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六点二)

从开这个副本就计划的梗终于甩了。前文→TAG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


出乎韩文清的预料,绿制服并没有对他们在后座大变活人这件事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按照他们的正常习惯,如果是押送嫌疑人的时候有一个忽然凭空消失了,那剩下的那个肯定要被反复审问,详细检查,就算不指望从他身上问出什么,更严格的关押总是免不了的。

但是绿制服对此采取的唯一动作就是拿出通讯器打了个电话,哦了两声,然后就跟没事儿一样继续开车了。

韩文清不得不对此产生了怀疑:“是你们把他弄走的?”

“什么?我还没问你是怎么让他消失的呢!”坐副驾驶的绿制服一脸巨冤的表情回头说。

韩文清:“……”你们的表现也未免太平静了。

“我们只负责把你们送过去。”也许是看出了他的不解,绿制服多说了一句,“到了那边,有人会给你们说明情况的。”

  

韩文清的疑惑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绿制服开车把他送到了一座写字楼门口,在顶层的办公室里,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王杰希?”他皱着眉头问。

“是我。”王杰希伸手一指,“请坐,韩队长。”

韩文清:“你不是被扫黄打非小分队抓走了吗?”

“并没有。”王杰希板着脸说,“你说的扫黄打非小分队,实际上是我的员工。”

要是叶修在这,肯定要来一句“恭喜小队长步步高升啊”之类的废话,不过韩文清只是默默地拖开椅子坐下了。他环视这里宽敞明亮、充满土豪气息的办公室,透过它可以一览城区风光的玻璃幕墙,还有逆光坐在老板椅里的王杰希,觉得这种场景真的非常套路:“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你就是这里连番事件的幕后黑手了?”

“想什么呢。”王杰希说,“办公室都是租的。”

韩文清:“……”

“客套就不说了,我先问一句,刚才带你们来着的员工告诉我,叶修突然在车上消失了?”王杰希问。

韩文清有点明白那些绿制服的淡定了,十有八九就是和眼前这位汇报了消息,被吩咐稍安勿躁:“对。”

“这可有意思了。”王杰希摸了摸下巴,“他临走前有没有和你交待什么?”

“有。”韩文清言简意赅。

王杰希:“……”

“但是现在轮到你先说了。”韩文清靠进椅子里,“说吧,这鬼地方到底怎么回事?”

王杰希沉吟片刻:“你最近和研究院打过交道吗?”

韩文清讶到:“又是和那帮神经病有关系?”

“看来是有的了。”王杰希摇头,“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他们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但是肯定不简单就对了。”

“只要和他们扯上,准没好事。”韩文清深有同感。

“这个C区,在几年前就一直专注于开发本地遗迹中来自上个纪元的文明遗留。”王杰希说,“本来都是一些文化上的东西,所以也没引起关注,但在两个月前他们好像找到了一些生物科技上的成果,所以研究院立刻派了一波安保先遣队过来,据说还有一批科学家正在过来的路上。”

“你对你邻居家里的事情倒是知道得很清楚啊。”韩文清说。

“那是当然。”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谁叫他们家里着火了还得叫我来帮忙。”

韩文清:“……”我怎么记得你好像还被通缉了。

“之前我们和C区关系也还算可以。”王杰希继续道,“在研究院派人过来的时候,C区的本地机构就和我们通了消息,说一旦要是他们这边通讯被强屏蔽,就请我们采取行动。果不其然,研究院的人刚到没一个月,C区就整个从信号地图上黑掉了。”

“你要说和研究院的人没关系我都不信。”韩文清一阵牙疼。

“这个,还真不一定是他们故意的。”王杰希说,“因为从遗迹里挖出来的东西,他们没有完全搞明白就填入能源启动,结果瞬间失控了。”

韩文清:“就是这个信号屏蔽的超黑科技设备?”

“根本不是什么信号屏蔽。”王杰希叹了口气,“只是造成的结果比较像信号屏蔽而已……那台遗迹里的设备,作用是把区域范围里所有人的精神意识都拉进它模拟的系统中来。”

“什么?模拟系统?”连韩文清都震惊了。

“没错。”王杰希说,“此刻坐在这里的你我,只是我们的意识而已,本体大概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叶修眨了眨眼睛,视野逐渐清晰起来。

无敌最俊朗蹲在他身边,正在把一个环形装置从他头上拿开:“老板,你终于醒了!”

“不要说这么电视剧的台词!”忧郁小猫猫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立刻把刚才收集的资料给老板看一下。”

无敌递给叶修一块光幕,最上面写着一连串的时间点,还有位置坐标。

“我刚才清醒了多长时间?”叶修问。

“大约两分二十秒。”无敌回答,“这是系统自调试的测试区间。”

“我知道了。”叶修撑起手肘,从床上坐起来。

浮空船客厅里现在已经大变样了。除了墙上的光幕还在之外,桌椅全都被挪走,四个简易应急医疗床正并排摆在一起,每个上面都盖着罩子。除了叶修之外,其余的三个人类现在都在透明罩子里沉睡着。

忧郁小猫猫终于从主控室里走了出来,她对在地上活动手脚的叶修说:“就像我们在刚才的短暂清醒中对你汇报的那样,有一种不明磁场把你们四个人的意识全都捕捉了进去,时间就在我们绕过C区没多久。分析数据初步表明,这种磁场的范围比信号屏蔽区域略大,所以才会在我们避开C区边缘的时候,依然让里面的人中招。”

“你们是怎么唤醒我的?”叶修问。看到忧郁小猫猫的表情之后,他摆了摆手,“行,我给过你们这个权限,不用多说了。”

“但是其他人我们没有办法。”忧郁说,“除非能找到发出这个磁场的装置。”

叶修:“我们会找到的。”

“现在要如何行动,请指示。”无敌和忧郁齐声道。

“无敌接管主控,绕着标明的磁场范围外层前进,注意一路上的异常情况。”叶修说,“忧郁,咱们船上有那个设备吧,就是链接意识和身体之间,用现成的编码启动,促进意识融合的那东西?”

忧郁停了一秒,立刻道:“双相斜频锚效应振波仪?”

“对对,就是它。”叶修装作还记得这个名字,“那它的附加装置也在吧,做前期准备,造梦和施加暗示的那个?”

“小电影制造机?”忧郁问。

叶修:“对。为什么这个的名字就这么三俗?”

“它没有违反联盟的取名条例。”忧郁不解道。

“好了不管那个,把它拿来给我。”叶修转向韩文清的医疗床旁边,把它的罩子打开了。

他从衣领里拽出那个连着小方块的细绳,在韩文清耳朵边晃了晃。



————

俩助手要一个看家一个随队,我在思考是叫无敌还是忧郁跟叶总打怪……

评论(62)
热度(67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