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五点五)

盆友们大概都已经忘了上一章是讲啥的了吧→【五点四】,全文可以点路上说的TAG,总之(躺平任揍.jpg

下一章他们要跳舞了,虽然按照我的一贯发挥应该很坑爹……

————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韩文清架在椅子上那台小型设备不断发出嗡嗡声和轻微震动,过了一会终于灯光闪了闪,彻底当机了。

“什么情况?”叶修探头看了看,“遭到采样机器的反击了?”

“不是。”韩文清说,“六号螺旋镜给我一下。”

黄少天离他的手提箱最近,拿过来一打开,发现放工具的地方全都是标着各种颜色和序号的散碎零件,顿时傻眼了。

叶修看都不用看,伸手摸过四五个零件,飞快组成了一个短柄带金属扁尖的工具,递给了韩文清。后者接过来,启开设备的外壳。

“你什么时候点亮的机械派技能啊,”黄少天十分吃惊,“以前你不是连修个冰箱都要用俄O斯修理术?”

“那又是什么?”韩文清奇怪地问。

“哦,很简单的。”叶修答道,“就是在机器坏了的时候踢一脚试试。”

韩文清:“……”

“我最近这不是经常给他打下手嘛。”叶修又对黄少天说,“看多了也就会了。”

喻文州看了看皱起眉头的韩文清:“发现机器是哪里出问题了吗?”

“没有,它有点奇怪。”韩文清思索道,“怎么说呢,坏的很没道理,不符合逻辑。”

“物理意义上?还是程序出了问题?”黄少天猜测。

“先是设备运行故障,然后来自采样机器的信号变化。”韩文清说,“这比较少见,就算是对面进行反侵入,也应该信号的变化引发终端设备故障才对。”

其他人若有所思。叶修要更加了解韩文清,以他的习惯,如果能说出“不符合逻辑”这种形容,那么肯定不是一点半点的小问题。

“所以在座没人以前来过C区对吧?”叶修问。

大家都表示没来过,叶修又说:“我感觉这地方挺不对劲,且不说他们哪来的自信敢公然通缉王杰希,就光说我们目前的问题吧:除了老韩的设备故障之外,我刚发现我们和浮空船的通讯也断开了——而且不是信号屏蔽的问题,在其他屏蔽区只要不超出一定距离,这个通讯也仍然能运行,但现在它确实失效了。”

喻文州两人从他的叙述里得知了事情的严重性,而在韩文清耳朵里,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和无敌与忧郁之间,理论上不会被设备干扰的连接也断开了”。

“要么是有什么超新技术阻断了你的通讯,”喻文州说,“要么是什么我们还暂时没猜到的原因。”

“如果是前一种,为什么这个投影C区会出现这种牛逼到飞起的超新技术,专门用来隔断和外界的通讯?”黄少天疑惑道,“一般来说林区里的地域巴不得互相建立通讯频道才对吧……这个C区到底是什么地方?”

“资料里显示,它只是依靠空中陵墓遗迹建立的一个居住区,当年联盟曾经想依托这个地方把管辖区扩展过来,后来因为一些扯淡的原因不了了之。”韩文清道。

黄少天:“喂,若无其事地说出了不少机密啊!”

“不是什么机密,想查就很容易查到。”韩文清说,“而空中陵墓本来就是上个年代的实验室遗迹,我们又没有经历过什么文明重建,虽然不排除里面会有核心技术,但是有的话,早就该被研究院挖走了。”

“其实还真不一定。”叶修想去摸烟,却发现兜里根本没有,“研究院光是对于派谁来挖这件事都可以决斗个一两年的。”

“我怎么觉得你们这FLAG立的迎风飘扬呢。”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剧情最后的副本是实验室,BOSS是疯狂科学家,终战其实是本性和良知的对决——这种剧本狗血老套到我都不想吐槽了好吗,如果这次真碰到这种事那绝对都是老叶你的体质问题啊!”

“呵呵,某些人明明也是个灾难自动触发机,还真敢说啊……”叶修竖起两根手指,往他脸上喷了不存在的一口烟。

“总之,既然是临时决定要来这补充物资的,”喻文州息事宁人道,“不如早点搞定,当天就离开。我们也去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跨区公共交通,可能就在这里和你们分开了。”

“倒是没问题啦,不过真的不需要把你们捎到微草那边吗?”叶修问,“毕竟还是那么比较繁华。”

黄少天“切——”了一声:“微草就算了,看着魔导协会那群人就头大。放心吧老叶,我们自己还是能找到路的。”


他们稍作商议后,决定分头行动。喻文州他们去查探车站,韩文清和叶修则去采购物资。

浮空船里不止是缺少食物那么简单,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刚从空战中逃出来,许多地方都需要修理和维护。当叶修问前台怎么才能找到最近的飞船补给店时,前台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们的城区最近实施交通管制,飞船补给品和营养剂属于管制商品,只有用许可证才能买到。”

“管制?”叶修疑惑道,“那样的话,许可证能从什么途径拿到?”

“这个就需要向有关部门申请了。”前台公式化地回答,从柜台上放旅游手册的夹子里抽出一张单子给他,“您可以拨打这个号码,或者到C区政府大楼咨询。”

叶修跟她道谢,走回韩文清身边。

“交通管制是怎么回事?”韩文清低声问,他也听到了几句对话,“我们进来的时候可没听到任何相关说明。”

“走吧。”叶修和他一起走出旅馆大厅,“这鬼地方绝对有问题,不过我相信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会只有明面上的一条道路好走的。”

“哦?”韩文清斜睨他,“你又准备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了,我猜猜,找个黑市买补给品?”

“是啊,”叶修说,“否则你要我们两个在逃犯去跟这里的政府申请许可证吗?虽然貌似这里和联盟消息隔绝,但我还不至于自信到要上天吧……”

韩文清庆幸他没有继续用私奔这个词,否则他真是要听习惯了。


飞船备品修理店。

店主:“我们现在不向没有许可证的客人出售备品零件……机械维修零件也不卖。不过工具箱倒是卖的。”

叶修:“谢谢,不过我们暂时不需要换工具箱。请问除了政府大楼,还有其他地方能弄到许可证吗?”

店主:“哎我知道你们也不想跟那么死鱼眼办事员打交道,但是现在管的很紧啊,我是没办法帮忙的。不过我倒是听说,咸鱼大街的酒吧里有人可以介绍拿着许可证的本地人来帮别人买东西。”

叶修:“哦?那我们去问问看。话说这个管制持续了多久啊,我们是外面来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啥事。”

店主:“没多久,也就一个星期吧。听说是遗迹里挖出了好东西,是重大发现,所以封锁这片区域不让人出去了。”

……

能量块储蓄补充站。

工作人员:“我们现在不向没有许可证的客人提供一日以上的长途交通工具充能服务,不过C区内部的地面车只要拿着驾驶执照就可以充能了。”

韩文清:“听说许可证申请起来很麻烦,但我们有急事要走。”

工作人员:“这个倒是,我们也听说许可证不好拿,万一内部地面车也被禁止了,那这站子也迟早药丸。如果你们真的着急,听说咸鱼大街的酒吧里有拿着许可证的本地人来代替别人买东西,要不你去试试?”

韩文清:“谢谢,我会去看看的。”

工作人员:“呃,不知为何我觉得您看起来有点像执法人员,如果你要去砸场,请别说是我多嘴告诉您的……”

韩文清:“……不,我只是普通的游客而已。”

……

旅行食材压缩店。

叶修:“什么,只剩下营养剂了?!”

店员:“是啊抱歉,因为地区封锁,我们固定的进货渠道也受到了影响,搞不好这个月奖金都发不下来了呢。而且我们只对持有许可证的客人出售营养剂,如果你们没有的话……”

叶修:“你接下来该不会要说让我们去咸鱼大街的酒吧看看吧。”

店员:“咦,你已经知道啦?就是这样没错。”

……

一个多小时后。

韩文清坐在街角的冰淇淋店外面,过了一会,叶修托着两个纸盒过来了。

“我的酸奶饼干味。”他把一盒放在自己桌边,又把另外那盒用无数冰淇淋球垒成巨塔的纸盒递给韩文清。“这是你的草莓橙子芒果椰子巧克力红丝绒蛋糕榛子南瓜奶酪啤酒白花蛇草水味。”

韩文清:“……”

叶修塞给他一把勺子。

韩文清挖了半个冰淇淋球,一口吃掉:“你点得也太多了吧。”

“多吗?”叶修疑惑道,“难道你不爱吃冰淇淋?”

韩文清哼了一声,又挖了勺。

“我们来说说现在的状况吧。”叶修说,“总之,基本所有店里的店员,都推荐我们去咸鱼大街的酒吧找人借许可证。”

“在明知道这么做违法的前提下。”韩文清补充,“当然,也算是在推卸责任的情况下给自己增加业绩的手段。”

“问题就在于所有人都口径一致这么说。”叶修说,“他们以为他们是NPC吗!那个对话就差脑袋上面飘个发布任务的光标了!要是换做游戏里面,任务的下个环节肯定是去咸鱼大街酒吧触发剧情……但是现实中这么一出,怎么看都像是要钓鱼的节奏。”

“就算是钓鱼,这也未免做得太蠢了吧。”韩文清对这种行为表示不屑。

“好好好,知道你们是个中高手。”叶修伸勺子在纸盒里搅了搅,“但对于我们这种外边来的旅客来说,多半还是要去咸鱼大街看一眼;当然有些人可能想,我不一定要去干这事,我只是去看看,然后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不要搅,快点吃。”韩文清说,他已经消灭了一半的冰淇淋球,“我们已经在这里观察了一个小时,果然就像你猜测的那样,几乎没有人真的在那家店成功地买到什么东西。”

他们所在的冰淇淋店外,斜对面就是旅行食材压缩店。选择这家店进行观察的原因,主要在于营养剂买起来可多可少,通常如果是几个旅客一起出行,补给一次的量用一个随身购物车机器人就可以装下,不需要送货上门,因而买没买到东西一目了然。在这个理论上来往人流不小,也比较繁华的商业街上,他们观察的这段时间里进入食材店的人也有十几个,但每个都是两手空空、面带疑惑或忧虑地离开,没人看起来是有许可证的。

“结果我们还是得去咸鱼大街看看。”叶修耸肩,“眼下也只能试试了,这感觉挺让人不爽,我总觉得自从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C区之后,冥冥中一直有种东西在牵着我们行动。”

“你认为又是冲着你来的?”韩文清看着他。

“绝对不是!”叶修叫屈道,片刻后又犹豫起来:“应该不是吧……我记得我应该没在这个地方惹过事啊?”

“你到底都惹过多少篓子啊?!”韩文清忍不住道。

“别在意细节了,吃你的冰淇淋吧。”叶修打了个哈哈,揭过这个话题,“你现在吃的那坨白白的是椰子味吧?给我尝尝?”

韩文清舀起一勺冰淇淋,直接塞进了他嘴里。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默默吃着剩下的,没有人说话。

叶修心想:我本来是为了岔开话题顺便自己挖一勺尝尝的,他怎么就直接喂给我了……吓得我差点把他勺子咬断……

韩文清心想:不对,就算因为他请客我不好果断拒绝他,但是我明明可以让他自己舀吧,为什么手比脑快直接喂给他了……话说回来,他身上的零钱也是从黄少天那敲诈来的吧……

俩人吃完冰淇淋,出门坐车,前往咸鱼大街。

评论(125)
热度(704)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