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致胡萝卜(一)

一个书信体的尝试,大概五六次就能完结的小中篇

奇幻架空设定,有糖无刀放心吃~

————


前略,致胡萝卜:


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顺利送到你手里,你打开的时候想必也吓了一跳吧!在你把它当成寄错的信扔掉之前,拜托请先把下面这段看完。

如果你在两年前参加过一次千波湖福利院的义工活动,并且套着布偶装,扮成了一只胡萝卜的话,那么这封信就没寄错。我就是你旁边的大葱头布偶,和你聊了半个小时的那只。要是你对这些都没印象,麻烦你把信绑回鸽子腿上,它会原样送回来给我的,打扰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好,下面就当你是胡萝卜了。胡萝卜你最近还好吗?

当初临别前,你送给我一张书签,说是可以用它来给你寄信。可是我跑遍了家门口的邮局,没人知道怎么用这个东西,那时候我还以为你根本就是在逗我玩来着。直到我现在进了学校,才知道它竟然是给信鸽用的,既然信成功的送到了你手里,我就不追究你不把话好好说清楚的问题了。

奇怪的是鸽子出发前显得很迟疑,搞得我也不是特别有信心。

还记得我们互相说过的理想吗?虽然过程不太顺利(比如年龄限制,这真的非常愁人),但我终于考进了蓝雨综合高校,在成为剑圣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步……可能是一小步。不过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个不错的开端,因为当代剑圣就是我们的教官呢!

让我先从这所学校说起。它离我家有点远,不过既然平时都住在宿舍,也没什么太大区别。我们的象征色应该是蓝色,这个从校名就能看出来,不过它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说,老师们的制服当然看起来很帅,但是新生的运动服看起来总觉得十分复古,特别是我的身高(划去)我的身材问题,穿在我身上有点像迎风招展的蓝桌布。

所以我最喜欢训练场,在那里就可以把桌布换下去啦。教官也注意到了我的麻烦,在嘲笑我一通并且让我多喝牛奶之后,他找人去帮我把运动服改小了。

教官特别有趣,但是他训起人来也相当可怕。他能不打标点地说半小时,从剑系的自我修养说到如何防止脱发,光是在旁边听都感觉天崩地裂。

我们的校长是个术士。术士哎,我是说,是家长会用来吓唬小孩,说不听话就会拔掉你一根头发诅咒你找不到对象那种……不过校长意外的看上去人很好,满年轻的,也一点都不阴沉,他和我们说有什么烦恼都可以找他聊聊。我倒是还没去过,不过去和他聊过的同学回来都变得很爱学习了,我想一定是被校长的人格魅力感染了吧。

听医疗急救课的老师说,校长和教官当年是一届的同学。这么说他们从小就应该很熟,不过似乎没见过他们在一起吃饭。

说到吃饭,我们食堂的盘子经常会出现随机的秋葵,十分可怕。校长偶尔会盛上满满一盘端走,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拿回办公室去吃了,说不定他真的特别喜欢吃秋葵。

除了这个之外,无论是伙食还是宿舍一切都很好。同学间偶尔会私下在厕所打架,但也不会用力揍,毕竟被老师发现就糟了。教官住在我们楼下,所以翻窗户爬墙之类的事情总会被他发觉,在关了几个人小黑屋之后再没人敢这么干了。最悲惨的一次是有人用一把可以飞的扫帚想要翻过后院,结果被罚扫厕所一个月,扫帚也被没收了。有一回路过清洁间时,我看到那把扫帚和拖布一起塞在角落里,怎么说那也是能飞的扫帚啊,真是太可惜了。

后来师兄告诉我,问题主要在于那把扫帚是微草魔法学院的产品。

关于这个微草魔法学院呢,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总而言之,它是我们的宿敌学校,从他们的校长(好像是个魔法师)到下面的学生,每个都是需要提防的反派角色。传说那座学院坐落在恐怖的山谷里,误入的人会被抓去喂猪笼草,所有人都戴着尖帽和鸟嘴面具(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会用单身狗的血和指甲熬死心塌地爱上我药水……呃虽然听起来很不妙,但是这个药水好像还不错的样子,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对外出售。

你现在已经找到你心仪的学校了吗?还是说你仍然在准备申请材料呢?不管怎样,都祝你好运气,也许我们在不久后的假期就会见面了。这段日子我可是有努力磨练,真希望和你再次交手啊。


想念你的,

大葱头


P.S. 入学前我曾想着会不会在这里遇到一段浪漫奇缘,不过事实证明我想多了。这个学校里一个女生都没有。


**


前略,致大葱头:


收到你的信真让我吃了一惊,我以为你已经完全把我留下的地址抛在脑后了。现在才知道是我没有讲清楚寄信的方式,实在抱歉。

恭喜你来到理想中的学校,我也已经入学。我的学校全名是“微草魔法与占星学院”,所以你之前的说法略有不准确……可能不是略有,因为那些传言也是完全错误的。我们的校址虽然位于山谷中,但是它并不恐怖,除了偶尔从城市飘来的浓雾有点不妙之外,称得上山清水秀、四季如春。我们也不会用人来喂猪笼草,它们其实很挑食。

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们的校长确实是一个魔法师。据我所知,他在占卜上也很有造诣,擅长帮人规避不期而至的桃花运。

当来自你校的那只鸽子飞进我们宿舍的时候,连隔壁学长都敲门问了问究竟,担心是不是有人寄了个炸弹来之类的。我向他们保证没关系,虽然那只鸽子一直狂啄我的头,它真的非常暴躁,所以我喂了它一点洗剪吹草。我觉得它还满喜欢的。

我们这里也同样有关于你校的一些传言。这里面最重点的一条看来没什么错:蓝雨确实一个女孩子都没有。有些新生觉得不可能每一届都没有女生,毕竟你们不是男校,但看来命运就是这样。学长说你校因此萌发了许多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总之听说大家抒发感情的方式比较激烈,希望你保重。

(中略)

……

一直很想见见你们的教官,从复兴战争的时候他就是我努力的目标了。虽然就目前来看,贸然去你们学校可能会被套麻袋,但假期有机会的话还是打算去拜访一下。在那之前,相信我们都不会懈怠的。


并不带尖帽和鸟嘴面具的,

胡萝卜

评论(115)
热度(139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