刚才进了点水,反正不得不这么来一把了,干脆好事做到底。”

韩文清有种不好的预感:“重装系统会怎样?”

“就是我要消失一段时间,闭关修炼咯。”叶修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语气,“然后这段时间我拍的照片,写的记事,录的音,通讯录里的联系人——都要统统清空,一夜回到解放前啦。”

“……不要在这时候玩失忆梗啊!”韩文清怒道。

他感觉自己的脚忽然碰到了实地,接着因为惯性的作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边出现了黎明的第一道微光。在这个小小的坡地边,他看到不远处的基站屋顶,风向标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旋转。叶修从后面按着他的肩膀,低声说:“别回头。”

韩文清才不吃他这一套,立刻就把脸转了过去。

没有头的叶修站在那里,尴尬地看着他。

“呃,”叶修伸出手,在空气里挠了挠,“我的头刚刚闪退了。”

韩文清:“……”

他的衣领上面传来一阵波动,脑袋又重新出现了,只是闪闪烁烁,有点不太稳定。

“总之我要走了。”叶修说,“嗯,不好好道个别吗?”

即使对于韩文清来说,在短短十几个小时里,要他接受同学是妖怪、不仅是妖怪还是手机精、手机精进水了会坏、开了飞行模式还要重装系统、重装系统还会失忆……这一系列事实,也未免有点信息量太大了。

韩文清看着对方信号不良的脸,有些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最后他问:“还会见面吗?”

“会的吧。”叶修说。

“就算你不记得我,”韩文清说,“我也会记住你的。”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就算重装系统我也不会忘记你的啦!”叶修再也忍不住狂笑出声,“你知道有种东西叫云备份吗?”

韩文清:“…………………………………………”

果然还是应该揍他一顿!

在他付诸行动前,叶修已经向山坡的另一头跳了下去:“走了,我们回头见,不要太想我啊!”

他的最后一句话就像电波那样随风而逝。韩文清跳起来,冲到他消失的地方往下看,茫茫晨雾里已经没有半个人影。


……

两年后。

韩文清走出校门,头上挂着不少彩带纸屑,手里还大包小包拎了一堆。

虽然他在校的时候看起来不好亲近,但是学弟学妹间的崇拜者其实不少,他们平时不敢上前,到了这位铁面学长毕业的时候,很多人都鼓足了一生的勇气来搭话。其中还有一个学妹无意间说了句:“不知道之前退学的叶学长去了哪里,当年你们俩可都是那届的风云人物啊……”

天上飘下了细雨,韩文清懒得撑伞,快步从人行道上走过去。

雨总让他想起一些往事。偶尔他甚至都怀疑,那些是不是都是他在雨林里被什么虫子咬到产生了幻觉,他只是恰好神志不清地走到了科考站才获救,就像文档里写的那样——不过即使是做梦,有些事情他还是不会忘记。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韩文清把袋子换了个手,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没有显示来电人。他一划按键,接通了电话。

忽然间,他感觉对面好像有谁在看着他。

隔着朦胧雨幕,他看到一个穿着雨衣的人向他走来。对方比着一个“六”的手势,像假装打电话那样,把手放在耳边。

然后韩文清听到,从他的电话里,还有一步之遥的面前,都传来了十分熟悉的一个声音。

叶修说:“滴~”


————

梗来自那天跟裤裤聊天的时候,忘了谁提了一句“省电模式”还是“节能模式”……啊,我也好希望我的手机可以用飞行模式带我飞啊(醒醒。

下面是强行安利时间!来个治愈的~ 僕たちの歌 - 佐香智久

评论(285)
热度(4198)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