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被里春秋

摸个鱼,找找夏天的感觉

非原作向,学生设定,纯爱小短篇~

————


黄少天把一只空桶从草丛里拖了过来。桶是塑料的,挺结实,他推着桶到墙根下面,跳上去踩了踩,然后踮起脚尖往墙头上爬。

一只小灰鸟从他胸前的口袋里探出头,啾啾地叫了两声。傍晚的凉风把他的头发吹得翘了起来。

翻过墙头,另一边果然有人在等他。墙下面放着两个板条箱,王杰希站在三步之外的地方,手里拿着一根树枝。

“你站那么远干什么?”黄少天问。

王杰希说:“怕你掉下来砸到我。”

“我的身手就那么糟糕吗!”黄少天怒道,“你以为我愿意来吗,还不八抬大轿表示一下诚意?”

“你要什么诚意?”王杰希抬头看着他。

黄少天总觉得机会难得,必须得要好好要挟他一下,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什么。他眨了眨眼睛:“算命!你不是号称会算命吗,教我两手?”

“行啊。”王杰希摇了摇树枝,“你下来,我就教你。”

黄少天一撑墙头跳了过去,在板条箱上借了下力,特别潇洒地站稳了。他从口袋里拿出小灰鸟,递给王杰希,后者小心地把鸟捧在手里:“谢谢。”

小灰鸟也配合地啾啾两声。

“来坐坐再回去吧。”王杰希一手拿着那根树枝,一手托着小鸟,对黄少天点点头,“话说,你为什么不走正门,非得要翻墙?”

黄少天:“翻墙比较有意思,你不懂啦。”

  

其实翻墙也不只是为了有意思而已,这点黄少天是不会跟他说实话的。

他们社团几个朋友这回出来玩,计划好了旅游日程,找了亲戚的房子借住,到头来一群人全被太阳晒得哪也不想去,纷纷觉得躺在屋里吃西瓜打游戏才是正确的度假方式。在这无所事事了一阵后,有人又提议去山上住几天,最后只剩下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留着等他们回来——黄少天自己是怕蚊子,他也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不想出去。

中午送走那些上山的勇士,黄少天睡了个四仰八叉的午觉,醒来后正看到喻文州在前院支着画板写生。他不想打扰对方,于是就抱着半个西瓜,搬个椅子到菜地边去看书。

小院的菜地边有篱笆,篱笆外面是铁栅栏,栅栏另一头就是邻居家了。刚来的时候,黄少天就发现邻居家种的东西和他们不太一样,既不是菜,也不是花,是说不出来的各种谜之植物。这天还没看两页书,他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团小灰鸟从那个奇怪的苗圃上面飞过来,穿过栅栏,一头撞在他这边的篱笆上。

他赶紧把小灰鸟捡了起来,看着好像没什么大碍,只是翅膀似乎受伤了。

就在他琢磨上哪去给它找个医生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栅栏对面传来:“不好意思,我的鸟是不是飞到……黄少天?”

黄少天目瞪口呆:“王杰希?你怎么在这?”

“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呢。”王杰希看到他捧着那只鸟,松了口气,“啊,它没事就好。”

黄少天面对这超现实的一幕,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作为竞争学校的风云人物,王杰希和他们倒是认识,而且一向都不怎么对付;不过作为学生,他们的交集一般仅止于学校里,这回放个暑假都能在隔壁遇到老对头,顿时让他有种哥斯拉冲进刚大木片场的错乱感。

栅栏被菜地隔开了,直接把小灰鸟塞回去不太可能,于是黄少天说干就干,拖了个桶就开始翻墙。

至于为什么不走大门,他也有他的考虑:喻文州就在前院,现在过去势必要叫他一起打招呼,一打招呼就要寒暄,一寒暄就会发展到唇枪舌战,一唇枪舌战就没完没了,说不定还有后续的每天例行问候,想到这里黄少天简直感觉烦不胜烦——好不容易俩人有几天没人打扰的悠闲时间,结果隔壁又跳出个boss,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不如赶紧把鸟还回去,然后装作不知道隔壁是谁比较好。

等等,他想,总觉得哪里不对。明明大家一起玩得更热闹,为什么我觉得两个人独处比较开心呢……谁知道,大概是因为天气太热了。人一多就热,人少凉快,是这个道理。

  

王杰希抱着小灰鸟回屋,黄少天就在他院子里的木桌边坐下。

夏天的黄昏来得很晚,空气里有股轻飘飘的香气,不知为何,这边的飞虫也特别少。过了一会,王杰希端着茶壶和杯子出来,黄少天一看就崩溃了:“你怎么也老是喝茶啊!”

“也?”王杰希把杯子摆好,“你不爱喝?”

“也不是不爱喝啦。”黄少天苦着脸,“喻文州他成天泡茶,我偶尔也想喝点可乐什么的好不好……”

王杰希不为所动地给他倒了一杯:“喻文州也在?”

“怎么?”黄少天警惕地说,“你少来惹事啊。我偷偷跑过来的,你就装作不知道我们在这吧。”

“我也不是很想和你们闹腾。”王杰希放下茶壶,“本来我还在想这几天是谁在隔壁打游戏打得山崩地裂的,原来是你们。”

黄少天心虚了一下,反省这几天他们是不是太吵了。

“嗯……你刚才说要学两招算命是吧?”王杰希左脸写着“学完赶紧回去”,右脸写着“没空和你叽歪”,直入主题,“你想学什么?”

黄少天:“喂,你好大的口气,我想学什么你都能教?”

“当然。”王杰希说。然后他补充了一句:“你能不能学得会就不一定了。”

“这不是废话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挺甜,“你要是说没有我能学会的,那我不是白问了?”

王杰希的能掐会算在他们中间是出了名的,已经上升到玄学级别,他其实心里也没底,难说这人是不是真有章程。王杰希说:“简单的当然有,笔仙碟仙什么的,但我能教的只是‘形’,不是‘法’。”

黄少天:“……呃,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你可以想想你要算什么,然后我教你现在怎么做。”王杰希拿起他刚才随手放在桌上的树枝,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换个时间地点,就不好用了。一次性的。”

“这又是为什么?”黄少天纳闷。

王杰希:“天机不可泄漏。”

“切……”黄少天已经觉得他在忽悠人了,“那你先算算,我现在想算什么?”

王杰希几乎完全没有停顿地说:“算姻缘。”

“……”黄少天一口茶喷了出来。

他拍着胸口拼命咳嗽:“什……什么鬼,你就是算不出来,也不要随口胡扯吧!”

“你想算的,当然是你弄不明白的事情。”王杰希一脸冷漠地擦了擦被他溅到的袖子,“有可能你甚至都没弄明白你弄不明白那件事。”

黄少天:“好了你别绕我了!你随便教点什么都行!”

他一边接过王杰希递过来的手巾,一边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家伙真能算出来?他怎么知道我在困扰什么?说起来我也没什么困扰的啊,假期挺不错,喻文州挺不错,要是那帮人再晚点回来就好了,下次最好一起旅游谁也不带……呃我刚才在想什么来着?

“这样。”王杰希从树枝上折下大约手掌长的一段,递给黄少天,“你拿着它,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被子蒙过头顶,再对折树枝,就好了。”

“……”黄少天诚恳地说:“你觉得我看起来很好骗吗?”

王杰希:“爱信不……咳,我是说,我没骗你。”

“你刚才是要说爱信不信吧!”黄少天抓狂,“绝对是要说吧!你咳嗽个毛线啊!笔仙碟仙就算了,这是什么,被仙吗?!”

“这根树枝大概能用个两三次吧,问的是你想问的问题。”王杰希自顾自地说完,“嗯就这样,好了你可以走了。”

黄少天:“我跟你说,你这态度我得投诉你。”

“哦,那还真是不好意思。”王杰希端起杯子,“要不要我到隔壁登门道谢?等明天除完草就去。”

“……算了,你除你的草吧。”黄少天冲他翻了个白眼,抄起那截怎么看就是一根普通树枝的普通树枝,跑回到墙边。他踩着箱子翻上墙的时候,还对跟过来的王杰希喊了一句:“你可别来啊!”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远处屋里传来啾啾两声,好像在说再见。

真是歹竹出好笋,鸟比人可爱,黄少天心想。

  

夜幕降临时,屋里仍然有点闷热。他们俩一人一把竹椅,坐在院里聊天,喻文州不知道从哪找出一把蒲扇,跟老大爷一样摇来摇去。黄少天挤到他身边,就着他扇的凉风,捧着西瓜慢悠悠地啃。

“你白天画了什么?”黄少天想起他的画板,随口问。

喻文州放下蒲扇,去把一张卷起来的纸拿了过来。黄少天瞧了瞧,纳闷道:“这也不是花啊,我看你对着院子里的花画来着。”

“嗯,对着花找找意境。”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啃西瓜的动作小了点,唯恐把汁水溅到纸上。画里像是一条小路的岔口,路边开着零星小花,野草在炎热中绿得蔫头蔫脑,天边是下沉的夕阳。一个少年走在路上,只能看到他稍稍侧头的背影,笔触很随意,不过那种盛夏的气氛倒是很好地传达了出来。

黄少天好奇道:“你画的是谁?”

“前几天走到路口的时候正好看到的。”喻文州把画收了回去,“就地取材,随便涂涂。”

黄少天哦了一声。他胡噜了一下刚洗过的头发,感觉凉快的很。

小镇的灯光稀少,今天夜里没有月亮,只有灿烂的漫天繁星。刚来的那天晚上,他们全被芝麻一样的星空吓了一跳,不过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在夏夜泛着花香的微风里,他们都没有打游戏的兴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直到两个人都困得睁不开眼睛。

他们住在同一个房间,床上铺着凉席,黄少天抖开自己印着小狮子的毛巾毯,爬到靠墙的一边。喻文州也抱着他的毯子躺了上来,伸手抽掉了黄少天偷偷按着的手机。

“等一下,”黄少天抗议,“让我再看一会儿!”

“会近视的。”喻文州把自己的手机也放到了床头柜上,以示公平,“要不然你点灯看也行。”

“哎?那还是不要了,懒得动。”黄少天在床上滚了滚,把毛巾毯卷在了身上。“我们明天干点什么吧。”

喻文州似乎在旁边轻笑了一下:“你想干什么?”

“其实我哪都不想去。”黄少天诚实道,“不过我们西瓜吃完了,得去买西瓜。”

喻文州:“可以,这很夏天。”

黄少天噗地笑了起来。他翻了个身,冲向喻文州那边:“你呢,你没有什么想做的?”

喻文州也转了过来,和他鼻尖对着鼻尖。微弱的星光透过窗帘,黄少天看到他的眼睛眨了眨。

“反正剩下咱们两个。”喻文州微笑道,“就这么待着也挺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黄少天觉得整个夏天的热力都窜到了他的脸上,心跳得挺快,还有点晕晕乎乎的。他胡乱地嗯了一声,把毯子往上一拽,蒙住了自己的脑袋。

“困了?”他听到喻文州说,“那快点睡吧。”

黄少天在被子里睁着眼睛,脑子乱糟糟的,觉得自己很需要一点事情来分神。他悄悄伸手到枕头下面,把那一小截树枝摸了出来。他心里随便念叨了几句天灵灵地灵灵大眼大眼快显灵,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树枝从中间掰断了。

他屏住呼吸等了几秒,什么都没有发生。

黄少天:“……”

就知道那混蛋是糊弄我的,他心想,我可能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我居然蠢到去试了。

他觉得自己被闷得有点呼吸困难,索性一掀被子,伸出头去喘了口气。

然后他就愣住了。

  

这里绝对不是他们住的那个房间。窗帘没拉,明亮的星光照进屋子,黄少天揉了揉眼睛,昏暗中的轮廓逐渐浮现出来——床柱,书桌,储物柜,还有角落里的脸盆架和吉他。

他目瞪口呆,这是跑到哪来了?

黄少天赶紧低头,发现他抓在手里的也不是刚才的毛巾毯,而是一条薄被。他躺在一张单人床上,枕头有点硬,手边的书桌上摆着一大摞书,还有散乱的草纸和茶杯。

虽然不太熟悉,但是不管怎么看,这都像是一间宿舍……和他想象中的大学宿舍没什么两样。

黄少天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他感觉自己好像变得不太一样,可能是长高了一些,视野有点微妙的差异。他有心想拿个镜子照一照,可惜没找到,门不知为何也推不开。

这是个四人宿舍。屋里两张床都是空着的,上面收拾得很整齐,像是主人已经有阵子没回来。黄少天感受着空气里闷热的温度,觉得现在多半是暑假,那些舍友应该是回家去了。

夏天,同样的时间,同样没有月亮的夜晚。最不可思议的猜测,现在反而是最符合现实的——他好像跨越了一段时间,来到了几年后的自己身上。

原来我上大学之后是这个样子。黄少天环视这间宿舍,心想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除他之外,房间里最后一张床上也有人正在睡觉。他挺好奇自己未来舍友是什么样子,于是悄悄走过去,借着窗口透进来的微光,往他的床上看去。

那是一张很熟悉的面孔。

黄少天站在原地张大了嘴,心里一半翻江倒海地惊讶,一半又觉得没那么吃惊。某种程度上,因为他们现在关系这么好,所以看到上了大学他们仍然在一间宿舍的时候,黄少天感觉这十分科学,甚至还有点开心;另一方面,从高中到大学明明没有几年时间,可是对方似乎改变了不少。

变得更,怎么说呢,更加顺眼……特别顺眼,顺眼的不得了。

喻文州微微侧着头,在枕头上沉睡着。他的睡姿很端正,表情也十分安详,似乎还带着点笑意,大概是正在做好梦。他的轮廓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完全褪去了残留的一丝稚气,黄少天盯着他看的时候,感觉一阵心跳加速。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然后更让他紧张的情况出现了,喻文州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黄少天噌地一下就窜出了两步远,可惜中间隔着桌子,没法跳回自己的床上假装睡着。他听到那个长大了几岁的喻文州疑惑地问:“少天?”

“呃……”他含含糊糊地说,“你继续睡,别在意。”

可能这个回答不是正确选项,喻文州反而揉了揉眼睛,从床上撑起了身体。隔着夜色,黄少天看到他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又失眠了?”

黄少天:“……”

原来我上大学后会失眠吗!他一点都不为窥探到的这部分未来感到开心。

“好了,没关系。”喻文州很自然地对他招了招手,“过来。”

这个动作和他曾经的模样重合在了一起。在他们度过的那些闷热的夏天里,许多个在星空下乘凉的晚上,他总是这么招招手,然后黄少天就跑到他身边——有时候是一杯凉茶,有时候是一片西瓜,有时候是帮他把头发里的树叶拿掉。不由自主地,黄少天发现自己已经向他走了过去。这绝对是腿的本能反应,他想。

喻文州往里挪了挪,然后把他拽到了床上。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躺在他身边了。在这不怎么通风的房间里,喻文州的手臂紧贴着他,传递出来的竟然是一阵令人舒适的凉意,这让黄少天想起了那句“冰镇什么骨,自清凉无汗”……非常科学,而且环保。

床本来就不大,两个人并排躺着,连翻身都不容易。黄少天浑身僵硬,喻文州却没察觉,只是把薄被向上拉了一下,盖住了他的肩膀。

“睡吧。”他轻声说。

黄少天福至心灵,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抓着被子往头上一盖,整个人钻进里面,在黑暗里默数一二三……然后重新掀开了被子。

他又回到了原来的房间里。夏夜的虫声如水般地透过窗户,和他一样大的那个喻文州,正在他旁边沉睡着。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支起被子,在枕头边摸了摸,果然碰到了那一截树枝。当他就着这微弱的光,把它凑到眼前看的时候,赫然发现它短了一截。当时被他折下去的那段,已经消失不见了。

原来那个搞玄学的不是在骗人,他感觉自己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他又想起当时王杰希说,他要算的是姻缘。他那会觉得对方纯粹是胡说八道,现在却不那么笃定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算姻缘,但是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这个被仙——姑且叫被仙——好像能让他到自己的未来那边去。照这个架势,仿佛预测一下他未来的桃花运也不在话下。

黄少天苦恼地琢磨了一会,想象他在未来会有那么一个恋人,年纪不知道,长相不知道,性格不知道……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真的会有这样一个人吗?他们会一起打游戏,吃西瓜,在夏夜里开开心心的聊天吗?还有喻文州……喻文州他也会有一个恋人,不再和他待在一起,以后也不给他摇扇子,不给他泡茶喝了吗?

光是这么想想,他就觉得十分郁闷。还不如保持现状这样就好了呢。

树枝还有半根手指长的一截,黄少天拉起被子蒙住头,再次折下它。这次他默念大眼大眼快显灵的时候,比刚才有诚意多了。

  

他再次掀开被子的时候,看到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景象。

这里既不是他睡下的地方,也不是那间大学宿舍。屋子里的空气轻快地流动,带着种有点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是什么的味道;床又宽又软,枕头两层叠在一起,他稍微转头扫了眼,东西全都是白色的。

这是个酒店房间,他几乎可以确信了。

黄少天坐起身,万分庆幸现在床上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不过这是张双人床,旁边的枕头放得很整齐,看着暂时还没人睡下。房间十分宽敞,侧面有扇门虚掩着,从门缝下透出一丝光来。

他有点搞不懂这里是什么状况了。床的另一侧是个阳台,三面都是玻璃窗,不过在这深夜里,透过它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星光。

等等,他想,按理说也应该有灯光之类的吧?

黄少天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踩着拖鞋来到了阳台上。有扇窗半开着,当他走近的时候,一阵清凉而微带潮湿的风扑面而来,夹杂着若隐若现,比树叶摇动更沉厚,又比雷声更柔和的响动。

——是海的味道。是潮汐的声音。

他终于意识到,在窗外浓重的夜色之中,有波浪在向岸边一次次涌起,吹拂到他脸上的正是温润的海风。在天亮的时候,从这座阳台上也许可以看到在太阳下里闪动光芒的碧蓝海水,以及被潮汐冲刷的雪白沙滩。

也不知道这是哪里的海边,黄少天想。这是一次旅游吗?还是出差呢?刚才他下床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现在可能比大学宿舍那次要年长一点点。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看起来都蛮会享受生活的。

下一刻,那扇透出灯光的门被推开了。

喻文州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那一瞬间,黄少天竟然没有对他的出现感到特别惊讶,反正如果说旅游是和他一起的话,也是很合情合理的——逆着隔壁房间投出来的光,他看到喻文州穿着笔挺的衬衫,没打领带,正对着手腕上的一块光屏轻声说:“你记错了,原本的方案没被采用……是的,你可以问他,我带了资料,但是我需要确认一下。在这时候打电话,你也不怕少天回去找你麻……”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黄少天,微微一怔,随即歉意地摆了摆手。他快步来到桌边,从包里取出一部很小的手提电脑,匆匆走回了隔壁。

黄少天:“……”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好奇,走过去往门缝里看了一眼。那边看着像是套房中的会客室,喻文州对着电脑,边讲电话边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片刻后,他可能是感觉到了有人注视,抬眼看过来,黄少天瞬间缩回头,一溜烟窜回了床上。

没过多久,喻文州就推门走回了卧室。他在转角的衣柜边窸窸窣窣地换了衣服,又过来瞧了黄少天一眼。

“被我吵醒了吗?”他问,“刚才看你睡得很香,今天很累吧。”

“没有,我自己醒的!”黄少天努力想表现得比较正常一点,“也不是很累,毕竟出差……”

喻文州咳嗽了一下,正色说:“放心,我会让剩下的时间不那么像出差的。”

糟糕,他好像把我刚才说的当成了反话,黄少天悲愤地想。果然还是说错了,未来的我,不好意思啊——不过这不是出差,那就是旅游了?

得知未来的自己仍然和喻文州关系好到会一起出来旅游,这让他心情好了点。不过话说回来,海边、假期、海景房,这些加在一起,让他瞬间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他就是在这里的度假胜地遇到了他未来的恋人?如果是这样,那么所谓算姻缘,说不定还挺靠谱的。

黄少天稍微兴奋了那么一下,然后发现,其实对这件事他好像也没有多么的热衷。况且,如果他和喻文州一起去海滩上,搞不好先脱团的是喻文州才对……想到这个,他什么情绪都没了。

喻文州看着他表情千变万化,疑惑道:“怎么了,少天?”

黄少天顿时回神:“没什么!”

“嗯,看你好像已经不困了啊。”喻文州微微一笑,“等下你可别装睡,我很快就出来。”

他说完这句就走进了浴室,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在床上满头问号。

他是要干什么?联机打一晚上游戏?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种不妙的感觉。在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之前,他果断地掀起被子,钻了回去。

  

黄少天重新回到原本的房间时,最后的那一小截树枝还紧紧地捏在他手里。

前两次的行动好像都挺失败,他想,回头必须要和王杰希控诉一下产品没有使用说明书的问题。搞了半天,除了知道他和喻文州在未来关系依然很好之外,什么都没弄明白嘛。

树枝能用两到三次,当时他是这么说的。黄少天看着剩下那比火柴棍还短的树枝,下定决心,小心翼翼掐下来一段。

在树枝断开的那一刻,它掉在床上,眨眼就消失了。

黄少天赶紧掀开被子,迎面而来的却和前两次的昏暗不同,是一片柔和的灯光。他躺着的地方仍然是张大床,但触目所及,无论是床被的颜色,还是这间卧室的布置,都显得舒适而温暖。

至少他可以肯定这里不是酒店了。黄少天发现自己枕边放着一本书,觉得未来的自己应该是看着书就睡着了。床边的柜子上摆着一只空了的牛奶杯,还有个小小的点心碟子。

好像挺了解我的习惯,他想,这是我自己家吗?

卧室的门被推开,喻文州走了进来。

黄少天:“……”

他已经习惯于在未来的时间点里看到喻文州,但是眼前这个情况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喻文州比上次那个还要更成熟一些,他看了看黄少天,笑道:“别看我,起来去刷牙。”

“呃……”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个……”

喻文州微微皱眉,走到他面前,坐在了床边。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黄少天的神情,然后问:“出了什么问题吗?你看起来不太对劲。”

和之前那两次不同,这回他竟然一照面就看出了不同寻常的地方。也许是年纪差得最多的原因,他身上有一种温和的、令人信赖的气质,让黄少天不太想随便扯点什么来糊弄他。

“那个,也许你不相信,”他说,“其实我失忆了哎。”

喻文州:“……”

“不过我还是记得你的!”黄少天赶紧补充,“好吧,其实我还在上中学……”

对着这个喻文州,他竹筒倒豆子地把所有事情都说了。从小灰鸟,到王杰希的树枝,再到被子里的时光旅行,尽管他自己都觉得荒谬无比,喻文州却听得很认真。

等他说完之后,喻文州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你相信我?”黄少天迟疑道。

“是啊。”喻文州温柔地说,“我相信你。”

在他的目光下,黄少天感觉心跳又快了点。然后他听到对方继续道:“如果是现在的你,一定会想出更合理的说法来骗我的。”

黄少天:“……”

“好了,不开玩笑。”喻文州笑了起来,“这还真是挺奇妙的,在回去之前,你有没有什么想问的呢?”

黄少天顿时想起了关于“算姻缘”的说法,他想了想:“那个,我想问问,我这时候有没有谈恋爱呀?”

喻文州颇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总觉得他眼中含着许多笑意。

“有啊。”他一本正经地说,“你们很幸福。”

“真的吗!”黄少天总算是听到好消息了,“快说说,那是什么样的人?”

“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喻文州说,“又聪明,又善良,还特别爱你。”

“哇……”黄少天目瞪口呆,已经讲不出话了。

“而且这个人还是你的初恋。”喻文州总结,“你可不要错过了。”

“还有呢还有呢?”黄少天赶紧问,“长什么样?年纪多大?家住哪里?喜不喜欢打游戏?水平如何?还有……”

“等一下等一下。”喻文州说,“你问得太多了,我可不能说。万一你弄错了我的意思,将来错过了这个人,可就糟糕了。”

黄少天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那至少提示我一下,我是怎么遇到这个人的吧?”他追问。

“这个嘛,”喻文州认真地想了想,“当你第一次动心,第一次觉得自己爱上了谁的时候,你只要记住,那个人也喜欢你就对了。”

“这么神奇吗!”黄少天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设定,“看来我还真是运气很好啊。”

他感到一阵困倦,只想躺下睡觉,然后他意识到他该回去了。他重新躺到床上,恋恋不舍地说:“我得走了。”

喻文州帮他盖上被子:“睡吧。”

“那个……”黄少天抓着被子一角,努力眨着眼睛保持清醒,“我还想问,你现在也恋爱了吗?”

喻文州看着他,微笑起来。

“是啊。”他柔声说,“和你一样,我的运气也不错。”

  

黄少天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星光。

他在被子和枕头下到处找剩下的树枝,但是不管哪里都空空如也,那根神奇的树枝似乎就这样用完了。他的动作惊醒了旁边的人,喻文州半睡半醒地问:“怎么了?”

“我在找树枝。”黄少天咕哝道,“我有话还没问完呢,就找不到了呢?”

“什么树枝?”喻文州在被子里翻了个身。

黄少天现在也顾不上学校里的恩怨了:“就是隔壁王杰希给我的,用来召唤被仙的树枝……”

“隔壁?王杰希?”喻文州困惑道。

“对,他就住我们隔壁。”黄少天点头。

“你大概弄错了吧?”喻文州说,“我们隔壁那家已经很久都没住过人了,来的时候我往里看了一眼,院子里都是荒草。卖西瓜的老伯说那里住着狐狸大仙。”

黄少天:“……”

“你见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喻文州有点担心,“狐狸大仙变成王杰希来骗你了?不过听说这边狐狸不害人的,反倒很会给人算姻缘呢。”

“算姻缘?”黄少天一脸恍惚。

“都是传说啦。”喻文州说,“我记得他讲这个的时候,你也在啊……哦,我可能记错了。”

黄少天一下子想了起来。那天他们刚来这个镇上,路边推着西瓜车的老伯很热情,跟他们说了好些本地的故事。他听了一会,看太阳快要落下去了,于是在路上往前走去,想越过山坡,看看它西沉的样子。

那里有绿草地,有星星点点的小花。他走在前面,回头看着喻文州,在夕阳里冲他挥手——


黄少天也翻了个身,和喻文州肩并肩地躺着。

就在喻文州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说:“我知道你那幅画里的人是谁了。”

喻文州:“是谁?”

“是一个运气很好的家伙。”黄少天说。

喻文州轻声笑了起来。黄少天想了想,也跟着一起笑了。

他躺在这温柔的黑暗里,眼前什么都没有,但他知道喻文州就在他的身边。有那么一会,他觉得这个夏夜里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境,奇妙的旅程到达尾声,他也该走向真正的梦乡。

但是,他想,你告诉我的事情,我好像已经明白了。

过了一会,喻文州悄声问:“所以你真的见到狐狸大仙了?”

“真的。”黄少天也小声回答,“不过这不重要,我还见到了另一个人,他告诉了我一件关于你的事情。”

“什么事情?”喻文州问。

黄少天:“他说,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END





————

作者有话说:

大概真是因为夏天了,热得无法思考,错别字什么的回头再修……

本回安利BGM:I DO - 911,实际上就是灵感之源啦,歌特别甜。

关于老王到底是真老王还是狐狸,这个嘛,哈哈哈哈(……)以及海景套房的场景,大家应该已经get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于阿黄为什么没有腰酸背疼,因为即使是狐狸大仙的全息穿越技术,未成年也不可以看这种东西啦!

端午节快乐,我是甜粽子党,发糖,任性~\(≧▽≦)/~


评论(184)
热度(2728)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