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方]纷纷(五)(完)

前文→(四)

赶在年末把它填平,坑又少了一个……

————


方士谦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大块头朝他俯下身来,那张冒着几个青春痘的脸越来越大,填满了他的视野。

这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方士谦同学?”

大块头和他一起扭头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穿新生校服、戴着眼罩的少年推着自行车向他们走来。车轮压过地上的落叶,发出一阵不紧不慢的沙沙声。

“王……王杰希?”方士谦张口结舌,“你还没走吗?”

王杰希没有答话。他一边向前,一边伸手到脑后,解开了眼罩的带子。

现场的空气仿佛凝固了。方士谦和旁边的大块头露出了同样目瞪口呆的表情,就好像电影镜头里那样,时间在这一刻变慢了,他们看着逐渐松开的系带,看着那个神秘莫测的眼罩一寸一寸地从他的脸上滑下来——

秋日的夕阳向西偏斜一寸,在小巷对面的玻璃窗上映出万道霞光,刺得所有人一瞬间都睁不开眼睛。

王杰希逆着光走到他们面前,翻身上车,方士谦觉得自己胳膊被拽住,踉跄地往后一步,屁股挨上了自行车的后座。

“坐稳了。”王杰希说。

方士谦只来得及把脚抬离地面,自行车就嗖地一下窜了出去。

他差点被晃得从后座翻下去,这会儿也来不及思考现在有没有违背交通法了,下意识地双手齐出,抓住了王杰希的校服衣角。过了几秒,他反应过来这个动作似乎有点太娘了,于是改成抱住了前座的腰。

他在心里咆哮:这是什么青春片的狗血情节啊!

现实还要更残酷一点,青春片里的女主角可以侧坐在单车后座,用书包压着校服的裙摆,甜蜜地靠在男朋友的背后,黑发在风中飘扬;而他就只能勉强地弯着膝盖,让两条腿不要拖到地上,在对方不羁放纵爱自由的骑车风格下前后摇晃、头晕眼花、半死不活地祈祷自己不要掉下去。

一片被风吹起的红叶飘到他面前,啪嗒一下糊在了他的脸上。

方士谦:“……”

他呸了一声,甩了甩头,把那片叶子甩掉了。

等他总算冷静下来开始观察周围环境时,就发现王杰希已经把车骑到了江边。他冲前面喊:“喂!这方向不对啊!”

王杰希把车靠向路边,停了下来。方士谦赶紧跳到地上,活动了两下僵硬的腿,又捋了一把被风吹成鸟窝的头发。

过了几秒,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咦他刚才是不是把眼罩摘了?

方士谦一抬头,就看到王杰希站在车边,很淡定地看着他。他揉了揉眼睛,又眨了眨,盯着他的脸看。

“怎么,”王杰希说,“摘下眼罩就不认识我了?”

方士谦张口结舌,过了半天才蹦出一句:“——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啊?!”

王杰希疑惑道:“发生什么?”

“你你你的眼睛啊,”方士谦抖着手,指着他说,“你刚才忽然把那个传说封印着大魔王力量的眼罩摘了,我还以为你要变身了……”

“没那回事。”王杰希心平气和道,“我摘下眼罩只是为了骑车方便而已。”

方士谦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不戴眼罩的样子。他有一边的眼睛看起来略大,但是既没有奇怪的颜色,也没有瞳孔里的条形码啊魔法阵啊什么的,就是特别正常一人类。

王杰希又把一张卡片递给他。方士谦接过来,大惊:“这不是我的学生证吗?怎么又跑到你那去了?”

“是刚才掉在地上了。”王杰希说,“之前那条街上的学生,不是在帮你捡学生证吗?”

方士谦眼前顿时跳出刚才那个大个子的脸:小子,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原来他要告诉我的就是我的学生证掉了吗!方士谦在心里怒吼,能不能不要搞得好像要抢我的钱包一样啊!

“你的学生证真是多灾多难,对它好一点吧。”王杰希语重心长道。

“呃……是的,”方士谦说,“我会看住它的。”

他顿了两秒,问道:“所以你干嘛把我拉到这个地方?”

“你猜?”王杰希看着他。

“你的秘密被我发现了准备带我过来杀人灭口?不过这也不是荒郊野外……”方士谦沉思,“或者你的眼罩就跟木婉清的面纱是一个功能,所以你找个了好地方来跟我告白?”

王杰希:“你再猜。”

方士谦:“……”

夕阳中一排水鸟飞过,他怒道:“我不猜了!耍人很好玩吗?”

“对嘛。”王杰希说,“因为本来就没什么好猜的,我就是一时兴起把你拉过来了,这道题没答案。”

方士谦:“哦,所以你就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我‘想太多’吗?”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王杰希点头。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王杰希继续道:“你心里有郁气,需要排解一下。”

“我有个【哔——】的气啊?”方士谦不爽地说,“有也是被你气出来的好吧?”

“林杰要走了,你不感觉难过吗?”王杰希反问。

方士谦感觉自己嘎吱一下被噎住了。

他嘴硬道:“跟你没关系。”

“嗯,”王杰希点头,“是跟我没关系。”

方士谦转头看着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这话说得那叫一个真心实意、发自肺腑。王杰希的表情整个一大写的冷漠,他简直以为对方马上要说出白瑞德那句经典台词“港真,亲爱的,我TM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王杰希说,“俗话说得好嘛——来都来了。”

黄昏的晚风从他们之间打着滚儿掠过,方士谦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转身朝向江面。

他喊道:“啊——————————————”

随着这一声气壮山河的咆哮,他仿佛真的觉得这两天自己堵在胸口的那股忧郁全都不翼而飞了。他怔怔地看了一会晚霞下的水面,然后回过头,看到王杰希正在和一个路过的巡警说话。

“嗯他心情不太好。”王杰希说,“对,他刚失恋了,女朋友出国了。不好意思啊。”

方士谦:“……”你女朋友才出国了!!

警察叔叔离开后,王杰希回头问:“感觉如何?”

“好点了。”方士谦实话实说。

“那就回去吧。”王杰希跨上自行车,指了指后座。

方士谦魂飞魄散:“什么,我才不要再坐你的车了!”

“哦……”王杰希点了点头,翻身下车,“那就走回去吧。”

然后他真就这么推着车,和方士谦一起,沿着河边开始往回走。


侠士和魔教教主走在回山的路上。

教主牵着他神骏潇洒的毛驴,侠士的花布兜里装着他的孩子。俩人刚旁听完正道第三届江湖存亡峰会暨讨伐魔教教主动员大会,还在会场外面吃了八宝饭和小笼包,一手拿着糖炒栗子,一手拿着萝卜糕。远处笛声悠扬,吹着一首小调。

侠士:“原来你不想一统江湖,也不想毁天灭地。”

教主:“不想。”

侠士:“原来你的眼睛不会射出金光。”

教主:“少看点西洋话本。”

侠士:“你不是魔教教主吗,为什么对我这么nice啦。”

教主:“说人话。”

侠士:“算了……”

教主:“你们年轻人,就是爱想太多。”


“所以,”方士谦说,“周末和林杰一块吃个饭?”

“不是都约过了吗。”王杰希点头,“当然。”

“我有点好奇,”方士谦终于说出了他憋了很久的疑问,“你是不是会变魔术什么的啊?”

“这都被你发现了。”王杰希淡然道。

“……”方士谦摸了摸口袋,学生证还在,“可是传说里只有你的灵异体质,没说你会变魔术啊。”

“又不是什么值得夸口的技能。”王杰希说,“这年头会变魔术在讨人欢心的方面并没有帮助吧。”

“哈?”方士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你要讨谁的欢心啊?没想到你也是成天想着要把妹的那种人啊……”

王杰希十分不能理解地看了他一眼:“你究竟是怎么把我的话翻译成‘我要去把妹’的?”

“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方士谦问。

王杰希:“不是。”

方士谦感觉他的表情特别的魔教教主。

“那你变个魔术看看呗。”他说。

“你的语气就跟学生家长说‘你不是会英语吗,说两句给我们听听呗’差不多。”王杰希指出。

身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方士谦顿时膝盖一痛:“有吗?”

“所以你想看什么?”王杰希问。

“什么都好!”方士谦来了精神,“当然你别再把我学生证变到河里去啊……不要那种闭上眼睛踹一脚樱花树结果睁开眼睛看到一堆花的那种小清新魔术,也不要闭上眼睛领到山顶给你看日出那种心灵鸡汤魔术,更不要闭上眼睛然后出其不意来个热吻那种虐狗魔术……”

王杰希:“你知道的还挺多嘛。”

方士谦:“……”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们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王杰希说:“稍等,我去准备一下施法材料。”

“你要干什么?”方士谦毛骨悚然,“太麻烦就不要变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

“我很快回来。”王杰希把车托付给他,施施然地走远了。

方士谦在原地忐忑不安地等了几分钟,总有种惹上了麻烦的预感。没过多久,王杰希就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没买到你需要的东西?”方士谦往他背后看了看,也没看到提着袋子什么的。

王杰希摊了摊手,接过车把,继续往前走。过了一会,他说:“谈到玫瑰,你会想起什么?”

“呃……花语是爱?”方士谦说,“热恋啊、勇敢啊、激情啊,之类的吧。为什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随便问问。”王杰希道。

“那你会想起什么?”方士谦好奇。

“玫瑰花吗?主利肺脾,益肝胆。”王杰希说,“舒肝解郁,健脾降火。”

方士谦:“……………………”

“当然它跟店里卖的玫瑰花不完全是一种东西。”王杰希淡然道,“但如果说寄托在上面的含义,就看收到的人怎么理解了。”

他们来到了方士谦家楼下。王杰希说:“走了,周末见。”

他把方士谦的书包从车筐里拎出来给他,也不多说,骑上车一转眼就消失在了街角。方士谦看着他的背影,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这么发了会呆,忽然意识到了某个问题,赶紧提起手里的书包,翻过来倒了倒。

一束火红的玫瑰像魔术那样掉进了他怀里。


侠士和魔教教主站在岔路口。

“那我们就此别过。”教主说。

侠士迟疑道:“我们还会再见吗?”

“你见我做什么,孩子不是找回来了吗?”教主看着他。

侠士张了张嘴,找不到话说。

“不过我还会去旁听下个月的正道第四届江湖存亡峰会暨讨伐魔教教主动员大会。”教主说,“会场外面的糖炒栗子不错,你要是也来,我们可以约个饭。”

“一言为定!”侠士伸手击掌。

教主拒绝跟他对拼掌力,骑上毛驴走了。

侠士:“……”

毛驴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在青石小路上渐渐远去,消失在薄暮中。侠士托了托花布兜,走上另一条路。

山间有雾,秋叶纷纷而落。


END




————

完结感言(只有五章你感言个毛线):

白瑞德的台词出自乱世佳人结尾,虽然大家应该都知道还是标一下。

懂中医药的朋友不要打我,玫瑰那段po主完全是百度来的,后面还有“和血调经”之类的(……)随便一搞,老王合法送花,特别正直。

很遗憾没有阿尔巴尼亚三人行,我感觉再继续展开下去走向就要窜天了,赶紧刹车……总之也算是平了一个坑,不带去明年啦~

最后如果有人问标题是什么意思,po主自己也不知道,随手凑的,结尾当然是发挥了小学作文功力强行扣题,爱生活爱老王,我们的老王像太阳

评论(50)
热度(106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